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一章 血流成河 以泄我怒(1 / 1)

剑道第一仙 萧瑾瑜 1950 字 6个月前

一剑,斩青蛟,断宝鼎,杀莫无涯!

蝼蚁也敢鼓唇摇舌?

斩之!

那血腥的一幕,当即震撼全场。

众人皆瞪大眼睛,被莫无涯的死刺激到,脸色变幻。

夏青沅都不由倒吸凉气。

她也没想到,苏奕会这般干脆利索,斩杀一位老辈化灵境人物,如碾死一只蝼蚁般轻松!

“为何不笑了?”

苏奕目光一扫四周,唇泛讥诮。

在他手中,如夜色般空灵的黑色玄吾剑泛着凛冽慑人的光泽。

场中骚乱,无论是夏临渊等皇室大人物,还是桓天河等十余个古老势力的使者,皆噌地起身,满面惊怒。

“夏道友,此子敢在天芒山行凶,你还不出手!?”

桓天河大喝。

说话时,他和其他古老势力的使者皆早已戒备起来,运转道行,祭出宝物,严阵以待。

一个个如临大敌!

他们此来,可从没想过要和苏奕硬拼。

否则,也不会利用各自背后的势力,压迫夏临渊借用九鼎镇界阵来对付苏奕了。

“简直是胆大包天!”

一个黄袍老者愤怒喝斥,这位皇室大人物也气急败坏,被苏奕那霸道的一剑激怒。

“聒噪。”

苏奕眸泛冷电,玄吾剑横空,再次动手。

唰!

一道三尺剑气在虚空一闪,斩向黄袍老者。

这一剑,极尽凌厉,有一往无前之势。

名唤劈山海。

黄袍老者尽管早有防备,可当面对这一剑时,依旧毛骨悚然,感受到致命的威胁。

他毫不犹豫进行闪避。

噗!

鲜血迸溅。

黄袍老者虽避开这一剑,可右臂依旧被扫中,整条胳膊都被斩落,疼得他发出痛叫,身影一个趔趄,差点栽倒在地。

在场众人心中皆发寒。

他们早清楚苏奕虽是聚星境修为,可其战力却堪称逆天,曾以一己之力,横扫桓少游等九位踏足化灵境的古代妖孽!

他们面对苏奕时,之所以敢这般有恃无恐,无非是对九鼎镇界阵有着十足的信心。

可事态的发展,还是让他们被惊到。

苏奕根本不在乎威胁,说动手便动手!

也是此时,他们才深刻体会到,苏奕的战力是何等可怕。

这个看似平淡无奇的少年,轻描淡写之间,便能灭杀莫无涯!

更在一剑之下,斩断黄袍老者的臂膀!

“混账东西,天芒山岂是你这猖狂小辈撒野的地方!”

夏临渊大怒。

他袖袍鼓荡,祭出一副金色阵盘,猛地运转。

轰!

整座通天般巍峨高大的天芒山猛地一颤,山上不同的区域中,有苍茫古老的禁阵波动从沉寂中醒来。

符文如神虹,光焰动九霄!

“九鼎镇界阵怎会被运转了?”

“老天,难道说有人闯入我们天芒山行凶?”

……天芒山上,不知多少人被惊动,纷纷停下手中动作。

“快,去天阳王府!”

皇室大长老夏长泓脸色大变,厉声长啸。

他意识到不妙,第一时间动身,朝天阳王府掠去。

同一时间,分布在天芒山其他地方的皇室

大人物,皆都已动身,齐齐朝天阳王府奔去。

谁都清楚,当即夏皇临走前,曾将掌控九鼎镇界阵的阵盘,交给三长老夏临渊掌控。

而现在发生的一幕,自然和夏临渊有关!

而此时的天阳王府内,光霞流转,禁制力量如纵横交错的洪流,掀起灿然无比的霞光,轰涌奔腾。

大殿内,桓天河等人皆暗松口气。

“好强大的禁阵,无愧是当初在苍青大陆上排名第三的杀阵,哪怕已破损严重,那等威势,依旧强大到能够轻易灭杀灵道层次的角色!”

桓天河暗自感慨。

若不是大夏皇室拥有此阵庇护,他们这十多个古老势力,何至于到如今也无法入主九鼎城?

“杀,快杀了那孽障!”

被斩掉右臂的黄袍老者嘶声咆哮,神色怨毒。

此时,苏奕身影四周,璀璨耀眼的禁制力量如潮汹涌,快要将他身影都淹没。

“苏奕,我本代表大夏皇室,不欲插手你的事情中,可不曾想,你却再三挑衅,猖獗跋扈,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夏临渊操纵阵盘,神色淡漠冷酷。

说话时,他屈指在阵盘上一点。

轰!

如潮般的禁制力量骤然轰鸣,化作无数密集的雷霆闪电,朝苏奕笼罩而去。

那恐怖的毁灭气息,让在场其他人都毛骨悚然,骇然色变。

根本不夸张的说,换做是他们被这等禁阵打击,绝对会落一个有死无生的下场!

而此时,却见苏奕唇泛讥诮,哂笑摇头。

这老混账,竟以九鼎镇界阵来对付自己,何异于自取灭亡?

“凝!”

便见苏奕袖袍鼓荡,十指之间,青霞流转。

而在他身影四周,倏尔构建出一座繁密玄奥的阵图,徐徐旋转。

顿时,那由禁阵所化的漫天狂舞的雷霆闪电,直似百川入海般,纷纷不受控制地涌入苏奕四周的阵图中。

紧跟着,这座阵图灿然发光,气息也随之节节攀升!

“嗯?”

夏临渊瞳孔一缩,这是?

桓天河等人也察觉到不对劲,瞪大眼睛,这小子……竟能够化解九鼎镇界阵的力量!?

“镇!”

夏临渊舌绽春雷。

轰!

九鼎镇界阵的禁制力量骤然一变,泛起刺目般的金光,最终化作一口金色道鼎,横空朝苏奕镇去。

那等威势,比之刚才强大了不知多少!

却见苏奕轻语,“若任由你这般胡为,这座才修复一些元气的大阵,非被你糟践了不可。”

声音刚响起,他身影蓦地掠起,踏空九步,双手于虚空蓦地凝结出一个古朴神秘的手印。

大衍御阵诀!

就见原本由苏奕凝聚的那一座阵图,也随之横空。

随着苏奕结出大衍御阵诀,此阵倏尔发光,化作一只足有十丈范围的金色大手,于虚空笼罩而下。

轰隆!

光雨飞溅,灵霞狂舞。

在一众震撼目光注视下,那一尊朝苏奕镇压过去的金色大鼎,被金色大手牢牢抓住,无法动弹。

紧跟着,轰的一声,金色大鼎碎裂,化作滚滚禁阵力量,被那金色大手尽数吞纳!

“这……”

桓天河等人目瞪口呆。

那可

是九鼎镇界阵,足以轻松灭杀任何灵道大修士!

可现在,却似被一个聚星境少年轻而易举化解了……

而此时,夏临渊脸色已彻底变了,失声大叫:“不可能,你怎可能掌控九鼎镇界阵的力量?”

掌控九鼎镇界阵?

原本就目瞪口呆的桓天河等人,当听到这句话,都差点懵掉,大夏皇室的镇族之阵,怎可能由一个外人御用?!

唯有夏青沅看到这一幕时,内心满满都是感慨,当初父亲刚刚得知苏兄能够修复九鼎镇界阵时,心中何尝不震惊?

少女目光望着苏奕那凭虚而立的峻拔身影,神驰目眩,“这样的人,又和天上的仙人有何区别?”

“收!”

苏奕掌指一点。

那威势莫测的金色大手,顿时化作漫天光雨消弭。

与此同时,从这座大殿到整座天芒山上覆盖的禁阵力量,皆像潮水般纷纷消散,归于寂静。

再看大殿内,已是满地狼藉。

而在场众人,一个个如遭雷击般,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神色煞是精彩。

九鼎镇界阵……就这样被压制下去了!?

“现在,你还有什么手段?”

苏奕淡淡开口,目光望向夏临渊。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夏临渊大叫,他疯狂似的催动手中的阵盘。

可尴尬的是,任凭他如何使唤,九鼎镇界阵也没有一点动静……

看到这一幕,那些皇室大人物和桓天河等人的心都沉入谷底,躯体发寒。

他们之前,依仗九鼎镇界阵才敢去和苏奕叫板,不把苏奕放在眼中,视其如猎物,可任凭宰割。

可现在,他们最大的依仗,都已经被苏奕轻松压制,这让他们谁能不胆寒?

“苏奕,此地乃是天芒山,你这样闹下去,便是和整个大夏为敌!”

一个皇室大人物怒喝。

苏奕看也不看,一剑斩过去。

噗!

这位皇室大人物身首异地,被斩杀当场。

早在元府境时,苏奕便能轻松斩杀霍天都这等老辈人物。

直至踏入聚星境后,以一己之力,便可稳压桓少游等九个化灵境古代妖孽的联手。

而如今的他,已是聚星境中期,所掌握的三种绝品道韵皆臻至圆满地步,连手中的玄吾剑都已重新祭炼,威能远胜从前。

这等情况下,在场那些老辈化灵境修士早就入不了苏奕的眼,动手时,和杀鸡宰狗也没什么区别!

“今天,尔等谁也逃不掉,此地唯有血流成河,方才能抵消我心头之怒!”

苏奕淡然出声,深邃的眸波澜不惊。

可那种决然的态度,却令在场众人彻底色变。

“苏奕,这次我等乃是使者身份,两国开战,尚且不斩来使,你若大开杀戒,便等若是和我等背后的势力不死不休。”

一个古老势力的儒袍男子声色俱厉,“这样的后果,你……”

唰!

剑光一闪。

儒袍男子话都没说完,其咽喉就被洞穿,躯体轰然爆碎,血洒当场。

“死到临头,还敢口舌招摇,着实令人生厌。”

苏奕轻语。

众人如坠寒窟,亡魂大冒。

——

ps:晚上7点左右,争取来个2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