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章 魔族魏氏(1 / 1)

剑道第一仙 萧瑾瑜 1239 字 7个月前

苏奕对朱雀凶魂的反应并不意外。

凰火神髓这等神料,对任何真灵神禽而言,皆有着难以抗拒的诱惑。

而若让朱雀凶魂得到这等神料,足可实现涅槃般的蜕变!

“我让你帮的忙很简单,现在我会传授你一门秘法,和在接下来一段时间中,若那神秘人再来此地,你只需运转这门秘法,便可窥破其容貌,记住其模样。”

说着,苏奕拿出一块玉简,将一门名唤“洞察之瞳”的秘法镌刻其中,递了过去。

“好。”

朱雀凶魂痛快答应,旋即问道,“那……你能否将凰火神髓的消息告诉我?”

它露出浓浓的期待之色。

苏奕没有隐瞒,道:“此宝就埋藏在禁忌之地‘往生池’深处,不过,若无人指点,就是皇道人物,也根本无法得到此宝。等我下次再来时,会告诉你如何去寻找。”

“往生池吗……”

朱雀凶魂点了点头,道,“还有一事,若那神秘人一直不来,可该怎么办?”

苏奕略一思忖,道:“三年内,不管此人是否会出现,我自会返回此地,帮你脱困。”

“三年,倒是不算什么,无非是小睡一觉的功夫而已。“

朱雀凶魂明显松了口气。

“行了,我该走了。”

苏奕转身就要离开。

朱雀凶魂连忙道:“道友,敢问你和苏老怪究竟是什么关系?”

“我说我就是你口中的苏老怪,你信吗?”

苏奕笑说道。

朱雀凶魂一呆。

不等它追问,苏奕已经转身而去。

“我信你个鬼!”

朱雀凶魂暗自嘀咕。

苏玄钧是何等恐怖的存在,整个诸天上下,谁人不知,哪个不晓?

又焉可能是你一个区区灵相境的小家伙可比?

“不过,这小子既然知道这么多秘密,恐怕是苏老怪的后裔,或者是徒子徒孙了……”

朱雀凶魂暗道。

“苏兄,你之前和那朱雀都聊了些什么?”

见苏奕走来,崔璟琰好奇问道。

少女的好奇心一向很重,尤其当看到,苏奕和朱雀以一种晦涩古怪的语言进行交谈时,好奇心早被勾起来。

而苏奕很清楚,若是回答,接下来的时间里,少女就会接连抛出各种各样的问题。

所以,他直接说道:“一些和你无关的事情。”

崔璟琰登时语塞。

苏奕目光看向魏韫,道:“魏道远如今可在你们宗族?”

魏韫一怔,肃然道:“我家老祖宗在数百年前就已闭关,至今不曾外出。”

魏道远的辈分极高,便是魏氏一族当今的太上长老,也是魏道远的后辈。

苏奕这样一个少年,却直呼魏道远之名,虽让魏韫心中一阵不自在,却也不好说什么。

苏奕想了想,道:“能否安排我和他见一面?”

魏韫沉默片刻,道:“不瞒道友,以我的身份,还远不够资格安排这等事情,不过,我会尽力的!”

说到最后,他声音已变得坚定起来。

今日,苏奕不止救了他一命,还帮他力挽狂澜,

灭杀群魔,这等大恩,让他如何也不能不用心了。

“多谢。”

苏奕点了点头。

……

已是凌晨深夜,血色圆月高挂,洒下昏暗的血腥光辉。

封印禁阵外。

当魏韫和苏奕等人的身影走出后,顿时一阵破空声响起,有数道身影从远处掠来。

“三位莫慌,这些皆是我魏氏族人。”

魏韫低声开口。

说话时,那些身影已迎上来,为首的是一个身着银袍的瘦高男子。

“三弟,你怎会受伤如此严重?”

当看到魏韫身上那严重的伤势,银袍男子不由吃了一惊。

魏丞。

魔族魏氏当代大长老,灵轮境大圆满层次修为。

魏韫上前,把之前发生的事情低声解释了一番。

听罢,魏丞等人皆不由动容,看向苏奕等人的目光顿时变了,神色间都浮现一抹惊异之色。

“多谢三位仗义相助!”

魏丞上前,神色庄肃见礼。

苏奕微微颔首,没有说什么。

“大哥,要不我们还是先回宗族再聊吧?”

魏韫建议道。

“对对对,自当如此。”

魏丞痛快答应。

当即,一行人启程离开。

……

在忘川域,魔族魏氏底蕴古老,远非一般势力敢开罪。

而此族的栖居之地,就位于阎浮大山中的一片峡谷地带中。

魏家,一座灯火通明的大殿内。

苏奕等人坐在其中,一边饮茶一边等待。

在抵达魏家之后,他们就被安排在此地,而魏韫则和魏丞一起,前往他们的宗族大殿,商讨今夜之事。

苏奕对此并未说什么。

今夜的事情,魏韫自然需要向其宗族一一禀报。

“苏兄,别看你整天神神秘秘的,但我已经大致猜出你的一些来历了。”

崔璟琰笑吟吟开口。

少女唇角微翘,透着得意。

苏奕正在饮茶,闻言笑了笑,道:“是么,说来听听。”

老瞎子也不禁竖起耳朵。

崔璟琰美眸盈盈,凝视着苏奕,道:“我有充足的理由敢怀疑,你就是玄钧剑主的后人!”

老瞎子一呆。

苏奕刚喝到嘴里的茶水则差点喷出来,啼笑皆非道:“你为何不认为我就是玄钧剑主?”

崔璟琰翻了个大大的白眼,道:“你倘若是玄钧剑主,我就是玄钧剑主的媳妇!”

老瞎子连忙道:“璟琰姑娘,这玩笑可开不得,玄钧剑主乃是你家老祖宗的好友,你这般说,就是对玄钧剑主的大不敬!”

崔璟琰没好气道:“那家伙可极有可能是玄钧剑主的后人,可他却敢冒充玄钧剑主,这简直就是目无尊长,以下犯上,你为何不说他?”

“这……”

老瞎子呆了呆,道,“璟琰姑娘,你是如何敢肯定,苏大人是玄钧剑主后裔的?”

崔璟琰神秘一笑,得意洋洋道:“这我可不能说,总之,你那位苏大人的底细,我差不多已经知道了,若按照辈分算的话,说不准……还比我小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