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八章 仁慈(1 / 1)

剑道第一仙 萧瑾瑜 1948 字 6个月前

祖祠大殿外。

聚拢着许许多多的鬼蛇族的族人。

当看到苏奕和老屠夫走出,人群一阵骚动,自觉地让开了一条路。

发生在大殿内的事情,早被他们尽收眼底,也看到叶逊老祖对待苏奕时,是何等敬重。

这等情况下,谁敢阻拦?

涂镛震撼中带着敬畏。

早在那前来天琊城的云楼宝船上的时候,他就见识过苏奕战力是何等逆天和可怕。

但他却完全没想到,这个青袍少年竟能够在今日的风暴中力挽狂澜,一举平定局面!

到此时,当看到苏奕走出的身影时,涂镛简直如视神祇!

老仆十三则下意识躲藏在人群中。

他低着头,拢在袖中的双手紧攥,内心尽是忐忑和不安。

之前苏奕进入祖祠大殿时,他还曾冷声讥讽,说这不是祥云楼,祥云楼老板也再护不住苏奕。

可如今,祥云楼老板不仅来了,连叶逊老祖都对苏奕敬重有加,这让十三如何不惊?

甚至,抛开这些不谈,仅凭苏奕那轻松斩杀叶泾的一幕,就让十三意识到,苏奕要杀他,根本无须祥云楼老板的帮忙!

他可不会忘了,苏奕当时曾言,会给他一个送死的机会!

十三不想死,更不想去送死。

所以,他躲藏在了人群深处,恨不得化作透明人,直接被苏奕忽略掉。

可出乎十三意料,苏奕却偏偏朝他走来了!

十三的心都沉入谷底,手脚冰凉。

“我说的话还算数,你要不要动手试试?”

苏奕问道。

十三躯体一僵,低着头,苦涩道:“小老听闻,仙人之剑,不斩蝼蚁,小老有眼无珠,还请大人视我如蝼蚁,高抬贵手,留一线苟且偷生的活路!”

老屠夫嗤地笑起来,“这杂毛,可真够怂的。”

苏奕看到这一幕,顿感无趣,一指祖祠大殿处,道:“待会自己去领罚。”

“是!”十三惶恐答应。

苏奕再懒得看此人一眼,负手于背,穿过人群,来到了一侧的崖畔之地。

此地古松苍翠,飞泉流瀑,毗邻云海,随着山风吹拂,云海在天光下翻腾变幻,极尽瑰丽壮阔之美。

苏奕立在那,青衫飘荡,发丝飞扬,只觉胸襟疏阔,心怀旷达。

相比祖祠大殿内的蝇营狗苟,是是非非,这天地造化之美,无疑更让人赏心悦目。

老屠夫默默立在不远处,道:“苏老怪,我都没想到,你今天会这般仁慈。”

苏奕淡然道:“他们的生死不重要,我只是不想让小叶子伤心罢了。”

老屠夫点了点头。

他也猜测到了这个缘由。

想了想,老屠夫再问道:“你此来鬼蛇族的最终目的,是要取回佩剑吧?”

苏奕嗯了一声。

他今日前来的第三件事,自然是带走三寸天心!

“那……你的事情做完了,是否也该考虑为我驱除心境魔障?”

老屠夫低声道。

苏奕点了点头,道:“好。”

老屠夫登时暗松口气,整个人都轻松不少。

甚至,眼神隐隐透出期待激动之色。

修为被困三万六千年,历经这漫长的岁月的煎熬,在近乎快要绝望时,终于迎来一线破境的曙光。

其心情之激动,也就可想而知。

……

祖祠大殿。

“叶东河,又是什么原因,让你选择勾结外人,图谋族长之位?”

叶逊问道。

这也正是在场许多人的困惑。

叶东河神色灰暗,低声道:“族叔,胜王败寇,我已经认栽了,也愿意接受宗族严惩。”

叶逊皱眉道:“我在问你缘由。”

叶东河沉默了。

江映柳忽地说道:“我可以告诉你。”

众人顿时侧目,看了过来。

就见江映柳说道:“叶东河之所以要推举新族长,完全是在为你们鬼蛇族的安危考虑,若说私心,无非是他拿我派祖师的佩剑为交换,让我答应,若鬼蛇族以后遇到灾祸,帮着出手化解。”

众人皆愕然。

叶逊皱眉道:“当真?”

叶东河神色变幻,低声道:“幽都发生剧变,叶妤老祖被困,太上大长老已启程前往幽都查探情况,清河族兄之前一直在闭关,偌大宗族,只有我一个玄幽境人物坐镇。”

“这等时候,一旦有外敌趁机杀来,宗族势必会陷入不可预测的境地中。”

“而在当今世上,所有人都知道,早在五百年前的时候,玄钧剑主已离世,他留在我们宗族的佩剑,只能由其门下传人带走。”

“所以,我才会选择和江映柳道友联手,共谋今日之事。”

“而唯有推举出新族长,就可以凭借四块祖传玉玺的力量,进入祖庭禁地,帮江映柳道友取回其祖师的佩剑。”

听罢,叶紫山和墨裙少女都不禁怔住。

叶逊道:“可你们为何要杀叶天渠?”

叶东河喟叹道:“我承认,由于着急凑齐祖传玉玺,在对待叶天渠这件事上,我的确做错了。”

一时间,在座众人心绪都很复杂。

可叶逊则冷笑道:“或许你用心是好的,可你做的事情,未免太卑劣下作!就因为你干出的那些蠢事,才会酿成今日之祸患!”

顿了顿,他怒气冲冲道:“更何况,你又怎敢保证,这江映柳是不是骗你的?若她骗走了玄钧剑主的佩剑,你该如何跟我姐姐交代?”

叶东河语塞。

江映柳则皱眉道:“我乃太玄洞天传人,这是幽冥天下人尽皆知的事情,这次要带走我派祖师佩剑,乃是天经地义之事,怎能叫骗?”

叶逊冷冷瞥了江映柳一眼,道:“因为你师尊就是个叛徒,早在五百年前,就背叛了你们师门!”

场中众人皆心中一颤,毗摩是玄钧剑主麾下的叛徒!?

这个消息,他们可从没听说过!

江映柳脸色一沉,怒道:“你休要血口喷人!我师尊何等存在,怎可能会背叛师门?”

叶逊摆了摆手,道:“我懒得和你解释。”

说着,他目光看向叶清河,道:“先把叶东河关押起来,等我姐姐归来时,由她亲自发落。”

叶清河点了点头。

接下来,叶逊分别下达一道道命令。

而叶清河不敢怠慢,一一照做。

叶东河被关押了起来。

项恬获得一线生机,匆匆离开。

江映柳被扣留,等候苏奕问话。

十三主动领罚,被打入鬼蛇族地牢。

之前被困的叶天渠,则被释放出来。

而此次受邀前来的那些宾客,皆陆续散去。

……总之,就在当天,发生在鬼蛇族的这一场风波就此落幕。

只是,兀自有一个极大的困惑萦绕在鬼蛇族每个人心头——

那名叫苏奕的青袍少年,究竟是何方神圣?

……

一座位于山巅处的古老殿宇中。

江映柳伫足在那,螓首低垂,神色惨淡。

大殿中,只有她和苏奕。

苏奕坐在椅子中,拎着酒壶,似在想着心事,久久不语。

最终,江映柳受不了这沉闷氛围的煎熬,道:“杀人不过头点地,你尽管动手便是!”

她感觉自己就像阶下囚,在等待审判,那滋味很不好受,与其如此,不如痛快一些。

苏奕怔了一下,抬眼看着这个身着绯色襦裙,姿容清秀的女子,道:“罢了,你走吧。”

江映柳顿感意外,差点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半响,她才说道:“你便是放了我,我也不会放弃从鬼蛇族带走我派祖师佩剑的打算!或许我现在办不到,但以后一定会办到!”

女子眼神透着倔强和坚定。

苏奕笑了笑,道:“你没机会了,我此来鬼蛇族的第三件事,便是要带走这把剑。”

江映柳娇躯一僵,旋即咬牙说道:“哪怕我派祖师的佩剑被你得到,以后我也会夺回来!”

苏奕心不在焉地哦了一声,道:“那就是以后的事情了,趁我还没有改变主意,快走吧。”

江映柳怔怔,迟疑道:“你……真不打算杀了我?”

她感觉眼前的青袍少年太古怪,不止来历蹊跷,心思也难以琢磨,简直就像一团迷雾般,让人看不透。

苏奕挥了挥手,道:“不送。”

江映柳玉容一阵变幻,而后深呼吸一口气,道:“以后你若栽在我手中,我也会给你一条活路。”

说罢,她转身而去。

直至离开莲台峰,确定没有人阻止,江映柳这才意识到,对方是真的放了自己。

只是,江映柳内心却一阵惘然,那家伙,究竟为何要放自己离开?

他究竟藏着什么心思?

江映柳想不明白。

“看来,得找个时间返回大荒去见一见师尊了……”

许久,江映柳心中喃喃。

……

莲台峰山巅大殿内。

“苏老怪,你这是打算让那江映柳传信给毗摩,引诱其前来幽冥界吗?”

老屠夫无声无息地出现。

“毗摩不会来。”

苏奕淡然道,“但他肯定会为此心生一些怀疑,这就足够了。我会等着看看,他会采取何种举动。”

老屠夫不解道:“毗摩为何不会来?”

苏奕道:“他若离开大荒,玄钧盟麾下的势力,必会遭受到我那小徒弟的打击。所以,他不敢冒这个险。”

这个答案,他曾告诉过崔长安。

老屠夫眼神顿时变得微妙起来,道:“徒弟之间相互倾轧,你的心情肯定不好受吧?”

苏奕瞥了老屠夫一眼:“幸灾乐祸?”

老屠夫连忙摇头:“我可不敢!”

这时候,叶逊走进了大殿,笑说道:“姐夫,那三块祖传玉玺已经都落到我手中了。”

——

ps:照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