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六章 全球人民喜闻乐见(1 / 1)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二十多分钟后,苦苦支撑了许久的摩尔堡队员们,没能创造出任何奇迹,随着身边的战友一个接着一个倒下,活到最后的摩尔堡队长,向着朝他走去的怪物,发出了愤怒的吼叫。

而就在他不远的地方,还有一名除肘子之外的东华国队员,正一脸侥幸地看着他。

事实上,他们两个人隐藏的位置十分接近,那怪物显然是同时发现了他们俩,但又迫于他们两人对远程攻击和元素攻击的免疫,只能从天上落下来,肉搏物理解决。

然后最终在面对选择的时候,多尾选择了摩尔堡队长……

只能说这场比赛,错的不是摩尔堡,而是这个世界。

甩着身后几百条黑线的怪物,缓缓走到摩尔堡队长跟前,刷子一样的尾巴,将摩尔堡队长裹成了一个球。伴随着球内一声惨叫,没有人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总之下一瞬间,摩尔堡队长就出现在了他们的更衣室里,浑身是血,被扎得跟蜂窝一样。

海狮城的急救中心,几乎一整场比赛都在忙活。

主要就只对象,以摩尔堡为主。

显然由全球玄秘职业联赛委员会提供的双层甲,质量上远不如东华国的自研成果。

摩尔堡十名队员,八人死亡后复活抢救,两人重伤。

而东华国这边,只有黄青青运气差了点,其他人基本上都没什么大碍。

而随着摩尔堡全队全军覆没,还剩两名幸存者的东华国国家队,本场比赛,便算是不战而胜。转播间里,也随之响起了篮子的解释:“根据比赛规则,双方队伍的一方如果全部出局,那么整场比赛的计分就全部清零,另一只队伍自动判定胜出。

本场比赛,摩尔堡全队的表现,堪称优异,这也是玄秘职业联赛近二十年历史上,少见的有一支队伍能把东华国拖到如此狼狈的地步,让我们为摩尔堡队员面对绝境却依然不放弃希望的精神鼓掌,同时也祝贺东华国国家队,晋级下一轮比赛。

正如东华国国家队教练诸葛思齐赛前所说,这确实是一场带给人诸多惊喜的比赛。我们也通过比赛见证了,人类顶尖驱魔师和最强怪物之间的差距。

灭世级的怪物,竟如此丧心病狂,感谢有那么多比顶尖还顶尖的顶尖高手,保护着全人类的安全……”

然后篮子的话说到一半的时候,就没人听他哔哔了。

人们只看到那怪物要干死东华国硕果仅存的还清醒着的最后一名队员时,耿江岳突然出现在了怪物面前。然后那只很嚣张、很暴力、很不可一世、拽得很欠抽的怪物,真的就被抽了一巴掌。那记闪耀着冰火电三重元素附魔之力的巴掌,简直扇得惊天动地。

简单来说,就是全世界的观众都在那一瞬间,清晰地听到轰的一声,再紧接着就是一股肉眼可见的能量波,以怪物的脸颊为中心,犹如海啸般,以排山倒海之势,迅猛朝着四面八方扩散过去。带着能量的狂风吹拂过整片北城的赛场,整个海狮城的地面和底下,都微微震动了一下。海狮城外结了两米多厚的海冰,当场就咔咔作响地龟裂开来,海面翻腾不止。

在全世界观众的一片我草声中,那怪物被抽懵得跟石化了一样,愣了足足有三五秒,冷不丁就双膝一弯,跪在了耿江岳面前。

赛场地下,跟这只怪物斗智斗勇了快一个钟头的东华国全队,当场就无法接受了。

跪下了……它特么的居然跪下了!

灭世级怪物的尊严都不要了吗?!

“张嘴。”耿江岳淡淡一句。怪物显然能听懂人话,慌忙张开血盆大口。耿江岳随手丢了颗小动物听话丸进去,也不管有用没用,又命令道:“自己爬回去,不然弄死你。”

怪物身后几百根尾巴,立马跟弹簧似的竖了起来,吓得连滚带爬,没一会儿功夫,就爬到龙岭悬崖边,自己跳了下去。不凑巧刚好踩中昏迷中的肘子,一脚把他踩回了休息室。

剩下最后一名东华国的小队员,愕然看着耿江岳,脑子里一片空白。

只是手足无措地看着耿江岳,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

耿江岳不由调皮道:“叫爸爸。”

小队员:“……”

全世界:“……”

一号楼一号食堂的包厢里,小光耀指着电视呀呀喊道:“哥哥。”

安安捂住了宝贝儿子的嘴,拉长脸道:“别听你爸胡说,晚上我弄死他。”

窦大小姐在经历过一连串的惊心动魄的震撼后,这时总算恢复了她大小姐的气派,哈哈直笑道:“你老公真是有意思,满世界认儿子。我家那个也一样,以前网上比赛的时候,天天开小号出去炸鱼,把把父子局,儿子遍天下。”

赛场周边的观战台上,不算多的留到最后的二三十个大佬,全都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

这场比赛,不客气地说,收获真的不小。

别的不说,就凭这只怪物的话题度,玄秘职业联赛将来的热度就不会差。选手强有选手强的玩法,怪物强有怪物强的玩法,总之生意人,永远是不会缺留下观众的办法的。只要赛场上还有一个强点,一个亮点,比赛就能一直持续下去。

更关键是,只要有耿江岳坐镇,安全问题,就永远不需要担心。

不远处的另外一个包厢内,已经集体换上双层甲的赵家父子,要比玄秘职业联赛的参与者更加兴奋。这场比赛已经证明,双层甲哪怕还没达到完美的状态,可研究方向绝对没错。如果怪物不是如此的变态,今天这场比赛,本可以成为宣传双层甲绝佳的素材。但是不要紧,这笔生意,本来就是要立足长远去做的,理论上,接下来的百年之内,这个产品都将是人类社会最重要的幻灵科技成果,没有之一。

接下来,右前额电力集团势必要投入巨资,继续改良这款产品,等到明年,人们一定能看到它比之今年更好的防御性能。防止玄体类生物拖拽攻击,更灵敏的传输效果,更强大的物理抗性,再加入手动传送脱离战场的苟命功能,这么一款玩意儿下来,再加上一点营销手段,平均价格,最起码也得两百万东元吧?而以右前额集团的工业生产能力,他们完全有能力,把每件产品的成本,压缩到两万东元之内,单是卖产品,就已经是暴利。

更不用说,这还仅仅只是第一层。

要知道,右前额电力集团的主业,可是发电。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而双层甲真正的意义,正在于它的能量需求!

一件双层甲的强度,说到底,依靠的就是它储备能量的额度。

储备能源越多,自然防御力就越强。

这一点,和新式防护罩的思路完全一致。

那么如此一来,后面的逻辑就不难猜想了。

双层甲需要大量能源,而大量廉价能源的来源,只能是超级大楼的脑波电。

一旦双层甲被推广开来,市场的能源需求就会增加,全球对超级大楼的需求量,也便会极速上升。加之这段时间来,全球性的移民运动,以脑波电技术为集团支柱的右前额电力集团,已经迎来了自企业创办至今,最大的一个风口。

而当全世界的超级大楼项目,都即将用到他们的技术之时,这也便就意味着,在今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们就拥有了任意操控全球各国超级大楼住户的权利,乃至由此延伸出的,对全球各国经济命脉的操弄权力——

要知道,不管是粮食还是工业品,也都是要从超级大楼里生产出来的。

由此,右前额电力集团作为全世界的合法房东和技术提供者,他们完全可以想让各国政府做什么,各国政府就得百依百顺,乖乖听命。他们甚至能直接越过各国政府,从每一幢由他们所建的超级大楼中,收取超级大楼产品的部分利润。

这叫什么?这就叫收税!

相比起这些普通人根本看不到的长远的巨额利润,玄秘职业联赛本身的那个盘子,就真的太小太小了,什么转播费、周边产品、门票、IP,全部都加起来,又能值几个铜板?

就这几个铜板,又怎么跟控制全世界相提并论?

赵家人为了布这个局,已经等了太多年。

从3024年,一直等到现在,这个局面,才可以说刚刚开始。

所以为了这一天,牺牲掉海狮城几百万的人口,值不值呢?

当然值!

肯定值!

一切的一切,全都是那么的完美。

接下来,他们的第二步就是要把生意推广到整个东华国去,然后立足东华国,向西扩张,让中南次大陆联盟和北方冰原联盟,全都变成他们跑马圈地的地方。

还有整个雨林大陆,早晚也逃不过这一天。

世界已经唾手可得,要是刘洲成哪天被耿江岳弄死,那就更好不过。

又能少一个分钱的。

还有希伯联合国的十三家族,各个都想在这笔生意上插一腿,真是全都该死啊……

赵家父子在包厢里憧憬着美好的未来,等到直播屏幕结束工作,都没有着急离去。

赛场下面,耿江岳喊来朱星峰,哼哧哼哧忙活,重新修复结界。

耿江岳蹲在一旁,手里捧着碗热腾腾的拉面,一边吸溜吸溜吃着,一边看着多尾,以免这货暴走把朱星峰也弄死,随口又问道:“你是曾及第吧?”

多尾哼哼一声,把脑袋扭过一边。

耿江岳叹口气,很无语道:“你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是报应吗?”

多尾闻言,身上立马冒出一股漆黑漆黑的烟雾。

“哟,还生气了?”耿江岳才不管那么多,继续戳它肺管子道,“变成怪物有什么心得吗?会饿吗?吃完需要拉吗?看到漂亮姑娘还会有那方面的生理反应吗?”

多尾的锋利的指甲,慢慢从指尖伸出来,在地上刨啊刨的,划拉出几道深深的印子。朱星峰见状,忍不住道:“你别刺激它了,地上搞得坑坑洼洼的,我阵法都不好画了。”

“杀人者,人恒杀之。这家伙干了多少坏事你知道吗?”耿江岳两三口把剩下的面条吃完,一整碗汤灌进肚子里后,随手把碗和筷子扔进【我的宇宙】,然后站起来用袖子一抹嘴,拍拍怪物的脑袋道,“这个逼,杀人不眨眼,有奶便是娘,要不是老子本事大,这逼早就带人冲上海狮岛,男的杀光、女的奸光了,你以为他年纪轻轻那么高的军衔哪里来的?”

朱星峰头也不抬道:“扯淡,他哪儿有那么好的腰子?”

耿江岳闻言一愣:“狗子,你这个角度就很清奇啊。”

朱星峰道:“专业思维,我好歹也是生物工程科学家,大医学类基础学科行业带头人啊。想不想再读个研,叫爸爸我就免试让你给我当跟班的。”

耿江岳道:“老朱,你是觉得世界不美好了,急着要离开人间吗?”

“吼~!”怪物被两个人的哔哔搞得心烦,不禁呲了呲牙。

耿江岳直接跟打狗一样朝着它的脸扇过去,呵斥道:“闭嘴!老实点!”

怪物被揍得动都不敢动一下,身子一抽一抽,一串串鲜红色的晶莹剔透血珠,顺着它的面颊,滑落下来,点点滴滴,渗进泥土,呲呲作响地,熔化掉满地的尘土。

耿江岳和朱星峰见状,当场就惊呆了。

这个货,它居然会哭……

幻灵生物行为研究学世纪大发现呐!

起码能发十篇顶级核心论文!

……

这个夜晚,全世界都在谈论的怪物在耿江岳手里被揍得哼哼唧唧、尊严全无的时候,窦建华和夏一夫,在从诸葛思齐那边拿到今晚的监测数据后,匆忙赶回了天京市。

双层甲是赵家期盼中的生意,但同样也是东华国政府的战略需求物资。

有些事情很矛盾,但又不做不行。

荀继新总不能眼睁睁看着有好的保命装备却不推广,至于将来,将来的问题,就留给将来解决吧。他只知道,如果不把双层甲做好,老百姓将来肯定会骂他。

随后几天,玄秘职业联赛开始不可避免地,朝着闹剧和喜剧的方向发展。

东华队的这场比赛过后,再也没有一支队伍,敢再去触碰超玄体的结界,甚至连双方硬碰硬对战,都要故意绕开这片地区。

但更多的,还是互相比拼,谁能更快地杀光所有的一分小怪。

比赛的胜负手,便成了对一分小怪的争夺。

三十三支队伍,除了海狮城作为东道主,不需要参加前几轮,剩下三十二支队伍,出去开头一天比完的贝马城、黑铁城、摩尔堡和东华国,其他队伍在后面的七天时间里,始终秉持着能混就混的态度。一塔总共就被推掉三次,中塔和中塔以上,始终完好无损,高地水晶更是完全成了摆设。海狮城曾经的北城28号楼居民纷纷感慨,非要强拆他们的老家有什么意义,狗日的你们倒是上个高地证明一下那玩意儿真的有用啊!

就这样,在全球一片骂声和奚落中,等到七天比赛结束,决出十六强后,为了满足观众需求,全球玄秘职业联赛委员会终于紧急宣布,暂时停赛三天,修改比赛规则。

三天后,11月11日,新规则出台。全场比赛的时间被缩短为一小时,如果高地塔没被推掉,那么大怪将在比赛时间超过四十分钟后,被释放出笼。

消息一出,全世界的观众突然就又对比赛感兴趣了。

只可惜,选手们并不给机会。

第二轮首日,从牢里待了许多天的贝马城国家队,在伤愈复出的卡斯莱尔的带领下,向对方三路防御塔发起了猛攻,打野选手也没闲着,但只针对一分小怪下手。总而言之一句话,一切照以前的标准正常套路来,但唯独人为地忽略掉一分以上的野怪,就当它们不存在。

如此一来,比赛场面看着倒是激烈了,可完全没能踩中观众的精神G点。

第二轮战罢,随着东华国、贝马城等八强队伍的决出,全球首届玄秘职业联赛的收视率,一路狂降到东华国“开盖有喜之夜”的三分之一都不到。

然后就在全球玄秘职业联赛委员会的负责人急得上火之时,一个老阴逼高管,又提供了一个很不合理却非常有建设性的意见。

次日,全球玄秘职业联赛委员会再次修改规则,从八强赛开始,引入“搅局者”机制,由东道主队伍的队员,来取代部分怪物的位置。除了大怪之外,所有野怪位上的怪物将不做标记,如果野区结界被打开后,出来的是海狮城的队员,那么该名队员如果没出局,就可以在地图上任意活动,活动内容,自然包括打开大怪的结界。

这绝世老阴逼的规则一出,全世界观众当场就沸腾了。

根本不给选手活路啊!

简直是特么的……全球人民喜闻乐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