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八章 一饮一啄 皆有前因(1 / 1)

剑道第一仙 萧瑾瑜 1909 字 6个月前

黑色秘符造型独特,形似一截锁链,其上雕琢着奇异扭曲的魔纹。

苏奕将此物拿在手中略一端详,顿时就判断出,这是一枚求援所用的讯符!

“找个机会捏碎此符,看能引来多少天狱魔庭的猎物。”

苏奕思忖时,将此符和招魂幡收起。

至于鲁峥的其他遗物,他都懒得再多看一眼。

“走了。”

苏奕目光扫了袁武通等人一眼,便转身迈步朝远处夜色中行去。

元恒等人紧随其后。

“苏先生保重!”

袁武通拱手。

“苏大人保重!”

木仓图等人也齐齐拱手。

虽然,苏奕离开的时候,连招呼都没打一个。

可谁又能不敬?

须知,今日傍晚若无苏奕一行出手,这云河郡城……怕是早已沦陷于肆虐的妖患之中!

云河郡城外,大沧江之畔。

深夜萧瑟,四野寂寥。

苏奕伫足踟蹰片刻,最终沿着大沧江逆流而上。

逆流而行,便可抵达广陵城。

那里是苏奕觉醒前世记忆的地方,承载着他诸多的回忆。

“主人,我们这是去哪里?”

路上,元恒不禁问。

“以后这大周……我怕是不会再回来了,趁此机会,随便看看。”

苏奕随口道。

大周,算得上是他转世重修的“故土”。

但终究不是真正的故土。

以后求索大道,注定将和这个偏远小国渐行渐远。

趁此机会,随便走走看看,就当……一种辞别。

至于以后,心所安处,即吾乡。

……

清晨十分。

广陵城外。

苏奕望着这座熟悉的城墙,脑海中不由浮现出一个个身影。

活泼靓丽的文灵雪、精明市侩的琴箐、老实本分的文长泰、说一不二的老太君……

除此,尚有城主傅山、护卫统领聂北虎、黄氏族长黄云冲、黄乾峻、聂藤……

只是和当初相比,如今的广陵城明显也发生变化。

城外地带,到处可见遗留的妖兽残骸、那厚重的城墙上,不少地方都已塌陷裂开,涂满血渍。

以往在清晨时候,城门内外熙熙攘攘,热闹非凡。

可如今,只能看到一支支披坚执锐的武者队伍,巡弋在城门四周,平添肃杀之气。

无疑,广陵城也曾遭受妖患,但受到的影响并不大。

苏奕信步走进了城中。

沿着熟悉的街道,他看见了松云剑府。

还记得当初身为文家赘婿的他,曾有一段时间会天天来此接小姨子文灵雪放学。

就这般一路闲逛着,不知觉间,远远地看到了杏黄医馆。

当初,苏奕曾定居于杏黄医馆后的杏黄小院。

也是在那里,让他从阴煞门传人吴若水手中得到了一个养魂葫,从而见到了倾绾。

清晨十分,杏黄医馆外,已经排起了长龙。

和以往不同,看病的大多是武者,一个个衣袍染血,披头散发,似刚经历过一场血战般。

“你们在此稍等。”

苏奕吩咐了元恒等人一声,便信

步走进了杏黄医馆。

医馆内一派忙碌的景象,管事胡铨也亲自出手,在帮一个武者敷药疗伤。

浓郁的血腥和药草气息混杂,略显呛鼻。

苏奕走进来时,一个小厮疑惑抬头,道:“公子也要看病?”

苏奕摇头,道:“你忙你的。”

小厮虽感觉疑惑,但由于医馆内实在太忙碌,他也顾不得再搭理苏奕,忙起手中的事情。

苏奕径直迈步,从医馆后门,来到了杏黄小院。

三间灰瓦房屋呈品字形错落,一侧还有菜畦和藤架,庭院中央是一株粗大苍劲的老槐树,槐树旁是一口水井。

清晨的光洒落庭院内,显得格外清宁。

庭院中的一切依旧和从前一样,没有任何改变。

并且,应当是时常有人来清扫和整理,一切都干干净净,清爽整洁。

苏奕拿出藤椅,懒洋洋躺在了槐树下,心神有一种说不出的平静,脑海中,不由浮现起当初居住在这座院落时的一些回忆。

沙沙沙~

清风徐来,老槐树的枝桠摇曳,发出阵阵声音。

苏奕抬眼看了看老槐树,忽地一怔。

这一株老槐树,竟有了一丝灵性!

“你这是在跟我苏某人打招呼么?”

苏奕轻语。

老槐树枝桠摇晃,状似欢愉雀跃。

苏奕笑了笑,他大概猜出了一些缘由。

当年在杏黄小居时,他曾在庭院中指点倾绾修行,也曾在修炼时,引来天地灵气的汇聚。

以至于,让得这一株老槐树也得到了莫大好处。

而今天地间灵气渐渐复苏,这株老槐树扎根地脉,自然而然地开启了一线灵性气息。

“以寻常槐木之本,却能因我而生一线灵性,也算是你的一桩造化。难得的是,你我今日还能有缘相见,也罢,缘分既如此,我便再帮你一把。”

苏奕从藤椅中起身,抬手在虚空中勾勒起来。

一缕缕木行道韵化作青色的光霞,在苏奕指尖下喷薄而出,几个呼吸之间,便勾勒出一幅玄妙繁密的敕令。

“去。”

苏奕指尖轻轻一点。

那一幅由木行道韵所勾勒的敕令,便化作一片青色光霞,涌入老槐树体内。

而后,苏奕负手于背,静静凝望。

如今已是寒冬时节,老槐树树皮皴裂,枝桠光秃秃的。

可很快,天穹四周,有灵气汇聚而至,化作涓涓细流,垂落而下,将老槐树沐浴其中。

肉眼可见,老槐树那灰扑扑的枝桠上,忽地迸发出浓郁的生机,变得青翠欲滴,生出细密的嫩芽,而后,嫩芽疯狂滋生……

短短几个呼吸之间,满树苍翠,绿霞氤氲,浓郁的生机,汇聚在庭院之中,让人呼吸间心旷神怡。

“若世人善待你,便驻守于此,庇佑一方,如此,可食天地灵力、受人世香火气息,以后不愁蜕化为一方祭灵,道行绵绵。”

苏奕随口道,“若世人贪你之功,欲行伐木炼药自事,你便自行离去,求自己的大道便可。”

“不管如何,似你这等木魅妖灵,若能持笃定仁厚之心,他日自有撑起一方天地之时。”

说罢,苏奕转身离开。

在迈出庭院大门那一瞬,

他心中忽地涌起一种莫名的感悟,唇角不由泛起一丝笑意。

“化去一桩小小俗缘而已,却令我道心沉淀,于此升华,这等缘法,倒也有点意思。”

苏奕悠然想着。

在抵达大周之前,他的修为就已臻至聚星境后期。

一路上,一直在思忖,该当如何在以后应对那一场无法预料的化灵之劫。

最终,苏奕琢磨出一条路——叩问本心!

他的修为、道行根本无须多虑,只需夜以继日淬炼打磨,便可臻至圆满地步。

唯有道心,极可能会在证道渡劫时出现破绽。

毕竟,他如今所持道心虽坚,可毕竟沾染着前世的因果。

一旦在渡劫时,心神受到一些诡异不可测的力量打击,极可能成为致命的缺漏。

正因如此,苏奕返回大周之后,没有着急赶往乱灵海深处,去和宁姒婳、茶锦等人汇合。

而是选择现在这种方式,重游故地,走走看看,回溯过往,沉淀自我,了结潜藏于心底深处那一丝最微妙的俗世羁绊。

就如这次返回广陵城,连苏奕都没想到,自己会在杏黄小居中,因为心有所感,赐予一株老槐树机缘,而让心境产生升华。

“也对,当初我从杏黄小居离开时,曾说过,他日有缘再见,不介意赠予老槐树一桩机缘,看似无心之语,实则,已是一场因果的开始。”

“这就叫一饮一啄,必有来因。”

苏奕暗道。

他很清楚,哪怕自己忘却这件微小不起眼的小事,对自己的道途也没有任何影响。

可对老槐树而言,这样一场因果,堪比是一场逆天改命般的造化!

当苏奕走出杏黄医馆时,依旧无人注意到。

可杏黄医馆内的人们,很快就被一阵沁人心脾的清香吸引。

“好香!”

“我怎地感觉,精神一下子好了许多?”

“这是什么香气?”

人们议论,很快,管事胡铨和医馆中的药师就发现了那一阵清香的来源,纷纷来到了杏黄小居。

当看到那在凛冽寒风中生出满树绿叶,焕发出沛然生机的老槐树时,人们都不禁愣在那。

“这……”

“这株老槐树难道成灵了?”

人们震惊,议论不已。

当伫足在这老槐树之旁,每个人都感觉心旷神怡,一呼一吸之间,浑身暖洋洋的舒泰通达。

没多久,老槐树枝桠摇晃,一片雪白晶莹的槐花飘落。

当这些槐花落在一些负伤的武者身上,顿时像雪融于水般消失不见。

而那些负伤的武者,皆吃惊发现,自己身上的伤势竟在以一种惊人的速度愈合。

几个呼吸间而已,就完好如初!

而那些没有负伤的人们,也得到了好处,一个个气机强劲,血气旺盛,浑身充满了力气。

“神迹!这绝对是神迹!”

“老天,这株老槐树怎会发生如此惊变?莫非,它真的成灵了?”

哗然声响起。

一些武者更是激动得跪伏在地,表达谢意,尊称老槐树为“树灵大人”。

管事胡铨呆滞片刻,神色恍惚喃喃道:“这老槐树,莫非是当初受到了姑爷的点化,才有今日之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