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章 仗剑斩之(1 / 1)

剑道第一仙 萧瑾瑜 1987 字 7个月前

魔族桓氏、阴煞冥殿、天玑道门、焚阳教……

足足十三个古老势力,每一个拎出来,论底蕴和威势,都不逊色于大夏皇室!

如今一起联手施压,让夏临渊也压力骤增,脸色有些难看。

“当然,你们大夏皇室想要置身事外,我等自然没有意见。”

桓天河没有逼得太紧,笑道,“这样吧,我等便退一步,待会苏奕来了,若他肆无忌惮,敢在此地动手,夏兄再催动九鼎镇界阵将其镇压,如何?”

闻言,夏临渊顿时暗松口气,道:“诸位放心,天芒山乃是我们大夏皇室的地盘,苏奕若敢在此撒野,我等自然饶他不得!”

桓天河等人不禁笑起来。

夏临渊斟酌道:“各位,若苏奕抵达之后,规规矩矩,老老实实,我大夏皇室可不会对他动手。”

桓天河眼神玩味,道:“那就得看他是否能沉得住气了。”

夏临渊一怔,顿时就明白过来。

待会苏奕来了,桓天河等人,肯定会进行挑衅,激怒苏奕,用尽办法让苏奕在此地出手!

可最终,夏临渊没有说什么。

夏青沅冷眼旁观,将这一切尽收眼底,心中很不是滋味。

眼看着十多个古老势力的使者,在自家地盘上作威作福,谁心里能好受?

最让夏青沅恼恨的是,三长老夏临渊完全就是个软骨头!

那等表现,简直丢尽了大夏皇室的颜面!

时间点滴流逝。

一个身着青霓羽衣,仪态倨傲的美艳女子似有些不耐烦了,皱眉道:“苏奕那小东西为何还不来?”

桓天河等人的目光,都看向夏临渊。

夏临渊想了想,他说道:“诸位莫慌,苏奕定然会来的!”

他很自信,元恒和白问晴两人还在他手中,苏奕……焉可能敢不来?

“报——!苏奕已到!”

大殿外,响起一道侍卫的声音。

唰!

大殿所有目光都齐齐看向大殿外。

就见一个青袍如玉的少年,正迈步而来,仪态悠闲,淡然出尘。

正是苏奕。

夏青沅心中一振,终于来了!

桓天河等人目光闪动,眉梢间皆泛起一抹寒意。

“进来吧。”

高居中央主座的夏临渊淡淡开口,气势威严。

苏奕负手于背,迈入大殿,目光一扫在场众人,而后看向夏临渊,道:“你就是夏临渊?”

刚一抵达,没有见礼,直呼夏临渊之名!

那随意的姿态,在众人眼中显得极为强势。

“不知礼数!”

一个黄袍老者冷哼,这是一名皇室大人物,很看不惯苏奕的做派。

苏奕没有理会。

他目光只淡然看着夏临渊。

夏临渊眉头微皱,旋即微微一笑,道:“不错,今日正是我召见你,小友请入座。”

小友二字,被他加重了语气,一副以长辈自居的姿态。

苏奕身影屹立大殿中央没动,道:“放人。”

大殿气氛顿时沉闷不少。

谁能看不出,苏奕态度是何等强硬?

根本就不理会夏临渊的话,我行我素!

便是桓天河等人皆一阵意外,这天芒山乃是大夏皇室的地盘,这小子竟还敢嚣张至此?

他就不担心,失去大夏皇室庇护,会面临

何等后果?

唯有夏青沅内心亢奋起来,大丈夫行事,当如是也!

夏临渊眉头皱得愈发厉害,心中颇为不悦。

他神色也变得冷淡起来,道:“小友说的是元恒和白问晴?你放心,他们两个现在好好的,我夏临渊何等身份,还不屑去为难他们。”

顿了顿,他继续道:“等谈完了正事,我自会放他们离开。”

苏奕神色平淡如旧,道:“你所谓的正事,我已清楚,你们大可放心,我苏某人的事情,自可一力担之。”

夏临渊一怔。

桓天河他们都分外诧异,这家伙是已猜测到大夏皇室会抛弃他,打算破罐子破摔了?

“一力担之?呵,好一个狂妄的小东西,没有了大夏皇室庇护,你还以为自己能活几天?”

那身着青霓羽衣的女子嗤笑开口。

他身边其他古老势力的使者,也都笑起来。

夏青沅眼皮一跳,意识到那些古老势力的使者,开始拱火了,要激怒苏奕,用尽办法让苏奕在此动手!

想到这,夏青沅再忍不住传音道:“苏兄,那十三个老东西,分别来自某个古老势力,他们现在挖苦你,就是为了激怒你,让你在此动手,如此,三长老就会借九鼎镇界阵来对付你!”

苏奕闻言,神色平淡如旧。

他目光看向桓天河等人,道:“希望待会你们若还能笑出来。”

那淡漠的眼神,让桓天河等人心中莫名的一阵发寒,脸上的讥笑也凝滞起来。

桓天河冷冷道:“苏奕,你这是何意?难道还敢在这天芒山上动手不成?”

“苏奕,我劝你冷静一些,莫要胡来。”

中央主座上,夏临渊慢条斯理道:“别忘了,这里是天芒山,是大夏皇室的地盘,我已保证,大夏皇室不掺合此事中,可若你在此地乱来,那可就……僭越了!”

“你以为我此来,仅仅只是为了听你这些废话的?”

苏奕不由笑了。

夏临渊眼皮一跳,道:“小友这是何意?”

“大夏皇室保持中立,我并不在乎,可你不该扣押我的人。”

苏奕眼眸幽邃,声音愈发平淡,“而我今日此来,就是要跟你夏临渊讨一个说法。”

夏临渊愣住,差点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这小子,难道是疯了?

在座其他皇室大人物也都愕然,完全没想到,苏奕会张狂到这等地步。

桓天河等人也感到一阵荒谬。

这是什么情况?

还不等他们进行挑唆,苏奕就要先和大夏皇室打起来?

“哈哈,哈哈哈,有意思,实在是有意思!我都不敢想象,会有人敢蠢到在大夏皇室的地盘,要和大夏皇室算账,这这……和作死有什么区别?”

一个矮胖老者不由大笑。

顿时,其他人也都哄笑起来。

大夏皇室执掌九鼎镇界阵,分分钟能灭杀任何灵道大修士!

这等情况下,便是他们这些古老势力,可都不敢在这天芒山上太放肆。

可苏奕倒好,偏偏要在此地作死!

夏青沅眼神古怪,也笑了。

这些老混账,敢在他们大夏皇室的地盘上作威作福,却为何不敢去直接对付苏奕?

很简单,他们怕!

苏奕在须弥仙岛的战绩之彪炳,足以让当世任何化灵境修士畏惧,他们又哪敢直接去对付

苏奕?

而如今,他们之所以敢这般有恃无恐,猖狂大笑,无非是因为在这天芒山上,他们可以靠背后的势力,迫使三长老用九鼎镇界阵来对付苏奕罢了。

这就太好笑了。

“还好,整个皇室中,只有寥寥数人知道,修复九鼎阵界阵的秘法,乃是出自苏奕之手,否则,今天哪能看到这些蠢蛋死到临头的时候,还笑得那么开心?”

夏青沅在心中偷乐。

“苏小友,你莫不是被怒火冲昏了理智?”

夏临渊也哑然失笑,“亦或者说,因为我大夏皇室不再庇护你,让你怨恨在心,以至于才说出这等可笑的话来?”

大殿气氛很热闹,透着欢快的气息。

无疑,都把苏奕之前的举动,视作了笑话对待。

苏奕没有笑,他只觉得吵闹。

锵!

玄吾剑出现手中,清吟如啸,低沉清冽。

大殿内的笑声戛然而止。

人们皆怔了怔,这小子……是真打算动手?

“这小东西何止是被怒火冲昏理智,依我看,分明是活得不耐烦了!”

一个须发如银的老者捻须开口。

莫无涯,来自焚阳教的一位老辈人物。

说话时,他目光看向夏临渊,施加压力,催促道:“夏道友,对于这等丧心病狂之辈,还留他作甚?”

夏临渊眸光闪烁,摇头道:“莫道友莫恼,言辞之争而已,我大夏皇室已经表态不插手进来,自不能食言了。”

话音还在回荡。

便见苏奕抬手一剑,斩向莫无涯。

唰!

剑气如渺茫青冥的一抹剑影,清若虚幻,却快到不可思议的地步。

这突然发生的一幕,让所有人都始料不及,根本没想到,苏奕会这般不客气,直接就动手了,完全毫无征兆。

莫无涯端坐案牍后方,当察觉到一幕时,已来不及闪避。

不过,他毕竟身经百战,斗战经验丰富,临危不乱,张嘴一吐。

轰!

在他身前,忽地浮现一口白玉灵鼎,倏尔变成三丈大小,玉鼎四四方方,周围浮现出九种玄妙的阵图,符文闪烁,

倏尔间,九种阵图化作一头活灵活现的青色蛟龙,身影盘绕,昂首长吟,气息恐怖无边。

青蛟九宫鼎!

莫无涯的本命灵宝,蕴养体内近三百年,攻守兼备,对阵之时,九种阵图所化的青色蛟龙,足可硬撼同境界任何修士的全力杀伐!

然而——

伴随苏奕的剑气斩落。

噗!

那青色蛟龙才刚出现,就被斩杀,躯体化作漫天符文轰然炸开。

紧跟着,喀嚓一声,在众人震惊目光注视下,那三丈高的青蛟九宫鼎,如豆腐似的,被轻而易举斩成两半。

再看莫无涯,他怔怔看着苏奕,道:“为何……是我?”

“废话太多了。”

苏奕随口道。

莫无涯唇角哆嗦了一下,似要说什么。

可就在此时,一道触目惊心的笔直血线,从他头顶一直蔓延而下,紧跟着,他的身影,一分为二,倒向两侧地面。

滚烫的血水,如瀑似的从其两半躯体内蔓延而出。

触目惊心!

——

ps:第二更中午12点左右~总之,今天努力5更!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