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9章星河神教(1 / 1)

剑道第一仙 萧瑾瑜 1617 字 4个月前

在幽冥界,世人皆称“老公鸡”为桃都山君。

却鲜少有人知道,桃都山君的本体,乃是一只纯阳玄雉,天生掌控昴日真意。

此时,大殿内蓝衫男子手中的烤肉,分明是一截碎裂的翅膀,涌动着一丝丝还未消散的昴日真意气息!

之前收拾火尧的时候,苏奕就得知,老公鸡在刚抵达葬道冥土不久,便进入了这葬道遗迹中,至今未归。

而现在,又看到这样一幕,这让苏奕当即判断出,老公鸡极可能已遭难了!

“你认得此人身份?”

苏奕传音问道。

之前,冥王的传音中,透着一丝掩饰不住的忌惮之意,这让苏奕意识到,冥王极可能认出对方来历。

果然,就见冥王传音道:“我不认得此人,但却能认出,他来自星河神教!这个势力在星空深处极为可怕,论底蕴,不在九天阁之下。”

顿了顿,她继续道:“而此人头戴星云莲冠,定然是星河神庭麾下四部之一‘云部’的一位护教者!”

按照冥王的说法,星河神教分作“三殿四部”。

三殿分别是天阳殿、月轮殿、众星殿。

四部分别是风、雷、云、火四部。

那蓝衫男子头戴的莲冠,烙印星云图腾,这便表明对方是来自星河神教“云部”的一位护教者。

而星河神教最强大的力量,就在其掌握的“星寂法则”上!

这是一种不弱于天祈法则的大道规则之力!

了解了这些,苏奕也不由凛然。

这才意识到,那蓝衫男子竟同样来自星空深处,并且其背后的修行势力,足以和九天阁并驾齐驱!

这时候,正在篝火旁烤肉的蓝衫男子忽地开口,道:“尔等能够抵达此地,必然是幽冥天下最顶尖的人物,不过,我劝尔等最好就此止步,速速离开。”

他眼皮都不曾抬起,惬意坐在那,声音低沉中带着一丝震慑人心的力量。

更不可思议的是,此人虽是皇者,但修为仅仅只在玄幽境初期层次。

可他面对苏奕、夜落、冥王等人时,非但毫无惧意,更流露出一种发自骨子里的孤傲。

众人目光都下意识看向苏奕。

“你们在此等着。”

苏奕吩咐了一声,迈步走进大殿。

“嗯?”

蓝衫男子皱眉,似有些不悦,抬眼看向苏奕,慢条斯理道,“不听劝,可是会死人的。”

男子五官俊朗,眼眸微陷,虽然坐在那,可身上却自有一股淡漠俯瞰之意。

冥王、夜落等人皆凛然,蓄势以待。

这蓝衫男子虽没有显露多可怖的威势,但却令他们皆感受到一股极致的危险气息。

“你杀了桃都山君?”

苏奕一手负背,一手把玩着擂仙槌。

“桃都山君?”

蓝衫男子眉头微皱,旋即恍然似的,哂笑道,“你若说的是那只五彩公鸡,的确是我杀的。”

苏奕神色不悲不喜,道:“为何杀他?”

蓝衫男子抬起手中道剑上串着的烤肉,笑道,“无他,只为满足口腹之欲罢了。”

说着,他张嘴在烤肉上吃了一口,一边咀嚼,一边赞道:“这公鸡天生掌控昴日真意,天赋惊世,神通广大,不过在我眼中,这公鸡则堪称世间第一等的珍馐

美味,尤其是这鸡翅膀,无须任何佐料,剔透晶莹,焦香爽口,堪称一绝。”

众人见此,皆心中发寒。

此人看似风度翩翩,可却视桃都山君的本体为食物,大快朵颐!

而这种漫不经心的举动,无疑是一种十足的挑衅!

“怎么,你是那公鸡的朋友?”

蓝衫男子笑问道。

苏奕点了点头,道:“不错。”

“这么说,你打算替他报仇?”

蓝衫男子眼神玩味,“不过,我还是劝你莫要这么做,否则,极可能就会和那公鸡一样,成为我的盘中餐。”

“这混账,未免也太嚣张了……”

夜落都不禁皱眉,他还是头一次见到,有人能把“吃人”这种事情,说的如此理所当然。

冥王眼皮跳动,她如今已了解苏奕的秉性和脾气,面对这等威胁,苏奕越是平静,就证明苏奕内心的杀机越浓烈!

而就在冥王心中刚冒出这个念头——

苏奕已直接出手。

他已懒得废话。

当年在闯荡幽冥天下时,老公鸡是他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

而今,眼见老公鸡的道躯被人拿来当食物,这早已触碰到苏奕的底线,激起内心的凛冽杀机!

这等情况下,他才不管这蓝衫男子的来历有多强大,要为老公鸡报仇雪恨!

嗡!

擂仙槌掀起幽暗若夜色般的力量气息,化作一抹虚幻晦涩的剑气,凭空斩向蓝衫男子。

蓝衫男子嗤笑,袖袍一挥。

轰!

一片沸腾的神焰涌现,瑰丽璀璨,宛如燃烧的星辉般,隐约有一颗颗星辰在其中焚燃。

刹那间,苏奕这一道剑气轰然消散,被熔炼一空。

众人皆吃惊。

须知,以苏奕如今的实力,都能轻松斩杀玄幽境皇者。

其斩出的剑气之威,自然超乎想象的可怕。

可谁曾想,那蓝衫男子却在轻描淡写之间,就将这一道剑气熔炼一空!

“星寂法则!”

冥王星眸闪动。

那蓝衫男子,修为或许谈不上多厉害,但他掌控的,却是星河神教最为至高的大道法则,宛如禁忌,不弱于天祈法则!

而此时,苏奕也体会到了这种独特而神秘的大道法则之威。

和天祈法则所充斥的灾劫力量不同,星寂法则充斥的是一种禁忌般的焚灭之力,一经施展,如若星辰焚燃,星辉如焰,无比可怕。

“既然敢对我动手,那就把性命留下吧。”

蓝衫男子兀自坐在篝火旁,说话时,屈指一弹。

嗤!

一缕璀璨燃烧的星辉乍现,化作尺许长的神虹,朝苏奕迸射而去。

一股恐怖的焚化威能随之弥漫而开。

在众人的感知中,这云淡风轻的一击,却如一方星空坍塌,无数星辰燃烧坠落,直似要焚尽所有!

那等威能,令人毛骨悚然。

却见苏奕神色淡然如旧,扬起擂仙槌在虚空一点。

出人意料的一幕发生了——

那尺许长的神虹,何等恐怖禁忌,可这次却如纸糊般,在擂仙槌之下一寸寸崩碎瓦解!

夜落和儒袍老者皆精神一振。

冥王内心震颤,猛地意识到,苏奕所掌

握的那种神秘力量,不止能克制天祈法则,更能克制星寂法则!

这个发现,让冥王都不禁倒吸凉气。

她太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无论是让九天阁掌教至尊知道,还是让星河教主知道,必会坐不住!

因为,苏奕掌握的那等神秘之力,已足以威胁到这两大势力的根基!

“你……”

同一时间,蓝衫男子似也受惊,霍然起身,眼眸爆绽神芒,直似一对燃烧的神灯般慑人。

“你竟能化解我的力量!?”

蓝衫男子威势慑人,周身都萦绕着一缕缕燃烧着的星辉。

苏奕一言不发,以擂仙槌为剑,纵步杀去。

他衣袍鼓荡,长发飞扬,神色毫无情绪波动,峻拔的身影上,则有着凛冽杀机迸发而出。

锵!

蓝衫男子手中的道剑一甩,串在道剑上的肉翅膀直接飞出去。

而他则催动道剑,迎冲上前。

轰!

道剑如星虹,似流光,璀璨的神焰激射,一剑之下,简直如神火临世。

铛!!

惊天动地的爆鸣响彻。

神辉爆绽中,蓝衫男子的身影倒射出去,狠狠砸在远处的墙壁上,让大殿都猛地一震。

夜落他们皆瞠目,差点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那蓝衫男子所掌握的大道法则何等禁忌可怕,令他们这等玄幽境存在都感到莫大的威胁。

可此时,却被一剑劈飞出去!

“果然,苏玄钧的力量足以克制星寂法则,这等情况下,那星河神教的家伙无疑丧失了最强大的依仗,而仅凭他那玄幽境初期的修为,怎可能是苏玄钧的对手?”

冥王喃喃,星眸泛起异彩。

“怎可能!?”

蓝衫男子爬起身体,脸色大变,似难以接受,再不像最初时那般从容和孤傲,满脸写满惊疑。

可不等他多想,苏奕已再次杀来。

也是此时,蓝衫男子才体会到,这个玄照境初期的年轻人,有多可怕。

砰!砰!砰!

一阵沉闷的碰撞响彻,拎着擂仙槌的苏奕,每一击之下,皆将蓝衫男子砸飞出去。

任凭对方如何挣扎,都无济于事。

仅仅几个眨眼间,这蓝衫男子头破血流,皮开肉绽,发出凄厉如杀猪般的惨叫,浑身骨头都不知断裂多少根,唇边鲜血汩汩流淌。

他气急败坏,惊怒交加,彻底意识到不妙,打算逃走。

可这是阎罗殿,只有大门一个出口,任凭他如何突围,最终皆被苏奕用擂仙槌狠狠抽在身上,打得他披头散发,惨嚎震天。

那凄惨的一幕幕,让冥王他们都感到肉疼。

谁还能看不出,苏奕这是在折磨对手,以此宣泄内心怒意?

否则,早一击将其击毙!

“别打了,我认输!还有,那公鸡没死!!”

终于,蓝衫男子撑不住,嘶声大叫,直接点明老公鸡没死,以此求饶。

苏奕身影一顿。

砰!

又是一棍砸下,蓝衫男子躯体破损,踉跄跪地,头颅砸在坚硬的地面,眼前直冒金星。

他受伤太重,躯体如烂泥般,跪地之后,便再爬不起来。

——

ps:第二更晚上6点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