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四章 摊牌?黄金钓竿(1 / 1)

“有其他元祖想见我?”

罗亮获知小初的汇报,心神为之震动。

作为组织老大,他本身是元祖之一。

那个九蒲团的古老会议室,可容纳的元祖数量上限便是九位。

对组织的绝大多成员来说,掌权者是遥不可及的神话,至少是宇宙至尊起步的层次。

如果说,掌权者是组织的中层管理者,那么元祖就相当于金字塔尖上的至高大佬。

元祖处于何等层次,伟力有多强。罗亮以同为元祖的归一者为参考,便可知晓一二。

其它元祖,纵然不如归一者,想来也不会相差极大。

罗亮估摸着,至少是诸天最顶级的大伟力者。

“想见我的元祖是哪位?”

罗亮深吸一口气,心绪冷静下来。

对方既然通报求见,很可能是察觉到他的存在。

这个时候,如果刻意去躲避,未必是最佳选择。

“这位元祖代号名为‘垂钓客’。”|

小初答道。

“垂钓客?莫非是代表垂钓世界的那位,诸天十三禁之一!”

罗亮面色动容。

小初没有回答是否,答案显然易见。

垂钓客跟归一者、玄龙道君一般,名列诸天十三禁,拥有超越诸天的力量。

联想到,自己刚刚从垂钓世界归来。罗亮不难判断,自己归一者的踪迹,可能是在垂钓世界里被这位主人察觉到。

“小初,如果我不给面子,这位垂钓客会不会心生不快。若是见面,我的身份会否泄露,给现实中的自己带来威胁。”

罗亮没有避讳,直接询问。

他了解到,原初智脑只认权限,其实不在乎他是如何继承组织的最高权限。

“不敢揣测元祖的心思。”小初谨小慎微。

“说说你的看法。”

罗亮以组织老大的最高权限发问。

纵然同为元祖,他的权限也是组织第一高顺位。

“原始者大人,以您组织创建者的身份和资历,其它元祖对您很尊敬。纵然不见面,想来也不会轻易让他们感到不满。”

小初顿了顿。

“至于身份泄露。您既然继承了组织最高权限,存在即合理。哪怕其它元祖知晓,也会遵守权限规则,至少在组织里还受制于您。若您自己不愿,其它元祖也难以突破归一者的迷雾屏障,探寻现实中的您。”

罗亮思索片刻,决定还是去见一见。

大不了撂担子不干。

他又没有大志和野心。归一组织与诸天为敌,有种邪恶反派势力的视角感,将来命途莫测。

要是哪位元祖愿意当老大,罗亮一点不介意让出位置。

罗亮意念一动,以“原始者”的身份形象,走向最初现身组织的那间古老会议室。

元祖会议室。

青铜长桌的,九个蒲团上,端坐着两位元祖的身影。

代号分别是垂钓客、千秋人。

“垂钓客?你感应到会长的踪迹?”

千秋人脸上波澜无惊,看似平凡质朴的身影,刚刚在蒲团上出现。

手握钓竿的垂钓老者,沉吟道:

“刚不久,在垂钓世界,又有人与‘那个地方’产生感应和羁绊。垂钓体验卡碎裂回收时,我隐约察觉到会长大人的气息。”

“因此,我尝试让小初通报一下原始者,请求与会长见面。”

垂钓客说明缘由。

千秋人道:“会长大人刚复苏不久,重现的身份和记忆或许尚未定塑,不知会否现身。”

“回元祖大人,原始者大人答应见面。”

一个扎着辫子的可爱小女童,恭立在青铜长桌前,汇报道。

垂钓客抚须,面含微笑。

千秋人死寂淡漠的双眸中,掠起一抹光亮。

就在此时。

光影变幻,一片混沌迷雾浮现。

一个伟岸高大、古老苍茫的身影,坐在青铜长桌的上首位置。

其人的轮廓细节,明明很清晰,却让人感到抽象模糊。

“会长。”

垂钓客和千秋人起身,作揖道。

罗亮坐在长桌上首位置,有种俯瞰诸天的浩渺神秘,伸手轻击桌面:

“二位元祖不必多礼,请坐。”

罗亮有种奇怪的感觉,自己好似本能融入原始者的角色,融入青铜长桌至高领袖的情景意境。

他打量长桌前的两位元祖。

垂钓客身形灰暗混虚,是一个戴着斗笠、手握钓竿,面容细节抽象的老者。

其形象与垂钓体验卡上那个图案人物,有六七分相似。

千秋人,看起来平平无奇,脸上古井无波。他的存在,很容易让人忽略。

实际上,千秋人的五官外貌堪称完美,身姿英伟挺俊。一种返璞归真、万物归源的意境,让他的一切光华内敛。

罗亮以原始者的视角洞悉,发现千秋人不是“一个人”。

他是由青、黑、白三大身影重叠在一起的。

“一气化三清吗?”

罗亮联想到传说中的大神通,可又感觉到不同之处。

垂钓客和千秋人略微观察了一下罗亮,面色中有尊敬之意。

他们能判定会长的身份气息,做不得假。

甭说是在诸天,便是在源之地,也没有人能冒充原始者的身份。

然而。

上首位置的原始者,接下来语出惊人。

“二位元祖,很抱歉!我记不得你们是哪号人物,大家以往有什么羁绊和经历。”

罗亮摊开手,坦然道。

“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成为组织领袖,拥有归一者的身份。同时,我本人对源点组织的野望毫无兴趣。若是二位元祖愿意,这组织老大的位置,可以让予你们。”

罗亮说得全是实话,甚至是心里话。只是丝毫不提现实相关的细节。

他知道,面对组织的元祖,其中还有诸天十三禁的超然存在,真正的自己是何等渺茫。

遇到组织其他成员,他可以唬唬人,装一下哔。

哪怕是面对掌权者身份的起舞弄清影,罗亮都是尽可能的不在组织里照面。

至于在两位元祖面前装腔作势,拿捏演技,罗亮自认很稚嫩。

不如开门见山,一切实话实话说。

听完罗亮的一番话。

垂钓客和千秋人稍微一怔,相视一眼。

出乎预料的是,两位元祖并没有惊讶、异常的反应。

“会长大人,您刚复苏,不认识我们很正常。”

垂钓客声音低缓,抽象苍老的面孔上,显出千百年难见的和善之色。

千秋人点头道:“组织里的一些元祖、掌权者刚复苏时,想不起以前的事和记忆,是时有的事。何况,会长当年为了源点的利益,付出的代价非常惨重,能顺利复苏已是不易。”

看着两位元祖的淡定,见怪不怪,这下轮到罗亮愕然了。

他总算明白小初那句话的意思。

罗亮继承了组织最高权限,存在即合理。

他刚才的话近乎“摊牌”,两位元祖理所当然的圆他的身份。

“会长不用多虑。原始者的复苏,可能会以某些随机身份出现,如同玄龙道君的大道之缺。再者,您的身份气息,我们可以辨别,做不了假。至于组织首领的位置,除了会长您,无人可服众,完成最终使命。”

垂钓者似乎看出罗亮的忧虑,耐心的解惑。

“请会长不要说出让位的话。等过一些岁月,您就能恢复一些记忆和伟力,想起我们的身份和使命。”

千秋人也出言劝道。

“是吗?那我姑且等等看。”

罗亮作思索状,心里半信半疑。

他以前也曾怀疑,自己是不是原始者的转世重生。

可是,他前世在地球上,没有任何异常的征兆,譬如梦中的感召。

真正的转世重生者,在这方面不可能毫无端倪。

继承这个身份后。

罗亮没有半点觉醒记忆和伟力的痕迹。

现有的一切,都是他靠组织的权限,获取资源机遇,加上个人努力修行的。

这与垂钓者所说,并不符合。

“难不成,真正的原始者、归一者彻底挂了,让我意外捡便宜,继承其身份权限?”

罗亮暗自推测。

如果归一者的身份权限,是一具盔甲,或许任何人不曾见里面的真面目,毕竟是诸天间最神秘的归一者。

那么换一个人,穿上这具盔甲,其他人也难以辨别。

就算能辨别,有所怀疑,其意义已经不重要。

重要的是这具盔甲的身份和象征。

“两位元祖,有何事见我。”

在摊牌失败后,罗亮没有太多顾忌,直接问道。

“在当前,我们处于复苏的初期阶段,暂时没有重大的事件商议。刚才让小初转达会晤,主要是确认会长的复苏,往后以便联络。”

垂钓者跟千秋人对视一眼。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两位元祖,其实想就组织的未来谋划,跟原始者请教一下。

不过,眼下的归一者,没有恢复记忆和相关伟力,只能打消这个念头。

“如今的组织里,除了二位,其它元祖状况如何?”

罗亮扫过另外六个空空的蒲团,问出心中的好奇。

垂钓者不暇思索,答道:“九大元祖,只是一个权位的数目,绝大多年代未能凑齐九位。在这个时代,除了我们在座的三位,大多元祖或未复苏,或处于其它的特殊状态。”

“但在前不久,我于诸世中隐约感应到‘千面戏人’气机,这位元祖或已复苏。”

“按照上次元祖会议的筹算。令诸天大能忌惮的所谓‘归一大劫’,契机在不远的未来。想来其它的元祖,会一一现身……”

……

罗亮听到相关讯息,暗自心惊。

归一大劫,自然跟组织的目标计划有关。

每一次发生,必然席卷诸天,堪称一次大劫数。尤其对上层的伟力大能,影响颇大。强如仙王、帝君,都难以完全置身事外。

当然,元祖口中的“不远未来”,多半不是近期。相对他们无尽的人生岁月,几十上百年都算短暂的。

罗亮暗下决定,不管自己是什么身份,在下次“归一大劫”前,蓄积足够的实力和底牌,绝对不是坏事。

“会长大人刚复苏不久,近况如何?现世中若有什么困扰,我可稍加施为,以尽绵薄之力。”

千秋人淡漠无波的双目,凝望着罗亮。

罗亮发现,从自己现身后,千秋人这位元祖,一直盯着混沌迷雾笼罩的原始者身影,有种沉浸之意。

千秋人的目光没有恶意,甚至近乎没有情感色彩,而是一种单纯的观摩与感悟。

被人一直看着,罗亮不曾觉得不舒适,好似在面对一位宗师,有种莫名的信任和踏实感。

“我在现实中,修为道行尚浅。但一般的麻烦足可应对,倒也不需两位元祖亲自出手。”

罗亮笑眯眯的道。

两位元祖自然看得出。罗亮没有恢复记忆和伟力,对他们有所戒备,所以不想在现实中贸然接触。

不过,罗亮提到“修为道行尚浅”,是一种含蓄暗示。

组织老大修为低弱,只能应付一般麻烦。

万一运气太差,意外挂掉,下次复苏不知要多久,会严重影响组织的图谋计划。

在避免现实交涉的情况下,你们两个左膀右臂,是否要表示一二?

垂钓客抚须而笑:“会长复苏后,似乎对垂钓诸天有兴趣?我复苏不久,能为有限,其实并不方面降临现实。好在身为垂钓世界的执掌者,可赠予会长一件钓竿。”

话毕,他挥动衣袖,取出一柄古朴的黄金钓竿。

罗亮心头一热,望向飘到近前的黄金钓竿。

他之前用的青铜钓竿,应该是垂钓世界入门的低端款,还是体验卡。

即便如此。罗亮凭借青铜钓竿和不错的运气,在刚才的垂钓中,收获不菲。

而这根黄金钓竿,由垂钓世界的主人,诸天十三禁之一的垂钓客亲自所赠,绝对远超那个体验卡。

垂钓客想到什么,又补充提醒道:

“这根钓竿,不仅能在垂钓世界施为,在现世中也具有一定功效。可若修为境界不够,则要慎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