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二章 屠戮一空(1 / 1)

剑道第一仙 萧瑾瑜 1958 字 7个月前

大殿血腥弥漫,满目疮痍。

眼见苏奕杀人如收割草芥般的轻松姿态,众人皆被吓到!

只是,谁又甘心坐以待毙?

“走!”

桓天河等人根本不敢再逗留,转身就逃。

没有了九鼎镇界阵压制,眼下的苏奕,完全就是肆无忌惮。

何止是不把他们这些古老势力的使者放在眼中,更是要在大夏皇室的地盘上,大开杀戒!

这等情况下,桓天河等人焉还敢逗留?

“来时气势汹汹,而今惶惶如犬,若任由尔等离开,我苏某人岂不是要言而无信?”

淡然的声音刚响起,一阵剑吟轰鸣声响起。

如风雷激荡,似神人擂大鼓。

在夏青沅震撼目光注视下,便见一道又一道青灿灿的剑气掠起,似一道道绚烂夺目的神虹。

凌厉耀眼、煌煌炽盛。

那每一道剑气,皆弥散着压迫人心的威势。

当一起斩出时,直似仙人舞剑,光彻人间!

夏青沅震撼失神。

咔嚓!

一口琉璃似的赤色宝炉炸开,四分五裂。

御用此宝的一位青霓羽衣女子,被一道浩荡如天河的剑气淹没,躯体瞬息化作无数细碎血肉,灰飞烟灭。

砰!

一位魁梧黑袍中年躯体倒飞出去,护在身前的一对战刀寸寸崩断。

“聚星境,何至于强横如斯……”

他喃喃,唇角汩汩淌血,眼神骤然灰暗下去,他最终虽挡住苏奕的一剑,却被震碎心脉和神魂,横尸当场。

与此同时,在其他地方,伴随着一道又一道剑气斩落,那些古老势力的使者,还未逃出大殿,便陆续被斩杀当场。

有的拼尽全力抵抗,却如螳臂挡车,躯体如纸糊般被剑气碾碎。

有的动用杀手锏,试图搏一线生机,可在苏奕那恐怖的剑气镇杀之下,终究免不了一个魂飞魄散的下场。

桓天河死的最惨,一剑从天而降,从他头顶笔直贯穿而下,像串糖葫芦似的,钉死在原地。

临死,这位魔族桓氏的大人物满脸的错愕和惊恐,瞳孔大睁。

这一切,看似缓慢,实则皆在同一时间发生。

前后不过弹指而已,十余位来自不同古老势力的老辈化灵境存在,皆被灭杀当场!

那血腥霸道的一幕,让得夏青沅都不由呆滞在那,心神颤栗,苏奕这家伙,真是强得离谱啊……

“这……”

远处,夏临渊和剩余的数位皇境大人物皆被吓到,面如土色。

一击之间,屠一众化灵境!!

这何其霸道,何其可怕?

“现在,各位为何不笑了?”

苏奕淡然开口。

夏临渊等人神色一阵青一阵白。

“这样吧,谁现在若能笑出来,我便饶他不死。”

苏奕语气随意。

众人:“……”

谁能看不出,苏奕这是故意在羞辱他们?

这时候,那被斩掉一条胳膊的黄袍老者颤声道:“发生了这么大动静,为何……为何不见其他人前来援助?”

此地是天阳王府,位于天芒山上。

发生如此大的动静,按理说早该引起大夏皇室其他大人物注意,让得他们第一时间赶来。

可反常的是,直至现在,都没有见到一个

援兵抵达!

夏临渊等人心中齐齐一沉,意识到不对劲。

夏青沅这时候忽地开口,道:“三长老,你们这些毒瘤不必等了,今天没人会来救你们。”

少女神色很冷,直呼对方为毒瘤!

“青沅丫头,你这是何意?”

夏临渊震怒。

“简单来说,我们大夏皇室不需要你们这些软骨头。”

夏青沅露出厌憎之色。

“我们在对待苏奕的事情上,选择中立,也是以大夏皇室的安危为重,有何不对?”

一个银袍中年愤然开口,“更何况,就凭苏奕今日灭杀桓天河等人的事情,那些古老势力,岂可能善罢甘休?”

噗!

一道剑气横空一闪,将银袍中年斩杀当场。

苏奕淡然道:“扣押我身边之人,也配谈中立?”

这一幕,让夏临渊等人皆愈发仓惶。

援兵久久不来,更让他们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绝望。

以前时候,他们身为大夏皇室的

“苏奕,今日的事情到此为止如何?”

夏临渊沉声开口,“我和你之间,可根本没有任何仇恨,之前之所以扣押元恒和白问晴,完全是被那些古老势力压迫,乃是不得已的无奈之举。换做任何人在我这个位置上,都注定只能身不由己。”

苏奕唇泛讥诮,道:“扣押我的人,若是被逼无奈,那之前的时候,以九鼎镇界阵来对付我,又如何讲?”

夏临渊顿时语塞。

一侧的一个黑袍老者怒道:“我等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你在我大夏皇室的地盘上行凶吧?”

噗!

话音还在回荡,这黑袍老者便被斩杀当场,人头滚落在地。

一下子,夏临渊等人惊得都有崩溃之感。

就见苏奕盯着夏临渊,道:“你不是蠢,是坏,若我所料不错,在选择扣押我身边人之前,你恐怕已经得到了那些古老势力的好处!”

夏临渊登时须发怒张,厉声道:“你休要血口喷人!”

“血口喷人?”

苏奕笑起来,忽地隔空一抓。

夏临渊躯体一僵,顿时像被攥住的小鸡似的,不受控制地被抓到苏奕身前。

“你真要赶尽杀绝!?”

夏临渊目眦欲裂。

“别慌,我现在将你神魂抽出来,以秘法搜寻一番,来验证一下我苏某人是否是在血口喷人。”

苏奕随口道。

夏临渊脸色大变,疯狂似的挣扎起来,怒道:“士可杀不可辱,我就是死,也断不会受你这般羞辱!”

他周身气血翻涌,弥漫出一股毁灭般的气息波动。

“你就是自杀,也要先经过我同意。”

苏奕眼神不屑,屈指在夏临渊额头一敲。

咚!

夏临渊浑身如筛糠似的颤抖起来,原本蓄积起来的毁灭气息,也随之被震得溃散。

“你……”

夏临渊露出绝望之色。

便在此时,一股可怖的神念力量冲进夏临渊识海中,让得他眼前发黑,登时昏厥过去。

片刻后。

苏奕收起神识,甩手将昏厥的夏临渊丢出去。

“苏兄,如何?”

夏青沅禁不住问。

“这老东西果然不出所料,活脱脱一个吃里扒外的软骨头。”

苏奕哂笑。

他拿出一个玉简,在其中镌刻一番,递给夏青沅,“这是从他神魂中抽取的一些记忆画面,拿去吧。”

说着,他目光看了看夏临渊和在场其他两个皇室大人物,轻声道:“各位,时间不早,该上路了。”

话音还在回荡,苏奕已再度出手。

……

天阳王府外。

一众皇室大人物汇聚,气氛沉闷。

现在还是清晨,冬天那惨白的天光洒下,也无法驱散空气中的凛冽寒意。

“看来,这一场杀戮已经落幕了。”

翁九轻语,神色异样。

“若不是青沅殿下昨夜告之,我都还不知道,原来这是陛下早已筹谋的一个局。”

水天奇感慨。

在场那些以大长老夏长泓为首的大人物们,皆神色复杂。

他们也是昨夜时候,从夏青沅口中得知了内幕。

此时此刻,内心又是庆幸,又是悲恸。

不是兔死狐悲之伤感,而是若非这次的事情,他们都无法想象,自己身边的那些族人,竟那般不堪!

“翁九,苏奕怎会能掌控九鼎镇界阵的力量?”

夏长泓禁不住问。

翁九知道再也无法隐瞒,当即说道:“因为……这修复九鼎镇界阵的秘法,本就来自苏道友之手。”

夏长泓等皇室大人物皆愣住,被这个秘辛狠狠惊到!

“怪不得陛下会那般看重苏奕……”

夏长泓喃喃。

至此,他们总算彻底明白了。

“出来了!”

忽地,有人低语。

众人目光下意识齐齐望向远处。

就见天阳王府大门处,一个青袍少年负手于背,施施然走了出来,直似闲庭信步般随意。

在天光照耀下,他颀长的身影蒙上一层淡淡的光影,仿似谪仙临尘,超然脱俗。

在他身边,一袭绿裙,肌肤胜雪的夏青沅伴随着。

看着这一对少年少女走出,气氛也是悄然变得寂静起来。

“翁九,元恒和白姑娘两人何在?”

夏青沅问。

翁九肃然道:“回禀殿下,他们两人都已在天芒山脚下等候。”

苏奕见此,直接道:“我先走一步。”

说罢,浑不理会在场其他人,径直离开。

“我去送苏道友。”

夏青沅也要跟上,却被翁九拦住,“殿下,老奴去送苏道友,您还是留在此地,将之前发生的事情一一和大长老他们说一说为好。”

说着,翁九就追了上去。

夏青沅见此,也只能作罢。

大长老夏长泓已按捺不住内心的疑惑,道:“走,去天阳王府看一看,青沅丫头,你也跟着,待会把事情经过跟我们好好说一说。”

“好。”

夏青沅脆声答应。

当即一行人浩浩荡荡进入天阳王府。

直至看到那大殿内的景象时,这些皇室大人物皆倒吸凉气,被那满地的血腥惊到。

十月初二。

须弥仙岛行动结束的第二天。

苏奕孤身一人,仗剑踏上天芒山,斩十三位来自各大古老势力的使者,诛天阳王夏临渊在内的多位大夏皇室大人物。

事了拂衣去!

消息一出,九鼎城轰动,天下为之震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