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三章 损有余而补不足(1 / 1)

剑道第一仙 萧瑾瑜 1864 字 6个月前

果然,大悲神君接下来的话,印证了苏奕的推测。

“那螟蛉血窟,就如一个牢狱,其内充斥无尽血煞气息,能够剥夺和吞噬修者身上的血气、修为和生机。”

“皇境之下的角色,不出一天,就会化作干瘪的尸骸。”

“而像我这等皇境人物,虽能抵挡那等血煞气息,可长年累月之下,生机和修为依旧不断被蚕食……”

大悲神君说到这,声音苦涩低沉,“这感觉,就好像自己成了田地里生长的庄稼,一身的修为和生机,被予取予夺,最终注定会落一个身陨道消的下场。”

苏奕皱眉道:“那狱卒视皇境为螟蛉,剥夺生机、蚕食修为……他们这么做,究竟是什么目的?”

大悲神君沉默片刻,这才说道:“炼药!以我辈修士为大药,剥夺道行和生机,以炼制丹药,为其所用!”

苏奕眼眸微眯,道:“何以见得?”

“每隔千年,便会有狱卒进入螟蛉血窟,将蓄积千年之久的血煞力量收集带走。”

大悲神君声音透着莫大的愤恨,“同时,狱卒也会将新抓到的逃犯囚禁在螟蛉血窟,等待下一个千年之后,再来收割。”

苏奕眼神微微有些异样,自语道,“这等手段,和一些魔道流派倒是有些相似……”

前不久的时候,他曾派遣应阙前往血荼妖山布设“都天化血阵”。

此阵一成,但凡从那一座空间裂缝抵达血荼妖山地下世界的异界修士,皆会被大阵镇杀。

这些修士的生机和血肉,则会化作一种养料,让都天化血阵的力量变得越来越强大……

这和那狱卒的做法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螟蛉血窟就像都天化血阵,大悲神君这等被困在螟蛉血窟的角色,同样会化作养料,被收集带走。

而“都天化血阵”,本就是大荒魔门“极乐魔土”所传承的一座禁阵!

“你可知道,那狱卒究竟有多少个,又是什么来历?”

苏奕问。

“狱卒并不止一个,他们应该来自同一个势力,至于是何等势力,我也不清楚。”

大悲神君道,“不过,在我被困的这片区域中,有着一座传送祭坛,是那些狱卒进入螟蛉血窟的通道之一。这座传送祭坛上,镌刻着一行字迹。”

苏奕露出感兴趣之色:“什么字迹?”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

大悲神君一字一顿。

苏奕不由一怔,道:“有点意思,他们这是要替天行道不成?”

所谓“损有余”,无疑意味着,在那狱卒所在的势力中,认为被他们抓捕的“逃犯”属于“有余”之辈。

要将“逃犯”的生机和修为剥夺,去“补不足”!

那么,这所谓的“不足”又是谁?

蜾蠃抓捕螟蛉,目的是为他们的后代准备养料。

狱卒抓捕逃犯,是否也意味着,要把剥夺来的生机和修为,拿来为他们的后辈所用?

“他们怎可能代表天道?分明就是打着‘替天行道’的幌子,视我辈修士如大药,进行收割罢了!”

大悲神君愤然出声。

苏奕点了点头。

天之道,损有余而

补不足这句话,本身并非贬义,而是阐述一种天道运转的规则罢了。

所谓的替天行道,完全是无稽之谈。

苏奕问道:“这句话是以何等文字镌刻?”

大悲神君不假思索道:“一种古老的人族铭文。”

苏奕眉毛微挑,难道说,那狱卒所在的势力,并非是某个魔族势力,而是由人族修士组成?

若如此,这个势力所做的事情,可称作是损不足而补有余!

毕竟,一个能轻易擒下大悲神君这等皇境人物的势力,其自身必然强大无比!

并且,这个势力还极可能掌控着暗古之禁力量。

这让苏奕都不禁怀疑,三万年前爆发在苍青大陆上的暗古之禁力量,会否就是出自来自这个势力的手笔!

“在被困的这数万年中,我也曾见到一些被抓来的其他修士,他们来自不同的世界位面,可惜修为都谈不上厉害,在被抓来不久,便失去了所有的生机和修为。”

大悲神君再次开口,“不过在和他们交谈中,我才知道,他们同样不知道那狱卒所在的是何等势力,只听说对方乃是替天行道,故而以‘天道门’称呼对方。”

“天道门?”

苏奕摇了摇头,这诸天上下,哪个势力敢以天道门人自居?

犯忌讳不说,还会被其他势力所敌视!

毕竟,修行之道,本就是逆天行事!

接下来的时间中,苏奕和大悲神君又聊了很多。

他这才知道,身为‘九灵魔鹏’一脉强者的大悲神君,其天生的一门神通,便是和空间有关,名唤“咫尺空印”。

这无垠岁月以来,他就是凭借这门神通,缔结通往苍青大陆的空间节点,以此收取和召集信徒,开创了螟蛉神教。

而通过这些信徒的献祭,则让大悲神君获得了一些灵材和丹药,这才在螟蛉血窟中苦苦支撑到如今。

至于“大悲神君”这个封号,也是他自己所取。

身陷囹圄,久久不得脱困,自然是人生大悲之事。

忽地,悬浮在虚空中的血色漩涡一阵颤抖,登时打断了苏奕和大悲神君之间的交谈。

“道友,这空间节点就将崩溃,下次要再想开辟,怕就要到数月之后了。”

大悲神君飞快说道。

咫尺空印神通虽神妙,可对大悲神君自身力量的消耗同样极大。

“这是周虚炼煞诀剩下的内容,以后有空闲,咱们再聊。”

苏奕将早已准备好的玉简拿出,丢进了那血色漩涡中。

“多谢道友赐法!”

大悲神君激动出声。

很快,血色漩涡消失不见。

苏奕则一个人坐在藤椅中,陷入沉思。

这次交谈,让他获得了诸多有价值的线索。

比如在那域外星空之下,不止有第九星墟,还有其他星墟。

比如,打着替天行道幌子,视大悲神君这等皇境人物为逃犯的“天道门”狱卒。

比如在那星空之上,有着一个名叫螟蛉血窟的地方,疑似是“天道门”所开辟的一座巨型牢狱。

这些线索,归根到底皆和暗古之禁有关!

而暗古之禁,则能够被“

天道门”这个势力所掌控!

当然,这个神秘势力的名字,究竟是否叫“天道门”,目前还不好说。

“看来,只有抓住一个看守星墟的狱卒,才能将这一切真相查个一清二白。”

苏奕暗道。

想到这,他又不禁想起了陨星渊之下,那一个疑似来自星空深处的生灵。

“这家伙能够动用暗古之禁力量,定然和这天道门有着分不开的关系,而我手中拥有苍青之种,当这家伙脱困时,定然会主动来寻找自己……”

“到时候,将其擒下,足可了解到许多事情!”

苏奕对域外星空的事情很感兴趣。

前世巅峰时,他就有机会去横渡星空,可最终没有选择前往,而是选择了通过轮回重修的方式,来求索更高的剑途。

而如今,既然有机会去了解星空深处的一些事情,他自然不会错过。

很快,银袍青年庆元、虬髯老者刁云河、朔蒙返回,都很识趣地没有问询苏奕和大悲神君聊了一些什么。

苏奕自然不会多谈。

“我该走了。”

苏奕起身,收起藤椅,决定返回群仙剑楼遗迹,继续闭关,等待破境的契机来临。

银袍青年庆元等人连忙起身相送。

“大人,就由小的来载您出行吧。”

熔金狮兽恭敬出声。

苏奕点头,迈步来到熔金狮兽庞大的背上,随意落座。

“金奴,以后跟在苏前辈身边,必然少不了你的造化,千万莫要辜负苏前辈的栽培之意。”

庆元叮嘱道。

“是!”

熔金狮兽郑重答应。

当即,它载着苏奕腾空而起,很快便消失在远处夜空之下。

见此,庆元等人皆长松一口气。

伴君如伴虎!

和苏奕相处时,他们皆感到极大压力,唯恐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招惹苏奕反感。

而现在,他们总算轻松了下来。

“不动手的时候,这位苏大人还是很好说话的。”

朔蒙感慨道。

“你这是还希望和他相见?”

虬髯老者刁云河问道。

朔蒙连忙摇头道:“还是不想见为好。”

“我也是这么想的。”

庆元神色复杂,叹息道,“可凭苏前辈和师尊的关系,我很怀疑,以后还是会和他相见的……”

朔蒙和刁云河顿时沉默了。

一天后。

东孚郡城,苏奕和元恒、兰娑、云琅上人汇合,并于当天前朝乱灵海深处掠去。

两天后。

正月二十二。

苏奕一行人重返群仙剑楼遗迹内。

才刚把兰娑和云琅上人安置妥当,宁姒婳就找到苏奕,忧心忡忡道:

“道友,前天傍晚的时候,这群仙剑楼遗迹内,出现了一口诡异的枯井,井内有呛鼻的血腥气息涌出,我担心那地方有危险,便让应阙前往看守。”

苏奕不由讶然,道:“带我去看看。”

宁姒婳当即在前带路。

很快,在群仙剑宫后方,一座荒芜废弃的道场中,苏奕见到了那一口枯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