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四章 地藏菩萨经(1 / 1)

剑道第一仙 萧瑾瑜 1865 字 7个月前

枯井不大,只有丈许范围。

一缕缕猩红的血雾从井口冒出,让附近虚空都染成血色。

应阙守在不远处,当看到苏奕时,连忙提醒道:“苏先生,这枯井极诡异,那些血雾充斥腐蚀气息,沾染不得。”

苏奕点了点头,迈步上前,探手一抓。

一团血雾涌入其掌间。

端详片刻,苏奕随口道,“这是尸煞之气,看着品相,这枯井深处,很可能诞生有堪比灵道大修士的‘尸灵’。”

应阙和宁姒婳对视一眼,皆露出惊色。

尸灵!

这可是一种极恐怖的生灵。

一般而言,当强大的修士被杀,若尸体内还留有怨念残魂,在灵气的蕴养之下,便有可能蜕化为尸灵。

这和世间鬼物相似,只不过却是由尸体所化的一种活物。

“你们在此守着,我去看看。”

苏奕说道。

这里是群仙剑楼遗迹,可这枯井下方,却弥漫着尸煞之气。

这无疑意味着,在以前时候,必然有修士丧命于其中!

说着,苏奕已来到枯井前。

“道友,能否也带我一起去看看?”

宁姒婳禁不住说道。

苏奕一怔,“你不怕危险?”

宁姒婳嫣然一笑:“有道友在,天塌了我也不怕。”

话都说到这份上,苏奕哪还会拒绝?

当即,两人一起掠入那枯井下方。

枯井内是一条层层而下的石阶,由厚重的玄铁浇筑而成。

每一层石阶上,皆镌刻有不同的符阵云纹,只不过似历经无尽岁月的侵蚀,那些符纹都已斑驳模糊。

可苏奕还是一眼看出,这是一座极强大的防御禁阵!

“群仙剑楼为何要在此地布设防御禁阵?”

苏奕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

若这枯井之下有凶险,当布设封印禁阵来进行镇压才对。

可此地的禁阵,明显是要防御外界之人闯入进来!

“小心一些。”

很快,苏奕眉头微挑,提醒了一句。

这石阶似没有尽头般,越往下空气中充斥的尸煞之气就越浓重。

到最后,连苏奕也不得不运转修为,才将那如潮般弥漫的猩红煞气一一抵消化解。

嗤!

忽地,一道刺耳的破空声在石阶下方的血煞之气深处响起。

苏奕探手取出一盏青铜灯,灯盏如莲,灯芯如蛇,释放出一阵诡异渗人的碧绿色光影。

鬼蛇冥灯!

一件极强大的鬼道灵宝,专门克制和镇压世间鬼物,若用来对敌,也你很够侵蚀和影响敌人的神魂。

这件宝物,是苏奕当初在须弥仙岛时,从阴煞冥殿古代怪胎墨星哲手中得到的一件战利品。

哗啦!

随着鬼蛇冥灯的光影扩散,石阶下方笼罩的尸煞之气如潮般溃散。

与此同时,一道凄厉的嘶叫响彻。

仔细看,就见数十丈外的地方,一个身影被鬼蛇冥灯的神辉扫中,躯体上燃烧起碧油油的火焰,惨叫不已。

“这是?”

当靠近过去,宁姒婳吃惊看到,那身

影浑身腐烂,形似一只丈许长的兽类,由于头颅破碎,浑身尽是腐蚀残破的痕迹,很难辨认出这是何等凶兽。

“一个元道层次的妖修,其本体应当是走兽之属,只不过如今的它,早已化作一具尸灵,称其为尸妖也不错。”

苏奕打量了一番,忽地探手,隔空将那尸灵的头颅拧了一下。

“你看它的头颅眉心之地,虽腐蚀严重,但仔细辨认,不难看出,那里有一道剑伤。”

苏奕道,“也就是说,当初这元道层次的妖修,是死在一道剑气之下。”

宁姒婳倒吸凉气,“此地是群仙剑楼的地盘,而在三万年前的时候,群仙剑楼乃是三大妖修势力之一,这岂不是意味着,眼前这尸灵极可能是群仙剑楼的一位传人?”

苏奕点头道:“应当如此。”

“那凶手竟敢闯入群仙剑楼行凶,未免也太大胆了。”

宁姒婳惊疑。

苏奕眼神微微有些异样,道:“你怀疑当初是有外敌杀入此地?”

“难道不是?”

宁姒婳一怔。

“这枯井位于群仙剑宫后方,入口覆盖有无比森严的防御禁阵,搁在当初,便是皇境人物要闯进来,也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苏奕说道,“同样,若是皇境人物出手,随手一道剑气,轻松就可以让这元道层次的妖修魂飞魄散,尸骨无存,根本没有机会化作尸灵。”

宁姒婳隐约明白了,难以置信道:“道友的意思是,那凶手本身就是群仙剑楼的强者?”

“有这种可能。”

说话时,苏奕继续朝下行去。

鬼蛇冥灯悬浮在前,洒出碧绿的霞光,驱散沿途的尸煞之气。

一路上,陆续又有一些尸灵冲出,试图袭击苏奕和宁姒婳。

但无一例外,皆被鬼蛇冥灯的力量轻松镇压。

“这些尸灵,生前只有元道层次的修为,到如今也没能蜕化出神智和意识,谈不上多大威胁。”

苏奕随口道,“有意思的是,他们皆是死在同一把剑之下,那种剑痕和力道,如出一辙。”

苏奕道。

宁姒婳一阵感慨,内心油然生出钦佩之意。

她如今早已踏入元道之路修行,有着辟谷境大圆满道行。

可是相比苏奕,早已是天壤之别。

若换做是她自己,仅仅是对付这沿路的尸灵,注定会险象环生,甚至不得不退避。

可在苏奕手底下,仅凭一件宝物,就将那些尸灵轻松镇压!

当然,宁姒婳对此早见怪不怪。

她钦佩的是,苏奕简直像无所不知般,不知了解尸煞之气,还能够从从一些不易察觉的蛛丝马迹中,推敲出许多有价值的线索!

比如,这些尸灵生前是如何死的。

半刻钟后。

苏奕和宁姒婳终于抵达石阶底部,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广袤的地下世界。

这里尸煞之气反倒变得稀少起来,极远处,矗立着一座巨大古老的殿宇。

而此时,在那殿宇大门附近,汇聚着许许多多的尸灵!

那些尸灵几乎都呈现妖兽的形态,浑身腐烂,弥漫着惊人的尸煞气息。

一眼望去,当有数

百之众!

“这……”

宁姒婳美眸收缩,“难道说,那些尸灵皆是群仙剑楼的传人所化?”

“很可能。”

苏奕眸光闪动,“并且,在很久以前,此地当埋藏着一条先天灵脉,蕴生着无比精纯雄厚的灵气,否则,不可能会蕴生出如此多的尸灵。”

说话时,他迈步前行,“走,我们去那座宫殿中看一看。”

他注意到,那密密麻麻的尸灵,皆试图闯入那座宫殿内,但无一例外,皆被阻挡住了。

“谁!?”

猛地,一道嘶哑干涩的暴喝声响起。

便见远处的尸灵群内,一头羽翼残破腐朽的尸灵凶禽,转身朝苏奕这边看来。

它双瞳猩红,浑身气息暴戾血腥,竟似拥有一定的智慧!

伴随着这头尸灵凶禽转身,附近其他尸灵皆齐齐扭过头来。

那一瞬,宁姒婳娇躯一僵,毛骨悚然。

这些尸灵奇形怪状,浑身腐烂,简直似从地狱中爬出的恶鬼!

“果然,此地有着一个堪比化灵境层次的尸灵。”

当看到那尸灵凶禽时,苏奕不由露出异色。

似这等尸灵,极为罕见,生前当有着不弱于灵相境的道行,才有机会在死亡后,让尸体在灵气的漫长岁月滋养之下,蜕变到这等地步。

“掌教下令,闯入‘归寂之地’者,杀无赦!快,去杀了那两个外来者!”

那头尸灵凶禽发出大吼。

轰隆!

密密麻麻的尸灵动了,仿似血腥的潮水般冲来。

“杀!”“杀!”“杀!”

这些尸灵,唇中皆发出凶厉的咆哮,眼神猩红,尽是疯狂暴戾的气息,明显没有多少神智,只是在本能地听从调遣。

见此,苏奕不由轻声一叹。

既然知道这些尸灵在生前,乃是群仙剑楼的传人,苏奕哪还有什么战斗厮杀的兴致。

不管怎么说,如今他们这些人定居在群仙剑楼遗迹内,总归是承了群仙剑楼的恩情。

更别说,苏奕当初第一次进入群仙剑楼时,还曾得到浑天妖皇所留的白骨印玺,以及群仙剑楼的至高传承“万灵剑经”。

“也罢,今日我苏某人便以佛门小西天‘地藏菩萨经’,为尔等超度,就此从困顿苦难中解脱,也算……偿还你们群仙剑楼的恩情。”

苏奕自语。

他身影凭空而起,跏趺坐于虚空,双手于身前结印,灵台空明,宝相庄严。

随着道行运转,周身上下骤然大放光明。

宁姒婳一怔。

便见在苏奕身上,无量梵光扩散,煌煌光明,照亮这片灰暗血腥的地下世界,虚空中都弥漫上一股庄重祥和的气息。

宁姒婳眼神恍惚,只觉此刻的苏奕,直似传闻中的佛陀临世,光明万丈,照彻十方,让人甚至忍不住心生虔诚膜拜的冲动!

与此同时,一阵阵梵音禅唱般的诵经声,从苏奕唇中响起。

初开始低不可闻,渐渐变得琅琅如钟鼓,直至后来,则如浩荡雷音般,响彻四方,宏大无量。

“……慈因积善,誓救众生,手中金锡,振开地狱之门,掌上明珠,光摄大千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