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六章 青灯白发 如妖似仙(1 / 1)

剑道第一仙 萧瑾瑜 1887 字 7个月前

“不对。”

忽地,苏奕眉头微皱。

本就在心惊胆颤的宁姒婳娇躯微僵,道:“道友察觉到有什么不妥吗?”

苏奕问:“换做你是白长恨,明知道‘以身饲剑’极容易被噬主的情况下,会不做防备吗?”

宁姒婳不假思索道:“肯定不会。”

身为群仙剑楼第三代掌教,以白长恨的心性和智慧,焉可能不清楚以身饲剑的危险?

苏奕道:“这也就意味着,当初白长恨并非是被神咎妖剑突然杀死,而是另有变故发生,才让神咎妖剑有了可趁之机。”

宁姒婳悚然一惊。

害死白长恨,酿成群仙剑楼惨祸的凶手,并不只神咎妖剑一个?

这样的真相,无疑太渗人!

这时候,苏奕目光望向大殿顶部。

这座大殿极恢弘高大,顶部如若一个巨大的浑圆伞盖,伞盖中央处,悬挂着一盏巴掌大小的青色铜灯。

铜灯没有点燃,也没有任何气息,再加上距离地面极远,让人很容易忽略掉它的存在。

可当看到这盏毫不起眼的铜灯,苏奕眼眸却微微一凝。

他目光挪移,重新看向这大殿中矗立着的七十二座道台。

便在此时——

大殿顶部悬挂着的那一盏青色铜灯内,如鲜血般的灯油无声无息地微微蠕动起来,悄然探出一个形似鸟雀的灯芯。

灯芯忽地点燃,亮起的灯影红艳艳的,勾勒出一道模糊的女子虚影。

喀嚓!喀嚓!喀嚓!

几乎同时,一阵密集的爆碎声响起。

七十二座封禁之台上,玲珑茧皆如破碎的蛋壳般裂开。

一道道恐怖的尸煞气息,随之暴涌而出。

宁姒婳当即色变,被这突然发生的一幕惊到。

“莫慌。”

苏奕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神色平淡如旧。

唯有那一对深邃的眸,重新望向了大殿顶部悬挂着的那一盏青色铜灯。

灯影潋滟如血,有模糊的女子身影若隐若现,散发出一种诡异渗人的气息。

当苏奕目光望过来的那一瞬,灯影中的女子似有察觉,抬手打了个响指。

啪!

大殿内的七十二座封禁之台顿时轰鸣起来,覆盖在其上的阵图云纹犹如活过来般,交织成一座巨大的禁阵。

置身其中的苏奕和宁姒婳,顿时陷入危机中!

嗖嗖嗖!

几乎同时,那尸煞之气弥漫的玲珑茧内,掠出一道道身影,有男有女,模样皆很年轻,身着暗金色道袍,背负灵剑。

原本,像极了一群耀眼夺目的剑修。

可他们身上的血色尸煞,却令他们的气息变得凶厉可怖,眼瞳皆泛起猩红冰冷的光泽。

七十二个尸灵!

可大殿外那些躯体残破腐烂的尸灵不同,这七十二个尸灵躯体完好,气息也超乎想象的强大。

皆不弱于化灵境存在。

其中有数个尸灵的气息,甚至堪比灵相境存在!

宁姒婳毛骨悚然,心都沉入谷底。

她只是辟谷境修为,哪怕强自镇定,可面对那些尸灵身上散发出的气息,依旧有窒息般的绝望之感。

想一想,

若换做是七十二个化灵境大修士一起出动,那该是何等恐怖的景象?

“道友,这些尸灵还能超度吗?”

宁姒婳结结巴巴问道。

“当然。”

苏奕随口道,“不过,得换个方式才行。”

锵!

话音还在回荡,玄吾剑已落入苏奕手中。

随着苏奕运转修为,玄吾剑那夜色般空灵的剑身泛起炽盛煌煌的金色佛光。

神妙的是,玄吾剑四周,更有一圈圈佛光剑影涟漪弥漫,每一道涟漪就如一朵金色莲台,莲台之上,隐隐约约有佛陀的虚影呈现。

诵经声、禅唱声、木鱼声、礼赞声……交织成宏大无量的梵音,在这座大殿中回荡不休。

大光明梵音剑!

小西天四大剑道传承之一,与“妙华渡厄剑”“慈航问心剑”“大千明镜剑”并称,皆是至高般的佛门剑经。

苏奕虽非佛修,但前世曾和小西天皇极境老古董“砚心佛主”坐而论道,论对佛门传承的理解和造诣,让砚心佛主也赞不绝口。

这等情况下,所施展的“大光明梵音剑”,就是让小西天的佛修见到,怕也得叹为观止。

而当看到这等宏大光明、煌煌炽盛的剑道绝学,宁姒婳也不由心旌摇曳,脑海中浮现出八个字:

神乎其技,夺尽造化!

那一圈圈涟漪般的浩荡佛光,似温暖的洪流,冲散宁姒婳心中的紧张和压抑,整个人如若得到解脱。

“杀!”“杀!”“杀!”

大喝声如雷霆滚滚。

七十二个尸灵祭出背后灵剑,带着滔天的尸煞之气,朝苏奕和宁姒婳杀来。

每一个尸灵展现出的力量,皆凶厉无边,足以让化灵境人物为之胆寒。

而当他们汇聚在一起,一起冲杀过来,简直就如来自地狱深处的一支凶灵大军!

便是灵相境人物,都注定要避其锋芒!

“连死了还被人操控,着实可怜。”

苏奕轻叹。

在他手中,玄吾剑横空刺出。

一圈佛光剑影掠起,看似如涟漪般轻柔,可当斩出时,却伴随着煌煌无量的佛光、震天动地的梵音!

轰隆!

那些尸灵催动的一道道灵剑何等强大恐怖,然而尚在半空中,便被浩荡的大光明梵音剑气挡住。

无法寸进!

那冲在最前边的一个高大男子模样的尸灵,被一道燃烧般的光明剑气扫中,躯体当即燃烧起来,刹那间便灰飞烟灭,消失无踪。

而接下来,随着苏奕迈步前行,不断挥剑,一圈圈金色剑影涟漪席卷扩散,一阵阵梵音禅唱轰然响彻,一个个宛如佛陀般的虚影从莲台上冲出,镇压四方。

砰砰砰!

那些堪比化灵境存在的尸灵,此刻就如陷入一片佛光大海之中。

剑气席卷,剑音如潮,让得他们的身影皆燃烧起来,化作灰烬扑簌簌飘洒一空。

便是堪比灵相境层次的尸灵,在这等佛门至高剑经的威能之下,也被狠狠压制住,任凭挣扎也无济于事,终不免灰飞烟灭。

那一幕幕景象,让宁姒婳不由怔住,震撼失神。

此刻的苏奕,直似在世间行走的佛,斩妖除魔,涤荡妖氛,光明

佛光,普照天下。

仅仅不足十个呼吸。

七十二个尸灵皆被超度!

而这并未结束。

便见苏奕袖袍鼓荡,蓦地将手中玄吾剑在虚空一顿。

轰!

一拳璀璨炽盛的剑气涟漪朝四周扩散而开,矗立在不同位置上的七十二座封禁之台,皆轰然倾塌爆碎。

原本覆盖在四周的禁阵力量,随之溃散消弭。

而苏奕的目光,则看向大殿顶部那一盏青色铜灯,淡然道:“还要不要继续玩?”

宁姒婳下意识顺着苏奕目光望去。

就见那一盏青色铜灯红艳艳的光影摇曳,有一道模糊的女子身影在灯影中浮沉。

这女子是谁?

宁姒婳惊疑。

哗啦~

仅仅巴掌大小的青色铜灯,此刻却响起如汪洋大海起伏的声音。

便见一片血光冲出,在虚空中不断涌动,渐渐勾勒成一个女子身影。

她白发如雪,一袭血色长裙,身影绰约,一对美丽的青色瞳孔妖异冰冷。

随着她出现,一缕缕细碎的血色剑意缭绕在她周身,平添一股肃杀凌厉的神韵。

白发血裙女子探手一招,青色铜灯落入掌中。

而后,她轻轻一个迈步,凭空出现在苏奕不远处,裙角飘曳,气息凌厉,配上她那绝艳精致的美丽面容,就如一尊妖仙!

宁姒婳眼前刺痛,心神如被刀割,下意识低下头,不敢去看这白发血裙女子。

对方气息太过凌厉可怖!

“道友手段了得,定非寻常之辈。”

白发血裙女子开口,声音也如剑锋般冰冷慑人,“不过,这里乃是群仙剑楼的归寂之地,你们擅闯进来,就已经犯下大错,若不想就此丧命,道友最好还是带着身边女伴,立刻离开。”

苏奕笑了笑,浑不在意对方言辞中的威胁。

他目光望向大殿深处那白长恨的尸骸上,道:“当年,就是你配合神咎妖剑,一起害死了白长恨?”

宁姒婳心中一震,这白发血裙女子,难道就是另一个凶手?

白发血裙女子眉头皱起,道:“道友这是已经决定不离开了?”

她没有回答,但身上的气息却愈发凌厉慑人了。

“你呢,为何不离开?”

苏奕仪态闲适,随口问道,“如今此地通往外界的禁制力量,早已消散一空,以你的道行,要从此地离开绝非什么难事。”

白发血裙女子眉头皱得愈发厉害,她哪会看不出,苏奕根本就不在意自己的威胁?

沉默片刻,她一对青色瞳孔凝视着掌间的青色铜灯,道:“我在等人。”

苏奕摇了摇头,道:“不对,依我看,你是在等神咎妖剑。”

白发血裙女子瞳孔微凝,似很意外。

便见苏奕继续道:“不过,这把剑已经来不了了。”

白发血裙女子斩钉截铁道:“不可能!”

这句话,无疑证明,她的确是在等神咎妖剑!

这让宁姒婳内心掀起惊涛骇浪,总算明白前一段时间,为何青雒会出现在群仙剑楼遗迹外了。

原来,是寄居在青雒脊梁骨内的神咎妖剑,要来见眼前这个白发血裙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