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九章 法天象地(1 / 1)

剑道第一仙 萧瑾瑜 1915 字 6个月前

冉天风忍不住重新打量了一眼苏奕。

这个青袍少年太奇怪,明明只是灵相境修为,却仿似早已料到他们这些人会找来。

并且,自始至终似是根本不在乎他们的来历、身份、乃至于修为!

这对早在很久以前就已踏入皇道之路,有着玄照境初期道行的冉天风而言,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过这等事情。

皇境之下,皆如蝼蚁。

什么时候,蝼蚁的胆子,竟大到这等地步了?

除非,这青袍少年背后的靠山极硬,硬到有着足够的底气,不去忌惮他这等皇者人物!

想了想,冉天风道:“这件事,和道友无关,只要你不插手,我等自不会伤害你分毫。”

言辞很客气,就像对待崔璟琰一样。

但态度也很强硬,那就是这一次,他们非带走老瞎子这个鬼灯挑石棺一脉的传人不可!

苏奕收起藤椅,语气淡然道:“你可以试试,能否从我眼前带走他。”

封道姑他们皆很惊愕,这世上有哪个灵道人物在面对皇者时,敢这般嚣张?

那邋遢乞丐忍不住怒极而笑,道:“年轻人,我们已经很客气了,再敢造次,我们就只好不客气了!”

苏奕没有理会他们,直接无视了。

他目光只看着冉天风,道:“敢不敢?”

寥寥三字,落在封道姑他们眼中,却极尽挑衅之意。

就好像看到一只蝼蚁在不自量力地朝天上神祇叫板,那般可笑,那般不知死活!

就是冉天风也皱了皱眉,旋即笑着出声,道:“罢了,我便让道友知难而退。”

他愈发感觉,苏奕大有来历。

不过,他身为皇者,自不可能因此而忌惮退缩,出手给予对方一个教训,尝到了苦头,对方必然得乖乖地低头!

“请!”

冉天风一手握着玉箫,一手做出一个请的动作。

见此,封道姑他们皆远远退开,只是看向苏奕的目光,充满了怜悯。

老瞎子和崔璟琰也退了。

而两人看向冉天风的目光,则充满古怪的味道。

“别怪我没提醒你,若不动用全力,你败的只会更快。”

轻飘飘的话语中,苏奕没有迟疑,纵步上前。

天光下,少年身影峻拔,袖袍飘曳,一步踏出,似缓实快,倏尔来到冉天风身前一丈之地。

轰!

掌指捏拳印,轰然砸出。

直似一道璀璨的青色匹练乍现,压塌虚空,光耀九天。

这一刹,冉天风眉梢浮现一抹惊异之色。

以他的道行和战斗经验,第一时间就察觉到这一拳威势的恐怖,甚至有些难以置信。

无法想象,这是一个灵相境少年能够施展出的力量。

不过,冉天风内心虽震惊,反应可不慢,面对这等一拳,他袖袍一振。

砰!!!

一股毁天灭地般的力量波动,从两者交手处扩散而开。

这山巅的岩石草木,皆轰然爆碎,化作齑粉飘洒,整座山峰都随之产生剧烈震荡,而后四分五裂,轰然倾塌。

烟霞翻滚中,冉天风那瘦削的身影猛地一晃,差点站不稳!

而他的脸色,已变得惊疑不定。

好强横的一拳!

这般力量,完全已凌驾于灵轮境之上,强大得不可思议!

而封道姑等人见此,皆惊得下巴差点掉地上,这小子竟能撼动皇者?

这也太离谱!

山峰倾塌,四野巨震,在场众人都已站在虚空之中。

与此同时,苏奕的身影也已凭空来到天穹之下的云海上,淡然开口道:“过来一战!”

“看来,之前的确是我走眼了,没想到道友原来是灵道路上一位了不得的逆天之辈。”

冉天风说话时,凭虚迈步,来到苏奕十多丈外。

他衣袍猎猎,眸泛神芒,一身皇者气息运转而开,那恐怖的威势,压迫得附近云海轰然消弭一空。

“请!”

冉天风再次开口。

只不过和之前相比,这位天冥教的皇者人物,明显已动用真正的实力,一身威势遮天蔽日!

苏奕见此,微微颔首。

锵!

玄都剑横空出世,苏奕一身的气势也随之变化,凌厉恣肆,睥睨如神。

清冽的剑吟声中,他已纵剑而出。

轰!

四面八方,群山皆颤,一道广袤如青冥般的磅礴剑意横空,带着无坚不摧般的威势镇压而下。

剑意之盛,惊天动地。

远远望到这一幕,封道姑等人皆亡魂大冒,骇然失色,这才意识到,之前他们完全小觑了这个灵相境少年!

扪心自问,换做是他们,根本就挡不住这等一剑!

“苏兄自踏入灵相境后期,可要比当初剑压三祭祀时更可怕了……”

崔璟琰暗自喃喃。

少女也震撼不已。

“好!”

冉天风一声长啸,他收起手中玉箫,瘦削的身影猛地暴涨一大截,变得高大如巍峨山风,身上气血如渊如狱,澎湃无量。

一下子,他整个人如若化身一尊神魔,仅仅是一呼一吸之间,就震得虚空乱颤,山河簌簌。

轰!

冉天风挥拳,掀起一片如潮般的黑色道光,撕裂长空,那等拳劲,直似能轰破山河万象。

当拳劲和剑气争锋,那片天地轰然巨响,无数道光剑气迸溅席卷,耀眼的神辉扩散而开。

方圆千丈之地,呈现出天翻地覆般的恐怖景象!

封道姑他们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在这硬碰硬的较量中,冉天风竟是没有占到任何便宜,反倒是被苏奕那一剑的威能震得身影又是一晃!

这让他们都差点懵掉。

什么时候,灵相境的角色,能够撼动皇者了!?

冉天风也动容不已,神色明灭不定,意识到苏奕的强大,内心那仅存的一些轻视也荡然消失,变得认真起来。

唰!

苏奕仗剑杀来,根本不曾留手。

对手毕竟是一位皇者,并且还是以肉身证道为皇,一身炼体之力,远胜一般意义上的同境人物。

这让苏奕也不敢大意,动手时毫无保留!

大战就此爆发。

就见虚空中,一道道剑气肆虐,时而如狂风骤雨,天河决堤,时而沉凝浑厚,大气磅礴,时而则化作无匹璀璨的神虹,纵横交错。

每一道剑气,皆充盈着玄妙莫测的大道奥义,也将苏奕那一身灵相境后期的恐怖底蕴极尽演绎出来。

远远

望去,直似天上仙人舞剑,神威动霄汉!

冉天风没有留手。

他虽赤手空拳,但身为炼体者,其躯体堪比神兵利刃,一举一动,皆有焚山煮海,颠倒乾坤之威。

随着他出动,黑色的道光激荡肆虐,衍化出一重重妖神虚影,强势而霸道。

轰隆!轰隆!

一座座山岳倾塌崩坏,岩石草木化作灰烬,这片山河彻底乱了,飞沙走石,天昏地暗。

那等一幕,直似末日降临般。

“那……那真的是灵相境能够拥有的力量?”

封道姑俏脸煞白,惊骇欲绝。

她身边的邋遢乞丐和钱九,也都手脚发凉,只觉自己的认知都遭受到严重冲击。

“此子究竟是从哪里冒出来,又修炼的何等大道,这般底蕴和剑意,未免也太恐怖……”

与此同时,战斗中的冉天风内心也掀起惊涛骇浪。

作为皇者,他这一生见过不知多少堪称旷世的逆天人物,可还是头一次遇到,一个能够和他这等皇者对战的灵相境少年!

纵使他心境再坚定,此刻都很难淡定。

更让冉天风感到心寒的是,随着战斗进行,任凭他如何动用全力,施展何等炼体秘术,竟都奈何不了苏奕。

反倒是他自己,被苏奕的剑道威能一步步压迫!到现在,甚至都有一种捉襟见肘,无计可施之感!

“怎会这样?幽冥界何时冒出这样一个逆天的小怪物?他究竟是什么来历,怎会拥有如此恐怖的道行?”

冉天风刚想到这。

噗!

一道剑气闪现,削掉他肩膀处一块皮肉,鲜血迸溅。

若不是闪避及时,这一剑都能卸掉他一条胳膊!

冉天风脸色彻底变了,眼眸睁大,心中冒出一个以前从没有过的想法——

难道今天我……还能败在一个灵相境少年手中不成?

冉天风深呼吸一口气,摒弃杂念,毫不犹豫动用了压箱底的一门秘术。

轰!

他躯体猛地一展,一下子化作一个百丈高的巨大妖神,背负一对数十丈长的黑色羽翼,其躯体上滋生出密密麻麻的黑色鳞片。

而其头顶,则生出一支利刃般的乌黑独角。

恐怖的血色闪电,如瀑般在他百丈高的身影上垂落,这片天地都被毁灭般的气息充斥。

附近虚空,都被滚滚血色雷霆劈得出现无数触目惊心的焦糊裂痕!

“这……”

崔璟琰和老瞎子齐齐色变,感受到扑面而来的致命危险气息。

“天冥九变诀——法天象地!”

封道姑他们则齐齐露出激动震撼之色。

这是天冥教的至高秘传,以炼体秘术催动本体的血脉天赋力量,一经施展,一身实力会随之暴涨一大截!

并且还能够施展出种种不可思议的强大神通!

“原来是只‘血冥鸟’……只是,这等法天象地之术,才仅仅修炼到百丈地步,连小成都算不上,充其量也仅仅只是刚入门罢了……”

苏奕看到这一幕,则暗自摇头。

他还记得,前世和天冥教第一人“玄浑子”切磋论道时,那家伙摇身一晃,就能化作万丈之高!

——

ps:今天的两更照旧一起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