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2章毗摩门徒(1 / 1)

剑道第一仙 萧瑾瑜 1863 字 4个月前

被苏奕这般问话,黑袍男子不禁皱眉,道“小子,你现在就是个阶下囚,问题怎么就这么多?”

语气尽显不悦。

老者则总感觉有些不对劲。

眼前这少年太淡定,就好像不知道自己的处境有多危险一样,甚至还借此机会问东问西。

一点沦为阶下囚的觉悟都没有!

“闲聊而已。”

苏奕笑了笑。

黑袍男子也察觉到苏奕的做派有些不对劲。

寻常时候,但凡被阻截的角色,就是强大如皇者,也是又惊又怒,要么彻底认栽,要么搏命挣扎。

几乎很少有人会像眼前这青袍少年般从容自若的。

“你……一点就不怕我们收拾你?”

黑袍男子眼神锋利,威势慑人。

“为何要怕?”

苏奕笑起来,“依我看,你们还是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题为好,否则,怕是会有性命之忧。”

老者忽地出声,“韦鸿,此子有问题,速速将其擒下!”

黑袍男子眼瞳一缩,根本没有耽搁,直接动手。

轰!

他右臂探出,五指如苍龙探爪,隔空朝苏奕肩膀抓去。

恐怖的金色法则力量,缠绕在他的五指上,璀璨耀眼,将虚空都撕裂开,凌厉无匹。

“偏要逞能,何苦呢。”

苏奕轻声一叹。

他袖袍活动。

砰!

震耳欲聋的碰撞声响彻。

黑袍男子这一抓之力骤然崩溃,他整个身影都猛地一晃。

还不等他站稳,苏奕一步迈出,就来到他身前,一把攥住其脖颈,拎小鸡似的拎在半空中。

一击之间,干脆利索擒下一位玄照境中期强者!

“你……”

黑袍男子面颊涨红,满脸错愕,似不敢相信,一击之下,自己会被一个灵轮境人物擒下。

“果然有问题!”

老者长身而起,眸光如电,浑身杀机萦绕。

只是,他心中也震颤不已。

他敢肯定,这青袍少年是灵轮境修为,断不会有假,可就是这样的修为,却直接擒下了韦鸿这样的皇者!

这简直骇人听闻。

噗通一声,苏奕将黑袍男子韦鸿扔在地上,一脚踩在其胸腔上,淡然道“我没兴趣收拾你们这种角色,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题,我自会给你们一条活路。”

被一个少年踩在脚下,这让韦鸿目眦欲裂,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屈辱。

老者神色阴沉,目光闪动,道“朋友,有话好好说,你先放了韦鸿,相信你也不愿和我们玄钧盟真正撕破脸吧?”

咔嚓!

苏奕脚尖发力,韦鸿胸腔骨骼裂开,疼得他唇中闷哼,面颊扭曲,浑身都抽搐起来。

就见苏奕淡然道“我耐心有限,你再废话一句,我杀了他。”

话语轻描淡写,可那种从容的姿态,却令人不寒而栗。

老者沉默片刻,道“不瞒朋友,我们驻守于此地,的确是奉命行事,为的是抓捕一个人。”

“抓谁?”

“不清楚。”

老者叹息道,“我们要做的,是把所有进入葬道冥土的强者,统统带往‘断魂岭’,交到毗摩大人的三弟子顾自明手中,至于其他的事情,我们

的确是一无所知。”

断魂岭!

苏奕想起来,距离这座山岭约莫三十里的地方,便是葬道冥土中最为神秘的禁地——六道天窟!

“凭你们的道行,若遇到不可战胜的大敌怎么办?”

苏奕问道。

他早已看出,那老者有着玄照境大圆满层次的修为。

似这种角色,一旦遇到玄幽境强者,别说抓人了,只要敢动手,和送死都没区别。

老者深呼吸一口气,沉声道“我们来自玄钧盟,哪怕遇到大敌,对方也不敢轻易得罪我们。并且,我们会向他们保证,只要确认他们不是我们玄钧盟要找的人,自不会为难他们。”

苏奕嗤地笑起来,道“原来是狐假虎威,以势吓人,真没出息。”

老者神色难看,默然不语。

接下来,苏奕又问了一些问题。

很快就知道,那老者名叫付东华,来自九星剑山,听命于毗摩门徒顾自明。

按照付东华所言,这次进入葬道冥土的玄钧盟强者,不仅仅只有毗摩的四个门徒和他们各自率领的一支修行力量。

还有足足四位玄幽境长老人物!

在进入葬道冥土之后,毗摩门徒顾自明便下达命令,派出一众强者,驻守在通往葬道冥土的三十六个入口处。

之所以如此劳师动众,为的便是抓捕一个人!

这显得很让人费解。

其他人进入葬道冥土,是为了探寻机缘和造化。

可玄钧盟的力量进入葬道冥土,却是为了抓人,这就太奇怪了。

可惜,那来自九星剑山的老者,也并不清楚毗摩门要抓的人究竟是谁。

“桃都山君是否和你们玄钧盟的人在一起?”

苏奕忽地问道。

老者似吃了一惊,难以置信道“你怎会知道此事?”

苏奕没有回答,再问道“他如今在哪里?”

老者沉默片刻,道“在我们进入葬道冥土的第一天,此人就进入六道天窟之中,据说是要探寻轮回之秘。”

苏奕微微挑眉,六道天窟那地方,就是玄幽境人物进入其中,也是凶多吉少!

以老公鸡那谨小慎微的性格,怎敢胆大到前往其中闯荡?

这其中定然另有隐情。

“朋友,能够告诉你的事情,我都已经说了,现在……你是不是可以放人了?”

老者沉声道。

苏奕想了想,没有再为难对方,道“下次再见到,我可就不会再留情了。”

说罢,他迈步破空而去。

苏奕没有杀那黑袍男子韦鸿,这让老者松了口气之余,脸色也是变得阴沉如水。

“大人,为何您不去杀了他?”

韦鸿甫一脱困,就焦急开口。

“他能一击制服你,为何就不能一击制服我?”

老者轻叹。

韦鸿顿时语塞。

“不过,这件事必须尽快禀报回去。”

老者做出决断,从袖袍中取出一块金色秘符。

片刻后。

砰!

一道金灿灿的神虹腾空而起,直冲天穹之上,而后消失不见。

远远地,当看到那一抹一闪即逝的金色神虹,正自在山野间穿行的苏奕笑了笑,没有理会。

闹出动静才好。

玄钧盟的那些家伙越是疑心疑鬼,越可以让他有机可乘!

而这,也正是苏奕刚才没有下杀手的原因。

他需要对方发出消息,引起动静!

而在这葬道冥土,他可无惧任何人。

“先去六道天窟走一遭,看是否能见到老公鸡。”

苏奕一边走,一边思忖。

……

断魂岭。

一座足有千丈高,寸草不生的黑色山岭。

山岭之上,修建着一座座简单的宫殿。

这里是玄钧盟强者的临世营地。

银月当空。

其中一座宫殿内,灯火通明。

“目前为止,这葬道冥土中,除了那寥寥几个禁忌区域之外,其他地方,都已被我们探寻过,并没有找到和轮回有关的线索。”

一个气质冷傲,容貌俏丽的女子开口。

倪霜!

毗摩门徒,一位玄照境中期强者。

“这么说的话,我们之前所推断的事情并没有错,若这葬道冥土中真的藏有轮回之秘,定然就在‘转生台’‘六道天窟’‘葬神遗迹’‘沉沦大渊’这四处禁忌之地中。”

一个儒袍博带,大袖翩翩的男子沉吟出声。

上官杰。

玄照境初期修为。

同样是毗摩门徒。

“葬神遗迹不能去,前一段时间,来自幽冥界的一些大能者,已经被困其中,至今没有一人走出,我怀疑他们都已遭难。”

一个身着麻衣的青年抚摸着下巴,轻声开口,“至于沉沦大渊,常年笼罩在一股诡异的雷霆规则中,目前为止,还没有进入其中打探的机会。若是强行前往,必死无疑。”

顾自明。

玄照境后期修为。

顿了顿,顾自明继续道“而‘转生台’的位置,就如一个谜团,至今还没有人能够找到,甚至无人敢肯定,这传闻中的禁忌之地,是否真正的存在。”

“唯独六道天窟,已被我们探寻到了一些线索,可惜……依旧远远不够。”

说罢,他轻声一叹。

他们这些人,已经进入这葬道冥土有一段时间,可目前为止,还不曾真正探寻到和轮回之秘有关的线索。

目前也仅仅知道,那六道天窟中,疑似有着和轮回相关的一些线索,只不过还需要进一步的确认。

“师兄,你真的确信,这世上有人能开启那座位于六道天窟内的青铜神殿?”

一个面色蜡黄,身着华袍的男子忍不住开口。

成天昆。

玄照境中期修为,他和顾自明、上官杰、倪霜一样,皆是毗摩门徒。

闻言,众人目光都齐齐看向顾自明。

他们都已清楚,六道天窟内,有着一座神秘的青铜神殿,神殿大门紧闭,其上充盈着一股神秘不可知的规则波动,至今无人能将这座神殿大门打开。

这让顾自明他们皆怀疑,若六道天窟内真的存在轮回的线索,极可能就藏于那座青铜神殿内!

“一定有人能开启那座神殿大门,这一点,早已无须质疑。”

顾自明眸光闪烁,“并且,此人若知道葬道冥土横空出世,定然会前来!”

刚说到这,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在大殿外响起

“大人,九星剑山付东华传来消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