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九章 第九星墟 苍青之源(1 / 1)

剑道第一仙 萧瑾瑜 1854 字 6个月前

“看来,不先把你这小麻雀降服了,你怕是不会老老实实配合了。”

苏奕轻语。

远处枝桠上,灰雀用一对翅膀捧腹大笑,“小小蝼蚁,口气可不小,就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嗤!

声音还在回荡,一缕剑气凭空出现,斩向那只灰雀。

灰雀蓦地发出一声尖叫,闪避到一侧,剑气险之又险地擦着它的翅膀,斩在一侧枝桠上。

让人吃惊的是,那枝桠无比坚硬,以苏奕的剑气之盛,都无法伤到丝毫。

灰雀啪地站稳身影,尖声叫道:“年轻人你不讲武德,竟敢偷袭本座!”

苏奕淡淡道:“你若真有能耐,为何要躲?”

他心中也有些惊讶,这灰雀的闪避速度近乎瞬移般,快得不可思议。

“本座只是不屑和你这等蝼蚁动手罢了,若真出手,别说是你,就是皇者来了,也弹指可灭!”

灰雀傲然,目无余子,都不把皇者放在眼中。

苏奕可没心思和一只鸟扯淡,正要出手。

便在此时,灰雀忽地叫道:“停停,我辈修士,当以和为贵,不要搞窝里斗,本座念在你这小辈年幼无知的份上,便大发慈悲,回答你一些问题,说吧,你想知道什么?”

“这就改变主意了?”

苏奕似笑非笑,不过他也懒得和一只鸟计较,道,“先说说,之前为何偷袭我。”

灰雀想了想,有些心虚道:“那只不过是本座对你的试探罢了。”

苏奕唇中轻轻吐出一个字:“贱。”

灰雀勃然大怒,正欲说什么,可却忽地忍住了,冷哼道:“本座不与你这般小辈计较。”

苏奕道:“是吗,我也没工夫和你一只小麻雀扯淡,从现在开始,我问你答,莫要废话,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灰雀:“……”

半响,它深呼吸一口气,闷声闷气道:“罢了,你问!”

苏奕道:“之前为何要抓走窦蔻姑娘?”

灰雀道:“想找个人问一些事情,了解一下外界的事情。”

苏奕若有所思:“这么说,你已经很久不曾从此地离开了?”

灰雀不耐烦道:“你能不能不要问这种无关紧要的问题?”

苏奕没有和它计较,道:“这是何地?”

灰雀发出古怪的贱笑声,道:“有意思,你能够凭开启袁摩天所设的封禁之门,抵达此地,却不知道这是何地……现在的小辈,都这般无知了吗?”

苏奕眼神淡淡地看着它,道:“我耐心有限。”

灰雀神色一滞,嘀咕道:“开玩笑而已,这般较真做什么?若不是碍于当初的誓言,你敢这般说话,本座早把你弄死了!”

说着,眼见苏奕神色不对劲,灰雀连忙语速飞快道,“此地是‘第九星墟’,也就是你们苍青大陆所说的‘乱道古井’。”

第九星墟?

乱道古井?

苏奕心中震动。

他第一次听说第九星墟这个说法,但却听说过“乱道古井”。

传闻中,乱道古井内,藏着苍青大陆的世界本源,也就是苍青之源。

三万年前

,曾有皇者闯入乱道古井,揭开了一道神秘的封印,暗古之禁的力量就此从乱道古井内爆发,席卷天下,笼罩在苍青大陆至今已三万年之久!

也正因如此,所有人都认为,乱道古井又被视作是“暗古之禁”的起源之地。

而按照灰雀的说法,此刻他所在的这块陆地,便是“乱道古井”!

这让苏奕如何不吃惊?

思忖片刻,苏奕问道:“这里埋藏着苍青大陆的世界本源?”

灰雀道:“不错。”

苏奕目光扫视四周,最终又看向那一株挂满星骸的古树,道,“是它?”

“还算有点眼力。”

灰雀道,“这三万年来,若不是它镇守于此,这苍青大陆早被那一颗颗来自域外的星辰风暴击碎破灭了!”

苏奕眼眸微凝,终于明白过来,“原来如此……”

灰雀所言若是真的,那么这株古树挂满星骸,无疑是为抵抗域外的星辰风暴,所残留下的战斗痕迹!

乃至于须弥山之巅悬浮的那些星骸,以及地下世界中悬浮的星骸,恐怕也是如此来的。

而按照苏奕前世的阅历,自然也清楚,当一方世界遭受到“灭顶之灾”时,这一方世界的本源力量,会产生本能的对抗。

这类似于世界规则之间的冲突,一旦世界本源被毁,那么这一方世界也注定将就此沉沦,彻底毁灭。

只是,苏奕却没想到,苍青大陆这等分布着诸多皇级道统的世界位面,竟会遭遇到这等大劫!

苏奕问道:“那一场星辰风暴是什么来历?”

灰雀翻了个白眼,道:“不是告诉你了吗,那一场星辰风暴来自域外星空。”

苏奕没有计较灰雀那恶劣的态度,他眸光闪动,想起一件事。

这星辰风暴,难道就是须弥妖皇所说的星空深处“大恐怖”?

想了想,苏奕问道:“须弥妖皇怎会陨落在此地?”

“你说的是那只小猴子吗,他原本就是从苍青之源的一块顽石中诞生的灵体,是被苍青之源认可的守护之灵。”

灰雀声音顿时变得低沉,情绪似乎有些黯然,“可惜,三万年前的时候,那一场星辰风暴来的太过突然,便是这株大树都遭受到了严重的冲击,更何况是那小猴子?我本劝他离开,他却偏偏不听,非要赴死一战,结果……唉!”

灰雀的声音充满了悲怆和无奈。

苏奕听到这,心中一动,道:“这么说,那暗古之禁的力量,是伴随着那一场星辰风暴而来?”

灰雀点头道:“你还不算笨,你们口中的暗古之禁,实则是一种大道灾劫,本就是那一场星辰风暴所蕴含的一种毁灭力量,专门侵蚀和毁灭大道规则和世界本源。”

“若不是这株大树镇守于此,这苍青大陆早就不复存在了,根本不可能在那暗古之禁下撑到现在。”

听罢,苏奕陷入思忖。

灰雀的话,为他解开了心中许多疑惑,也终于明白,暗古之禁、苍青之源、乱道古井等等秘辛。

也由此推断出了许多事情。

三万年前,苍青大陆正是遭受到那一场来自域外的星辰风暴,才导致暗古之禁力量笼罩天下,令得

天地灵气匮乏,大道规则残损。

当初那些修行势力在接下来的岁月中,要么覆灭消亡,要么离开苍青大陆,另谋出路。

同样,也是这一场灾变,让苍青大陆的世界壁障出现了诸多裂痕,让异界修士,有了跨界进入苍青大陆的可趁之机!

“小辈,你才聚星境修为而已,就是了解这些秘辛又有何用?本座劝你还是别瞎想了,这等牵扯到一方世界的大事,和你可没有半点关系。”

眼见苏奕思忖不语,灰雀很是不屑,老气横秋道,“做人呐,可不能好高骛远!”

苏奕瞥了这贱鸟一眼,完全无视了那些话,道:“你可知道,什是皇御九极之秘?”

灰雀一呆,道:“你还知道这等事情?”

苏奕目光看着它,道:“我要的是答案。”

灰雀嘿地笑起来,道:“答案很简单,这里是第九星墟,苍青之源诞生之地,所谓皇御九极之秘,便是谁能参悟和掌控苍青之源,谁便可在皇境中踏入皇极境中!”

苏奕登时怔住,不免啼笑皆非。

他之前还当这“皇御九极之秘”藏着多惊世的秘密,谁曾想,却仅仅只是一条通往皇极境的路径罢了。

眼见苏奕不语,灰雀不禁乐了,得意洋洋道:“怎么,你没听说过皇极境吗?也对,你终究只是聚星境修为的小角色,尚且在元道路上浮沉,哪可能知道在那至高的玄道之路上,有着皇极境这等最为至高的境界?”

苏奕唇角扯动了一下,一只小麻雀,却敢说他苏玄钧不懂皇极境……

这若搁在大荒九州,怕是非成为天下间最滑稽的一个笑料不可。

“小辈你可别沮丧,皇极境距离你虽然遥远,或许你这辈子也无法触碰到这等境界,可你也足以为此感到自豪,毕竟,你起码知道这个境界,而这世上绝大多数修士……呵呵,连皇境有几个境界都不清楚!”

灰雀眼神睥睨,一派俯瞰众生的姿态。

眼见灰雀还要炫耀它那点见识,苏奕禁不住揉了揉眉尖,打断道:“行了,我只问你,这一缕鲜血是谁的?”

他掌心一翻。

嗖!

那一缕金色鲜血浮现而出。

灰雀一怔,震怒道:“好啊,之前刺伤阿苍的,原来是你这小子!”

“你说的阿苍,就是这株大树吧?”

苏奕目光望向那挂满星骸的大树,他能感受到,掌心那一缕金色鲜血剧烈颤抖,迫切想要飞往那一株大树。

也是此时,苏奕才意识到,自己之前的猜错并没错,这一缕金色鲜血的确来自一件先天神物。

只不过,这个先天神物却很不同,乃是由苍青大陆的本源所化的一株大树!

“不对,以你那点修为,怎可能击伤阿苍?”

灰雀忽地意识到什么,皱眉道,“除非……”

苏奕眼神微微有些异样,意味深长道:“我现在也有些怀疑,是它自己故意为之。”

——

ps:抱歉,第二更有些晚了,实在是因为,这些剧情线索要压缩到一章内,写起来很是费力,还请诸君见谅哈~

最后,感谢玉衡刻晴等等童鞋的打赏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