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3章雨夜伽蓝寺(1 / 1)

剑道第一仙 萧瑾瑜 1592 字 5个月前

om,最快更新剑道第一仙最新章节! 冥河域。

幽冥六域十三界之一。

古来至今被视作大凶禁地的罪愆血河、枉死城,皆分布在这片浩瀚广袤的疆域中。

冥河域的气候极为恶劣,天地灵气驳杂混乱,也被视作“罪愆之域”。

原因就是,这片浩瀚的疆域内,妖魔横行,邪道力量昌盛。

冥河域东南,千蛇山。

临近夜晚时,天穹阴云密布,雷霆动荡,俄而一场滂沱大雨倾盆而下。

雨势迅疾,夹杂着淡淡的阴煞气息。

千蛇山半山腰,有着一座庙宇,早已荒废,野草丛生。

此时,大殿内却燃着一堆篝火。

火光驱散黑暗,映照在大殿两侧墙壁上,清晰可见那墙壁上原本描绘着一幅幅佛陀画像。

但或许是年代久远的缘故,那些墙画都已残破褪色。

大殿中央处,供奉着一座泥塑佛像。

佛像三头六臂,跏趺坐于莲台,宝相庄严。

只是,佛像也早已破损严重,连一些臂膀都断掉。

篝火旁,苏奕坐在藤椅中,目光望着大殿外。

荒野古刹,夜雨滂沱,偶尔有沉闷的惊雷响彻,令天地皆震,山河簌簌。

暴雨打在屋檐上,响起密集的哗哗声,阵阵山风吹来,吹得大殿窗棂吱呀作响。

幽雪则伫足在大殿一侧,凝视那些坍圮褪色的佛陀壁画。

少女发髻松散,仪态闲适,纤腰秀项,身着素净长裙,五官轮廓灵秀清丽,眉眼顾盼时,则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威仪。

半响,幽雪收回目光,轻声道:“道友,这些画像上的佛陀,应该就是传闻中的‘十八伽蓝护法神’吧?”

说话时,她径自来到苏奕一侧的篝火旁,随意坐在一个蒲团上。

“不错。”

苏奕点头,“在冥河域,每三百里之地,必有一座伽蓝寺,寺庙内供奉着佛门的伽蓝佛像。”

“在很久以前,伽蓝寺这个佛门势力是名副其实的顶级道统,那些佛修在进入伽蓝寺修行时,皆曾立下大宏愿,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立志要铲平这冥河域的妖魔鬼怪,还天下一个朗朗乾坤。”

“可惜,早在我当年闯荡幽冥天下时,就听说伽蓝寺遭遇了一场弥天大祸,就此消失于世上。”

说到这,苏奕喝了一口酒,“没有伽蓝寺之后的岁月中,冥河域渐渐沦为邪道势力的盘踞之地,成为妖邪之辈的天下,直至如今,这等状况也没有改变过。”

幽雪不由讶然,“伽蓝寺既然是顶级道统,该遭受何等灾祸,才会覆灭于世上?”

苏奕道:“据说伽蓝寺当初打算毁掉枉死城,结果在一个万灯节之夜,遭受到了诸般诡异恐怖力量的打击,就此覆灭。”

幽雪怔了怔,道:“枉死城那地方,早在亘古时期,就是幽冥天下最凶恶的禁地之一,伽蓝寺竟试图灭掉枉死城,这可真是……”

一时间,她有些不知该说什么是好了。

苏奕道:“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成则谓之勇,败则称其愚。不管怎么说,伽蓝寺虽然

早已覆灭,可他们曾立誓铲除世间邪祟,并且为之付诸行动,仅凭这一点,还是值得钦佩的。”

幽雪点了点头。

一方佛门,以铲除邪祟为己任,匡扶天下苍生,这的确由不得人不钦佩。

“不过,伽蓝寺这个势力虽然早已覆灭,但他们当初修建在这冥河域天下的寺庙,至今犹庇佑着世间各地的生灵。”

苏奕道,“过往岁月中,每当深夜来临,若遇到灾厄不祥的凶险,只需躲入伽蓝寺中,往往可以逢凶化吉。”

幽雪讶然:“这是为何?”

苏奕笑了笑,道:“这就是众生愿力的妙用,在很久以前,伽蓝寺得到冥河域天下生灵的敬畏和推崇,世俗之辈,皆视伽蓝寺为救灾救难的在世菩萨,日夜焚香祈祷,虔诚膜拜。”

“当千千万万的信念汇聚在一起,历经岁月的沉淀,就会化作众生愿力,加持于这天下间分布的伽蓝寺当中。”

“这等众生愿力看似无形,毫无威慑,便是修士也很难感受到,但却能够对邪祟鬼物起到震慑克制之用。”

听罢,幽雪恍然之余,不由感慨,“怪不得今夜我们在此避雨歇息,没有遇到任何鬼物来犯。”

寺庙外,是荒山野岭,阴煞气息浓郁,似此等地方,最容易成为魑魅魍魉的老窝。

而今夜更为特别,因为天上没有月亮!

月亮不亮,人心惶惶。

在幽冥天下,没有月亮的夜晚,也是最危险的时候,

这样的夜晚,会出现一些匪夷所思的诡异事情,有百鬼夜行于荒野之中、有碧绿的磷火冥灯点缀在黑暗虚空、也有亡魂游弋在河流之上……

而在像鬼门关、罪愆血河、苦海这等大凶禁地,更会涌现出诸多诡异的事物,足以让修士丧命。

可直至现在,幽雪也没有察觉到任何诡异危险的气息。

这也让她意识到,苏奕说的并不错,藏身在这座伽蓝寺所遗留的庙宇中,是可以逢凶化吉的。

刚想到这,幽雪似有察觉,抬眼望向大殿外,“道友,有人来了。”

苏奕怔了一下,眉头微皱,“也可能是麻烦来了。”

今夜无月,大雨滂沱,又是荒郊野岭之地,却有人前来,必然非寻常之辈。

幽雪若有所思道:“要不,我去将对方挡在外边?”

苏奕微微摇头,道:“这地方是伽蓝寺所留,我们也终究只是此间过客,焉有拒绝他人进入的道理。”

正自交谈时,大殿外一道炫亮闪电撕裂长空。

这一瞬,能够清晰看到那天地间的雨幕中,一道瘦削身影极速掠来。

这是一个儒袍男子,面颊清瘦。

当进入伽蓝寺大门后,他明显松一口气。

不过,当看到殿宇内的篝火,以及一男一女的身影时,儒袍男子不由皱眉,有些踟蹰。

就在他迟疑时,一道淡然的声音响起:

“这寺庙是无主之地,朋友尽可以自便。”

闻言,儒袍男子在雨幕中抱了抱拳,道:“叨扰两位了。”

而后,他这

才迈步走进大殿。

当看清苏奕和幽雪的面容,儒袍男子怔了一下,这才说道:“不瞒两位,我身上沾有大麻烦,不过,若是麻烦上门,我自会离去,断不会牵累两位。”

说罢,他径自来到大殿一处角落,盘膝而坐,而后拿出一瓶丹药,一边吞服,一边打坐。

“有意思,深更半夜的,竟碰到一个玄照境初期皇者,并且看情况,负伤很严重。”

幽雪传音道。

她一眼就看出,这儒袍男子的道行!

“修为高低不重要,难得的是,此人倒也坦荡磊落,明明麻烦缠身,却有不牵累他人的心思,不容易。”

苏奕轻声道。

他不怕麻烦,但从不喜欢被麻烦找上门。

这等情况下,一个能考虑不为别人添麻烦的陌生人出现,倒是给苏奕留下不少好感。

不过,对苏奕而言,那儒袍男子虽然面孔陌生,但在刚才看到对方的第一眼时,他就大致看出了对方的来历。

也正因如此,之前才会主动出声,让对方进入大殿。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

苏奕懒洋洋躺在藤椅中,闭目养神。

幽雪则坐在一侧篝火旁,偶尔会凝视一下苏奕的侧脸。

殿宇外大风大雨,夜色凄凉,雷霆轰鸣之音时不时会响起。

幽雪根本不在意这些。

哪怕天塌地陷,只要陪伴在她喜欢的人身边,内心就会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宁和满足。

在很久以前,她就喜欢身旁那个孤傲不可一世的剑修。

她也从没有掩藏过这份心思。

苏玄钧知道,叶妤也知道。

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当年的苏玄钧,从来都没把她的喜欢放在心中过。

哪怕如此,幽雪并未就此罢休。

她也清楚,自己这辈子极可能不会得到苏玄钧的回应。

但这些都改变不了她的心思。

当喜欢一个人的时候,总是这般不讲道理。

当在鬼蛇族的祖庭禁地再次见到苏奕那一刻,叶妤就知道,哪怕历经数万年岁月,自己也从来就没有放下过心底深处那份喜欢。

有时候,幽雪也经常会想,若此生注定求而不得,又当如何?

会否就此孤苦一生?

会否郁郁寡欢而终?

她想不出答案。

但幽雪可以肯定,在喜欢苏玄钧这件事上,她从没有后悔过,也没有改变过。

飞蛾扑火,明知必死,也义无反顾。

在喜欢苏玄钧这件事上,幽雪感觉自己就像一只扑火飞蛾,完全不计所有,不顾一切。

就在幽雪思绪如飞时,她忽地皱了皱眉,一对深邃明眸望向大殿外,传音道:

“道友,又有人来了。”

正自假寐的苏奕嗯了一声,再没有其他反应。

很快,在墙角处打坐的儒袍男子似也察觉到了,忽地睁开眸子。

几乎同一时间,在这座寺庙远处的大门外,暴雨倾盆的夜色中,响起一阵破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