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6章别怕(1 / 1)

剑道第一仙 萧瑾瑜 1862 字 6个月前

云楼宝船第三层,甲字九号阁楼内。

“时隔数万载,幽冥界,老子总算回来了!”

“也不知如今天下,是否还有人记得我叶逊的大名?”

“哈哈哈,宗族那些小辈见到我时,还不得叫我一声老祖?”

叶逊时而感慨,时而唏嘘,时而掐腰大笑。

这位曾在苍青大陆开创阴煞冥殿的“冥罗灵皇”,在得知如今已经抵达幽冥界鬼方域后,明显激动坏了。

不远处,苏奕随意斜靠在床榻上,心不在焉道:“你再这般废话,别怪我把你重新丢进苍青之种。”

叶逊笑容一滞,连忙赔笑道:“姐夫,我这是被压抑太久了,有些……情难自禁。”

苏奕拿出一个玉简,递给叶逊,“你看看可认得这三人。”

“好嘞!”

叶逊屁颠屁颠地上前接过,神念探入其中。

片刻后,他疑惑道:“姐夫,这三人莫非有问题?”

苏奕问:“你不认得?”

叶逊摇头。

“若我没看错,他们皆是你们鬼蛇族的族人。”

苏奕说道。

那玉简中镌刻着的,正是那清瘦男子、战袍中年和紫衣少年三人的画像。

叶逊一呆,意识到有些不对劲,皱眉道:“姐夫,他们身上有问题?”

苏奕想了想,没有再隐瞒,把刚才在宝船酒楼中听到的消息简单扼要的说出。

幽都剧变!

阴阳路破损严重!

羽落灵皇叶妤被困!

鬼蛇族内部出现动荡!

得知这些,叶逊神色阴晴不定,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

半响后。

叶逊长吐一口浊气,喃喃道:“我还当多大的灾祸,原来也不过如此。”

苏奕不由意外,道:“你不担心?”

叶逊笑嘻嘻道:“这次有姐夫在,哪有需要我担心的。”

说罢,他似卸掉心头的巨石般,神色都变得轻松起来。

苏奕:“???”

这是真把自己当做他姐夫了?

叶逊拍着胸脯叫道:“姐夫,你就说吧,需要我如何配合?”

苏奕唇角微微抽搐了一下,打蛇随棍上,说的就是叶逊这种人。

不过,叶逊说的倒也不错。

眼见鬼蛇族出现这等变故,就凭小叶子的面子,他也不会袖手旁观了。

“等到了天琊城,看一看你们鬼蛇族的情况再说吧。”

苏奕沉吟,“最重要的是,看一看你伯父叶南征是否还在。”

叶逊不假思索道:“姐夫,这事交给我来办就行!”

数万年前,他就是叶家嫡系族人,要打探一些宗族的消息,自然轻而易举。

苏奕瞥了他一眼,道:“现在不是三万年前,你也不再是曾经在苍青大陆翻云覆雨的冥罗灵皇,以你现在那点道行,信不信只要暴露身份,便会被人弄死?”

叶逊神色一阵阴晴不定。

数万年前,他曾和狱卒发生大战,差点一命呜呼,最终只有一缕残魂侥幸存活下来。

在之后的岁月中,一直漂泊在世间。

直至去年的时候,才在苏奕的帮助下,从苍青大陆的“玲珑鬼域”内找到属于自己的“遗体”,炼化了“遗体”所遗留的

一股本源力量,总算重塑出自己的躯体。

可毕竟恢复的时间太短。

哪怕曾汲取过苍青大陆的本源力量,哪怕这一年多的时间,一直在“苍青之种”内潜修,他如今的修为,远不足巅峰时的千分之一,充其量能够和灵道层次的角色比肩而已。

再加上,时隔三万年岁月,世事变迁,沧海桑田,还不知鬼蛇族都已变成什么样子。

更何况,现如今的鬼蛇族还处于一场动荡中。

在这等情况下,他若是暴露身份,的确很容易不可预测的风波!

半响,叶逊一咬牙,发狠道:“有姐夫在,我怕个卵?”

苏奕:“……”

他不禁揉了揉眉宇,最终决定,姑且将叶逊再次关起来,等机会合适的时候,再安排叶逊来做事。

否则,以这小子的秉性,必会捅出不少麻烦!

“姐夫,你……你为何这么看着我?”

叶逊发现苏奕眼神幽幽地盯着他,让他一阵心虚。

苏奕道:“言多必失,祸从口出,你是否明白?”

叶逊立刻意识到不妙,连忙叫道:“姐夫,我保证,哎,姐夫你别动手,我……”

声音还没说完,他就被苏奕抬手打晕,重新丢进了苍青之种内。

整个世界顿时清静了。

苏奕长吐一口浊气,开始潜心打坐。

他如今的修为,处于灵轮境初期,对“元极”奥义的掌控,也仅仅出于初窥门径的阶段。

距离证道成皇,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不过,苏奕并不着急。

自觉醒前世记忆至今,也不过一年多的时间而已。

由最初的武夫四重境,到如今的灵轮境修为,这样的进境速度,已堪称惊世骇俗!

……

深夜。

云楼宝船第三层甲字一号楼阁内。

“大人,我已排查过,船上共有修行者一千零九人,修为达到灵轮境层次的,大概有二十余人,不排除有人隐藏修为,但也不会有多少个了。”

灯火通明,背负带鞘长刀的战袍中年涂镛飞快说道,“其他尚有三十余人,皆是一些凡夫俗子。”

“凡夫俗子?”

病恹恹的清瘦男子不由讶然。

“不错,都是一些小孩子,年龄大的才十二三岁,小的只有五六岁,是一个名叫‘冥灵宗’的门派从世间挑选的修行苗子,这次是要送往冥灵宗修行。”

涂镛沉声道,“我一一查探过,这些孩子没有问题。”

清瘦男子点了点头。

他隐约记得,这冥灵宗是鬼方域境内的一个不入流的修行势力,倒也没什么好在意的。

涂镛迟疑道:“大人,我还是认为,在我们登船时,曾见到的那个青袍少年很可能有问题。”

清瘦男子一怔,道:“你莫非有什么发现?”

涂镛摇头道:“这只是属下的直觉。”

清瘦男子笑起来,道:“若真的是我们的仇敌,你觉得,他会那般堂而皇之的让我们发现他?”

“这……”

涂镛不禁沉默,这也正是他想不明白的地方。

“不过,你小心一些也并非坏事。”

清瘦男子想了想,道,“接下来的路上,留心提防着便是。”

涂镛点头答应。

“还有。”

清瘦男子抬眼看向涂镛,“若路途上万一发生什么意外,你就动用那件秘宝,带着伯恒一起逃走。”

伯恒,全名叶伯恒,就是那个紫衣少年。

涂镛脸色微变,道:“大人,卑职……”

清瘦男子打断道:“这是命令。”

涂镛神色一阵明灭不定,半响后,抱拳行礼道:“喏!”

清瘦男子笑了笑,道:“这只是做最坏的打算,希望……这一路上不会有意外发生吧。”

……

三天后。

云楼宝船在一座名唤“角尺”的城池外停泊了半个时辰。

有乘客离开,也有乘客登船。

而后,便再次启程,在夜色中朝远处飞驰。

宝船顶层,一个巨大的观景台上。

苏奕负手于背,眺望夜空。

一轮银色满月挂在天穹之上,洒下淡淡的银辉。

不远处地方,一群小孩子在嬉戏玩耍,约莫十多人,男女皆有,大的只有十余岁,小的才五六岁,正是懵懂天真的年龄。

一个白发苍苍的黑衣老者立在一侧凭栏前,手握一杆烟袋,吞云吐雾,默默守着这些小孩子。

更远处的阴暗角落里,有着一对少年少女在密谈。

少年一身紫衣,剑眉星目。

苏奕记得清楚,这少年是和那清瘦男子、战袍中年一起登船。

少女一袭黑裙,肌肤胜雪,美丽动人。

这引起了苏奕注意。

若他没记错,这黑裙少女是在今日的“角尺城”外上的船。

此时,紫衣少年和黑裙少女一副不愿让人见到的模样,藏身在阴影角落中,连对谈也是用的传音。

也不知谈论的什么话题,紫衣少年眉头紧锁,脸庞上浮现一抹忧色。

黑裙少女明显正在安抚他。

很快,紫衣少年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开。

黑裙少女则又停留了片刻,这才从远处角落阴影中走出。

她看了看那些正在玩乐的小孩子,不由抿嘴笑起来。

“姐姐,你长得好漂亮啊。”

一个头扎羊角辫,约莫六七岁的小姑娘扬起小脸,赞叹道。

黑裙少女笑着抚摸了一下小姑娘的脸颊,道:“小丫头嘴巴可真甜。”

旋即,她抬眼看了看立在不远处的苏奕,状似无意地走了过去,立在苏奕一侧丈许之地,轻轻拢了拢耳畔青丝,喃喃道:“今夜的月亮可真漂亮。”

不远处,苏奕似充耳不闻,没有理会。

黑裙少女不以为意地笑了笑,双臂慵懒地搭在一侧凭栏上,扭头看着不远处苏奕的侧脸,轻声道:“公子,自从我今天登上宝船之后,就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你想不想知道?”

苏奕道:“不想。”

黑裙少女:“……”

旋即,她扑哧笑起来,娇靥如花,明媚动人。

“公子很紧张么?别怕,聊天而已,我又不会吃了你。”

黑裙少女笑眯眯说道。

苏奕眼眸一直望着远处夜空,没有理会。

那冷淡无视的姿态,让黑裙少女脸上笑容变淡,一对柳眉微微蹙起。

——

ps:明天会努力补个5更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