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四章 蟪蛄不知春秋(1 / 1)

剑道第一仙 萧瑾瑜 1247 字 6个月前

苏奕虽然从不曾在意过那些个古代妖孽和当代奇才,可他的记忆并不差。

自然记得燕惊云。

他还记得,当初在天芒山上,第一次见面时,燕惊云则主动跟自己打招呼,自称“一名剑修”。

甚至,燕惊云还曾极感兴趣的表示,希冀有机会能够和自己在剑道上切磋一二。

当然,当时苏奕拒绝了,直言燕惊云不够资格。

当时,燕惊云脸色明显有些不好看,但并未说什么。

而这次再见到燕惊云时,对方和荆灵真一样,已踏入化灵境中!

“这世上,你想不到的事情多了。”

苏奕随口道。

燕惊云不由笑起来,道:“苏道友还是一如从前那般骄横和自信。”

顿了顿,他眼神带着一丝戏谑,道:“就是不知道,苏道友认为,如今的燕某,是否有资格让你在剑道上指点一二?”

调侃味道十足。

这种姿态和当初的李寒灯很像,在境界上迈入化灵境后,让他面对苏奕时,俨然有一种高高在上的俯视之感。

之前荆灵真敢于隔空挥刀,在苏奕身前三尺之地划线,并出言威胁苏奕,无疑也是如此。

显然在他们心中,以化灵境之修为,再面对苏奕这等元道层次的角色,那等差距,恰似天人之隔!

苏奕认真审视了燕惊云一番,道:“做人,莫要自作多情,在剑道上,也是如此。”

燕惊云:“……”

他自然听出,苏奕这番话言外之意就是,凭你……也配?

那种轻描淡写之间流露出的轻蔑,让燕惊云都不禁错愕,这家伙真不知道什么叫灵道和元道之间的差距有多大?

旋即,燕惊云摇头失笑,道:“蟪蛄不知春秋,井蛙不可语天,这种言辞之争,不免无聊。”

一副懒得和苏奕计较的豁达样子。

而后,燕惊云一指那千丈道场内的战斗,道:“苏道友也看到了,你来晚了一步,此地的机缘,已被我和荆兄盯上,咱们之间无冤无仇,我可不希望你干出一些愚蠢的事情。”

说着,他目光挪移,看向苏奕身前三尺之地上的刀痕,慢条斯理道:“所以,我劝你还是听从荆兄的话,莫要逾越此线,否则……”

不等说完,就见苏奕点头道:“好,就让你们先来。”

燕惊云一怔,似没想到,以苏奕那骄横的性情,怎会这般痛快的服软和退让。

旋即,欣慰似的赞道:“苏道友果然是个聪明人!”

另一侧,荆灵真沉默寡言,一直冰冷淡漠地冷眼旁观,不曾出声。

直至看到苏奕表态退让时,荆灵真眸子深处却不由泛起一丝不屑,扭过头,望向道场中的战斗。

“苏道友能够在其他人之前抵达,手中想来也掌握有躲避暗古之禁力量的秘宝吧?”

燕惊云忽地问道。

苏奕神色不动道:“覆盖在须弥山上的暗古之禁力量已经消散了。”

燕惊云瞳孔一缩,讶然道:“既然如此,为何只你一人前来了?”

苏奕道:“此地太过凶险,他们选择止步,才是最明智的决断。”

燕惊云嗤地一声笑起来,道:“苏道友就

不吝赞美。

说着,他朝远处的苏奕微微一笑,眼神意味深长,“当然,前提是苏道友有机会活着从此地离开。”

苏奕神色淡然,没有理会这些绵里藏针的话语,道:“你们是否还要继续去试试?”

众人一怔。

燕惊云皱眉道:“苏道友这是何意?”

苏奕随口道:“之前,我已经给你们机会去降服此剑,可很显然,你们做不到,那就该轮到我出手了。”

此话一出,燕惊云差点不敢相信自己耳朵,道:“就凭你……要去降服青都道剑!?”

荆灵真则神色冰冷道:“我说了,敢逾越那条线,必斩你首级!”

白袍老者好笑道:“罢了,让他去试试也无妨。”

苏奕没有理会这些,径直迈步,朝远处那一座千丈道场行去。

锵!

荆灵真眸子拔刀,浑身气机汹涌,冰冷肃杀,似要出手。

“让他去。”

血衣男子开口,看向苏奕的眼神如看着一个送死之人。

这五天来,他们用尽手段,尝试不知多少次,直至现在,也不曾将那青都道剑降服。

现在,一个聚星境角色却不自量力要去降服此剑,这和送死有什么区别?

荆灵真默默收起战刀,按捺下内心的杀机,也对,一个早已被自己甩在身后的角色,既然他自己送死,成全他便是。

眼见苏奕的身影靠近那一座道场,燕惊云不禁开口道:“苏道友,可别怪燕某没有提醒你,之前我和荆兄一起联手,都远不是那青都道剑的对手,便是我们的两位前辈,也仅仅只能和此剑僵持不下。你现在悬崖勒马,尚有活路,若不听劝……”

说到这,他叹息道:“这世上怕是又将损失一位顶尖人物了……”

看似是提醒,实则是调侃和揶揄。

道场前,苏奕顿足,背对众人,道:“此剑的威能,的确强大之极,可惜,它不忍你们送死,才一次次将你们阻挡于外。”

众人先是一怔,旋即脸色都阴沉下来。

“苏奕,你这是何意?”

燕惊云脸色有些阴沉。

苏奕轻叹道,“说了你们也不懂。”

声音还在飘荡,他迈步走上道场。

锵!

这一瞬,远处静止悬浮的青都道剑爆绽耀眼清辉,掀起清冷如冰雪般的剑气,横空掠起。

燕惊云、荆灵真、白袍老者和血衣男子皆顾不得他想,目光紧紧盯着青都道剑。

唰!

青都道剑直似一道惊虹,刺目般璀璨的青色剑气,几乎将那千丈道场完全淹没。

当看到这一幕,燕惊云等人心中也是一凛,脑海中情不自禁浮现出苏奕被一剑斩杀当场的血腥一幕。

他们太清楚此剑的恐怖,便是最顶尖的灵相境存在,也注定无法与之抗衡,更何况是区区一个聚星境人物?

与此同时,苏奕神色古井不波,右手随意探出,唇中轻语道:

“小东西,给你个机会,自己选择。”

——

ps:晚上7点左右,争取来个2连~

金鱼不开口求月票,怎么就没多少童鞋投票了呢,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