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三章 白日星现 黄昏为幕(1 / 1)

剑道第一仙 萧瑾瑜 1885 字 6个月前

四月初四。

天地忽生异变,明明是白昼,苍青大陆的天穹之上,却涌现出密密麻麻的星辰。

随着星辰忽明忽灭,天色坠入一种黄昏般的浑浊景象中。

一股令人心悸的压抑气息,随之在苍青大陆每一个地方涌现。

白日星现,黄昏为幕!

这引发天下修士关注,分布在苍青大陆上的修行势力,则都紧张准备起来。

“璀璨大世终于要来了……”

有老辈人物喃喃,神色复杂。

这既是黄金大世,可同样,也是一场无法预测的大乱之世!

“以后这天下,定是属于我们的!”

一些年轻人踌躇满志,充满期待。

对他们而言,乱世出英豪,风云出我辈!

璀璨大世的来临,也就意味着,天下格局将重新进行洗牌。

当固有的格局受到冲击而崩溃,混乱,便是上升的阶梯!

……

魔族桓氏。

“大世来临的第一天,属于苍青大陆的本源力量,大半会化作大道光雨,反哺人间。”

“这对我辈而言,是大世来临后的第一桩大造化,可遇不可求。”

“以后这世间的天地灵气或许会疯狂滋生,但却再不会出现类似的造化。”

“所以,我们必须牢牢抓住了!”

赤足麻衣的桓天渡,立在一座足有千丈范围的巨大道场上,负手于背,眺望苍穹。

在道场不远处,立着一众桓氏的强者。

当听到桓天渡的话语,皆露出激动期待之色。

“尔等且准备好,当大道光雨爆发,我会亲手开启道场中的禁阵,为尔等收集大道本源力量。”

桓天渡目光挪移,看向那些桓氏强者,沉声开口,“只希望,这次能够让我们桓氏再多添一批真正的灵轮境存在!”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作为魔族桓氏如今的掌权者,桓天渡很清楚,当掀开大世帷幕之后,真正能决定一个大势力兴衰的,是灵轮境存在!

而他们魔族桓氏,早做足了准备,只为等这一天来临。

……

相似的一幕幕,不止发生在云隐剑山、焚阳教、净空禅寺、东郭氏等等古老巨头势力中。

同样也在天行剑斋、天斗灵教、化星妖宗这等顶尖的异界势力中上演。

璀璨大世即将来临,作为当世最顶尖的一群大势力,自然都早已为迎接这一天做足了准备!

每个势力都清楚,大世帷幕拉开之时,唯有自家势力中涌现出的灵轮境强者越多,才能够在接下来的大世争霸中,出于越有利的优势地位。

故而,为了谋夺那即将来临的“大道光雨”,每个大势力,几乎都毫不犹豫动用全部的资源和力量。

只为能够借助这一场万古未有的“天运”,塑造出一批能够挑起大任的灵轮境存在!

……

与此同时,还有许多来自其他大世界的顶尖势力,早已蛰伏在苍青大陆上,在等着猎取属于苍青大陆的大世机缘。

诸如孟婆殿、昆吾叶氏等等。

“白日星现,黄昏如幕,不出意外,十二个时辰之内,苍青大陆的本源力量,必将在世间

彻底爆发!”

身影骨瘦嶙峋的九祭祀,沉声开口,“大夏是苍青大陆的心脏之地,所能得到的大道本源力量也最多。”

“可以预见,当大道本源爆发时,分布在大夏的各大势力,必会像嗅到血腥的鲨鱼群般,全力争夺。”

说到这,九祭祀看向身旁的雪叶,道,“到时候,由你来掌控‘归渡灵灯’来谋夺苍青之种。”

雪叶点了点头,神色恬静道:“有此宝在,只要苍青之种出现,我定会全力以赴将你夺到手中。”

归渡灵灯。

孟婆殿中的一件先天灵宝,诞生于忘川深处,拥有吸引周虚灵气,聚拢大道气息的奇特妙用。

“只要将苍青之种夺在手中,便等于攫取了这苍青大陆上最大的一桩造化。”

九祭祀眸光灼灼,“这可是足以让皇境人物垂涎的大造化,若不是皇境人物无法降临此界,哪有我等插手的机会?”

一侧的崔璟琰禁不住道:“九祭祀,这苍青之种究竟有何妙用?”

九祭祀微微一笑,道:“苍青之种乃是这苍青大陆的一股生机,只要在此界修炼,便可凭借苍青之种的力量,汲取到天地间源源不断的灵气。”

“尤其是在这一场璀璨大世来临之后,凭借苍青之种,足可以夺得一份天运!”

“除此,既然被称作苍青之种,自然是有蜕变和成长的潜能。”

“随着它不断蜕变,就像一个由世界本源所化的种子生根发芽、茁壮成长,最终会成长为一方完整的“世界”!

“像这苍青大陆,实则便是由苍青之源的力量历经无尽岁月的变迁,演变而来。”

“如今,虽然这苍青大陆被暗古之禁破坏严重,可搁在三万年前,苍这可是一块足以承载皇道的浩瀚世界!”

“作为苍青之源的一股生机,苍青之种在以后的岁月中,必然也能演化成一方世界!”

“这样的机缘,任哪个皇境能不垂涎眼红?”

听完,崔璟琰不由倒吸一口凉气,震撼道:“如此说的话,这等机缘可就太大了……”

九祭祀感慨道:“是啊,大到足以让我辈无法想象的地步,甚至可以说,苍青之种若落入我们这等境界的人物手中,完全是暴殄天物。”

“因为凭借我们的力量,根本无法让这苍青之种真正演变成一方世界。”

“甚至,就是皇境人物,都不见得能够办到这一步。”

“因为要演变一方世界,实在太难了,需要的不止是无穷尽的大道资源,还需要漫长的岁月和心血去蕴养和等待。”

“所以,我们这次若得到苍青之种,拿去交给宗门来保管才是正途。”

说着,九祭祀看了一眼雪叶。

雪叶心领神会,道:“九祭祀放心,这等机缘太大,我便是能夺回来,也根本保不住,还是交由宗门最为妥当。”

九祭祀笑道:“我相信到时候宗门定会给予你一个无法想象的奖励。”

崔璟琰对此已失去兴趣。

正如九祭祀所获,这苍青之种所代表的造化太大,大到让她动兴不起占有的心思。

“雪叶护法,你可要当心一些,其他势力定然也不会错过这苍青之种。”

崔璟琰美眸转动,提醒

道,“除此,还有那浑身透着邪乎的苏奕,他身上的蹊跷可多的很,你可不能掉以轻心了。”

雪叶怔了一下,笑着调侃道:“我怎么感觉,你是故意在拿苏奕来吓我呢?”

崔璟琰笑语嫣然道:“你的感觉很对。”

雪叶:“……”

……

一座深山中。

“还好,我们来的不算太晚。”

蒲素蓉望着天穹上那“白日星现,黄昏为幕”的异象,不由松了口气。

在她身旁,一个灰发紫瞳,身影瘦削,身着明黄长袍的男子,悠悠开口道:

“这等大世造化,可不能就这般错过了,这样吧,咱们先夺造化,再去找那个苏奕算账。”

男子看似年轻,眉梢眼角却弥漫着一丝丝岁月气息。

蒲素蓉心中一凛,道:“也好。”

男子名唤蒲觉,紫月狐族灵轮境后期存在,在明空界灵轮境强者中,其战力之盛,足可跻身前五!

并且,这次前来苍青大陆的,不止有蒲觉,在附近区域,还有足足四位灵轮境高手伴随。

除此,宗族还专门将一件重宝交给蒲觉,为的便是确保此次行动万无一失!

“苏奕,只希望这次你能配合一些,莫要让我再难做了……否则,可就真的要大祸临头了……”

蒲素蓉暗自喃喃。

……

这一天,除了分布在苍青大陆上的修行势力,还有一些极特殊的存在,同样也在暗中等待着。

乱灵海之上。

被妖剑神咎寄体的“青雒”,在一座孤岛上布设下一座奇异的禁阵,正自静静打坐。

陨星渊深处。

早已经在世间消散的暗古之禁力量,却充斥着陨星渊深处之中,仿似雾霭般蒸腾不朽。

一对深沉妖异的眼眸,从雾霭深处望向天穹之上。

……类似种种,在苍青大陆不同的地方上演。

诸多不为人知的存在,都在用不同的方式蛰伏着,等待着。

……

九鼎城。

青云小院。

苏奕正在吃火锅。

红彤彤的锅底咕咕冒泡,也把各式各样的涮菜和肉类烫得翻滚不休,空气中都弥漫着诱人的香辣味道。

吃着火锅喝着酒,苏奕的肚子和心神都得到极大的慰藉。

只是,相比于苏奕的惬意和享受,闻心照、夏皇、老瞎子等人,却有些食不知味。

黄昏如幕,白日星现,那令人心悸的压抑气息,不止弥漫在整个苍青大陆,还笼罩在九鼎城上空。

连青云小院内,也能清楚感受到。

这早引起闻心照等人的注意,为之心惊不已。

可苏奕,却似根本不把这等堪称诡异的天地异象放在心上。

或者说,在他眼中,这一切都比不得眼前的火锅更重要……

不过,说来也奇怪,苏奕越是这般满不在乎,让他们的心神也仿佛受到感染般,有一种说不出的踏实和心安的感觉。

那等便是天塌地陷,我自视之如常的姿态,让老瞎子都不禁为之叹服。

真不愧是苏大人!

——

ps:今天会先把欠下的一更补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