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8章星殇如画剑吟人间(1 / 1)

剑道第一仙 萧瑾瑜 1584 字 4个月前

轰!

无匹的星辉神焰迸发,像天神手中狂舞的神鞭,狠狠抽打而下。

天崩地裂,万象成烬。

仅仅一刹,苏奕就如置身一片浩瀚无垠的星河中,到处是怒海狂涛般燃烧的星辉神鞭,铺天盖地般朝他鞭挞而来。

致命的威胁,让苏奕毫不犹豫,全力出手。

唰唰唰!

一道道蕴剑气激射,势如纵横交错的匹练,皆蕴含着九狱剑气息,轰然席卷而开。

震天动地的爆鸣随之响起。

一条条透发着毁天灭地气息的星辉神焰断裂,被剑气劈得爆碎,耀眼的光霞随之肆虐而开。

“果然能够克制星寂法则……还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奇事,看来,是我小觑了这已沦为星墟旧土的玄黄星界……”

斗笠男子暗自感慨。

他清澈若婴孩的眼眸,此刻神芒汹涌,道光交织,顾盼之间,似神祇俯瞰世间,威势无量。

他倒也清楚,最初时的玄黄星界曾极尽璀璨和辉煌,震烁万古星空,被视作星空万道起源之地,更曾涌现过一大批足以令星空万界震颤的神话人物。

只是,那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

久远到在如今的星空万界,甚至没有多少人知晓“玄黄星界”这个名字!

便是斗笠男子自己,当真正抵达此界之后,才真正意识到此界的底蕴是何等之重。

且不提起来,仅仅是那轮回的奥义,让他这等在星空深处纵横了无垠岁月的老家伙,都为之震颤,心境受到冲击。

而今,当见识到苏奕所掌握的那一种能够克制星寂法则的力量后,斗笠男子愈发无法平静。

他意识到,自己小觑了这个破败凋零如若废弃遗土的星空世界。

“还好,现在还不算太迟,于我而言,无论是那轮回奥义,还是这苏玄钧所掌握的神秘力量,只要能掌控我手,何愁无法降服那一把‘人间剑’?”

斗笠男子眼眸余光瞥了一下轮回池黑色宝船上那柄人间剑,而后眉梢间浮现一抹决然之意。

无论轮回,还是那神秘力量,他这次……志在必得!!

“水火天生相克,可当火焰强大如烈日时,足可焚化世间一切河流、湖泊、乃至汪洋。”

斗笠男子悠悠开口。

伴随声音,天地间星辉如瀑,光焰暴涌,山崩海啸般,朝苏奕轰杀而去。

而原本已经快要杀出重围的苏奕,顿时再度陷入危险的处境之中,相形见绌。

苏奕神色淡然如旧,唯有眉头紧锁。

他很清楚,若非九狱剑的力量,自己早已一败涂地。

更危险的是,随着他持续动用九狱剑的力量,一身道行正在不断被消耗,若无法突围,迟早也是一个输!

“换做前世巅峰时期的你,在动用这等神秘力量时,或许还能与之一较高低,可现在……你终究太弱了。”

斗笠男子轻叹,“玄照境初期的道行,于我眼中根本不值一哂,又如何能逆转乾坤?”

说话时,他袖袍鼓荡,掌指时而捏印,时而撮手成刀。

便见浩浩荡荡的星辉神焰,宛如九天星河,奔涌激荡,威能愈发恐怖。

而苏奕的处境,则愈发凶险起来。

肉眼可见,他脸色一点点苍白,身影偶尔会被震退,一身气血翻腾,隐隐有紊乱的迹象。

甚至到后来,身上肌肤都被星辉神焰擦中,烧出一块块焦黑伤痕,血肉化作灰烬扑簌簌飘落。

触目惊心!!

那负伤惨重的模样,让冥王看得心都揪住,绝美的玉容上尽是忧色,红润的唇都快咬破。

她清楚,斗笠男子说的并不错,对于转身重修的苏奕而言,修为的确是目前最致命的缺陷!

原本,苏奕所掌握的那等神秘力量,足以克制星寂法则,可就因为他的修为和斗笠男子相差太过悬殊,以至于才会陷入这等绝境般的地步!

可苏奕纵使负伤累累,可神色依旧淡然如旧。

前世的他,历经不知多少生死大战,一颗道心坚凝如铁,自不会轻言放弃。

剑修,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剑修,纵使战死,也断不会认输!

他苏玄钧之所以能够独尊大荒诸天,靠的便是一颗坚不可破,万古不移的道心!

只不过,苏奕此刻的坚持,落入那斗笠男子眼中,却和徒劳挣扎也没区别。

“你苏玄钧的确足以自傲,换做是皇极境人物在此,早就被焚烧成烬,魂飞魄散,断没有幸存的可能。我敢确信,若再给你一些崛起的时间,注定会超越前世最巅峰时的你。”

斗笠男子说到这,眼神带着一抹惋惜,“可惜,你遇到了我,注定将于今日毙命,大概……这就叫造化弄人。”

话虽这般说,他手中动作根本不曾停下。

无尽璀璨耀眼的星河神焰,如山崩海啸般,几乎都要把苏奕整个人淹没其中。

可出乎斗笠男子意料,在他不断杀伐之下,苏奕纵使处境凶险不堪,可每次都能化险为夷,险之又险地存活下来!

这让斗笠男子都不由惊讶,“你在剑道上的造诣,的确是匪夷所思,令我也不禁大开眼界,着实想象不出,这早已凋零破败不知多少岁月的玄黄星界,怎会还能有你这般的剑道人物。”

“废话可真够多的!”

一直沉默的苏奕,似是不耐般,“看清楚了,你还没赢!”

他长发散乱,浑身残破,脸色煞白,鲜血早已浸透衣衫,可他的神色一如之前平静,深邃的眸更是不曾有丝毫波动。

“气急败坏了?”

斗笠男子哑然失笑,摇了摇头,“也罢,我便不再折磨你,给你一个尊严的死法,让你见识见识,我真正的力量。”

他右手探出,当空一握。

嗤!

一条燃烧的星河在他掌指间涌现,倏尔化作一抹足有丈许长的刀气。

刀气一出,天地骤然乱颤,远处的轮回神木都似遭受到可怕冲击,猛地剧烈摇晃,哗哗作响。

轮回池中,沉沦法则所化的池水直似沸腾。

苏奕眼瞳骤然收缩如针,身心由内而外感受到致命的威胁!

他早已被无尽星辉神焰围困,当目睹斗笠男子所执掌的这一道刀气时,彻底意识到不妙。

同一时间,冥王的心像被一只大手狠狠攥住,花容惨淡。

她再也按捺不住,疯狂般冲来,催动浮屠生死印,试图破坏斗笠男子这一击。

可让她崩溃的是,纵使她已倾尽所有力量出手,可却都无法破开那天地间覆盖的星辉神焰力量。

更遑论去撼动斗笠男子了!

那滋味,就仿佛蚍蜉撼树,连一片叶子都无法撼动,又如何能撼动一株参天大树?

“怎会这样……”

冥王双目失神,面如土色。

斗笠男子自然注意到这一幕,他微微摇头,直接无视了。

“这一刀,名唤‘星殇如画’,是我以毕生心血琢磨出来,当可让你死个瞑目。”

斗笠男子那温醇的声音还在回荡,手中蓦地一挥。

唰!

丈许长的刀气凭空斩出。

根本无法形容这一刀的可怕,当它横空时,整个轮回地秘境都猛地震颤起来,分布在这片秘境世界的山河万象,皆黯然失色。

一刀之下,简直要灭世!

“快躲!”

冥王嘶声尖叫的声音也在响彻,透着浓浓的惊慌和绝望。

苏奕没躲。

因为根本躲不掉。

当这一刀斩出时,他内心出奇的平静和空灵,而他的道躯则如燃烧般,将所有的力量在这一瞬动用。

神魂、修为、道躯、乃至于神魂中的九狱剑,皆在这一刻毫无保留的彻底释放。

而这,也是苏奕自转身修行以来,第一次被逼到绝境。

也是第一次不顾一切,倾尽所有!

在这等极尽释放的力量之下,九狱剑宛如彻底苏醒,缠绕在剑身的八条锁链剧烈摩擦摇晃,似要挣脱。

这一刹,轮回池中央,黑色宝船船首之地,那一柄造型独特的人间剑,仿似感应到什么,微微颤抖起来。

而后,一道剑吟响彻。

这剑吟似从万古的荒寂中响起,透着一丝难以言说的激动和喜悦。

轰!

一股令天地颤抖的恐怖肃杀之意随之出现。

就见——

天地间覆盖的星辉神焰,如若遭受狂暴飓风的席卷,轰然溃散,凋零若易逝的烟火。

砰!砰!砰!砰!

苏奕身前,虚空猛地爆鸣,一道丈许长的刀气乍现,它距离苏奕仅仅只三尺之地,可此时,却如遭受到绝对的镇压,再无法寸进!

旋即,这被斗笠男子称作“星殇如画”的刀,便在苏奕眼前一寸寸爆碎,消散一空。

仅仅一刹,乾坤逆转,局势颠倒!

这轮回地秘境无尽山河之间,皆被那恐怖的肃杀之意覆盖,天地骤然陷入一种沉闷肃杀到极致的氛围中。

冥王激灵灵打了个寒颤,本就惊慌无助的心神,彻底懵掉,眼神惘然,这是……怎么了?

远处负手立着的斗笠男子霍然扭头,望向轮回池中央处。

旋即,他那温润平和露出一抹惊疑之色。

就见黑色宝船船首处,原本镇压在那的“人间剑”,仿似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握着,于此刻缓缓拔出!

——

ps:嗯……晚上还有。

原因嘛,金鱼今天生日,就是想多更,任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