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四章 万星戮天(1 / 1)

剑道第一仙 萧瑾瑜 1941 字 6个月前

祖祠大殿依山而建,毗邻崖畔云海。

祖祠大殿外,还驻守着鬼蛇族众多强者。

其中不乏像十三这等皇者。

当那淡漠沙哑的声音响起时,就见不远处云海翻腾,一道身影随之显现出来。

那是一个老者,身着陈旧布袍,面颊消瘦,神色冷硬如石。

是他!

祥云楼老板!

十三的脸颊顿时变得煞白,眼眸收缩,心脏都止不住狠狠抽搐起来。

但仅仅一瞬——

消瘦的老人一个迈步,凭空一闪,便来到那祖祠大殿门前。

驻守在附近的那些鬼蛇族强者,自始至终都来不及反应,更遑论去阻拦了。

“不怕死,就跟进来。”

老屠夫语气淡漠开口。

说话时,他已迈步走进祖祠大殿。

十三等人面面相觑,一片骚乱。

“你们守在外边!”

大殿内传出太上三长老叶东河的声音。

在场那些鬼蛇族强者,这才都稍稍从震骇中冷静下来。

只是,一想到有人竟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他们鬼蛇族重地,就让他们一个个背脊直冒寒气。

……

祖祠大殿内。

气氛变得格外压抑和沉闷。

当看到祥云楼那位神秘的老板大摇大摆走进来,不知多少人感到惊诧和意外。

叶东河眉头紧锁。

那些鬼蛇族支脉的老人,则惊疑不定。

江映柳、黄源修都露出一抹凝色。

谁也没想到,这位祥云楼中的隐世大能,会在这时候出现。

并且,他之前那番话也耐人寻味,竟似乎……是在向苏奕请命!

“叔父,那位前辈来了!原来,这才是苏公子真正的底牌,怪不得他自始至终都那般有恃无恐呢!”

墨裙少女眼眸发亮,激动地传音给叶紫山。

叶紫山内心也振奋起来,不过,他兀自很冷静,传音道:“若溪,别高兴的太早,这里是祖祠大殿,是我们鬼蛇族重地!”

墨裙少女心中一凛,激动的情绪消弭不少。

的确,这里是他们鬼蛇族的地盘,覆盖着不知多少古老禁阵力量,纵使玄幽境大能在此,也都不敢乱来!

“道兄,我族南征老祖曾言,很久以前,你便和我鬼蛇族有着一段特殊的渊源,不知道兄今日不请自来,又是为了何事?”

叶东河冷冷开口,说话时,将“不请自来”四字加重了语气,明显在表达不满。

老屠夫没有理会。

他自顾自来到苏奕身旁,站在苏奕身后一步之地,低声解释道:“公子,怪只怪那老杂毛欲对公子出手,我心急之下,不得不冒然出现,还请公子见谅。”

他消瘦的脸颊带着一丝忐忑。

早在昨夜的时候,苏奕就曾说过,让他在暗中等待,若有需要杀人的时候,自会让他出手。

可当看到苏奕一剑抹杀皇者叶泾那一幕时,老屠夫登时就再坐不住了。

因为他心中清楚,若自己冒然出手帮忙,或许会引来苏奕不满。

可若自己不出手,那苏老怪肯定会怀疑他不尽心出力,这后果他可承受不起!

所以,他还是硬着头皮来了。

而当在座众人看到老屠夫这般举止时,都不由

倒吸凉气,满脸的不可思议。

谁敢想象,祥云楼这位神通广大的隐世大能,直接无视了叶东河,却会对苏奕这样一个少年毕恭毕敬?

甚至,此刻就像犯错的仆从般,再跟苏奕低声解释过错!

便是叶东河、江映柳、黄源修等人,也无不呆了一下,皆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若说祥云楼老板是苏奕的靠山,他们倒也相对能理解一下。

可现在的情况却反过来了,祥云楼老板仅仅因为冒然显现踪迹,还不得不忐忑地向苏奕低声解释!

看他那恭敬中带着一丝紧张的样子,差点都让人以为是在做梦。

这无疑太出人意料,颠覆了人们的想象。

大殿内一时变得诡异般寂静。

苏奕瞥了一眼老屠夫,道:“之前这大殿众人的举动,你可看清楚了?”

老屠夫点了点头,“虽然距离稍远,但我脑子还够用,清清楚楚记得,刚才有谁曾诋毁过公子的尊威。”

此话一出,之前曾讽刺、诋毁过苏奕的那些鬼蛇族老人,无不心中一颤,这是要跟他们一一算账?

叶东河脸色也是一沉,道:“道兄,你和我们鬼蛇族之间,向来井水不犯河水,却为何今日要掺合进来?”

老屠夫又一次无视了叶东河,他低声问苏奕,“公子,那……我是否可以出手了?”

众人心中发寒,惊悚不已。

老屠夫这句话,透露出两种意思。

一,他已迫不及待要出手!

二,但在出手之前,必须得经过苏奕答应!

无论是哪一种意思,都足以让人震颤和心惊。

而老屠夫这番做派,让叶东河不由怒极而笑,道:“道兄,你今日种种作为,未免也太放肆!这是我鬼蛇族地盘,还由不得你来撒野!”

声如雷霆,轰然响彻大殿。

谁都看出,叶东河被彻底激怒。

这时候,黄源修长身而起,为叶东河助威,冷冷道:“朋友,若真要动手,就凭你一人,别说杀人,怕是根本保不住你自己的性命!”

江映柳坐在那没动,但此刻也声音清冷开口:“道友可要想清楚,这么做的话,得罪的可不止是鬼蛇族。”

言外之意就是,你敢这么做,还会被她这位毗摩传人、以及玄黄剑阁视作敌人!

这样的威胁,搁在整个幽冥天下,怕是没人敢不顾忌了。

毕竟,江映柳背后站着玄钧盟盟主毗摩,而玄黄剑阁更是大荒六大道门之一!

这样的背景,足以让幽冥天下任何顶级道统都忌惮三分。

这一刻,大殿气氛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叶紫山、墨裙少女等人,皆紧张万分。

岳石和那些受邀前来的宾客都暗自心惊,眉梢眼角尽是凝重之意。

唯独老屠夫神色淡漠如旧,微微低着头,在等待苏奕答复。

苏奕神色平淡如旧,他思忖片刻,目光一一从叶东河、江映柳、黄源修等人身上扫过。

而后,他对老屠夫道:“先把叶东河活擒了。”

轻飘飘的话语回荡大殿。

众人都差点不敢相信自己耳朵,谁都没想到,都已此时此刻,苏奕竟还敢强势至此!

“这小子……疯了吗……”

黄源修惊愕。

江映柳也有猝不及防之感

而老屠夫闻言,则似喜出望外,咧嘴笑起来:“好!”

眼见这一幕,叶东河气得须发怒张,浑身杀机汹涌,再也按捺不住,一字一顿道:

“今天,无论谁来了,也救不了你们!!”

声音还在回荡。

他袖袍猛地一挥。

轰!!

祖祠大殿轰鸣,大殿顶部的星穹大放光明,一颗颗银星石宛如烈日般,掀起恐怖的禁阵波动。

万星戮天阵!

鬼蛇族镇族禁阵,一经施展,如若一方星穹倾覆,万星轰击,足可威胁到玄幽境人物的性命。

论威能,不弱于古族崔氏的金乌灭厄阵。

无疑,叶东河看似暴怒,但也清楚老屠夫实力的恐怖,根本不打算去硬拼,直接动用护族禁阵之力,欲毕其功于一役。

轰隆!

星辰如雨,看似微小,但却如瀑般,将苏奕和老屠夫立足之地的四面八方全部覆盖。

这一瞬,在座众人都不由震撼。

岳石和那些宾客皆齐齐色变,此阵威势之盛,哪怕远远看着,就让他们遍体生寒。

黄源修眸子泛起一抹冷意,这就叫不自量力,不知死活。

江映柳心中暗叹,可惜了一个千古罕见的剑道好苗子。

叶紫山和墨裙少女则如坠冰窟,神色惨淡。

身为鬼蛇族族人,他们焉能不清楚万星戮天阵的恐怖?

只是,连他们都没想到,叶东河动手时,会直接祭出这等大杀器,分明就是不打算给苏奕和祥云楼老板任何挣扎反抗的机会!

但很快,众人就察觉到不对劲——

被那如瀑禁阵力量覆盖的苏奕和老屠夫,两者身影明明遭受到可怖的轰击,却似浑不受影响般。

而后,苏奕那淡然的声音传出:

“于我眼中,这万星戮天阵,也不过是形同虚设罢了。”

声音还在回荡,在一众震骇目光注视下,那一片威能恐怖的禁阵力量,就如瀑布倒卷,被一只大手轻而易举拂开。

轰!!

禁阵力量溃散如潮,迸发耀眼瑰丽的光。

而后,苏奕和老屠夫的身影显现出来。

毫发无损!

“这……”

全场死寂,满座皆惊。

谁能想象,威能恐怖到足以威胁玄幽境存在性命的万星戮天阵,竟就这般被轻而易举化解?

“怎可能!?”

叶东河脸色大变,彻底被惊到。

搁在以前岁月,在万星戮天阵的庇护下,帮他们鬼蛇族诛了不知多少旷世大敌,在整个鬼方域,更是足以令皇者谈而色变的大凶杀阵。

可如今,却连对方一根汗毛都没伤到!

这让谁能不惊?

就在此时——

老屠夫已毫不犹豫出手。

他消瘦的身影上,忽地暴涌出滔天般的凶厉威势,隐约间,似有一尊太古魔猿的身影在其身后浮现,脚踏星空,吼碎日月!

这一刻的老屠夫,再不是那个貌不惊人的祥云楼老板,反而像一位从九幽血海杀出的魔尊。

仅仅那等凶威,便让人亡魂大冒。

强大如皇者,也不由呼吸一窒,心中发寒。

好恐怖!!

——

ps:照旧,今天两章一起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