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0章比谁的人多(1 / 1)

剑道第一仙 萧瑾瑜 1575 字 5个月前

简单直接的一拳。

却似一抹锋利无匹的血芒,凿破虚空,一闪而逝。

下一刻,猿魔皇发出吃痛的大叫。

他数百丈高的躯体上,被凿开一道足有丈许范围的血窟窿,血水迸射如雨。

还不等他站稳。

白骨皇再度杀来。

迅疾如风,凌厉如电。

他的身影在数百丈高的猿魔皇面前,显得渺小之极。

可他的威势,却接天通地!

猿魔皇根本来不及闪避,只能挥动那山岭般的巨棍,与之硬撼。

轰隆!

大战爆发。

几个眨眼的功夫,猿魔皇那庞大巍峨的身躯上,已出现密密麻麻的血窟窿,千疮百孔,血流成河。

他也曾试图闪避,可根本无济于事。

白骨皇那滔天的杀机,牢牢将其锁定,每一次出击,皆迅猛霸绝,凌厉到不可思议的地步,尽显一位顶级霸主的风范。

那些之前跟随在猿魔皇身后一起杀来的皇者,皆早已一哄而散,远远避开,根本不敢靠近。

因为这等级别的厮杀,仅仅战斗余波,对他们而言便是灭顶之灾!

当目睹这一幕,两仪神山上那些皇者,皆震撼在那。

这才终于意识到,苏奕这个灵轮境少年,为何敢那般有恃无恐了。

而正自和释厄僧等人厮杀的卢长明、风羽芝等人,也都精神一振,内心的担忧消减不少。

可他们依旧不敢大意。

在这一场厮杀中,他们的对手不止有玄冥神庭的五位祭祀,还有三个暗夜冥侍!

“可恶!!”

九幽冥鸦震怒,猩红的眸泛起暴戾之气。

它本以为,大局可定。

谁曾想,白骨皇的出现,完全打了它一个措手不及!

“小乌鸦,待会记得把你的脑袋拧下来。”

两仪神山上,苏奕兀自懒洋洋躺在那,惬意淡然。

“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九幽冥鸦猛地深呼吸一口气,冷冷道,“更何况,你真以为仅凭一个白骨皇,就能扭转乾坤?本座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绝望!”

说着,它猛地发出长啸:“老蜈蚣、璧山君、血袍妖……该你们出手了!”

一口气点了足足九个名字。

轰!

天地猛地一颤,远处一座山岭倾塌,掠出一条数十丈长的血蜈蚣,腾空而起,凶焰滔天。

千足山君!

枉死城禁地“黑雾沼泽”的主宰。

几乎同一时间——

在战场其他发现,分别出现一道又一道气息恐怖的身影。

每一个,皆是枉死城上百个禁地之一的霸主,在过往岁月中,杀了不知多少前来枉死城闯荡的强者。

而今,他们一起出动,驾临战场!

“该死!”

“怎可能……”

卢长明、风羽芝等人心中发寒。

之前他们在突围厮杀中,根本就不知道,在这片战场的外围地带,竟还藏着如此多恐怖邪灵!

“这……”

两仪神山上,那些皇者也心惊肉跳,手脚冰凉。

“哈哈哈,小东西,本座早已洗干净脖子等你来取,

可看起来……你怕是没有机会了!”

九幽冥鸦癫狂似的大笑,尽显得意。

今天,它之所以兴师动众,便是为了活擒到足够多的皇者,进行血祭,以营救被困的冥王!

这等情况下,它怎可能会容忍意外发生?

不夸张的说,就凭它今夜所调动的力量,都足以轻松踏灭幽冥天下任何一个顶级道统!

就是放眼六域十三界,都找不出一个可堪对敌的!

“小乌鸦,这就是你全部的力量?”

苏奕道。

九幽冥鸦冷冷道:“灭杀尔等,绰绰有余!”

苏奕却微微摇头,似乎有些失望,道:“看来,我终究还是高估了你的能耐。”

九幽冥鸦一怔,旋即忍不住又大笑起来,道:“小东西,死到临头还这般叫嚣,何其可笑!”

两者交谈时,大战兀自在上演。

千足山君等九个恐怖邪灵出现,第一时间朝白骨皇围攻而去。

趁此机会,早已重伤在身的猿魔皇总算脱困,侥幸捡回一命。

而另一边,释厄僧等五位祭祀人物和三个暗夜冥侍的联手,也已占据上风,不断对幽雪等人进行打压。

可面对这一幕,惬意坐在藤椅中的苏奕却浑不见一丝慌张。

他笑了笑,道:“也罢,似这种无趣的战斗,也该结束了。”

他袖袍一拂。

谛听之书幻化出一重重光怪陆离的光影。

而后——

一个仙风道骨,手握拂尘的玄袍男子凭空而出。

随着他出现,一颗颗血色星辰缭绕周身,恐怖的血煞凶厉气息,如若风暴般,肆虐这片战场。

“落星老怪!!”

九幽冥鸦的笑声戛然而止,血色瞳孔睁大,彻底无法淡定。

它震怒道,“你当初可答应过本座,断不会掺合我玄冥神庭的事情,为何今晚却甘愿被那小东西驱使?”

“本座后悔了,不行吗?”

落星神君冷哼,回答得理直气壮。

九幽冥鸦语塞,气得浑身毛羽倒竖。

而落星神君一挥拂尘,早已朝白骨皇那边的战场杀去。

他一边迈步,一边出声,“璧山君,血袍妖,你们几个若不想死,就赶紧消失,今夜除非冥王脱困,否则,谁也救不了你们!”

声如钟鼓,激荡全场。

顿时,这番话让那九个正在围攻白骨皇的恐怖邪灵骚动,惊疑不定。

这让九幽冥鸦气急败坏,嘶声道:“落星老儿,本座发誓,早晚要踏灭你的老巢!!”

刚说到这,这只不祥之鸟猛地愣住。

就见两仪神山上,紧随落星神君之后,陆续浮现出一道又一道气息恐怖的身影。

“赤练邪皇、云幻老魔、血灯山主……”

每认出一个恐怖身影的来历,九幽冥鸦就如遭受到一次沉重打击,心神就猛地一沉,神色也随之难看一分。

当认出那足足七位恐怖身影之后,九幽冥鸦都有疯掉的感觉,浑身都在颤抖,目眦欲裂,也不知是气得,还是怒得。

似赤练邪皇、云幻老魔那些恐怖存在,一个个皆是枉死城大凶禁地中的主宰。

纵使比不得白骨皇、落星神君那般强大,也弱

不了多少。

与之相比,为九幽冥鸦效命的千足山君、璧山君等九位恐怖存在,明显差了一截!

原因很简单。

正如小冥都主宰青藤所言,在这枉死城各大禁地内宛如主宰般的角色,真正臣服向九幽冥鸦效命的,只有一小部分。

这一小部分主宰,之所以臣服,无非是实力不如九幽冥鸦。

而那些不曾臣服的角色,可都是狠茬子,更不乏一些能够和九幽冥鸦掰手腕的狠茬子。

像白骨皇、落星神君,血灯山主等几个恐怖存在,便是九幽冥鸦也不敢轻易得罪。

可九幽冥鸦却万没想到,那些连它都不敢轻易得罪的恐怖角色,如今却尽数被苏奕所用!!

这完全让它措手不及,像被人狠狠敲了一记闷棍,内心又是愤怒又是骇然。

“怎会这样?这些老怪物一个个桀骜不羁,强横凶残,怎会向一个灵轮境少年投诚?”

九幽冥鸦呆滞在那。

与此同时,当看到赤练邪皇、云幻老魔等恐怖身影出现,也在整个战场引发轩然大波。

大祭司释厄僧等人,无不脸色大变。

打破脑袋他们都没想到,不止是白骨皇和落星神君,就连赤练邪皇等恐怖角色,也被苏奕所差遣!!

而风羽芝、卢长明等人,也都震颤不已。

“怪不得他自出现之后,便有恃无恐,无视在场任何敌人……有着一帮凶残无匹的手下,在整个枉死城,还不是横着走?”

风羽芝暗自感慨。

“不打了,不打了,你们分明不讲武德!!”

猛地,千足山君惊叫,转身就逃。

正在围攻白骨皇和落星神君的其他恐怖邪灵,也都慌了,一个个拔腿就逃。

“黑鸦,不是我不帮忙,是对手太强大,告辞!”

一个恐怖邪灵声音还在回荡,身影已逃得见不到踪影。

“他妈的黑鸦,你这分明就是坑我们!”

有的恐怖邪灵,愤怒咒骂,逃得比谁都快。

那一幕幕,看得元琳宁和青暮瞠目结舌。

那些恐怖邪灵,之前还威风凛凛,叱咤风云。

可现在却似受惊兔子似的,逃得那叫一个快。

不过,也有一个恐怖邪灵没来得及逃。

那是血袍妖。

在他周身,白骨皇、落星神君、赤练邪皇等一众恐怖邪灵围拢,让他都有崩溃的感觉。

“各位大人且慢动手!实不相瞒,我早看黑鸦不顺眼,从现在起,它就是我的仇人,不共戴天!!”

血袍妖砰砰拍着胸脯,大声表达忠心。

落星神君正气凛然道:“本座最恨的就是叛徒,不过,念在你洗心革面,悔过自新的份上,姑且饶你一命。”

众人:“……”

之前,九幽冥鸦还曾质问落星神君,为何会掺合此事,而落星神君则理直气壮地说了一句“本座后悔了,不行吗?”

两相对比,总让人感觉怪怪的。

“多谢各位大人!”

血袍妖感激涕零。

与此同时,苏奕却微微皱眉,道:“速战速决。”

轻飘飘四个字,令白骨皇、落星神君等人皆凛然,一个个不敢怠慢,展开杀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