番外 新春特别篇 :女学霸和书呆子【续1】(1 / 1)

神箓 萧瑾瑜 3512 字 4个月前

黑槿‘花’会所二层,另一座装饰清雅的包厢中。. d t. c o m[最新章节请到$>>>棉_._.花_._.糖_._.小_._.說_._.網<<<$]。更多最新章节访问:. 。</br></br>梁靓开了一瓶红酒,和陈澜对饮,一副巧笑嫣然优哉游哉的模样,仿佛早已把刚才的事情忘掉。</br></br>她一袭深蓝‘色’长裙,慵懒坐在那,鬓发如云,香肩‘裸’‘露’,‘胸’前一抹白腻沟壑若隐若现,风情万种,绝对是个祸水级别的尤物。</br></br>很难想象,她目前的身份是一位‘女’军人。</br></br>另一侧,云采薇已经换了一套衣服,清洗梳妆了一番,‘露’出一张清纯干净的秀美面庞。</br></br>和梁靓相比,她浑身透着一股灵秀淑静之气,虽然一对美眸早已哭得红肿,可依旧不减其一丝美丽,反而平添一股楚楚可怜的味道。</br></br>此刻云采薇有些拘谨地坐在那里,在饮酒的一男一‘女’,脑袋兀自有些发懵。</br></br>她是华夏帝国娱乐圈中最耀眼的一颗星,超一线的大咖,被封为“国民美少‘女’”,影响力极大,无论是影视作品音乐作品,皆都广泛传播,甚至在国外都有许多粉丝。</br></br>拿最简单的一个例子来说,在如今华夏最流行的一个网络社‘交’平台上,云采薇个人账号都有数千万粉丝!</br></br>可就是这样一位超一线的明星,今晚却差点被用强,所受到的惊吓可想而知有多大。</br></br>云采薇以前也听所过,这娱乐圈鱼龙‘混’杂,像个大染缸,什么人都有,可不管如何,这终究只是娱乐圈,对于那些权贵人物而言,这个圈子里所生存的,只不过是一群戏子罢了。</br></br>以前云采薇还不相信,可今天她彻底信了。</br></br>扪心自问,刚才若是被用强了,云采薇都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是好,报警是根本没用的,发布网络上也不可能,只怕消息刚发出来就被删除屏蔽了。</br></br>找人去报复?</br></br>开玩笑,这帝都之中,能够动那些纨绔子弟的,可绝对不是她云采薇能够认识的。</br></br>思来想去,若真发生这样的事情,云采薇也只能忍了,这就是明星的悲哀了。</br></br>外表光鲜,走到哪里都有粉丝,可面对真正的权力时,也是不堪一击的。</br></br>所以就在刚才,云采薇甚至一度已经绝望认命,只是让她没想到,一男一‘女’突然闯入,彻底改变了她的厄运。</br></br>云采薇无法想象,陈澜究竟是什么来历,也无法揣测那梁靓又是什么身份,可她亲眼那往日里跋扈无比无人敢惹的一群官二代男‘女’们,一个个被揍得哭爹喊娘,甚至赔礼道歉人家都不稀罕reads;。</br></br>这意味着什么,自不必多说,云采薇能够拥有今天这种成就,绝对不笨了,一下子就这一男一‘女’绝对是那种手眼通天的厉害人物,比那些官二代纨绔们不知道高明到哪里去了。</br></br>可让云采薇疑‘惑’的是,为什么……他们要帮助自己?</br></br>云采薇想不通。</br></br>她对自己美‘色’很自信,但她更相信,这救助自己的男人绝对不是因为自己长得好么做的。</br></br>同样,云采薇对自己的名气也很自信,可这点名气也仅仅只针对普通大众,对于这一男一‘女’而言,根本就不值一晒,什么都算不上。[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br></br>所以,云采薇实在想不明白,他们为何要救助自己。</br></br>“今天有些扫兴了,本打算请你好好玩一玩的,结果被一群‘混’账东西破坏了兴致。”</br></br>一瓶红酒很快见底,梁靓撇了撇嘴,叹了口气。</br></br>“这事是我惹出来的,要怪也得怪我才是。”</br></br>陈澜说着,见梁靓又要再开一瓶红酒,直接拦住了她,道,“少喝点酒,待会你还得开车。”</br></br>梁靓丢给陈澜一个媚眼,笑‘吟’‘吟’道:“这时候可不需要怜香惜‘玉’,把我灌醉了,不正好让你为所‘欲’为么?”</br></br>她眼神妩媚如水,饱满的红‘唇’轻启,吐出芬香酒气,眉梢至今尽是说不出的魅‘惑’。</br></br>陈澜却是一副不开窍的模样,平静道:“我这里藏了一些从家里带来的茶水,你尝尝,可以解酒的。”</br></br>说着,也不见他动作,手中就多出一个‘精’致的小茶囊,拿起桌上的茶杯,给梁靓自己和云采薇一人冲泡了一杯。</br></br>茶水沸腾,白雾缭绕,一股沁入灵魂深处的清香悄然扩散,满室皆香。</br></br>梁靓眼睛一亮:“这是什么茶?”</br></br>陈澜道:“你尝尝。”</br></br>他将茶杯一一分给梁靓和云采薇。</br></br>梁靓迫不及待,顾不得烫嘴,吧嗒吧嗒就饮了下去,旋即她眼睛一瞪,身躯像定住般,说不出的怪异。</br></br>云采薇也忍不住品了一口,旋即就咦的一声‘交’出来,下意识地又饮用了一口,一口接一口,根本停不下来。</br></br>当杯中茶水见底,她抱着茶杯,闭着眼睛,也像神游物外了一样。</br></br>许久,梁靓才吐了一口气,咬着红‘唇’把目光澜,然后做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动作。</br></br>她猛地扑在陈澜身上,狠狠一口亲在了陈澜脸蛋上,‘胸’前那丰润傲娇的‘波’涛压在陈澜身上,说不出的**reads;。</br></br>陈澜猝不及防,明显有些狼狈,不过当他要推开梁靓时,对方就已经笑着坐回身躯。</br></br>“帅哥!多谢你的茶!”</br></br>梁靓笑得很灿烂妩媚,声音中却透着真诚。</br></br>她这些年从军,经历了不少硝烟和战斗,身上留下了不少抹不去的暗伤,让的她心中一直有些化解不开的芥蒂。</br></br>而陈澜这一杯茶,却在几个呼吸之间竟是将她体内暗伤都拂去,并且让她感觉自己就像年轻了很多岁,充满了生机和活力,这让梁靓如何不‘激’动喜悦?</br></br>陈澜擦掉脸庞上的红‘唇’,苦笑道:“一杯茶而已,何必要这样?”</br></br>此刻云采薇目光中也是异彩涟涟,她也感受到自己周身像变轻了几两,轻飘飘的,暖熏熏的,又充满了生机和力量,这让她哪会不明白,这一切都是拜这一杯茶所赐?</br></br>这世上怎会有如此神奇的茶水?</br></br>云采薇发现,自己愈发这长相只算普通,但来历却神秘无比的男子了。</br></br>没多久,陈澜执意离开,梁靓也没了继续玩乐的兴趣,带着云采薇一起离开了黑槿‘花’会所。</br></br>外边已是黑夜,梁靓开车,先送云采薇离开。</br></br>直至打了云采薇的住处香樟国华苑‘门’口,云采薇这才忍不住说出了心中的疑‘惑’。</br></br>陈澜笑了笑,道:“我‘女’朋友是你的粉丝,你俩的照片还曾经被放在网上对比过,所以我记得你,救你是举手之劳,没有别的意思。”</br></br>云采薇怔了怔,这才道:“一定有一个深爱您的‘女’朋友,采薇祝你们幸福。”</br></br>陈澜说了声谢谢,忽然想起什么,道:“能给我一个签名吗?”</br></br>梁靓在旁边吹了一声口哨:“哟,帅哥你也打算追星了?”</br></br>“我送慕青的。”</br></br>陈澜随口解释了一下,目光却是采薇。</br></br>对于这个要求,云采薇自然不会拒绝,很爽快的从包中拿出一支笔,给陈澜写了个签名,还多加了一行祝福语。</br></br>陈澜小心收起来,挥手和云采薇告别,就和梁靓一起离开。</br></br>“真是一个神秘的……好人。”</br></br>云采薇目送那一辆军车离开,想起刚才和陈澜接触的一幕幕,‘唇’角不禁泛起一抹笑意。</br></br>后来,这位娱乐圈超一线明星写了一首歌,名叫“神秘男”,词曲皆都不俗,倒是在一夜之间火遍了大江南北,引起了无数粉丝揣测,那歌词中的神秘男究竟是谁?该不会是云采薇的心仪对象吧?</br></br>……</br></br>……</br></br>农历腊月二十九,除夕,清晨reads;。</br></br>大雪满京城,天地皆白。</br></br>陈澜背着那个陈旧的背包,来到‘女’生宿舍前,没多久就青拉着行李箱走了出来。</br></br>今天大雪飞扬,慕青穿着一件对襟休闲夹克,戴了一顶黑‘色’绒‘毛’鸭舌帽,系着一条黑‘色’羊绒围巾,一对笔直修长的美‘腿’上套着一条石墨蓝‘色’修身牛仔‘裤’,脚踩一对棕‘色’小牛皮靴,打扮很时尚,清丽中透着一丝调皮的味道。</br></br>今天,就是陈澜回家过年的日子了。</br></br>陈澜答应过慕青要和她一起回家过年,故而慕青在天还没亮时就盛装打扮了一番。</br></br>“怎么样?”</br></br>慕青有些紧张问道,她第一次决定去男友家过年,难免紧张。</br></br>“很漂亮。”</br></br>陈澜点头道。</br></br>慕青登时笑了,挽起陈澜胳膊,道:“不管啦,再丑也得见公婆。”</br></br>公婆……</br></br>听到这个词,陈澜登时哑然,接过慕青手中的行李箱,就朝大学‘门’外走去。</br></br>今天梁靓说过要来送火车票的,只是当来到校‘门’前时,却靓站在一辆军车前,说道:“喏,车已经给你们准备好了。”</br></br>陈澜一怔:“火车票呢?”</br></br>梁靓没好气道:“你知道火车票有多难买?再说火车上拥挤不堪,味道还很难闻,你真打算带着慕青去挤火车?”</br></br>说着,梁靓已经打开车‘门’,抢过陈澜手中的行李箱,丢进了后备箱,然后拍了拍手,道:“快走吧,开车路上小心。”</br></br>陈澜见此,也只能接受这种安排,和慕青一起上车,然后说道:“你去哪里,我先把你送过去。”</br></br>梁靓挥手道:“你们走吧,待会我哥来接我。”</br></br>陈澜点了点头,便点火驱车而去,很快就消失在茫茫大雪中。</br></br>“这家伙还真没良心,都不知跟我拥抱一下再走……”</br></br>梁靓嘀咕了一句,就拿起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宁胖子,我听说赵家已经向幕家施压了,今天幕天元夫妻俩要去一个特殊的地方,恐怕顾不上这些,你帮忙照些,别问为什么,就按老娘说的去做!”</br></br>说完,啪的一声挂断,梁靓双手‘插’兜,吹着口哨走进了风雪中,潇洒的不要不要的。</br></br>……</br></br>……</br></br>军车上,慕青罕见的沉默了,好几次‘欲’言又止。</br></br>见此,陈澜一边开车,一边问道:“有什么话就说吧,别憋在心里。”</br></br>慕青道:“那个梁靓……你认识?”</br></br>陈澜点了点头,并未否认。</br></br>慕青咬了咬樱‘唇’:“那你可知道她的身份?”</br></br>陈澜想了想,说道:“应该是帝国皇室成员吧?你知道的,我对这些都不感兴趣。”</br></br>慕青一时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小年夜那天晚上,她本以为父母和赵志成的表现,会让陈澜很受打击。</br></br>谁曾想,这家伙的确是从来都不在乎这些,甚至都对梁靓这种身份特殊的皇室后裔都不感兴趣……</br></br>见气氛有些沉默,陈澜道:“慕青,我知道你心中有很多疑‘惑’,我也不知道该如何跟你解释,因为我家里……嗯,有些特殊,等你到了那里之后,应该就会明白了。”</br></br>慕青肯定不傻,从靓把她这一辆心爱的军车都毫不犹豫借给陈澜使用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的男友远比自己想象中还要神秘一些,这是她之前从没想到过的。</br></br>陈澜继续道:“你别生气,若是你对这些感到不舒服,就尽可以说出来,我不希望你心中有芥蒂。”</br></br>慕青怔怔澜侧脸,许久‘唇’角才泛起一抹浅浅笑容,眨了眨眼睛,道:“不管啦不管啦,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管你是天上神仙也好,地下妖孽也罢,谁让我慕青这么死心眼,偏偏就喜欢上你这个书呆子了呢?这就是命,我认了。”</br></br>陈澜也不禁笑了,心中暖暖的,伸手抓住对方一只柔荑,道:“天上神仙?呵,我可跟他们不一样,我就是我,陈澜!”</br></br>慕青噗嗤一声笑起来:“咋滴,你还瞧不上神仙?莫非你是地上的妖孽?”</br></br>陈澜摇头道:“我若是妖孽,便是天下第一号妖孽,只是可惜啊,我这拳打八荒**,脚踏宙宇万界,威风盖天下的妖孽,偏偏栽到你一个‘女’人手中,没办法了,也只能把你娶回家喽。”</br></br>慕青笑得乐不可支,大而清澈的眼睛弯弯的,煞是好没想到陈澜这闷头闷脑的书呆子一旦开起玩笑,还如此风趣。</br></br>就这么说笑着,时间悄然流逝。</br></br>中途在高速服务区休息了一阵,吃了一些食物,两人便继续赶路。</br></br>路上慕青已经知道,他们此次的目的地是华夏帝国中原行省某个地级市下辖地区中一个名叫“黄粱村”的地方。</br></br>在地图上就是一个比芝麻还小,几乎难以搜索到的地方,慕青从小在帝都长大,还从没听说过这个地方,更别说来过这里了。</br></br>按照陈澜的说法,这里其实并不是他真正的故乡,而是他母亲一家人生活的地方。</br></br>至于他为何过年不回自己故乡,而跑到母亲这边过年,却并没有说,慕青也没问,反正她是陈澜这个人,又不是其他东西,哪怕陈澜带她去一个荒无人烟的穷山沟过年,也都已经无所谓了。</br></br>傍晚六点左右,天‘色’已擦黑,这辆风尘仆仆,满身泥浆的军车下了高速,驶入了县城。</br></br>——</br></br>ps:下周开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