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九章 玄钧感应篇(1 / 1)

剑道第一仙 萧瑾瑜 1941 字 6个月前

“介绍一下,这位是厉寒暮厉道友,这位是崔横道友,和我一样皆来自魔族桓氏。”

贺长缨手握拂尘,笑道,“小友……还要再试试吗?”

枯瘦老者厉寒暮负手立在那,皮笑肉不笑。

崔横一手虚托,雪白飞剑滴溜溜旋转不休,丝丝缕缕的杀气四溢。

目睹这一幕,葛谦深呼吸一口气,眼神平静道:“那就再试试。”

轰!

他挥动神岳尺,朝距离最近的厉寒暮冲去。

若一对一的情况下,葛谦自忖拼尽手中底牌,足以弄死在场任何一个化灵境修士。

可现在的局势,明显不可能了。

他要活命,唯一的机会就是逮住一个人全力轰杀,唯如此或许才能搏出一线生机。

故而,葛谦甫一出手,就如同拼命!

他杏黄道袍鼓荡,瘦削的身影爆绽出如墨般的玄色道光,隐约间,似有玄武咆哮的声音从其体内传出。

那一身属于聚星境初期的道行,被他毫无保留地极尽释放。

唰!

当神岳尺砸出,掀起一片磅礴厚重的光。

厉寒暮眸子泛起一丝不屑,探手横空一拍。

砰!!

爆鸣声中,神岳尺被震开。

“米粒之珠,岂能与日月争辉?”

厉寒暮讥笑摇头。

不远处,贺长缨和崔横皆没动,好整以暇地看着这样一幕。

猫戏耗子,本就有绝对碾压之力。

更何况现在是三头猫去戏弄一只小耗子?

“是吗?”

葛谦咧嘴一笑,再度挥动神岳尺,狠狠砸去。

“不自量力。”

厉寒暮轻叹一声,抬手一抓。

劈头砸来的神岳尺,被他牢牢攥住,拉长声音道,“就……这?”

轰!

下一刻,葛谦身上蓦地产生一股恐怖无边的伟力,神岳尺也随之发光,产生激昂轰鸣。

砰!!

厉寒暮手腕剧痛,手指如触电般松开,而他整个人则被震得踉跄都退,差点跌落在地。

他脸色当即变了。

就见葛谦头顶上空,出现一道虚幻模糊的身影,浑身烟霞激荡,气息恐怖滔天。

不远处,贺长缨和崔横皆眼眸一凝。

在前来对付葛谦时,他们就料到,似葛谦这般少年奇才身上,定有不少保命底牌。

可却没想到,在葛谦身上,竟还藏有如此恐怖的一道神魂!

根本不给他们反应的机会,葛谦和那一道模糊的身影已悍然出击,朝厉寒暮杀去。

厉寒暮发出一声怪叫,祭出一尊青色道印,横空镇压。

轰!

震耳欲聋的轰鸣响彻。

厉寒暮被震退,唇角淌血,那一尊青色道印都摇摇欲坠。

而趁此机会,葛谦和那一道模糊身影已第一时间朝远处冲去。

“我来破禁,你小子趁此机会赶快逃!”

模糊身影一声大喝,双手结印。

虚空中,玄光激荡,化作一头庞然大物,龟首、蛇尾、四足如擎天之柱,躯壳似一座山岭。

玄武霸世印第一式:翻天印!

远远一望,直似一头真灵神兽玄武横空,欲翻天覆地,搅乱乾坤。

“去!”

不远

处,贺长缨眸子中狠色一闪,抬手打出一道青铜宝鉴。

宝鉴浑圆剔透,当浮现空中,光滑可鉴的宝鉴表面上,骤然睁开一只猩红的瞳孔,似来自地狱恶魔的凝视,冰冷、淡漠、无情。

唰!

猩红瞳孔中,射出一道诡异的血光,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击中远处那一道模糊身影。

模糊身影猛地一颤,唇中发出吃痛的闷哼,让得他原本施展出的翻天印,都没来得及发威,便涣散消失。

“老家伙!”

葛谦大惊,心都攥起来。

在他眼中,老家伙那本就模糊不堪的身影,此刻都隐隐有崩溃的迹象,无疑,刚才那一击太可怖,让老家伙遭受到重创!

不远处,贺长缨收起青铜宝鉴,神色轻松道:“葛小友,你这个靠山似乎不顶用啊。”

崔横和厉寒暮都不禁冷笑起来。

葛谦脸色阴晴不定。

“一道噬灵血光而已,搁在本座鼎盛时,这样的力量给本座挠痒都不够,可如今,本座虎落平阳,却被一群蝼蚁般的东西欺辱……”

模糊身影长叹。

“蝼蚁?”

贺长缨等人都不禁冷笑,这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口气很大嘛!

“老家伙,都这时候了,咱就别吹牛了,无非就是一死而已,我葛谦可不是贪生怕死之辈。”

葛谦深呼吸一口气,咧嘴笑道:“就像你经常唠叨的,修行之事,当看淡生死,真躲不开的时候,干就完了!”

模糊身影轻语道:“我倒的确不怕死,只是若不解开内心那个疑惑就死掉,可让我太不甘心了……”

模糊身影忽地仰头,发出一声苍茫浑厚的吟啸,仿似在诵读某种晦涩的道经,其音隆隆,激荡天地。

不远处,贺长缨等人皆皱眉,有些不解。

这样的吟啸,浑没有任何危险的气息,让他们不免奇怪,这模糊身影究竟要做什么。

与此同时——

青云小院。

正在房间中盘膝打坐的苏奕,猛地睁开眼睛,神色浮现一抹恍惚。

“玄钧感应篇的力量……”

前世的时候,身为玄钧剑主的苏奕,曾亲创一门秘术,传授给门下九位弟子,言称在外游历时,若遇到危险,只需以神魂力量运转此秘术,他便会第一时间得知,前往相助。

这门秘法便是“玄钧感应篇”,以苏奕前世道号为名!

只是,苏奕却没想到,在这一夜的九鼎城内,会再次感受到这门秘法的力量波动!

其心境,就如平静的湖面投下一块巨石,掀起万丈波澜!

“会是那小乌龟吗……”

呢喃声中,苏奕已长身而起,离开青云小院。

……

“你们去阻止他,我去擒那小子!”

贺长缨沉声开口。

虽不清楚那模糊身影在吟啸什么,可以免夜长梦多,贺长缨当机立断,决定出手。

“好。”

厉寒暮和崔横答应,第一时间出手。

前者催动青色大印,后者祭出那一口雪白飞剑,一起朝模糊身影杀去。

轰!

大战爆发。

模糊身影以一敌二,纵使拼死出手,可却已经不是那两位化灵境人物的对手。

他负伤很重,本就极虚弱,这等情况下,别说庇护

葛谦,就是他自身随时都有殒命的可能。

而同一时间,贺长缨已暴冲而起,朝葛谦杀去。

葛谦自不会坐以待毙,催动神岳尺,将一身道行运转到极致。

“小友,我可不会和你这般当世奇才硬拼。”

贺长缨轻笑,袖中忽地掠出一条金灿灿的绳索,横空而起,倏尔间化作一张金色大网,笼罩而下。

葛谦瞳孔一缩,神岳尺神芒暴涨,狠狠劈过去。

可不曾想,神岳尺没能撼动那金色大网,反倒像被黏在蛛网上的虫子似的,被那金色大网牢牢捆缚。

不好!

葛谦脸色大变,当即舍弃神岳尺,身影暴退。

“小友,在这‘缚灵索’的力量下,化灵境之下的修为,注定逃无可逃,避无可避。”

贺长缨眼神玩味。

在他掌控下,缚灵索所幻化的金色大网倏尔间化作百丈大小,将葛谦四面八方的退路全都封锁,笼罩而下。

葛谦目眦欲裂,全力硬撼,可却是徒劳。

眨眼间而已,他身影就被捆缚,再无法动弹。

“小友,若一对一凭实力对决,贫道可不见得能拿下你这等当世奇才,不过,有了这魔族桓氏的九大魔宝之一缚灵索,擒下你也是易如反掌。”

贺长缨微笑上前,屈指一弹。

砰!

葛谦眼前发黑,直接昏死过去。

“得罪了小友,你对魔族桓氏很重要,我也是担心你想不开自我了断,只能先将你打昏。”

贺长缨说着,已将葛谦拎在了手中。

而后,他目光看向不远处。

在厉寒暮和崔横的夹击下,那模糊身影已负伤累累,仿似一团快要崩散的雾霭般,随时都有覆灭的可能。

“两位,遮天蔽日阵的力量快要耗尽,还请速战速决。”

贺长缨提醒道。

他们布置在附近的遮天蔽日阵,只能维系盏茶时间,目的并不是为了困住葛谦和模糊身影,而是避免惊动覆盖在九鼎城内的九鼎镇界阵。

“好,我这就送他上路!”

厉寒暮露出一抹狞笑,身影猛地一展,一身威势暴涨,催动青色大印,狠狠朝模糊身影砸去。

砰!!

模糊身影倒飞出去。

他身影都有些虚幻崩碎的迹象。

此时,模糊身影看着远处被贺长缨擒下的葛谦,神色间也不由露出一丝怅然和落寞,喃喃道:

“难道……是我想错了么,那苏奕,根本不是……”

“死!”

崔横催动雪白飞剑,凌空斩来。

剑气之盛,让模糊身影不由一声长叹,似心灰意冷。

就在此时——

这片被大阵覆盖的天地猛地一震,轰然爆鸣。

铛!!!

紧跟着,一道穿金裂石般的碰撞响彻。

那一柄斩向模糊身影的雪白飞剑,被一道剑锋狠狠劈飞出去。

哀鸣震天。

死里逃生,让模糊身影一呆,而在他视野中,就见一道颀长的身影不知何时已站在自己身边。

青袍如玉,淡然出尘。

“你……你是……”

模糊身影猛地睁大眼睛,似难以置信。

看着他,苏心中也是波澜起伏,难以自控,不由轻叹道:“痴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