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九章 当年故人今犹在(1 / 1)

剑道第一仙 萧瑾瑜 1941 字 6个月前

杏黄医馆外。

当看到苏奕的身影时,葛谦不禁问道:“苏大人,之前那地方似乎有灵异的事情发生?”

元恒和白问晴目光也看向苏奕。

他们都察觉到了杏黄小居中的变化。

“我之前帮一株老槐树成灵,了结了一桩因果。”

苏奕随口说着,目光望向广陵城西城门所在。

那里有一阵阵苍茫的号角声响起,隐隐还夹杂着厮杀声和妖兽嘶吼的声音。

“走,过去看看。”

苏奕迈步行去。

一路上,街巷冷清,行人稀少。

直至快要抵达西城门时,就见高高的城墙上,驻守着许许多多武者的身影。

城门大开,能够清楚看见,一支披坚执锐的武者队伍,正在和一群妖兽厮杀奋战。

战况很激烈,但规模不大,那些妖兽充其量只有百余头,且实力谈不上多强大。

和云河郡城外所见的兽潮大军完全没法比。

再看那一支武者队伍,明显训练有素,彼此配合默契,厮杀在妖兽群中,虽偶有负伤,但谈不上危险。

尤其是为首一个持剑青年,恰似群龙之首,展现出极精湛的战斗技巧。

“李默云……”

苏奕怔了一下,才想起那持剑青年是谁。

广陵城有三大家族,李氏排名第一。

很早之前,李默云便是广陵城年轻一代的风云人物。

不过,李默云当初极爱慕文灵昭,曾视苏奕这个废物赘婿为眼中钉,还曾欲将苏奕除掉。

直至后来在云河郡城,见识过苏奕的种种强大之处后,李默云才最终打消了与苏奕为敌的念头。

而对苏奕而言,完全就没有在意过李默云这等小角色。

若不是他记忆一向极好,且在这时候再次见到了对方,怕是这辈子都不可能再想起此人。

旋即,苏奕目光望向城墙之上,辨认出了许多熟悉的身影。

有城主傅山、胡卫统领聂北虎、李家之主李天寒、黄家之主黄云冲、文家之主文长镜这等广陵城的大人物。

也有聂藤、文珏元、文少北这些年轻一代的武者。

尤其是聂藤,气息明显要比其他人强大一截,已拥有宗师境的修为!

“此子气息沉凝,根基扎实,不错不错。”

苏奕暗道。

他当年在广陵城时,聂北虎曾上门祈求,希冀能够让聂藤跟随在自己身边做事。

不曾想,聂藤自尊心极强,并不甘心接受这样的安排。

正因如此,反倒苏奕对这个性情沉凝的少年颇为欣赏,赠予了对方一门修炼秘术。

无疑,聂藤能够在短短八个月时间,就踏足宗师之境,一是和修炼他所赠的秘法有关。

二也是因为,聂藤自己争气。

“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在这里看热闹,快走快走,马上下一波兽潮就要来了,到那时,便是有聂宗师在,万一有妖兽闯入城中,你们哪还有命再看热闹?”

一支武者队伍巡弋而来,当看到苏奕等人时,为首一个魁梧中年大声喝斥,催促他们离开。

苏奕怔了一下。

元恒则笑道:“聂宗师?就是城墙上站着的那个少年么?”

魁梧中年顿时露出敬畏之色,道:“不错,聂宗师可不简单,乃

是我们广陵城年轻一代第一个踏足宗师境的强者,这一个月里,正是有他坐镇,才阻止了一次次的兽群侵袭!”

元恒一怔,道:“是吗,可我记得这广陵城中,第一个踏足宗师境的,应该……另有其人吧?”

魁梧中年眉头皱起,思忖片刻,才恍然道:“你说的是咱们大周的帝师苏奕?他以前时候虽当过文家的姑爷,但认真说起来,他可不是我们广陵城的人。”

说到这,魁梧中年感慨道:“说起来,这都已经很久没有听说过苏帝师的消息了,世间都传言,苏帝师前往了大夏修行,这辈子都不会再返回大周了。”

旁边一个武者兵卒禁不住道:“若是有苏帝师在,凭他的手段,哪可能让大周陷入这等兵荒马乱的困境中?”

谈起苏奕,这些武者皆唏嘘感慨不已。

元恒等人神色则有些古怪,禁不住都将目光看向苏奕,这才知道,原来早在大周时,苏奕便有“帝师”之称!

苏奕浑似不觉,自顾自听着。

“便是苏帝师在,又哪能挡得住那来自异界的天狱魔庭强者?我听闻,就在最近一段时间,连大周皇室和潜龙剑宗都向天狱魔庭臣服了!”

一个士卒喟叹,“总之,这世道乱了,别说苏帝师不在,就是他在,凭他一人之力,也难以改变大周天下的剧变。”

这番话,让元恒眉头皱起。

便在此时,一阵惊天的兽吼之声从城门远处传来。

紧跟着,大地震颤,轰鸣如雷,似有千军万马正在从远方靠近过来。

魁梧中年色变,催促道:“第二波兽潮要来了,兄弟们跟我去守城!你们这些家伙也别愣着了,赶快离开!”

说话时,魁梧中年就带着身边士卒全速朝城门处冲去。

“难道说,又有天狱魔庭的角色在驱使妖兽大军攻城?”

苏奕眉头微皱,迈步走了过去。

元恒等人跟随其后。

城门外。

成百上千的妖兽,如潮水般从远处冲来,兽吼震天。

那等一幕,让驻守在城墙上的众人皆倒吸凉气,彻底色变。

这一波兽潮的规模之大,完全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这可怎么办?”

文家族长文长镜脸色发白,双膝一阵哆嗦。

傅山、李天寒、黄云冲也露出深深的忧色。

广陵城只是云河郡中的一座小城,整座城池中的武者数量加起来,也仅仅只上千之众,其中大半都是最低层次的搬血境角色。

而最强大的宗师人物,目前只有聂藤一人。

这等情况下,一旦远处那些妖兽冲来,以他们现在的力量,怕是根本难以守住城门了!

而一旦防线失守,广陵城必会彻底沦陷在妖兽的血盆大口之下!

“还能怎么办,我们的宗族、亲友皆在城中,我们若退了,他们可就彻底完了。”

聂藤沉声开口,“所以,无论如何,这一战也不能退!”

言辞铿锵,斩钉截铁。

“不错,我同意聂藤的意见!”

李默云也来了,他刚经历一场恶战,浑身染血,气息冷厉慑人。

“好!就这么做!”

聂北虎点头答应。

其他一些大人物还有些犹豫,可见到这一幕,皆咬牙答应下来。

归根

到底,是他们预判出错,根本没想到,这下一波兽潮的规模会如此可怕,若早知道,或许还有机会让城中的人们撤离。

可现在说这些,明显已经晚了。

轰!轰!轰!

妖兽大军越来越近了,那凶厉的妖气如滚滚狼烟般,遮天蔽日,大地在震颤,如若沉闷的雷鸣。

一眼望去,妖兽如潮,成百上千,仅仅那等气势,便让驻守在城门附近的武者士卒身心发寒,面露绝望。

这……这还怎么打?

便是城墙上决意赴死一战的聂藤、李默云等人,斗志都在经受冲击,神色空前凝重。

而这时,文长镜这位堂堂文家之主,竟是双膝一软,身影一个趔趄,差点没站稳!

可没有人嘲笑他。

一股压抑、绝望、近乎让人窒息般的氛围,也是笼罩在城墙上下。

聂藤抿了抿唇,深呼吸一口气,拔出一杆战矛。

他眼神变得平静而坚定。

旁边,李默云掸了掸衣衫的尘埃,手中则悄然握紧战剑,眸泛决然。

便在此时,一阵大喝声响起:

“你们来这里做什么?疯了不是!?”

城门附近,魁梧中年满脸怒容,他看到苏奕一行人靠近了过来,气得直咬牙。

见过找死的,没见过这般找死的!

聂藤等人下意识将目光望去,当看到那一个青袍如玉,淡然出尘的少年时,他们皆睁大眼睛,似难以置信。

“苏先生?”

城主傅山更是失声叫出来。

“苏……苏先生,真的是您?”

聂北虎颤声开口,满脸的激动。

“哈哈哈,苏先生来了,我们有救了!”

黄云冲狂喜大笑。

再看李天寒、文长镜等大人物,一个个皆瞪大眼睛,神色明灭不定。

他们……又何尝不认得苏奕?

只不过,因为以前的一些恩怨,让得他们面对苏奕时,内心更多的是敬畏和害怕!

“苏先生……”

聂藤怔怔,眼神恍惚,这个气质沉凝的少年罕见地失态了。

而当李默云看到苏奕时,也怔了一下,旋即神色变得复杂,低头不语。

苏先生?

那魁梧中年和身边的士卒皆愕然,苏先生是谁?

为何会让那些大人物如此失态?

对于这一切,苏奕没有理会,自顾自来到城墙之上,看着在场那些熟悉的面庞,目光最终落在聂藤身上,道:“还算有点出息。”

如今已是宗师人物,性情向来要强的聂藤,听到这句话时,眼眶却莫名地微微泛红。

他内心激荡,抱拳行礼道:“苏先生,我从不敢忘记您当初的教诲!”

“我记得,你当年视我为同辈,可不愿向我低头见礼的,如今成了宗师,怎地变得这般客气了?”

苏奕笑着打趣了一句。

提起当初的事情,聂藤顿时有些窘迫,讪讪道:“当初,是我年少轻狂,不知天高地厚,直至如今踏足宗师境,方才明白我和苏先生的差距,就似天壤之别,哪还敢对先生不敬。”

“行了。”

苏奕摆了摆手,目光一扫远处那些奔袭而来的妖兽大军,道:“元恒,交给你了。”

“是。”

元恒肃然领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