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六章 发乎于情 合乎于道(1 / 1)

剑道第一仙 萧瑾瑜 1304 字 6个月前

以前,因为斩杀桓少游等古代妖孽,而被那些古老势力敌视,苏奕没当回事。

前不久,在九鼎城前剑斩桓天虚等人,灭五大古老势力联军之后,苏奕也没当回事。

而今日,那些仇敌势力又来了,不止要坏他的渡劫大事,还要抢夺苍青之种。

以苏奕懒散的性情,也终究有些不耐了。

一而再,再而三的上门挑衅,真当自己是庙里的泥菩萨,可以任凭拿捏?

更何况,今日之局势,已和以往不同。

身怀苍青之种的他,早已成为众矢之的,若再不理会,还不知会发生多少风波。

“等修为稳固之后,便去彻底做个了断!”

苏奕暗道。

很快,老瞎子、闻心照他们回来了,一个个喜上眉梢,难掩激动。

“恭贺苏大人渡劫成功,证道灵相之境!”

老瞎子咧嘴笑着,躬身见礼。

闻心照、清芽、寒烟真人他们也纷纷上前祝贺。

苏奕笑了笑,道:“些许小事罢了,谈不上什么。”

接下来,他和众人又闲聊了片刻,便从藤椅上起身。

他目光看向闻心照,叮嘱:“待会夏皇和翁九来了,你记得先收下那些战利品。”

闻心照脆声答应:“好!”

“我先去歇息,你们自便吧。”

苏奕迈步朝自己房间行去。

刚渡劫破境,境界不稳,这等时候,自当好好修炼一番。

……

房间中。

香炉袅袅,灯影明亮。

苏奕盘膝打坐。

哗啦~~

一身气机轰鸣运转,浩浩荡荡的灵力如长江大河般,沿着四肢百骸、周身经络奔腾循环,最终在丹田大道灵宫内汇聚。

大道灵宫直似天上仙宫,光霞氤氲,大道气息蒸腾,如梦似幻。

隐约能够看到,一尊大道法相的雏形,在灵宫内凝聚。

此法相,和当初在元道之路凝结的至强道种一样,形似九狱剑,悬在灵宫之内。

法相上下,凝聚着圆满层次的元始道意!

灵道三大境,化灵境缔结大道灵宫。

灵相境锤炼大道法相。

灵轮境衍化大道灵轮。

无论是大道灵宫、还是大道法相、大道灵轮,实则皆是自身道行和底蕴的显现。

而区别就在于,境界不同,对大道力量的参悟和掌控,也呈现出迥然不同的变化。

“我今日所铸之大道法相,就是让前世那些好友见到,怕也得大吃一惊不可。”

苏奕唇边泛起一丝笑意。

今日所渡之劫,亘古未有,充斥禁忌气息。

可同样,也让他在渡劫之后,筑就亘古未有的大道法相!

尤其是在渡劫成功,迈入灵相境那一瞬,九狱剑与自身契机产生共鸣,让得他的大道法相,也带上属于九狱剑的一丝神韵。

以苏奕前世十万八千年的阅历,无比确信,在大荒九州古来至今的岁月中,断找不出任何一个能够和自己大道法相相提并论的!

哪怕是曾经在灵相境称尊九千载,号称此境无敌的绝武皇……

也不行!

直至深夜。

苏奕从打坐中醒来。

“倾绾。”

苏奕敲了敲养魂葫。

随着一

阵烟霞流转,倾绾绰约的身影凭空浮现。

“主人,有何吩咐?”

少女红裙摇曳,肌肤胜雪,清丽如画的脸庞在灯烛照耀下,泛起一层淡淡的光晕。

苏奕笑了笑,理所当然道:“自然是双修了。”

“呃……”

少女星眸睁大,粉润的唇微张,霞飞双颊。

猝不及防之下,饶是倾绾早已清楚这一天会来临,此刻心神依旧止不住地颤栗。

似受惊的小鹿似的。

苏奕看得有趣,道:“我记得,你以前还曾跟茶锦请教过许多双修的事情,想来也早做足了准备吧?”

“这……”

倾绾呐呐,俏脸发烫,星眸含羞带怯。

“双修之道,发乎于情,合乎于道,当然,你若不愿,就算了。”

苏奕随口道。

倾绾怔了一下,连忙道:“主人,绾儿自然是一百个愿意,只是……只是……”

少女清甜叮咚的声音,充满了难为情。

苏奕笑道:“嫌我太唐突了么?”

说话时,他已起身,拿出酒壶,道:“来,你我且共饮一番,趁此闲暇,我把双修之术一一讲与你听。”

他拿出两个酒杯,一一斟满,而后懒洋洋坐在那。

倾绾见此,迟疑了一下,这才坐在苏奕一侧。

“男欢女爱,风花雪月,本就是人之常情。”

苏奕饮了一杯酒,轻声道,“更何况,双修一道,本就是天地大道的一种,无论佛门、道门、亦或者是魔教、妖修,无不拥有和双修有关的传承……”

“接下来,我要传授你的双修之法,则有些不同,你且认真挺好了。”

倾绾原本极羞赧和忐忑,闻言登时露出倾听之色,摒弃杂念,精致灵秀的眉目轮廓间,尽是认真专注。

时间点滴流逝。

烛光摇曳,苏奕传授道业时,偶尔还和倾绾对酌一二,渐渐地,少女也彻底放松下来。

兴许是饮酒的缘故,少女那如凝脂般娇润的雪白肌肤,泛起一层淡淡的粉色,眼神有些微醺迷离的迹象,顾盼时,不经意间流露出惊人的魅惑绝艳气息。

倾绾本就生得极美,星眸深邃灵秀,粉唇娇润饱满,娇躯修长绰约,清丽的俏脸吹弹可破,再加上有些酒劲,清纯妩媚中带着一丝撩人心魄的魅惑气息。

就是苏奕见到,心神也微微一荡。

祸国殃民的绝世尤物,也不过如此了。

相比茶锦的明艳,倾绾更有一种清丽柔润的气质,很容易勾起男人的征服欲。

还好,苏奕不是色令智昏之辈,并且在男女之事上也算得上久经沙场,自不会把持不住。

直至将双修之法传授完毕,酒壶也已见底。

“主人,我……”

倾绾抬起螓首,明眸如水,魅光潋滟。

不等说完,就被苏奕一把抱住,走向床榻。

呼~

灯烛悄然熄灭,房间顿时陷入黑暗。

一阵窸窸窣窣褪衣服的声音响起,其间还夹杂着一阵阵急促的娇\喘声,粗重的呼吸声……

房间中尽管黑暗,可哪可能影响苏奕的视野?

当看到少女平躺时,兀自将遮掩在身前的肚兜都撑起来的那一对高耸时,苏奕又一次被惊艳到。

谁敢想象,这清纯如画的少女,本钱竟这么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