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五章 玲珑茧(1 / 1)

剑道第一仙 萧瑾瑜 1240 字 6个月前

光明无量,梵音浩荡。

这片充斥着灰暗、血腥、腐坏气息的地下世界,变得神圣而祥和。

那如潮水般冲杀过来的尸灵,一个个顿足在原地,腐朽不堪的躯体沐浴在煌煌炽盛的佛光之中。

每个尸灵神色皆变得惘然。

而他们身上那凶厉、血腥的尸煞气息,则在佛光的净化之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

这是一幕不可思议的画面。

苏奕跏趺而坐,直似传闻中的地藏王坐镇地狱,立不朽宏愿,施无量佛法,只为涤荡罪愆。

宁姒婳呆呆地看着这一幕,内心涌起说不出的震撼情绪。

这世间万法,还有苏奕不会的吗?

“……智慧音里,吉祥云中,为阎浮提苦众生,作大证明功德主……”

苏奕诵经至此,悄然睁开眼眸。

那若雷音般宏大的诵经声,兀自在这片天地间回荡不休。

而在远处,那些尸灵的躯体皆像被洗干净般,充盈着一股祥和的气息,再没有一丝污浊邪祟之气。

在这一刻,这些尸灵似回想起了生前的一切,眼神齐齐迸发出解脱般的释然光泽。

而后,那尸灵凶禽感激出声:“多谢道友施展妙法,为我等解脱!”

紧跟着,其他尸灵皆齐齐朝苏奕见礼:“多谢道友施展妙法,为我等解脱!”

充满感激的声音中,那些弑灵的身影扑簌簌化作了灰烬,消散一空。

目睹这一幕,宁姒婳内心一颤,涌出说不出的感触,怔然出神。

世间最痛苦之事,莫过于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眼下,这些生前原本是群仙剑楼传人的尸灵,看似彻底消散于世间,可这何尝不是一种真正的解脱?

“道友此举,堪称功德无量。”

宁姒婳美眸望向苏奕,轻声开口。

苏奕不以为意地摇了摇头,道:“功德之事,最为虚妄,我为他们超度,只不过是在偿还恩情罢了。”

说话时,他已迈步朝远处那一座宫殿行去。

宫殿恢弘,由一块块炼制得整整齐齐的巨石堆砌而成,极为古老壮观。

宫殿的大门紧闭,大门上镌刻着繁密的禁制阵图,虽历经岁月侵蚀,依旧给人扑面而来的压迫气息。

“又是一道防御禁阵。”

苏奕伫足石阶处,略一端详,不由想起之前那尸灵凶禽曾说过的那句话。

“掌教下令,凡闯入‘归寂之地’者,杀无赦!”

归寂之地!

难道说,这地方是群仙剑楼为门中强者所准备的……坐化之地?

坐化,便是寿元耗尽,就此逝去。

对修士而言,只要无法突破到皇境层次,寿元哪怕再绵长,也终究并非真正的长生不死!

更别谈什么与日月同寿。

思忖时,苏奕袖袍一挥。

哗啦!

一片清色霞光席卷而出,分别击在那紧闭大门的不同位置上,而后一阵沉闷厚重的轰鸣声响起。

那尘封不知多少岁月的古老大门,在苏奕和宁姒婳面前徐徐开启。

放眼望去,那大殿之内,并没有任何摆设和装饰,反倒是

列位祖师!”

当看到这,苏奕心中一震,露出恍然之色。

这具尸骸,乃是群仙剑楼第三代掌教白长恨!

当初苏奕进入群仙剑楼遗迹之后,曾从一块玉简中,见到过三万年前所留下的一幕幕烙印画面。

画面中,就有白长恨和浑天妖皇的身影!

“神咎噬主……看来那把名唤神咎的妖剑,原本是白长恨的本命道剑……”

苏奕暗道。

两个月前,他曾在群仙剑楼遗迹前,斩杀青雒,并由此得知,青雒只是一个以身饲剑的剑奴罢了。

而主宰青雒命运的,则是藏在他的脊梁骨内的一柄名唤“神咎”的妖剑!

当时,苏奕便曾揣测,青雒之所以出现在群仙剑楼遗迹前,极可能是受了神咎妖剑的影响。

毕竟,群仙剑楼乃是妖道势力,且名字中带一个“剑”字。

而神咎妖剑明显是一件妖道至宝,拥有一条完整的妖灵,当时又出现在了群仙剑楼遗迹前。

这一切无疑表明,神咎妖剑和群仙剑楼之间很可能有着某种关联。

而现在,当看到白长恨的尸体,以及他临死前所留的这一行血淋淋的潦草字迹,苏奕哪还会不清楚?

“道友,你莫非认出了这具尸骸的身份?”

宁姒婳问道。

苏奕点了点头,并把自己推断出的一些事情,告诉了宁姒婳。

三万年前,暗古之禁爆发,群仙剑楼人人自危,其掌教白长恨率领宗门内的强者,在这归寂之地修建七十二座封禁之台。

打算留一个后手,希望沉寂在玲珑茧内的传人,有朝一日能够苏醒过来。

可白长恨自己恐怕都没想到,在他在此安排后手时,其本命道剑神咎会突然噬主!

此地的七十二个玲珑茧,以及大殿外那数百个化作尸灵的群仙剑楼强者,明显也都是被神咎妖剑所杀害!

苏奕陈述的很简单,可得知这样一个真相之后,却惊得宁姒婳背脊生寒,俏脸都变了。

她失声说道:“一把剑而已,怎会……怎会如此恐怖和恶毒?”

“这就是‘以身饲剑’之法所带来的风险。”

苏奕道,“这等秘法,以自身精气神和修为来供养本命道剑,以此来提升本命道剑的品相和威能。”

“这么做,的确可以让本命道剑爆发出超乎想象的恐怖威能。”

“可弊端就是,若镇压不住此剑的性灵魂体,注定会面临噬主的风险,到那时,修者自身的记忆、道行、生命皆会被剑灵剥夺和吞噬。”

说到这,苏奕目光看向白长恨的尸体,继续道,“若我猜测不错,此人当年在布设封禁之台和玲珑茧之后,心神和道行必然消耗极大,如此,才给了神咎妖剑可趁之机从而,酿成了这一桩弥天大祸。”

宁姒婳听得心惊肉跳,手脚发凉。

一把剑,竟在当年杀了群仙剑楼的掌教,毁掉了群仙剑楼应对暗古之禁力量的一切布局!

这无疑太不可思议。

而更让宁姒婳心悸的是,神咎妖剑还活着!

并且在前不久的时候,若不是苏奕及时赶到,差点就让这把大凶妖剑闯入群仙剑楼遗迹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