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九章 偷天伞(1 / 1)

剑道第一仙 萧瑾瑜 1258 字 6个月前

很久以前,幽冥界的阴曹地府遗迹中,曾出现过一只来历神秘的朱雀,周身萦绕着湮灭之火,凶威滔天。

不知多少皇者试图将其降服,可无一例外,皆以失败告终。

这件事,曾闹得幽冥界沸沸扬扬。

可直至后来,那来历神秘的朱雀,却离奇的失踪了,像人间蒸发般。

有传言说,朱雀已经离开阴曹地府遗迹,前往苦海深处寻访大道。

只不过,没有人确定这个传闻真实与否。

而老瞎子的师尊曾告诉老瞎子,那头朱雀,是得罪了玄钧剑主,被玄钧剑主一无上伟力镇压!

同样的事情,崔璟琰也曾听其老祖宗裁决冥尊崔龙象无意间谈起过。

崔龙象曾言,那头朱雀之所以被镇压,是因为它得罪了鬼蛇一族有史以来第一位女皇,叶妤!

故而,才会被玄钧剑主镇压。

而此时,当看到那只浑身沐浴在血色雾霭中的恐怖凶禽,崔璟琰和老瞎子终于敢确信,那朱雀是被玄钧剑主镇压了!

远处道台前。

吃过那三条纯阳火鲈,那朱雀凶魂的虚影正欲离开,苏奕忽地道:“你倒是信守承诺,不曾食言。”

这句话,以一种晦涩古怪的道文说出,让得那朱雀凶魂躯体一颤,那一对火红的眸霍然看向苏奕,难以置信道:“你……你是那苏老魔的什么人?”

它声音嘶哑,带着一丝独特的磁性,而说出的话,同样是一种晦涩古怪的道文,和苏奕所用的如出一辙。

这是一种极为古老的真灵妖文。

用这种语言,可与世上的真灵神兽之属进行沟通!

而让朱雀凶魂吃惊的是,眼前这青袍少年,竟似知道一些当年它被镇压在此的秘密!

苏奕眼神深邃,道:“我是谁不重要,我且问你,是谁破解了此地的封印禁阵?”

朱雀凶魂反问道:“你不说出你的来历,本座凭什么要告诉你?”

声音中,透着一抹不悦。

或许是因为那三条纯阳火鲈的缘故,也或许是苏奕精通真灵妖文的原因,让这只被镇压了数万年之久的朱雀凶魂,并不敢小觑苏奕。

否则,以它的习性和道行,换做其他人敢这般说话,早被它一爪子弄死。

苏奕笑了笑,抬眼望向道坛上那柄黑伞,道:“我今天是来取走此物的,你该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朱雀凶魂猛地瞪大眼睛,激动道:“此话当真?”

声音都有些急促。

苏奕道:“可若你不回答我的问题,那我很可能会改变主意。”

朱雀凶魂沉默片刻,道:“破解此地封印的,是一个极神秘的家伙,我不清楚此人的来历,甚至无法辨认出此人究竟是男是女,又是什么容貌和修为。”

苏奕眉头微皱,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朱雀凶魂道:“大概是三百三十年前。”

苏奕顿感意外道:“不是说,前些天的时候,此地才映现出惊天异象,引来了世人注意?”

朱雀凶魂解释道:“那人并没有破坏此地封印禁阵,仅仅只是为了找寻进入此地的入口。”

“至于前些天的异象……呵,那是魏氏一族搞出的动静,你该去

问魏氏的族人。”

苏奕眸光闪动,隐约已经明白,道:“是魏氏的人故意制造那一场异象,欲以此为陷阱,吸引邪魔外道前来此地,进行灭杀?”

朱雀凶魂道:“不错,这种办法虽然阴损卑鄙一些,可那些魏家的小家伙们,乃是为了斩妖除恶,为世间铲除祸患,用心倒也不坏。”

说到这,它轻叹一声,道,“可惜,我当年曾向苏老怪立誓,答应不会主动向任何人出手,否则,我也不介意帮那些魏氏族人一把。”

苏奕抚摸着下巴,沉吟不语。

前世的时候,他的确曾让朱雀立誓答应这件事。

并且,在之前的时候,这朱雀凶魂的确信守诺言,哪怕眼见魏韫重伤垂死,也没有主动去对付那些老魔头。

苏奕再问道:“三百三十年前,你说的那人,可曾进入此地?”

朱雀凶魂道:“来了,那人还曾立足这座道台前,凝视‘偷天伞’许久,并且……那人似乎早察觉到我的存在,但自始至终,一句话也没说,也什么都没做,转身便走了。”

“走了?”

苏奕不由意外,“这么说,那人不是为了盗窃偷天伞而来?”

那把黑伞,名唤偷天,正是前世的时候,他留在幽冥界的物品之一。

此宝和“换日梭”一样,皆是他前世的时候亲手祭炼的皇级道兵,虽远不如其佩剑“三寸天心”,但也各有神妙,威能莫测。

就如偷天伞,只要撑开伞面,足可干扰到一方天地大道的力量,也可截取一片天道法则力量为己用。

所谓“偷天”,其中的天,指代的便是天地法则之力。

除此,偷天伞还具备驱邪、净化、焚物等等妙用。

不过,此宝最喜欢的,其实是以邪物为食!

一察觉到浑身邪祟气息的邪道人物,或者是邪道宝贝,就和盯上山珍海味的饿鬼也没区别。

原因就是,苏奕前世炼制偷天伞的伞柄和伞骨时,曾用了一块饕餮神兽所遗留的本命骨,以及狴犴神兽的神血……

饕餮最喜欢吃。

狴犴则最仇恨邪祟之属。

以至于偷天伞的性灵,也兼具了吞噬邪物的秉性……

“这本座就不清楚了。”

朱雀凶魂摇头,“总之,那家伙极为神秘和古怪,我一点也看不透,只能敬而远之。”

苏奕登时沉默了。

三百三十多年前,谈不上多漫长的时间,可却有人能破解自己所留的封印力量,并进入此地,这绝非是寻常之辈能办到。

而以朱雀凶魂的眼力,竟都无法看出对方是男是女,这无疑证明,此人在前来时,并不想暴露身份。

可最后,此人却什么也没做就离开了,这就愈发显得很反常。

“前世的时候,除了我和小叶子之外,只有魏氏一族的那个老家伙清楚这处封印之地的情况,不过,这都已经是三万年前的事情。”

苏奕暗自思忖,“而三百多年前,却有个神秘人闯入此地,这会否和小叶子有关?亦或者说,和魏氏一族有关?”

想到这,苏奕自己给否定了。

那神秘人闯入此地,若是魏氏一族的角色,注定瞒不过朱雀。

若是小叶子,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