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七章 叶氏杀人狂(1 / 1)

剑道第一仙 萧瑾瑜 1872 字 6个月前

青云小院。

天光透过松竹枝桠,洒下一地的光影。

清风徐来,带着草木泥土的清新气息。

叶云澜看着懒洋洋躺在藤椅中的青袍少年,沉默片刻,道:“我要先离开一段时间。”

苏奕一怔,道:“返回苍玄界?”

叶云澜摇头道:“叶家前来苍青大陆的力量,应该并不仅仅只有叶长淳他们三人,我得去打探一下情况,去验证一件事情。”

苏奕道:“何事?”

叶云澜道:“我担心,宗族那个杀人狂,极可能也已经来了。”

杀人狂!

当提起这个绰号,叶云澜的神色罕见地变得凝重起来。

苏奕饶有兴致道:“他很厉害?”

“不是厉害,是变态。”

叶云澜沉声道,“他叫叶霄,一个以杀证道,痴狂于征战杀敌的疯子,在苍玄界,死在他手底下的强者,不计其数,手中沾满鲜血。”

“叶霄看起来很温和、很腼腆,也很招人喜欢。但骨子里,他是一个把杀戮当做大道的变态,以杀戮为乐。”

“如今的叶霄,已是灵轮境中期修为,在宗族中的辈分虽低,可地位却极高,在他面前,叶长淳这等七长老,也得敛眉低目,毕恭毕敬。”

“在苍玄界,世人都把叶霄当做叶氏年轻一代最危险的杀戮狂,而在叶家,叶霄则被当做是年轻一代的领袖来栽培,认为少则十年,多则百年,叶霄便可在杀戮一道上证道成皇!”

“在我前来苍青大陆时,宗族就在讨论,要派遣强者和叶霄一起前来苍青大陆,谋夺造化。”

“而现在,我很怀疑,他已经来了!”

听罢,苏奕道:“何以见得?”

叶云澜道:“叶霄是叶氏旁系出身,从小父母双亡,是由他的亲叔叔叶长淳抚养长大。”

苏奕登时就明白过来,道:“我今日杀了叶长淳,你担心这叶霄会前来报仇?”

叶云澜神色复杂,点了点头道:“以我对叶霄的了解,他一定会前来找你报仇!”

苏奕哦了一声,道:“你认为我不是他的对手?”

叶云澜沉默许久,道:“或许你觉得我是危言耸听,但若以你今日之战所展现出的实力,恐怕不可能会是叶霄的对手了。”

苏奕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今日灭杀叶长淳,也无非是动用了一下玄吾剑而已,可根本没有动用全部的力量。

似看出苏奕的不以为意,叶云澜道:“大概是十年前,叶霄刚迈入灵轮境时,曾缔结一道品相堪称恐怖的大道灵轮,此灵轮如若黑日,其内映现出尸山血海、白骨如林的景象,被称作是‘杀戮炼狱’。”

“自此之后,叶霄俨然如无敌般,在苍玄界的灵轮境层次中,无论是道行雄厚的老辈风云人物,还是当世最顶尖的灵轮境角色,几乎找不到对手。”

“而如今,他已是灵相境大圆满,便是在我叶氏宗族内,除了寥寥一小撮老怪物能压住叶霄之外,其他人等,皆不是叶霄的对手。”

说到这,叶云澜一阵感叹。

却见苏奕抚摸着下巴,道:“这叶霄若真如你所言那般厉害,我倒是很期待他能来找我复仇,这样吧,你若见到

这叶霄,就告诉他,我最近一段时间,会一直留在九鼎城,他若要报仇,尽可以来找我。”

叶云澜:“……”

合着他说了半天,非但没能让苏奕有所顾虑,反倒勾起了他内心的战意?

“对了,这叶霄和我母亲是否有过节?”

苏奕问道。

叶云澜点了点头,道:“还记得我曾说的祖源神藏这桩造化么?那些老家伙之所以百般阻挠你母亲继承这桩造化,就是想把这桩造化留给叶霄,为其证道成皇铺路。”

“不过,叶霄终究是旁系出身,按照宗族规矩,除非我和你母亲这等嫡系族人全死光了,否则,他资质便是再逆天,也无法继承这桩造化。”

苏奕这才恍然。

归根到底,在究竟谁该继承“祖源神藏”这件事情上,昆吾叶氏族内出现了严重的分歧。

正因为他的母亲叶雨妃拥有继承的资格,才会在当年遭受算计!

“这么说的话,你的处境岂不是也很危险?”

苏奕目光看向叶云澜。

叶云澜道:“若是在苍玄界,他们自然不敢乱来,毕竟,叶家的规矩摆在那,还有数位皇境人物坐镇,断不会眼睁睁看着我被自己的族人害死。”

苏奕道:“但这里是苍青大陆,你们叶氏的皇境人物便是再强大,也不可能横跨界域壁障,抵达此界。”

“这也就意味着,你那些族人为了让叶霄以后能够继承祖源神藏,不止会用尽一切手段杀了我,也会把你给除掉。如此一来,叶霄自然可以名正言顺地继承祖源神藏。”

叶云澜登时沉默了。

这也正是他所担心的。

“罢了,我劝你还是莫要再去见叶家的人。”

想了想,苏奕道,“我杀了叶长淳,叶霄必恨我入骨,难保不会杀你泄愤,这样的情况,可不得不防。”

叶云澜明知道前来苍青大陆很危险,可为了他妹妹,也就是自己的母亲叶雨妃,他还是来了。

哪怕叶雨妃已经陨落,叶云澜也并未放弃,打算带自己前往叶氏,去继承那祖源神藏。

就凭这一点,苏奕都不能看着叶云澜遭难。

就见叶云澜怔了怔,欣慰道:“你不必为我的事情担忧,我虽不是叶霄的对手,但要从他手底下脱身,还是有万全把握的。”

顿了顿,他说道:“更何况,我敢确定,璀璨大世来临前,叶霄应该不会轻举妄动,他虽杀戮成狂,但却绝非鲁莽冲动之辈。”

苏奕道:“你真的执意要去?”

叶云澜点头,道:“我必须去看一看,叶霄此次究竟带了多少强者前来。”

苏奕没有再劝,点了点头。

很快,叶云澜匆匆而去。

“苏道友,刚才那位真的是你舅舅?”

夏皇和翁九一直等候在一侧,这时候禁不住问出声来。

“不错。”

苏奕点头,把昆吾叶氏的事情简单扼要地说了一下,最后说道,“你放心,这一桩恩怨,不会牵累到你们大夏皇室。”

夏皇笑道:“我夏云靖可不是怕事的人。”

苏奕没有再谈论这个话题,直接道:“三天之内,当能够把九鼎镇界阵修缮,到那时,足

可威胁到灵轮境人物的性命。倘若敌人敢进入九鼎城,那就和自投罗网也没区别。”

夏皇心中一振,旋即深呼吸一口气,躬身见礼道:“多谢道友,以后哪怕发生灭顶之灾,我大夏皇室也自会与道友同生共死,同进同退!”

苏奕哪会在意这些,摆手道:“行了,再过七天,那一场璀璨大世就会来临,你们也早些做准备吧,我苏奕或许可以庇护你们一时,但不可能庇护你们一世,这一点,你心里要清楚。归根到底,自身强大起来才是最重要的。”

夏皇点了点头。

很快,他也带着翁九告辞离开。

“叶霄……这样的角色,倒的确难得一见……”

苏奕躺在藤椅中,若有所思。

……

当天,金鳞湖一战的消息传出,在天下掀起轩然大波。

苏奕的强大,再次引发天下瞩目。

而与之相比,沈随云的声誉则受到了极大影响。

哪怕他和苏奕之间的对决并未真正上演,可谁都清楚,沈随云在这一场不曾上演的较量中,已经逊色一筹。

同时,“昆吾叶氏”这个势力也引起世间诸多大势力关注。

再过七天,璀璨大世就会来临,在这节骨眼上,昆吾叶氏这个陌生势力的出现,让天下那些大势力皆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可以断定,当璀璨大世来临时,类似昆吾叶氏这等陌生势力,注定会纷至沓来,争夺大世造化!”

“这天下格局,终究是要进行一场彻彻底底的洗牌!”

“就是不知道,谁能成为最后的赢家,谁……又将主宰天下浮沉?”

天下间,暗流涌动。

各大势力皆愈发收敛,低调蛰伏,只为蓄积足够的力量,等待璀璨大世来临那一天。

……

一片荒无人烟的深山中。

夜色如水,无星无月。

叶霄坐在一堆篝火旁,手握书卷,借着火光翻阅,俊秀白皙的脸庞,一片安详柔和之色。

他长发乌黑浓密,垂落腰际,身着一件简单的素色宽袖长袍,整个人透着一股惬意、悠闲的神韵。

直似一个浑身书卷气息的秀才书生般。

不远处,叶氏的一众强者或蹲或立着,在交谈什么,但声音都很小,似唯恐惊扰到叶霄。

嗖!

忽地,夜空中掠来一只银雀,当抵达篝火旁,倏尔化作一个身着银色羽衣的妙龄女子。

她眉梢间尽是焦急之色。

可当看到正在读书的叶霄时,最终欲言又止。

时间点滴流逝。

许久,叶霄合上手中的书卷,伸了个懒腰,笑着看向那羽衣女子,说道:“七长老他们是不是遇到麻烦了?”

羽衣女子低着头,不敢去看叶霄的眼睛,道:“七长老他们……死了。”

叶霄脸上的笑容变淡。

他拿出一壶酒默默喝了一口,喃喃道:“出师未捷身先死,这感觉,可真是坏透了……”

轻飘飘一句话,却让气氛猛地压抑到极致。

在场众人,皆激灵灵打了个寒颤,脸色大变。

——

ps:第二更晚上9点半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