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三章 化魔池(1 / 1)

剑道第一仙 萧瑾瑜 1899 字 6个月前

人头滚落,砸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声音。

凤袍女子俏脸煞白,花容惨淡,忐忑惊惧。

哪怕她见惯大世面,也被苏奕展露出那霸道铁血的手段彻底惊到,娇躯都不受控制地颤栗起来。

“想活命?”

苏奕问。

凤袍女子点头如捣蒜,仓惶道:“还望道友信守之前约定,饶恕妾身一命。”

目睹这一切的玄凝并无意外。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

当真正面对死亡,别说是灵道大修士,便是那些威震诸天的皇境人物当中,也不乏一些贪生怕死之辈。

换而言之,大多数情况下,修为境界越高,便越是惜命,不甘心在大道之上陨落,不甘心毕生的名望、权柄、力量就此毁于一旦。

当然,这世上也从不缺真正无惧死活,看淡生死之辈,只不过终究是少数罢了。

“放弃抵抗,由我进行搜魂,若确定你没有撒谎,自会让你离开。”

苏奕淡然开口。

凤袍女子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咬牙答应下来。

很快,苏奕神念掠出,探入凤袍女子神魂中。

后者红润的唇发出一声无意识的呻吟,似痛苦似惊慌,眼神也变得惘然呆滞起来。

半响后,苏奕收起神识,眼神微微有些异样。

之前凤袍女子的确没有撒谎,除了魔族桓氏的嫡系族人,没有人知道他们的“祖地”在何处。

不过,在凤袍女子记忆中,却掺杂着大量和双修有关的画面,那活色生香的场面,让苏奕都不由惊讶。

完全没想到,这看似端庄的女子,背地里却是一个荒淫无度的荡妇,不止和桓少游有一腿,还和魔族桓氏一些老家伙都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私情……

也正是通过这种“美色”手段,才让这女人一步步在桓氏站稳,手握一定的权柄。

同时,苏奕也总算明白,为何魔族桓氏要活擒葛谦了,归根到底是把葛谦视作了一枚棋子,要安插在自己身边,等进入须弥仙岛之后,和桓少游里应外合,来坑杀自己。

“道友,您……可相信了?”

凤袍女子已苏醒过来,战战兢兢开口。

“你走吧。”

苏奕挥了挥手。

他说话向来算数,更何况,就凭凤袍女子那点手段,哪怕她以后要进行报复,也掀不起什么风浪。

“多谢道友!”

凤袍女子感激开口。

她迟疑了一下,这才试探似的折身离开。

直至走出这座府邸,没有见到苏奕追杀上来,总算相信自己逃过一劫般,彻底松了口气。

“你要去找桓少游?”

忽地,苏奕的声音响起,惊得凤袍女子浑身一僵。

半响,她才低声道:“妾身不确定能否联系上他,但……却不得不去跟他汇合,否则,若让他知道妾身背叛,那下场……并非妾身所能承受。”

语气中透着浓浓的苦涩和无奈。

化灵境修士又如何?

夹在这样的处境中,也身不由己!

苏奕的声音再次响起:“你若见到他,就告诉他,我很期待明天前往须弥仙岛时,和他再次相见。”

“是。”

凤袍女子低头答

应。

眼见苏奕的声音久久不曾再响起,她这才匆匆而去。

“明天前往须弥仙岛后,我定帮你斩了这桓少游。”

宅邸中,苏奕随口道。

玄凝低声道:“师尊,我早听说这魔族桓氏势大,足以去和大夏皇室叫板,若是这件事会给您带来诸多麻烦,还是……”

苏奕似笑非笑,道:“怎么,你这小乌龟见我不复往昔修为,认为不是魔族桓氏的对手?”

玄凝连忙摇头,道:“弟子岂敢,弟子只是不想因为自己,而让师尊被那些麻烦惊扰。”

“行了,你去收拾战利品,我们回去说话。”

苏奕吩咐道。

“是。”

玄凝手脚利索地行动起来。

很快,师徒二人带着昏迷中的葛谦离开。

而在他们离开不久,翁九带着一群人前来。

看着宅邸内那满地的血腥和狼藉,翁九不禁一声长叹:“这一下,可等于彻底和魔族桓氏开战了……”

当晚,翁九便把今晚发生的事情禀报给当今夏皇。

当今夏皇沉默片刻,眸子中泛起一抹冷色,道:“传达我的命令,以后但凡魔族桓氏的强者进入九鼎城,立刻监视起来,若魔族桓氏的强者敢在城中闹事,无论缘由,杀无赦!”

话语平静中,透着一抹杀意。

翁九一呆,低声道:“主上,这么做,恐怕会视作我们在向他们桓氏宣战。”

当今夏皇冷哼道:“桓氏明知道我们大夏皇室在庇护苏奕,还敢在今夜的九鼎城内动手,这分明是不给我大夏皇室面子!”

声音透着一丝愠怒。

顿了顿,当今夏皇眸光深沉,道:“你把我的命令直接告诉桓氏,他们若真要不顾一切撕破脸开战,那就战便是!”

翁九沉默许久,道:“老奴明白了。”

当今夏皇的态度,让他彻底确信了一件事,那就是在当今夏皇心中,苏奕要远比整个魔族桓氏更重要!

宁可不惜一切和魔族桓氏开战,都要给予苏奕以庇护!

……

夜色愈发深沉了。

苍州。

一片崇山峻岭深处,一片修建在半山腰的宫殿群,在雾霭中若隐若现。

其中一座殿宇深处。

桓少游整个人浸泡在一座血池内。

血池约莫丈许范围,四周矗立着十二座青铜柱,表面镌刻着不同的绝世凶物的图腾。

狴犴、睚眦、毕方、真犼、巴蛇、吞天雀……

足足十二种图腾。

而在每一座青铜柱底部,则有一个凹槽,有猩红的鲜血从青铜柱内流淌而下,从凹槽内涌出,汩汩流入血池内。

整座血池,雾霭蒸腾,弥散着迥然不同的恐怖气息。

这是化魔池。

魔族桓氏的核心重地。

唯有身怀“天魔真血”的桓氏嫡系后裔,才有机会在化魔池内潜修,汲取其中所汇聚的真灵魔血!

猛地,桓少游睁开眸子。

哗啦~

化魔池内的真灵魔血朝他体内涌去,而他原本断裂的筋骨,负伤的脏腑皆宛如得到重塑般,焕发出全新的生机!

并且随着汲取到的真灵魔血越来越多,桓少游一

身的气息也是越来越强盛,越来越可怖!

仅仅几个眨眼间,池内的真灵魔血就被汲取大半。

“可以了,再这样下去,便是你体内有封印力量,也会压制不住那等磅礴力量。”

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

就见一个披头散发,骨瘦嶙峋的赤脚白袍老者凭空出现。

他负手于背,俯视化魔池内的桓少游,一对眸开阖间,直似有尸山血海在其中浮现,恐怖慑人。

桓少游意犹未尽般舔了舔唇,这才从化魔池内起身,道:“三叔祖,我能感受到,经此挫败,反倒让我一身道行在化魔池中得到了一次涅槃般的重塑和蜕变,我的修为和底蕴,足足比以往强大了一半!”

他满头紫发飘扬,满脸振奋之色,“若我愿意,只需揭开体内封印,立刻便能迎来一场破境之劫,一举迈入化灵境中!”

白袍老者面无表情道:“化魔池的力量乃是你祖父‘天欲魔皇’当年所留,其妙用,岂是寻常可比?我只问你,以你现在实力,能否和那苏奕对抗?”

桓少游瞳孔微眯,沉默片刻,道:“不瞒叔祖,换做现在的我,也很难说能够战胜苏奕。”

顿了顿,他说道:“不过,他如今只有元府境修为,只要我在进入须弥仙岛之后,抓住一线道缘,足可在证道化灵境时,实现一场真正圆满的大突破,到那时,灭杀苏奕此獠,当易如反掌!”

白袍老者点了点头,道:“这苏奕的确是一个了不得的逆天角色,搁在三万年前的皇级道统中,都称得上是可遇不可求的绝世之才,可越是如此,就越不能给他活下来的机会。”

桓少游眸子中杀机一闪,道:“三叔祖放心,我很清楚若让苏奕以后崛起,势必会成为我们桓氏的心腹大患。这一次进入须弥仙岛,我定将其挫骨扬灰,为四叔祖报仇血恨!”

他四叔祖便是桓天重,也就是昨天在兰台法会上被苏奕所灭杀的那一道灵相境元神。

“你明白就好,明天你前往须弥仙岛,记得带上你祖父所留的那一块秘符,哪怕发生任何意外,有此秘符在,足可轻松帮你灭杀苏奕。”

说罢,白袍老者转身而去,“去吧,莫要让桓氏的脸面捡不起来,也莫要让世人以为,历经三万年暗古之禁,我们桓氏再不复往昔之威。”

“是!”

桓少游深呼吸一口气,转身离开这座大殿。

当刚返回他自己的住处,便有一个老仆来报:“少主,我们刚收到消息,今晚在九鼎城针对那葛长龄的行动失败了。”

桓少游一怔,脸色顿时阴沉下来,道:“那么多化灵境角色,就对付不了一个葛长龄!?”

老仆低着头,不敢看桓少游的眼睛,道:“据说是苏奕插手进来,连续杀害了贺长缨、崔征、厉寒暮、洪真人、白休渊五人,连我们驻扎在九鼎城内的据点也沦陷,伤亡惨重,只有楉玟夫人侥幸捡回一命。”

“消息也正是楉玟夫人传回,应该……不会有假。”

听罢,桓少游眼皮直跳,一张俊美的脸颊变得铁青难看之极。

苏奕!

又是你!!

——

ps:最近琐事缠身,能维系每天两更已大不易。

诸君放心,等金鱼空闲,定会继续补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