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五章 皇者不渡断魂崖(1 / 1)

剑道第一仙 萧瑾瑜 1889 字 5个月前

元琳宁内心又是一阵羞愤。

从证道皇者至今,她还从不曾被人这般训斥过。

就如长辈斥责小辈愚钝,言辞中尽是无奈和失望。

可鬼使神差地,元琳宁还是照做了。

唰!

她催动道剑,斩向躲藏在冥尸虫大军深处的一个仅仅只铜钱大小的虫子。

这虫子看起来很不起眼。

可它体表却蕴生着金色的道纹,一对眸闪烁着智慧般的光泽,远胜其他冥尸虫。

这便是冥尸虫王。

每十万只冥尸虫,才能诞生出的虫王。

当察觉到剑气斩来,这冥尸虫王眸子不禁露出一丝不屑。

它根本不曾闪避,自有一群冥尸虫前赴后继般,挡在它前方,硬生生将这一道剑气磨灭。

而此时,那炼星天鬼也反应过来,朝元琳宁暴杀而去。

这恐怖邪灵明显变得警惕,欲速战速决。

见到这一幕,苏奕不禁揉了揉眉宇,一时无语。

虽然他不曾开口。

可元琳俏脸已浮现一抹羞愧之色。

如此绝佳时机,就此错失,的确……太丢脸了。

“还是让我来吧。”

苏奕一声轻叹。

声音还在天地间回荡,他已大步走了过去。

哗啦!

冥尸虫大军被惊动,直似一片接天通地的血色风暴般,朝苏奕扑杀而来,迅疾如电,攻势如雷霆突进。

让人远远一望,便谈而色变。

苏奕却似浑然不觉,袖袍一挥。

轰——!!!

一挂剑气席卷而起,浩荡如九天星河,释放出煌煌无量的光明神焰。

那一瞬,这片灰暗的天地都被照亮。

而肉眼可见,那由无数密密麻麻的冥尸虫所化的风暴,轰然被劈成两半。

溃散的冥尸虫来不及闪避,便被浩荡的光明神焰焚化。

而苏奕那峻拔的身影,已突兀地杀入战场,探手一抓。

千百只冥尸虫爆碎,焚化为灰烬。

而原本被这些冥尸虫团团保护着的冥尸虫王,则惊得亡魂大冒,疯狂拍动翅膀,转身就逃。

可终究晚了一步。

在苏奕这一掌之下,之前还威风凛凛不把元琳宁这等皇者放在眼中的冥尸虫王,此刻被隔空抓到苏奕掌心。

随着他指尖一抹。

噗!

冥尸虫王的神魂被抹杀,只剩下一具铜钱大小的躯壳,被苏奕抬手收起。

这是难得的一种神料,可用来淬炼皇境道兵。

而随着冥尸虫王一死,场中的冥尸虫大军顿时变得混乱起来,像没头苍蝇似的,威胁大减。

不远处,正在和炼星天鬼厮杀的元琳宁将这一切尽收眼底,心神不由一阵震撼。

她这才意识到,刚才斥责自己“太笨”,而在此时如天神下凡般杀入场中的强者,原来是苏奕!

那个曾在灵相境时,就击败自己的神秘少年!

“那炼星天鬼就交给你了,等杀死这鬼物之后,他所留的‘血灵珠’归我。”

说着,苏奕转身离开了这片战场。

元琳宁:“……”

原本,她还对苏奕仗义出手心存感激。

可苏奕这番话,则让她内心一阵郁闷,这才意识到,对方之所以救自己,原来是奔着战利品来的。

深呼吸一口气,元琳宁不敢多想,全力出手。

……

远远地,苏奕一边观望着元琳宁和那炼星天鬼的战斗,一边惬意地饮酒。

不出他所料,经由自己指点后,元琳宁已清楚该如何收拾炼星天鬼,在厮杀战斗中,已稳居上风。

仅仅片刻,炼星天鬼就被击杀当场,形神俱灭。

再看元琳宁,除了体力消耗极大,俏脸苍白了一些之外,并没有受到多少伤害。

“多谢道友出手相助,这是血灵珠。”

很快,元琳宁走过来,低着螓首,将一颗鸽蛋大小的鲜红珠子递给苏奕。

苏奕自然不会客气,直接探手拿过来,放在眼前端详起来。

元琳宁那清美的俏脸则有些复杂。

不管苏奕是出于什么目的才出手的,毕竟帮她化解了一场杀身之祸,称得上是救命之恩。

“可惜,这血灵珠才只有九千年左右的火候,仅仅只蕴生出一部分血煞法则的力量,于我而言,与鸡肋无异。”

苏奕轻声一叹,有点失望。

真正绝佳的血灵珠,能够蕴生出完整的血煞法则,那才堪称是稀世之宝。

至于眼前这颗血灵珠,只能算一般货色,哪能入得了苏奕法眼?

苏奕抬手把血灵珠抛给了元琳宁,“还是你收着吧。”

说罢,他转身而去。

元琳宁一呆,完全猝不及防。

到手的宝物,就这般又丢给自己了?

更重要的是,血灵珠对玄照境皇者淬炼意志法能够起到不可思议的助益之用。

而在元琳宁看来,这血灵珠的品相并不差,搁在外界的话,足以让玄照境皇者抢破头!

可在苏奕这灵轮境少年那,却成了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很是嫌弃地又丢给了自己……

这让元琳宁都有点懵。

“难道……自己真的太笨了?否则,为何都看不懂这家伙的一举一动?”

元琳宁胸口一阵发闷。

旋即,她就不敢多想,有些紧张地看了看四周,灰暗的天地间,冥尸虫肆虐飞舞,四野茫茫,雾霭缭绕。

让人根本无法辨认方向。

而元琳宁是第一次前来枉死城闯荡,虽然从天穹上那高悬的九颗血色妖星中判断出,此时置身之地,乃是“血星荒原”。

可真正伫足在这片禁地之上,元琳宁却发现,自己迷路了……

根本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行动!

抿了抿唇,元琳宁一咬贝齿,朝远处掠去。

嗯?

正在天地间独自跋涉的苏奕忽地挑眉,察觉到从后方追过来的元琳宁。

“你若要感谢我,大可不用,我救你无非是顺路而已。”

苏奕头也不回道。

话语随意,不冷不淡。

在距离苏奕背后三丈之地,元琳宁放缓脚步,低声道:“苏道友,今夜的事情,对道友你而言,或许是举手之劳,但对我来说,则是救命之恩。”

苏奕道:“行了,你已经谢过我了,还有其他事情吗?”

“呃……”

元琳宁神色变得不自然起来,显得很踟蹰。

苏奕一怔,察觉到元琳宁的举动有点反常,当即顿足止步,扭头看向后方的元琳宁,试探道:“你……该不会想和我一起行动吧?”

元琳宁堂堂皇者,可此时面对苏奕的目光,却窘迫地低下螓首,呐呐道:“不瞒道友,我……迷路了……”

说到迷路二字,她俏脸发烫,霞飞双颊。

苏奕:“……”

他都差点忍不住笑出来。

这女人,看着孤峭如冰雪,且拥有着玄照境初期的道行,可怎地就这么糊涂?

似乎承受不住这种尴尬氛围,元琳宁支支吾吾解释道:“在进入枉死城时,卢师伯曾交给我一块秘图,其上绘制着枉死城各大禁忌之地的位置,让我在进入枉死城后,径直前往幽都。”

“可我看了看,这血星荒原和幽都之间,相隔十多个大凶禁地,并没有具体的路线,所以,一时不知该如何前往了……”

说到最后,她声音越来越弱,螓首恨不得贴到高耸的胸脯上。

那无地自容般的窘迫样子,让苏奕终究还是没忍住笑了起来。

眼见苏奕不语,元琳宁低声道:“若……若道友觉得不妥,就算了,我自己行动也无妨。”

声音有些失落。

苏奕敛去脸上笑意,说道:“我的确也打算前往幽都,不过在此之前,要先去小冥都走一遭,你若不介意,可以跟我一起同行。”

元琳宁明显喜出望外,扬起俏脸,一对漂亮的眸都带上明媚的光彩,道:“我自不会介意的。”

苏奕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转身继续行动。

元琳宁则跟随其后。

灰暗的天地间,两人一前一后,穿行于血星荒原之上。

也不知为何,明明才刚经历一场杀身之祸,明明是在这凶险四伏的枉死城凶恶禁地中,可当此时跟随在苏奕身边,看着少年那峻拔出尘的背影,元琳宁内心一点也不感到紧张。

相反,感到一种说不出的踏实。

“灵轮境又如何,在云松子前辈眼中,他是守夜人的故友,而在墨无痕老祖那,他更是不容得罪的一位贵胄人物。”

“而凭他之前点拨我施展‘梦魇飞光诀’的手段,定然是对我派至高传承‘心魇通玄经’了如指掌。”

“更何况,就以实力而论,如今凝练出玄道法则的我,恐怕也不是他的对手……”

元琳宁想起苏奕之前杀入冥尸虫大军,轻描淡写之间灭杀冥尸虫王的那一幕幕,内心兀自惊叹不已。

而现在,能够跟随着这位神秘超然的少年一起行动,元琳宁甚至有因祸得福之感。

要知道,就在进入枉死城前,连火照神宫的“璇琉剑尊”风羽芝,都曾想邀请这位苏公子一起行动!

而在昨夜,卢长明师伯在发出邀请时,还曾被苏公子拒绝!

如此一想,元琳宁愈发感到庆幸。

“再往前三十里之地,就是断魂崖,到时候,听我命令行事。”

盏茶时间后,走在前方的苏奕忽地提醒了一句。

断魂崖!

元琳宁心中一震。

枉死千劫不复生,皇者不渡断魂崖。

这可是枉死城中最凶险的禁地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