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六章 道歉(1 / 1)

剑道第一仙 萧瑾瑜 1897 字 6个月前

许久,玄凝说道:“师尊,我不想。”

苏奕眉头微皱。

就见玄凝继续道:“弟子自幼跟在您身边长大,于弟子心中,您和父亲也没有区别,相比大道,我更愿意像以前那般侍奉在您身边。”

他低下头,讪讪道:“或许,师尊会认为弟子没大出息,可在弟子心中,师尊就是如神般的存在,弟子自当虔诚待之,敬畏从之。”

苏奕沉默片刻,不由轻叹,道:“也罢。”

玄凝心中发紧,道:“师尊是对弟子失望了么?”

苏奕唇角泛起一抹无奈般的笑意,道:“人各有志,我哪会勉强你。”

见此,玄凝这才松口气般,也跟着笑起来。

……

十月初一。

天光破晓,青云小院内。

苏奕正在和月诗蝉一起吃饭。

不远处,葛谦蹲坐在那,怔怔看着一幕,眼神恍惚。

“老家伙,这么说昨天晚上的时候,真的是苏奕那家伙救了我们?”

他心中喃喃。

“苏道友是你我的救命恩人,以后说话尊重一些。”

玄凝的声音响起,“还有,昨夜我负伤极重,需要静养一段时间,有什么疑惑,等我醒来再说。”

“对了,前往须弥仙岛之后,一定要跟着苏道友一起行动,有苏道友护着,起码不至于让你发生什么意外。”

说罢,玄凝顿时没了声音,任凭葛谦如何试探,也都再没有一点反应。

“你这老家伙虽然不说,可我敢肯定,昨晚定然发生了很多事情!”

葛谦暗自嘀咕。

半响,他深呼吸一口气,长身而起,朝苏奕深深行礼,面露感激之色,道:“多谢苏大人救命之恩!”

苏奕瞥了葛谦一眼,道:“肚子饿吗。”

葛谦摇头。

苏奕问:“待会一起去天芒山?”

葛谦连忙点头,道:“好!”

他显得很忐忑,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

这让月诗蝉感到有些奇怪,苏道友又非什么大恶人,这葛谦却似一副老鼠见到猫的畏缩样子。

“走吧。”

苏奕起身,朝青云小院外行去。

月诗蝉跟随其旁边。

葛谦则跟随在后。

“苏道友。”

青云小院外,翁九驾驭一辆宝辇,早已等候在那。

眼见苏奕一行出现,翁九当即笑呵呵迎上来,“老朽奉主上之命,特意来接各位前往天芒山。”

苏奕点了点头,和月诗蝉一起直接走上宝辇。

葛谦则暗吃一惊。

参与过兰台法会之后,他哪会不知道,眼前这灰衣老者,实则是来自大夏皇帝身边的一位化灵境大修士?

可现在,对方却亲自来迎接苏奕!

由此可见,在当今夏皇心中,苏奕地位是何等之高,又何等之重!

“葛小友快请。”

翁九笑着邀请,眼神微微有些异样。

昨夜时候,就因为葛谦的事情,才让苏奕大开杀戒,几乎将魔族桓氏分布在九鼎城内的化灵境强者屠戮一空!

这让翁九再面对葛谦时,自然不敢怠慢。

葛谦不免有受宠若惊之感,抱拳道:“多谢前

辈。”

天芒山。

一座古老的道场上。

此次在兰台法会上跻身前三十名的强者,已陆续被接引到此地。

曾濮、尺简素、佛子尘律、李寒灯、古苍宁等等耀眼之极的古代妖孽和当世奇才,皆伫足其中。

“诸位听说了么,昨夜时候,魔族桓氏在九鼎城内的据点,被人一锅端了,仅仅化灵境修士,便陨落好几位。”

有人低语。

许多人面露异色。

昨夜的消息,虽然被大夏皇室封锁起来,可对他们这些皆大有来历的角色而言,自然清楚,昨夜桓氏的据点伤亡惨重!

“我也听说了此事,很多人怀疑,这件事是苏奕做的。”

一个银袍青年开口,他剑眉星目,龙章凤姿,长发随意披散。

李寒灯。

青乙道宗年轻一代领军人物,聚星境大圆满修为,在此次兰台法会上名列第五,战力极惊人。

他此话一出,让场中一阵骚动。

如今的九鼎城,谁不清楚苏奕和魔族桓氏之间的恩怨?

昨夜桓氏的据点伤亡惨重,的确让人不得不怀疑,这件事和苏奕有关。

“不管怎么说,魔族桓氏这次可丢尽了颜面,就是不知道,他们能否把这丢掉的颜面捡回来。”

一个华袍青年眼神古怪,隐隐有些幸灾乐祸。

“混账东西,我桓氏的声誉,又岂是你能诋毁的?”

一道冰冷的声音蓦地从远处响起。

众人抬眼望去,就见紫发金冠,一袭玉袍的桓少游大步而来。

不少人心中一震,察觉到桓少游身上的气息,竟似比以往更强大了,仅仅远远看着,便让人感到心神压抑。

之前说话的华袍青年,脸色则骤然变了,远处的桓少游直奔他来!

“桓少游,你要做什么?”

华袍青年沉声开口,眼神充满戒备。

这里虽是大夏皇室的地盘,可大夏皇室的规矩,却不见得能压得住桓少游这个暴戾乖张的疯子。

桓少游在华袍青年身前三尺之地伫足,眸子如电,面无表情道:“不想死,现在就给我低头道歉。”

全场一寂,气氛压抑起来。

华袍青年名叫雷光寒,大夏三大宗族之一雷氏的嫡系后裔,号称雷氏年轻一代最强者,在此次兰台法会上排名第十六。

此时面对咄咄逼人的桓少游,雷光寒脸颊涨红,阴晴不定,双手都狠狠紧攥起来。

“快点!”

桓少游大喝,仿似平地起惊雷。

雷光寒惊得浑身一僵,最终强忍着内心耻辱,低声道:“之前是我错了,不该妄议贵宗族。”

桓少游不屑道:“窝囊废!”

他目光一扫,当看到人群中的闻心照时,眼神一亮,笑着走上前,道:“心照姑娘,我们又见面了。”

众人都不禁错愕。

前天时候,桓少游在兰台法会上败在苏奕手底下,被苏奕蹂躏得惨不忍睹,任谁遭受这等重挫,怕也都会低调一段时间。

可桓少游明显不是。

当他出现,气焰依旧张扬跋扈,肆无忌惮!

闻心照黛眉微皱,没有理会,对走过来的桓少游视若无睹,一副无视的样子。

桓少游眸子眯了眯,脸上的笑容也变淡,传音说道:“闻心照,你逃不过我手掌心的,等到了须弥仙岛,便是苏奕也护不住你。”

声音中透着毫不掩饰的占有欲望。

他那肆无忌惮的眼神,更让闻心照浑身一阵不自在。

“桓少游,你未免也太无耻!”

闻心照绝美的俏脸浮现一抹愠怒。

桓少游仪态悠闲,笑而不语。

便在此时,附近人群一阵骚动,目光都纷纷望向远处。

桓少游眉头微皱,扭头望去。

就见远处天光下,三道身影走来,为首的青袍如玉,淡然出尘,赫然是苏奕!

在其身后,则是白衣胜雪,背负灵剑的月诗蝉和身着一袭杏黄道袍的葛谦。

苏奕!

看到苏奕那一瞬,桓少游心中泛起刻骨般的恨意,脸上笑容都化作一片冰冷之色。

而在众人目光注视下,苏奕大步朝桓少游走来!

“这……”

许多人心中一震,苏奕这是要做什么?

桓少游躯体也微微一僵,眸光闪动,看着靠近过来的苏奕,他心中不可抑制地感到一阵压抑。

他又怎可能忘了,苏奕在兰台法会上暴虐他的那一幕幕?

右臂被废,浑身骨骼碎裂,五脏六腑移位,连神魂都遭受“万蚁噬灵”之术的折磨,痛不欲生!

那等折磨和羞辱,就如一道挥之不散的阴影,让桓少游此时面对不断逼近过来的苏奕时,本能中都感到一阵紧张,如临大敌。

直至苏奕来到身前丈许之地,桓少游已忍不住冷冷道:“苏奕,你这是要做什么?”

苏奕目光淡然地看着桓少游,一指不远处的闻心照,道:“道歉。”

寥寥两字,言简意赅。

可此话一出,在场众人都不禁心生一股似曾相识的熟悉感觉。

相似的话,刚才的雷光寒也曾说过。

只不过当时是桓少游步步紧逼雷光寒,迫使对方低头道歉。

而现在,相似的一幕,则发生在了桓少游身上。

这让众人眼神都微微有些异样起来。

这……大概就叫一物降一物吧?

桓少游脸色阴沉,道:“我又不曾得罪过……”

苏奕打断道:“再多说一个字废话,我杀了你。”

话语随意,却让在场响起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

桓少游是个暴戾乖张的疯子,凭借魔族桓氏的底蕴,让他敢于无视大夏皇室的规矩,以死威胁雷光寒。

可苏奕此时所展现出的态度,无疑要比桓少游这疯子更强势!

气氛猛地压抑起来。

所有目光都看向桓少游。

这位魔族桓氏的嫡系后裔,神色阴晴不定,内心暴怒如狂,好几次生出不顾一切动手的冲动。

可最终,桓少游还是忍住。

他折身面朝闻心照,露出惭愧之色,道:“之前若桓某有得罪心照姑娘的地方,还望赎罪。”

全场死寂,鸦雀无声。

桓少游……竟真的乖乖低头道歉了!

众人皆惊诧,被这一幕惊到,凭生诸多感慨。

放眼当今天下,还有哪个同辈人物,能如苏奕这般,压得住桓少游的气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