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九章 力败五皇(1 / 1)

剑道第一仙 萧瑾瑜 1897 字 6个月前

玄道如天,皇者如神。

皇者之所以强大,就在于所掌握的力量、秘法、宝物,皆完全凌驾于当世修士之上,弹指间,便可焚山煮海,破碎虚空。

故而,皇者才会被视作神一般的存在。

严格而言,这次若换做是其他灵道修士掌控“周天诛邪阵”,恐怕也难以发挥此阵威能,更遑论去对付皇者。

因为这就像孩童握着一柄绝世神剑,完全没有章法可言。

可对苏奕而言,则完全不一样。

前世的他,独尊大荒,横压诸天,一身斗战经验丰富无比,对皇境力量的了解,也远非其他人可比。

再加上,他曾重新祭炼“周天诛邪阵”,对此阵的奥秘和威能了如指掌,故而释放出的威能,自然恐怖无边。

就见随着苏奕纵剑出行,漫天禁阵力量沸腾,化作无匹凌天而起的无匹剑气,横扫而开。

轰!

率先杀来的费长亭,当先遭受冲击,身影被狠狠劈飞出去,手中的六把天魔骨刀都差点被震飞。

他脸色苍白,满脸惊怒。

“杀!”

一杆丈二长矛刺破长空而来,似碧焰长龙,焚天灭地。

苏奕手腕剑锋一转一砸,丈二战矛剧颤,恐怖的禁制力量迸发之下,震得手握战矛的兽袍男子当即咳血,身影暴退。

而苏奕看也不看,血色禁剑蓦地发出一道尖啸,扩散出一圈惊涛骇浪般的剑气涟漪。

剑气涟漪所过之处,从其他方向杀来的曲明威等人,皆被震得倒退出去,一个个难受得差点吐血。

苏奕执掌的禁阵力量太强了,拥有莫可抵御般的威能,让他们这些皇者甚至无法靠近,更遑论伤到苏奕了。

“各位,拖住他,时间越久,越对我们不利!”

费长亭脸色铁青,厉声长啸。

无疑,这位魔犼族的皇者也意识到,硬拼的情况下,根本破不开苏奕所动用的禁阵力量。

“好!”

其他人皆答应。

从这一刻开始,他们身影闪烁,在虚空中游走穿梭,哪怕出手,也是隔空出击,根本不和苏奕硬拼。

采取的,乃是迂回战术,明显要耗尽苏奕的体力,让其无力再借用禁阵力量。

如此,胜局可定!

“没用的,何谓禁阵之妙?囊括八极,笼罩十方,凡力量所至,无物不可镇,无人不可杀!”

苏奕悠然开口。

那轻描淡写的声音还在回荡,就见他手中的血色禁剑横空一刺。

轰!

一片密匝匝的剑气光雨,从四面八方朝曲明威杀去。

“不好!”

曲明威脸色骤变,凭生逃无可逃,避无可避之感,这让他亡魂大冒,毫不犹豫竭尽全力,施展压箱底手段。

“破!”

曲明威大吼,身影四周,浮现出重重地狱虚影,遮天蔽日,无数鬼神游弋其中,凶煞气息惊天。

地狱鬼神术!

古族曲氏的镇族传承,一经施展,仿似十八层地狱临世,敌人一旦被困,就会被万鬼附体,啃噬血肉神魂。

可在那千百道从四面而来的禁制剑气之下,这一门古老的传承绝学,却如泡沫般不堪,瞬息被凿穿,千疮百孔,轰然破碎。

噗!

曲明威躲闪不及,直接被一片剑气轰在身上,躯体残破,鲜血迸溅,神魂都遭受到重创,差点一命呜呼。

几乎同时,苏奕的身影出现在其身边,探手一抓,就把重伤垂死的曲明威抛到了远处的天鼎山前,被一片禁阵力量狠狠镇压在地,再无法动弹分毫。

一系列动作,看似缓慢,实则一气呵成,几乎发生在眨眼之间。

连其他人都没想到,曲明威会败得如此快,想营救时已经来之不及。

“该死!”

“怎会这样……”

那些皇者皆震怒,无法淡定。

从今夜见到苏奕时,他们完全没把苏奕放在眼中,只当时一个蝼蚁般的角色。

若不是为了避免走漏风声,他们早弄死苏奕。

可谁曾想,就是这个完全被他们忽略的小角色,却在这天鼎山前,杀得他们溃不成军!!

“着!”

还不等他们回神,苏奕蓦地剑锋一转,遥遥朝崔卫仲一刺。

轰!

就见崔卫仲所伫足之地,天上地下、四面八方,皆暴涌出一道道禁制所化的剑气,朝其斩去。

崔卫仲发出一声怪叫,浑身如燃烧般,催动猎魂之刃,爆绽出万丈光焰,横扫而开。

可这终究是徒劳。

刹那间而已,这位崔氏的三长老,一位玄照境中期的皇者,就被密集的剑气重创,而后被苏奕一把抓住,抛到了天鼎山前,活生生镇压禁锢。

这一幕,就如一盆冷水,彻底浇灭费长亭等人的怒火,也让他们彻底意识到不妙。

“走!”

费长亭面颊狰狞,转身就逃。

根本没法硬拼,执掌天鼎山禁阵力量的苏奕,俨然就如这片天地的主宰,无法撼动。

这等情况下,纵使再愤怒,再不甘心,也无济于事。

反倒是若再不撤离,极可能会步入曲明威、崔卫仲的后尘!

嗖!嗖!

几乎同时,兽袍男子和黑袍女子也扭头就走,并且皆动用逃遁秘术,和瞬移都没有区别。

眨眼间而已,他们和费长亭的身影就消失不见。

可苏奕却笑了笑,自语道:“原本想和你们玩玩,可你们却这般不经打,着实无趣。”

在这裁决司秘境第三层,完全被周天诛邪阵的力量覆盖,就是玄幽境存在,也休想从此地逃走!

为何在亘古时期,但凡被镇压在此的角色,没有一个能逃出生天?

原因就在此。

就见苏奕身影凭空,手中飞快掐诀。

哗啦~~哗啦~~

天鼎山剧震,无数血色锁链发出阵阵潮水般的摩擦声。

据此百里之外的九十九座“混天镇魔柱”,也随之爆绽神辉,铜柱表面浮现出无数繁密的禁阵纹理。

那被禁锢在铜柱上的十多个囚徒,一个个发出尖叫:

“不好!一定是崔家的人来了!”

“可恶!!”

“这么说,刚才那些打算营救我们的道友,不幸暴露踪迹了?”

这些囚徒,无疑比任何人都清楚“周天诛邪阵”的恐怖之处,当此时察觉移动,一个个都变得惶恐不安。

这一刻。

整个第三层牢狱世界都猛

地震动起来,一圈圈禁阵涟漪在天地间扩散,蔓延而开。

所谓周天诛邪阵,其中的“周天”二字,就代指能够镇压和禁锢整个第三层牢狱世界。

只不过,费长亭他们明显不清楚这其中的玄机,否则,怕是不会选择逃遁了。

“嗯?”

费长亭等三人猛地顿足,脸色骤变。

就见四面八方,一道道涟漪般的禁制波动不断涌现,最终化作惊涛骇浪般的力量洪流,朝他们这边奔涌而来。

就连天上和地下,都有禁制力量迸发!

“冲!”

费长亭大喝。

他催动道行,比之朝前冲去。

兽袍男子和黑袍女子也意识到处境岌岌可危,哪敢怠慢,皆拼命似的疯狂朝前杀去。

轰隆~轰隆~

一重重禁阵力量被破开,掀起耀眼的神辉光霞。

可渐渐地,费长亭他们不由绝望了。

那禁阵力量如若生生不息,此起彼伏地涌来,让他们就像置身在汪洋大海上的孤身,遭受到惊涛巨浪的围堵。

“杀!”“杀!”“杀!”

没有人甘心束手就擒,费长亭他们杀红了眼睛,几乎将身上诸般宝物和秘术全部动用。

可渐渐地,他们开始不断被压制、不断负伤……

最终,他们的身影皆被重重禁阵力量镇压,再无法动弹。

“老子横行世间一万三千余载,不曾想,今日却被一个灵相境小东西坑了!”

费长亭发出悲愤大吼。

兽袍男子和黑袍女子皆如丧考妣,面如土色。

唰!

虚空一阵波动,苏奕的身影凭空出现。

他目光一扫三人,不禁笑起来,道:“真觉得自己败的很冤?”

费长亭眼睛充血,嘶声道:“若非是那禁阵力量,你这般蝼蚁,我随手都能捏死!”

“废话。”

苏奕嗤笑道,“若我踏足皇境,灭杀尔等,也不过是弹指间的事情。胜王败寇,得认。”

说着,他袖袍一挥,带着被禁锢的三人,凭空消失原地。

很快,苏奕的身影出现在天鼎山前,而后抬手将费长亭等三人丢到了地上。

远远地,早已被镇压禁锢的曲明威和崔卫仲见此,皆彻底绝望,呆滞在那。

谁能想象,他们足足五位皇者,今日却栽在了一个灵相境少年手中?

这若传出去,非成为天大的笑柄不可!

“放心吧,我和你们一样,也不想让今夜的消息传出去,所以,暂时不会杀你们。”

苏奕抬手拿出一把藤椅,悠闲地躺坐在其中,拿出一壶酒,惬意地畅饮起来。

如若阶下囚般的费长亭等人见此,皆惊疑不定,不清楚苏奕究竟想要做什么。

时间点滴流逝。

忽地,远处虚空中传来一道破空声。

声音刚响起,一道气息恐怖的颀长身影,已经凭空而至,出现在这天鼎山前。

来人高冠古服,柳须飘然,一身威势如渊如狱,眼眸顾盼时,神芒流转,慑人之极。

正是崔氏族长崔长安!

见此,费长亭等人皆如遭雷击,万念俱焚。

谁都清楚,这一次是真的在劫难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