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七章 拙劣的谎言(1 / 1)

剑道第一仙 萧瑾瑜 1959 字 6个月前

烟霞弥散,天地归于寂静。

只是这片山河,已破碎凋零。

元琳宁想起了昨天时候,自己盛气凌人般,欲迫使苏奕交出苍青之种的一幕幕。

想起苏奕那充斥挑衅意味的一句话——“我教你做事”。

想起自己昨夜因为被一个灵相少年挑衅,而愤怒到转辗反侧的样子。

现在她才发现,原来真正有眼无珠,妄自尊大的那个人,却是自己……

一股浓浓的挫败感,也是如潮水般填充在元琳宁心头,让得她神色也变得颓然而失落。

她焉可能不清楚,便是再战斗下去,落败的也只能是自己?

“从今往后,我算得上是古来至今第一个败在灵道修士手中的皇者吧……”

元琳宁嘴中尽是苦涩。

“就这样……赢了……”

崔璟琰喃喃,原本呆滞的意识一点点恢复清醒,只是内心深处,却兀自翻腾不休。

从昨天到刚才,少女快要替苏奕操碎了心,唯恐他一不小心就被元琳宁杀了。

为此,她准备了各种办法和手段。

可直至现在,少女才猛地意识到,自己完全是杞人忧天,苏奕……根本就不需要她来操心!

尤其当这一场战斗落幕,看到落败的元琳宁形单影只地立在那的时候,元琳宁内心凭生一种说不出的震撼。

“奇迹,这绝对是一个亘古未有的奇迹!”

老瞎子内心呐喊。

以前,苏奕在苍青大陆时,以灵相境之修为,无敌于世。

而今日,他同样以灵相境身份,于幽冥之地,剑败皇者!

冰焰冥皇元琳宁,成了这个奇迹的基石!

吕长清惊骇连连,茫然失措,只觉像做了个不真实的梦,无法相信已经落幕的这一切。

便在此时,一道透着惭愧的声音在天地间响起——

“多谢苏道友手下留情!”

声音还在回荡,孟婆殿太上三长老卢长明的身影凭空出现,朝苏奕稽首见礼。

他的神色极为复杂,有震撼,有惊疑、有恍然、有惭愧。

不一而足。

“这不正是你希望看到的?你的确该谢我。”

苏奕淡淡看了卢长明一眼。

昨天时候,他就看破卢长明的心思,知道他想借自己之手,来敲打三祭祀和大祭司。

对此,苏奕虽不至于生气,但也不可能当做什么事也没发生了。

卢长明不禁苦笑,道:“如今我方才知道,何谓神人在前,却不自知,若之前我有冒犯的地方,还望道友莫怪。”

说着,他再次向苏奕见礼。

一位玄幽境皇者,搁在任何世界位面,都堪称是修行界的巨擘了。

可此时,卢长明则摆低了姿态,在向苏奕致歉!

原因很简单。

昨天时候,道袍老者的话,让卢长明意识到苏奕非寻常之辈,但也仅仅只是认为,苏奕背后站着靠山,活着手中有足以威胁到皇者的底牌。

正因如此,他才会火急火燎赶来,担心他的徒弟吕长清遭难。

可直至真正抵达时,卢长明才发现,自己想错了,根本无须借用外力,仅凭苏奕自身实力,都能剑压元琳宁!

这让卢长明再面对苏奕时,哪还敢将其当做不值一提的后辈晚生对待?

苏奕没有理会卢长明,目

光看向元琳宁,道:“你心中若不服,我可以给你几个机会,等何时凝练出一条完整的玄道法则,可以再找我来一决高低。”

说着,他转身对崔璟琰和老瞎子道,“走吧。”

负手于背,朝远处行去。

自始至终,再没有看卢长明等人一眼。

元琳宁俏脸苍白,默然不语。

卢长明神色阴晴不定,苏奕的态度,让他意识到,自己昨天的所作所为,已让对方心存排斥!

“师尊,您怎么来了?”

吕长清走上前,小心翼翼问道。

“还不是你这不成器的东西!”

卢长明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吕长清被骂的肝胆颤抖,连忙追上去。

“或许,我真的该认真地反省一下了。”

许久,元琳宁心中暗叹一声,折身离去。

……

奈何神山。

忘川神窟第九层之下的祖源之地。

已闭关数百年之久的墨无痕,从打坐中睁开眼睛,那幽邃的瞳孔深处泛起如梦似幻般的金色光霞。

他身影瘦削,身着灰袍,蓬乱如草的长发呈灰白色,浑身涌动着一股无形的恐怖威势。

“终究还是差了一些火候,如此看来,仅凭闭关,断不可能实现修为上的突破了。”

墨无痕叹息。

很久以前,他就已证道玄幽境,可直至如今,修为一直滞留在中期圆满地步,迟迟无法突破。

这数百年来,他本希望借忘川祖源的力量进行突破,可最终……还是没能如愿。

“祖师,您终于醒来了。”

一只血色鸟雀掠来,双翅收拢,恭恭敬敬向墨无痕行礼。

血幽雀!

一种罕见的凶禽异种。

“走吧,我们该离开这里了。”

墨无痕起身,正要离开,血幽雀连忙道:“祖师,昨天夜晚,有一个来历蹊跷的少年曾闯入忘川神窟,并在第三层试炼之地,打破了当初‘简灵贞’祖师所缔造的记录,并且……”

不等说完,墨无痕就露出感兴趣之色,道:“走,我们先去第三层看看。”

说着,一个迈步就凭空消失不见。

血幽雀连忙跟上。

第三层试炼之地。

墨无痕负手于背,凝视着那大道战碑最高处的一个名字,不由怔住。

此间过客?

这是宗门哪个传人所留?

一侧的血幽雀连忙道:“祖师,那少年应当不是咱们孟婆殿的传人。”

墨无痕讶然道:“是吗。”

他分出一缕神念,静心感应。

片刻后,他不由动容,吃惊道:“灵相境修为?此子之底蕴和天资看,竟逆天到这等地步?”

他这等存在,历经岁月沧桑,见惯世事浮沉,可这一刻,还是被眼前的发现惊到。

须知,制霸这第三层大道战碑第一三万年之久的简灵贞,当初也是凭借灵轮境大圆满层次的道行,才一举缔造了辉煌彪炳的战绩!

当时的简灵贞,更被誉为幽冥界灵轮境中的绝代天骄!

可如今,这个三万年都不曾有人能够撼动的记录,却被一个灵相境少年打破了,这让墨无痕如何不吃惊?

“血儿,你可认出此子身份?”

墨无痕问道。

血幽雀摇了摇头,低

声道:“祖师,还有一桩更离奇的事情,那少年昨夜,还曾进入第四层试炼之地。”

墨无痕眼眸骤然一缩,错愕道:“他……这是去闯关去了?”

血幽雀道:“是的。”

嗖!

墨无痕身影凭空一闪,便来到了第四层试炼之地。

当看到那大道战碑上并没有“此间过客”四个字,墨无痕不由长松了口气,自嘲道:“原来,不过是虚惊一场,也对,一个灵相境的角色,焉可能闯过皇者才能进行的试炼?”

刚说到这,他忽地察觉到,身旁的血幽雀欲言又止。

“血儿,你有什么话想说吗?”

墨无痕问道。

血幽雀低声道:“祖师,那少年虽不曾闯过这第四层试炼之地,可他……可他却一口气斩杀了九道意志战魂……”

墨无痕眼眸猛地瞪大,愣在那。

一个能打破简灵贞记录的灵相境少年,或许让人震撼,但还能够理解。

可当这样一个少年,却一举杀了九位堪比玄照境初期皇者的意志战魂时,这让活了数万年时间的墨无痕的认知,都遭受到冲击,一时半刻,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足足半刻钟后。

墨无痕和血幽雀的身影,出现在忘川神窟外。

“道兄,还请出来一见。”

墨无痕微微躬身见礼。

哗啦~

雾霭翻腾,露出一个如山岭般大小的头颅,一对金色瞳孔直似湖泊般大小。

血幽雀吓得瑟瑟发抖,缩在一侧不敢去看冥渊兽。

“你这老小子竟出关了?可看起来修为好像并未突破,这数百年的岁月,岂不是白白浪费了?”

冥渊兽毫不客气地嘲讽了墨无痕一通。

浑然不在意,对方曾是孟婆殿第九任殿主,如今资格极为古老的一位渡河使。

墨无痕神色微微有些尴尬,道:“惭愧,让道兄见笑了。”

冥渊兽是当初被他的师兄云紫英带回孟婆殿,辈分和他相当,再加上冥渊兽曾对云紫英有救命之恩,让墨无痕对其也敬重三分。

“说吧,何事?”

冥渊兽问道。

深呼吸一口气,墨无痕肃然道:“敢问道兄,昨夜进入忘川神窟的那位少年,姓甚名谁,是何来历?”

一侧的血幽雀也露出聆听之色。

“主……呃,他叫苏奕,是从苍青大陆而来,至于其他的事情,你可以去问你们孟婆殿的人。”

冥渊兽说罢,暗道好险,差点就张嘴说出“主上”了。

“苏奕?”

墨无痕眉头皱起,又问道:“那敢问道兄,又是何人送他进入忘川神窟?”

“这……”

冥渊兽一时语塞。

半响,它说道:“这个问题很重要?”

墨无痕神色愈发严肃,道:“我得清楚,此子究竟是何等来历,而送他前来的人,定然对其身份了如指掌。”

冥渊兽沉默片刻,忽地露出惭愧之色,叹息道:“唉,实不相瞒,昨晚是我疏忽了,以至于让那苏奕从我眼皮底下溜进了忘川神窟。”

墨无痕:“……”

血幽雀:“……”

这等拙劣粗鄙的谎话,简直就是漏洞百出,侮辱人的智慧!

——

ps:照旧,今天的两章一起发,翻页看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