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8章双修也未尝不可(1 / 1)

剑道第一仙 萧瑾瑜 1582 字 5个月前

试试!

温柔甜润的两字刚响起。

冥王一对充斥癫狂之意的漂亮眼眸深处,爆绽出炫亮的血色神芒。

那一瞬,九幽冥鸦似意识到将发生什么,提前闭上了眼眸。

白眉老妖则发出吃痛大叫,双手捂着脑袋,瘫坐在地。

他刚才仅仅只是远观而已,可当看到那一道血色神芒,只觉元神如遭受天罚之刃切割,钻心的痛苦涌遍全身,哪怕运转全身修为,都难以去抵挡化解。

与此同时,苏奕深邃的眸骤然眯起。

识海中,一道炫亮的血色神芒化作刀锋,带着一股毁灭般的威能,轰然斩下。

威势之凌厉狂暴,搅得苏奕的识海随之动荡起来。

以苏奕前世的阅历来看,这一击也绝对堪称恐怖,堪称是神魂一道的至高秘术。

最可怕的是,那血色神芒还带着属于“天祈法则”的力量。

对任何皇者而言,这等大道灾劫才是最致命的威胁。

可这等杀招,对苏奕而言,注定是徒劳。

轰!

就在这生死攸关之时,一直镇守在苏奕识海中的九狱剑,忽地产生一缕奇异的剑吟。

剑吟若涟漪,所过之处,原本动荡的识海忽地安静下来。

而当剑吟涟漪冲击在那一道血色神芒上时——

砰!!

血色神芒轰然爆碎,所化的光雨都被剑吟吞噬。

这一切,看似缓慢,实则皆在眨眼间发生,快到不可思议的地步。

而原本高坐白骨王座之上的冥王,曼妙绰约的娇躯猛地一晃,红润的唇发出一道闷哼,绝美俏脸上的笑容凝固。

而她那一对充斥癫狂之意的眼眸,则泛起一抹难以置信之色。

“你……竟能够化解天祈法则!?”

冥王吃惊,美眸睁圆,浑身那傲岸如主宰般的威势,也随之消散许多,明显失态了。

“你也尝尝我苏某人的手段。”

苏奕冷冷开口。

识海中,他催动九狱剑的一缕气息,施展出“一炁戮神诀”的奥义。

唰!

一柄纤细近乎透明的戮神小剑,凭空一闪,消失不见。

几乎同时,高坐白骨王座上的冥王浑身剧烈颤抖起来。

她漂亮的眼眸失神,如若少女般清纯娇媚的俏脸骤然变得苍白,额头浸出冷汗。

旋即,她纤细白皙的十指猛地紧紧攥住白骨王座的扶手,挺拔傲人的胸前一阵剧烈起伏,眉梢眼角,已尽是痛苦之色。

九幽冥鸦睁大眼睛,万分震惊。

须知,那出现在混乱大墟上空的景象,仅仅只是映现出的画面罢了,真正的冥王,被困于混乱大墟深处。

可此时,苏奕却在混乱大墟之外,隔空出手,给冥王的神魂造成极可怕的冲击!!

半响——

冥王才从那种痛苦中回过神来。

只是,她绝美的脸庞已浮现出一抹病态般的苍白,坐在白骨王座上的娇躯,都显得有些狼狈。

尤其是她那双手十指,指节都因为用力过猛而出现点点淤血,在微微颤抖着。

“滋味如何?

苏奕悠然问道。

他心中实则有些惊讶,以他如今的神魂力量,再配合九狱剑的一缕气息,足可轻松斩掉玄照境皇者的元神。

最重要的是,九狱剑的气息,天生克制冥王所掌握的天祈法则。

可冥王却硬生生扛下来,看似狼狈,但负伤却谈不上严重。

冥王静默坐在那,玉容明灭不定。

许久,她竟仰天大笑起来,绝美的玉容上尽是癫狂和激动之色,可这依旧不减她的美丽,反倒平添一种恣肆张扬的惊艳之美。

九幽冥鸦傻眼了,冥王大人这是怎么了?

往日里的她,何等睥睨傲岸,如天上神祇般令人敬畏,何曾这般失态过?

难道……苏老怪刚才那一击,重创了冥王大人的神魂,让她的神智出了问题?

九幽冥鸦不禁深深担忧起来。

白眉老妖则畏缩地躲在远处,唯恐再不小心被波及到。

可他心中也奇怪,冥王现在的反应,无疑太癫狂,也太反常了。

甚至,他听得出,冥王那笑声中,竟透着欢愉的味道。

“难道……这冥王骨子里是个受虐狂不成?”

白眉老妖暗道。

苏奕则皱了皱眉,隐约猜出了一些缘由。

果然,仅仅片刻后,就见冥王收敛笑声,惬意地伸了个懒腰,这才好整以暇地抬起眼眸,将一对漂亮妩媚的眸望过来。

她红唇轻启,说道:“苏玄钧,原来……你就是我派掌教一直苦苦寻觅的那个人!”

白眉老妖心中一颤。

之前,他曾听刑者说过,在过往那无尽漫长的岁月中,九天阁那位神秘的掌教至尊,一直在寻觅一个能够对抗天祈法则的人。

无疑,来自九天阁的冥王已看出,苏大人就是那个能够对抗天祈法则的人!

苏奕神色平淡如旧,道:“既然你已经看出来了,为何不说说,你们九天阁掌教为何要找我?”

“这个秘密,只有我派掌教一人知晓,便是那几个天祭祀,对此也一无所知。”

冥王虽然刚才被杀得狼狈不堪,但此刻的她明显很愉悦,眉梢眼角,萦绕着难掩的笑意,整个人如一个容光焕发的绝世尤物般。

苏奕仔细端详着冥王的神色,忽地说道:“你为何不曾遭受大道誓言的反噬?”

冥王一手撑着精致雪白的下巴,笑语嫣然道:“苏玄钧,莫要把我和刑者相提并论,大道誓言能够困住我一时,可困不住我一辈子。”

说着,她眼眸泛起追忆之色,“当初我抵达幽冥天下后,苦苦寻觅一万五千年时间,终于让我从六道司之一的天命司那里,获得了一株‘欺天草’,凭借这株蕴含‘因果’力量的神药,解除了种在道心内的大道誓言。”

“从那时候起,我便再不受九天阁那一口道剑的力量羁绊。”

说到这,她长叹一声,眼眸又泛起癫狂般的光泽,“可惜,正如天命司所言,凡欺天者,必受灾厄之苦,当初,我虽凭借欺天草解除道心中的大道誓言,可也因此,让我遭受到阴曹地府那些老东西的围攻,以至于被镇压于此……”

她声音充满刻骨的恨意,眼眸都

泛起血红光焰。

“可惜,据我所知,阴曹地府早在很久以前就已土崩瓦解,消散于历史长河中,我便是想报仇,都再找不到人了。”

冥王的神色间,透着怅然。

旋即,她又笑起来,贝齿晶莹,红唇娇润,妩媚动人。

“不过,我如今还活着,而那些老家伙们都早已湮灭于世,不管如何说,最终……还是我赢了!”

听到这,苏奕若有所思道:“这么说,早在你前来幽冥天下时,就已经对九天阁心存背叛之意了?”

“背叛?”

这两个字似深深刺激到冥王般,让她绝美的脸庞露出毫不掩饰的恨意,眼瞳泛起暴戾之气。

但很快,她神色恢复如旧,抿唇笑道:“这些事情另有缘由,以后若有机会,我倒不介意说给你听。”

说着,她抬眸望向苏奕,伸出纤细晶莹的手指轻轻拨弄耳畔一缕幽蓝色的长发,轻声道:“苏玄钧,若你愿意助我脱困,我任何事情都可以答应你。”

苏奕挑眉道:“任何事情?”

冥王眼波流转,魅惑如妖,吃吃笑道:“对,任何,纵使你想和我双修,都未尝不可。”

她慵懒坐在白骨王座上,纤细笔直的大长腿交叠,肌肤如雪,美艳绝伦,似一个祸国殃民的绝世祸水,足以颠倒众生。

嘶!

白骨老妖倒吸凉气。

九幽冥鸦则如遭雷击,脑袋发懵。

在它心中,冥王如若九天之神,傲岸睥睨,哪能想到,冥王会为了脱困,不惜答应任何事情?

苏奕却是笑起来,“若你愿意立下大道誓言,此生此世奉我为主,我倒不介意陪你玩玩。”

冥王神色一滞,眉梢悄然闪过一抹愠怒之色。

她哪会听不出,苏奕言辞中的羞辱之意?

沉默片刻,冥王敛去笑容,认真说道:“苏道友,我觉得你我之间,有着大把的合作机会,你是九天阁要找的人,此生此世难逃这个因果,而我来自九天阁,可以把和九天阁有关的事情全都告诉你。”

顿了顿,她一字一顿道:“若你要去对付九天阁,我甚至可以帮你一把!在这件事上,你若不信,我倒不介意立下大道誓言!”

这一刻,冥王神色郑重庄肃,威仪十足。

任何人都看出,她并没有开玩笑!

苏奕却想都不想道:“我便是要对付九天阁,也无须你来帮忙!”

淡然的语气中,尽是傲然意。

冥王顿感意外,似难以置信,又似重新认识苏奕般,轻声道:“苏玄钧,你的确是我见过最特别的一个人。”

苏奕不由哂笑,道:“那是你见识太少,少见多怪。”

冥王:“……”

她红润的唇都不由微微抽搐了一下,胸口有些发闷。

换做其他人,她早懒得多言,直接动手将其镇压,让其选择死亡,或者臣服。

可这个办法,却在苏玄钧身上失效了。

对方根本就不是“天祈法则”可以压制!

半响,冥王收起翘着的二郎腿,正襟危坐,眼神变得淡漠冷酷,道:“这么说,你我之间只能为仇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