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破境(1 / 1)

符皇(一) 萧瑾瑜 1683 字 3个月前

阴阳!

五行!

雷霆!

飓风!

星辰!

有关这十种无上大道的无数玄奥缤纷的感悟,像潮水般在陈汐心头起伏跌宕,不过这些感悟都很零散,像散落一地的珍珠,只有找到“一根线”把它们串起来,才能形成世上最动人的项链。

而“这根线”就是孜孜不倦地勤修苦练,日夜不缀地参悟冥想,持之以恒地追寻探索。

当黑白漩涡出现的时候,陈汐顿时从那玄妙的境地里清醒了过来,然而他却骇然发现,体内的巫力运转,已完全不受他的控制,也根本无法停止下来。

这种感觉,就像身处无边无际的汪洋大海中,无论如何挣扎,也无法逃脱被海浪拍打的命运,只能随波逐流。

并且陈汐感觉,自己的血肉皮膜就像一块发酵的面团,鼓胀、扩张、不断地被外界的星煞之力填充着,简直就快要爆掉。

怎么会这样?

刚才自己明明在汲取星煞之力啊?

不行,再这么下去,自己迟早要被星煞之力冲爆身体……陈汐原本还想看一看,远处的白婉晴处境如何了,但此刻,他却已无暇顾及这些,暗自一咬牙,在脑海中疯狂地回忆着炼体紫府六重的功法。

“天地二分,清者为阳,浊者为阴,至阴至柔,为太阴也……”陈汐屏息凝神,根本来不及细细体悟法诀奥妙,便即运转功法,牵引着那鼓胀到快要爆掉的巫力缓缓运转起来。

哗啦啦!

周身巫力翻滚汹涌,像一条桀骜不驯的狂龙,横冲直撞,但是在陈汐强大的神念牵引下,很快便按着一道道玄妙轨迹开始运行,发与周身诸窍,行于血肉皮膜。

几乎在几个呼吸的功夫,陈汐背脊上便涌现出一个新的巫纹,漆黑潋滟,幽邃深远,正是太阴巫纹!

那九宫星煞灭仙阵所引动的星煞雷霆,对陈汐而言,无疑是无上的灵丹妙药,在他感悟天道之际,身体气机自动运转,早已汲取了浑厚庞大之极的星煞之力,此刻运功凝聚出太阴巫纹,也是水到渠成,情理之中的事情。

这便是机缘,如果陈汐没有修炼《周天星戮锻体之术》,也根本就没办法汲取那雷霆中蕴含的星煞之力,也根本不会像刚才那样陷入奇妙的顿悟冥想中,参悟出数种道意,也自然不会如此轻易进阶。

太阴巫纹形成之后,陈汐感觉身体内那膨胀到快要炸掉的星煞之力,终于舒缓了许多,但依旧极为危险,因为他注意到,在头顶灵台之上,那黑白漩涡中,仍旧在不断朝自己体内输送星煞之力,更有一丝丝雷芒电弧夹杂其中,一着不慎,甚至会被雷劈活活劈死!

“刚才修炼时,我在冥想中飞到了那遥不可及的太阴、太阳两颗亘古长存的古老星辰上,无形中已参悟出一丝丝的阴之道意,和阳之道意,如今已成功凝聚出太阴巫纹,接下来,就试一试太阳巫纹吧。”

陈汐心念转动之间,再次运转功法,开始冲击紫府第七重太阳之境,结果依旧顺畅之极,那种酣畅淋漓的感觉,甚至连他自己有点不敢相信。

不过当注意到背脊上再次多出的一个炽白如燃、至阳至罡的巫纹时,他终于确信,自己的确是凝聚出太阳巫纹,进阶炼体紫府七重境了!

此刻,陈汐血肉皮膜内凝聚的巫力已大大浓缩,变得越来越凝练,浓稠得就跟液体一样,巫力内原本蕴含的星辰、戍土、乙木、庚金、丙火、壬水五种气息,如今再次多出了太阴、太阳两种气息,愈发显得古老、神秘、浩瀚。

然而这并不算完。

在巩固了太阴、太阳两个境界之后,头顶黑白漩涡依旧源源不断地朝体内涌入星煞之力,令他想停顿修炼都不可能。

不过,一个难题却挡在了陈汐面前。《周天星戮锻体之术》紫府九重的功法,他之前已修炼至第五重壬水之境,刚才也已把太阴之境、太阳之境修炼成功。然而后边两个境界的修炼,则需要靠自己的领悟,自我发挥,然后在背脊上凝聚出新的巫纹。

不错,这紫府第八重、第九重的修炼,并无任何法诀,靠的便是自己的感悟,用自己对巫力、对天道的理解,凝聚出新的巫纹!

这是一种考验,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坐吃山空,永远蜕变不成强者,更何况是逆天而行的修炼之路?每个人的修炼之路都不一样,所谓大道三千,各有各的缘法,一个师傅教出来的弟子,也是千差万别,只有自己去琢磨、去体悟,所掌握的东西,才是真正属于自己,适合自己的。

不过,这种考验只在荒古时期流行,现如今,修行体系完善,各种宗门如雨后春笋般,林立在世界的每个地方,只要资质不差,腰包不瘪,任何法诀都可以搞到手,谁还会费力不讨好地自己瞎琢磨?万一走火入魔怎么办?

也只有季禺这等活了百万年的老怪物,才会以荒古时期的规矩来做事,至于这种考验对是福是祸,也只有陈汐自己知道了。

“新的巫纹……”陈汐顿时想起刚才自己修炼时,所冥悟出的种种道意,隐隐约约地,他发现除了风之道意、雷霆道意,其他八种道意都跟自己的炼体修为。

例如星辰道意,他所修炼的功法就跟星辰有关,再例如紫府前五重的戍土、乙木、庚金、丙火、壬水五境,恰跟五行道意有关,而第六重太阴之境,第七重太阳之境,则与阴阳道意有关。

冥冥中,好像《周天星戮锻体之术》的修炼,辅助以参悟观想伏羲神像,便会对天道的感悟,不知觉间便能达到水到渠成地步,玄妙之极。

“风之道意是我自己琢磨出来的,至于雷霆道意,恐怕就是当时汲取星煞雷霆时,不知不觉参悟的吧?”陈汐想了想,自己也感觉这想法有点荒谬,毕竟这雷霆道意的领悟,来的实在有点突兀,有点莫名其妙。

其实陈汐并不知道,就在他刚才修炼时,识海中那已经合二为一的河图碎片所喷出的那一股神秘气流,才是他能够感悟种种大道的关键所在。

哗啦啦!

滚滚涌入血肉内的星煞之力,再次令陈汐升起一股快要鼓胀到爆炸的个感觉,浑身的筋骨、皮膜更像是被一股巨力充塞着,一股剧烈的胀痛蔓延全身。他再不敢再思索下去,当即一咬舌尖,摒弃杂念,注意力高度集中在背脊皮膜上,按着自己领悟出的一条完整的风之道意,引动巫力,冲刷而去。

风。

自由。

千变万化。

无拘无束。

他把巫力冥想为风,把自己所感悟的风之道意转化为巫力运转的轨迹,一点点去运行,不敢稍有大意。

渐渐地,在其背脊上,一个全新的巫纹像花蕾一样悄然盛开、怒放……就像符师笔尖倾泻而下的符纹轨迹,繁密玄妙,与天地呼应,与万物冥合。

也许是一刹那,也许过了许久,这个全新的巫纹终于成型,就像呼吸一样,骤然一亮,旋即暗淡下去。

这个全新的巫纹轻灵、飘逸、肆意,宛如一抹自由自在的风,活灵活现,很显然,陈汐自己感悟出的风之巫纹终于成功了!而他的炼体修为,也节节攀高,达到紫府八重境界!

陈汐并没有感到喜悦,因为他完全沉浸在刚才凝聚风之巫纹的奇妙体悟中,他要借助这种难得的体悟,把自己之前体悟的雷霆道意,悉数化作巫力运转轨迹,朝更高境界冲击。

雷霆!

主杀伐!

掌生死!

生死无常,渺渺冥冥,代表着凛冽天威,不容侵犯。

作为大道之一,雷霆之力也是奥妙无穷,可以扭曲空间、灭杀万物,化微尘之地为混沌,同时雷霆又是万物勃发之号令,春雷一响,万物复苏,生命滋长,莫敢不从。连天劫九重,也都以雷霆之力为手段,代替天道意志,拷打惩治欲要逆天改命的地仙境修士。由此就可知道,雷霆之力的恐怖之处了。

而此刻,陈汐便是要借助所领悟的雷霆道意,于背脊上凝聚雷霆巫纹!

滋滋!嗤啦!

丝丝缕缕的巫力夹带着雷芒电弧,令陈汐周身上下的毛孔都产生一丝颤粟发麻的味道,令人毛骨悚然。

不过,陈汐却顾不得这么多,他沉浸在雷霆道意中,恍惚间,仿似看到一尊鸟头人身的神灵,全身雷霆铠甲,手中拿着一柄雷光璀璨的巨锤,浑身散发着一股十分遥远、古老、永恒的气息,好像先天地而生,巨锤砸下,便是万千个雷云横生,降临在无数个大世界,灭杀逆天改命挑衅天道的修道人。

一丝丝明悟涌上陈汐心头,化作巫力运转之轨迹,冲刷在背脊皮膜之上,渐渐地,一个曲折如银蛇扭腰的巫纹袅袅而生,凛冽震荡、渺渺冥冥。

雷霆巫纹!

就在这短短的时间内,陈汐连跨三阶,达到炼体紫府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