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青花灵尊(1 / 1)

符皇(一) 萧瑾瑜 1766 字 3个月前

北衡的脸色也是阴晴不定,“若是再分心保护这小子,恐怕我这条老命今日就要交代这里,若是不管的话……”

轰!

雷霆噼里啪啦劈下,狂暴的力量震得玄黄戍土镜剧烈颤抖,镜面更是隐隐约约出现一丝丝裂痕,显然,用不了多久,这件半仙器就有可能被轰炸碎裂。

“罢了,天大地大,以我为大,只要自己能活下去,哪管他洪水滔天?”北衡脸上闪过一丝坚定之色,当即站起身子,望着盘膝坐地的陈汐,心中轻叹道:“陈汐啊陈汐,你可别怪我不出手救你,我也是为了活下去……嗯?”

北衡猛地看到,在陈汐头顶上,那一黑一白两团旋转不休的雷云,中心位置,蓦地塌陷出一个巨大的漩涡,黑白两股力量糅合在一起,宛如阴阳交汇,水火相撞,所汇聚出的漩涡以一种难以形容的速度疯狂转动。

旋即,一股磅礴无匹的吸力蜂拥而出!

嗡嗡嗡……就像千万只蜜蜂齐齐振动翅膀的声音,那漩涡就像上古神兽鲲鹏的大嘴,喷涌一股吞噬天下的恐怖吸力。

然后北衡就看到,附近百丈范围内落下的星煞雷霆,像受到召唤一样,不受控制地朝黑白漩涡中涌来。

轰!

吸纳吞噬附近的所有星煞雷霆之后,黑白漩涡就像吃了大补的虎狼之药一样,猛地扩大,十丈、百丈……几乎在瞬间,其体积已扩大到近千丈范围。

此时的黑白漩涡望上去,简直就像一片遮天盖地的云朵,黑白相间,阴阳旋转,所形成的浑圆漩涡,更是犹如那宙宇深处吞噬万物的黑洞一样,令人远远一望,心中就没来由升起一股寒意。

“好恐怖的吸力!”北衡面色骤然一变,他感觉到,玄黄戍土镜竟然想要挣脱自己的控制,朝那漩涡中飞去。他哪里还敢犹豫,当即一股仙力喷出,探手抓出,玄黄戍土镜顿时被收回其头顶上。

如此一来,保护陈汐的一层光幕也随之消失。

不过此时陈汐已用不上光幕的保护,在他头顶上,那足足千丈范围的黑白漩涡,就像一堵无法撼动的墙壁,挡在他身体之上,以一种吞噬万物的气势,疯狂地吞噬着从苍穹上落下的滚滚星煞雷霆。

吞噬的越多,黑白漩涡的体积就越大,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朝四面八方扩张而去,若从天空往下看,就会发现,整个陨星山范围内四分之一的星煞雷霆,就像倒卷的银河大海一样,不受控制地朝陈汐这边涌来,情景骇人之极。

北衡浑身的压力顿时消失一空,他躲在陈汐身旁,也受到了黑白漩涡的庇护,不过当看到那从四面八方涌来的星煞雷霆,他仍旧不免一阵心惊肉跳。

因为哪怕只有一丝的星煞雷霆之力,都足以灭杀任何冥化修士,换做他自己,也要遭受到重创,更何况眼前的并不是一丝,而是整整无数道,像银河大海一样多的星煞雷霆!

这股恐怖的力量,足以把他齑粉无数次了!

“丧尽天良!竟然用血祭之术来激发九宫星煞灭仙阵的全部威力,这星罗宫掌教还真是下得去手啊。”

白藤手执仙器清莲碧影竹杖,端立亿万朵青莲组成的世界,眼神犀利,如傲视九天的雄鹰,胸怀宽广,有包容山川河岳的浩瀚,身体高大,有支撑星空的气势,宛如一位手握权杖的至高皇者一般。

不过他此刻,却是白眉微蹙,眸放冷光,浑身缭绕着一股无匹肃杀气息,显然,星罗宫以数万生灵血祭九宫星煞灭仙阵的残忍做法,彻底激怒了他。

皇者一怒,流血漂橹。

白藤不是皇者,却比世俗皇者还要尊贵,他是地仙六重天的绝世强者,手握仙器,一念之间,就可以破灭天地,逆乱空间!

然而就在他准备全力一击,拿整个九宫星煞灭仙阵宣泄自己心头怒火时,却似是察觉到什么,猛地朝远处望去,然后就看到,一个巨大无比的黑白漩涡正在汹汹旋转,其内雷霆翻滚,星煞呼啸,一阴一阳,妙相天成,那磅礴的吞噬之力,竟是把整个大阵四分之一的雷霆都朝那边吸引而去。

“阴阳、雷霆、星辰、飓风、隐隐还有着五行之力,十种无上大道!”白藤一怔,眼眸深处蓦地爆绽出匹练似的冷厉光泽,以他的修为和境界,竟似也被眼前这一幕震撼了一下。

“白藤长老,你没看错吧?真的是十种无上大道?”旁边,赤发如燃的白乾身子一僵,愕然道:“我修炼至今,也才凝聚出十八种小道,一种大道,那人难道比我还厉害?”

“白乾,你如今总算明白,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了吧?在族内,你的确是惊采绝艳的天才,但是相比远处那个小家伙,你却是拍马都不及,以后还是收起你那嚣张跋扈的性子,安心修炼吧。”白藤毫不留情地呵斥起身旁的白乾。

“哼,我才修炼的十九年而已,再给我一点时间,我肯定把那小子远远甩在屁股后边。”白乾不服气道。

白藤摇了摇头,目光不经意一瞥,却见另一侧的白婉晴望着那黑白漩涡,怔然不语,神情似惊喜,似不敢置信,复杂之极。

“小姐,你认识那小子?”白藤讶异道。

“或许……是我认错人了。”白婉晴摇了摇头,脑海中却浮起一个容颜清隽,木讷沉稳的少年形象。心中暗道:“如今才过去两年,那小家伙哪有可能修炼到如此厉害,自己肯定认错人了。”

“不管如何,那二人应该对咱们并无恶意,如今又帮咱们牵制了大阵四分之一的力量,说起来,咱们应该感谢他们才是。事不宜迟,趁此机会,我这就破了此阵,诛杀星罗宫所有人!”

白藤缓缓说完,手中清莲碧影竹杖脱手而飞。

清光飘洒,仙气纵横,由亿万青莲组成的世界,顿时化作一尊高近千丈巍峨的巨人,这巨人高冠古服,全身绽放亿万青莲,长达百丈的青色胡须,随风飘扬,面容古朴,宛如在万古青莲中孕育而生的神灵一般。

力量!

没有人能够形容的恐怖力量,从这尊巍峨身影中散发出来,甫一出现,周围千丈内,虚空破碎,气流焚化,那从苍穹滚滚落下的无数道星煞雷霆,竟是像被一只无形大手碾压齑粉,悉数湮灭蒸发在虚空中!

“这便是仙器清莲碧影竹杖中的器灵,青花灵尊么?仙器,仙器,果然是威力强横,以白藤长老的修为,才能发挥其四成的力量,若是能施展其全部威力,岂不是更厉害,更恐怖?”白乾望着那巍峨高大的身影,心中震撼,无以为言。

轰!

青花灵尊张开大手,虚空一抓,千万朵边缘锋利如刀的青色莲花爆射而出,每一朵青色莲花所散发出的力量,都足以媲美地仙境修士的全力一击,轰隆!周围所有空间、层层禁制、在青花灵尊之下,全部都碾碎成末,仿似天都被打出一个巨大的窟窿!

“拥有两件仙器,我日后修至地仙境界,也无须为九重天劫费心搜集渡劫法宝了,哈哈哈,真是天降横福啊!”柴绍望着那涂染着血祭之力的星煞雷霆,覆盖在整个陨星山,仿佛已看到两件仙家宝物在朝自己招手,垂手便可得到。

“待诛杀了所有人,我得想办法从柴绍师叔那里分润一件仙器,否则被他独占了的话,那自己这个掌教当着还有什么意思?”凌空子望着远处,心中却是暗自筹划起来。

两人的想法不一,但却皆下意识里认为,这次无论是白婉晴三人,还是陈汐和北衡,都注定将惨死在九宫星煞灭仙阵中。

便在这时,两人皆是眼眸一凝,只见远处,一个巨大无比的黑白漩涡轰然涌现,像吞噬万物的宙宇黑洞一样,疯狂地吞噬着整个陨星山四分之一的星煞雷霆。

该死!

这是什么东西?

然而还不等两人反应过来,只见远处的半空中,再次涌现出一尊近千丈高的巍峨身影,全身青莲绽放,青须飘扬,宛如来自荒古太初时的神魔巨灵一样,虽隔着大阵,铁云子和柴绍两人都被一股压迫之力差点窒息。

轰!

巍峨身影一抓而出,虚空碾碎,万雷湮灭,整个九宫星煞灭仙阵,顿时被破坏了一小半的禁制。

仙器!

器灵!

这一刻,铁云子和柴绍的脸色变幻不定,皆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怎么可能?耗费我星罗宫数千年搜集的物资,更是血祭掉数万门中弟子的血肉灵魂,九宫星煞灭仙阵的威力,足以灭杀任何地仙境修士,怎会伤不到那家伙的一根毫毛?

轰!轰!轰!

巍峨身影踏步虚空,带着一股龙行虎步,独尊天下的滔天气势,双手连抓,一片片虚空碎裂,一重重玄妙的禁制被破坏湮灭掉,所向披靡。

而在苍穹之上,亿万星辰也变得暗淡、模糊、渐渐消失在视野中,用不了多久,这座沟通苍穹亿万星辰的大阵,便会悉数被毁掉,褪去夜色,重现那朗朗乾坤。

情形,出乎了铁云子和柴绍的所有预料,变得岌岌可危起来。

“师叔,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铁云子心在滴血,狰狞咆哮,无穷的恐惧和不甘涌遍全身,令他看起来像个癫狂的疯子。

“你以为我甘心吗?咱们……”柴绍面若死灰,双目空洞,苦涩说道:“还是太小觑地仙境强者的威力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