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一章 灵曲城(1 / 1)

剑道第一仙 萧瑾瑜 1826 字 6个月前

船夫。

一个聚星境刺客,却刺杀了一位刚破境成为化灵境的强大存在!

这简直堪称奇迹,若传出去,必引发轩然大波。

毕竟,化灵境乃是灵道第一境。

臻至此境者,已称得上是大修士,搁在大夏,都属于顶尖层次的人物。

可船夫却能潜入“穆道人”的洞府,无声无息将其刺杀,这无疑太可怕了。

钱天隆旋即振奋起来,道:“霍师兄,你莫非能联络上苦海的刺客?”

霍云生点头道:“不错,不过钱师弟可别高兴太早,要想请苦海的刺客出手,所要付出的代价可有些特殊。”

钱天隆一怔,深呼吸一口气,道:“还请霍师兄指点。”

“按照苦海的规矩,刺杀辟谷境修士,需要雇主提供一份有关目标的资料,记住,资料不能有假,苦海的刺客会派人专门去摸一摸目标的底细。”

霍云生说道,“除此,雇主需要先付三十块六品灵石当定金。”

钱天隆唇角禁不住抽搐了一下。

三十块六品灵石?

还仅仅只是定金?

这苦海刺客的酬金未免也太黑了吧!?

“等事成之后,苦海会依照刺杀目标的实力、身份,来收取剩余的酬金。”

霍云生继续道,“这只是第一个条件,第二个条件是,欠苦海一个人情。”

钱天隆错愕,“欠人情?这是何意?”

霍云生随口道:“很简单,刺杀成功后,你就等于欠了苦海一个人情,等有需要的时候,苦海自会派人去找你,来偿还这个人情。”

闻言,钱天隆却犹豫了。

付出一些灵石,他咬咬牙还能答应。

可欠下一个人情,可就不好说了,万一苦海找上门,要让自己做一些不能接受的事情怎么办?

霍云生笑说道:“钱师弟,以苦海的力量,即便让你欠一个人情,以后恐怕也不会迫使让你做一些违心的事情,当然,究竟是否要找苦海的刺客出手,去对付苏奕等人,你自己来做决断。”

钱天隆沉默了,神色明灭不定。

半响,他一咬牙,道:“霍师兄,我答应了!”

霍云生眸子泛起一丝欣赏,道:“好气魄!到时候,我会帮钱师弟付一半的酬金,权当我的一些心意。”

钱天隆感激道:“多谢师兄,以后在宗门内,但凡有所差遣,我定义不容辞!”

霍云生笑着点了点头,而后目光瞥了一边的孙枫一眼,道:

“孙师弟,今日之事,可莫要泄露半句,尤其是和苦海有关的事情,断不能再让其他任何人知道,你可明白?”

孙枫心中一凛,肃然点头。

……

在天南州境内,灵曲城称得上是第一富庶之地。

大夏最顶尖的三大商行势力,皆在此城设立有据点。

除此,城中大小商铺林林总总,稠密如织,极为繁华鼎盛。

在天南州修行界,每个修士皆清楚,整个天南州境内,只有在灵曲城内才能购买到五品以上的灵药和灵材!

并且,灵曲城每隔一段时

间,便会举办一场“灵曲大会”,专门用来拍卖一些可遇不可求的稀罕宝贝。

这也吸引了天南海北不知多少修士前来。

半天后。

载着苏奕等人的宝船,徐徐降临在灵曲城东城门外。

“云天八景旗!这是云天神宫修士的座驾!”

“云天神宫?老天,莫非他们也要来参加即将在后天拉开帷幕的灵曲大会?”

“肯定如此,须知此次灵曲大会,可不同以往,吸引了不知多少强大存在前来。”

当宝船降落,城门附近顿时响起无数哗然声音。

苏奕他们走下宝船时,就见附近区域中,不知多少人翘首观望,有寻常百姓,有武者,也不乏修行之辈。

但无论是谁,每个神情间,皆带着敬畏之色。

甚至,当霍云生、钱天隆这些人走下宝船时,附近的哗然议论声都消失不见,让得城门附近偌大一片区域鸦雀无声,庄肃寂静。

那等一幕,让凌云河、元恒他们皆暗自一惊,愈发深刻体会到,云天神宫在大夏修行界的威势,是何等之盛!

哪怕是一些传人出行,无论到哪里,都是万众瞩目的焦点。

至于苏奕,却微微有些不喜这种感觉。

他更喜欢如闲云野鹤般,混迹在茫茫人海中,当一个红尘中走马看花的过客,品味众生百态。

“各位大人,宝辇已备好,快快有请!”

城门前,一个相貌威严的黑袍中年匆匆上前,笑着拱手迎接。

人群一阵骚动。

武游源!

天南州排名第三的大势力“回春灵宗”宗主,一位成名已久的聚星境修士!

在天南州世俗武者和修士眼中,武游源无疑是一个需要仰望的大人物,寻常想见到都难。

可此时,这位回春灵宗的掌权者,却亲自现身,主动迎驾,谦卑如仆!

那等一幕,让不知多少人心中震撼,看向霍云生等人的目光,都是愈发敬畏了。

“任师妹,你先带着凌道友他们去见闻师姐,我和钱师弟、孙师弟要先去城中逛一逛。”

霍云生想了想,吩咐道。

任幽幽怔了一下,便点头答应下来。

当即,在回春灵宗宗主武游源的带领下,任幽幽和苏奕一行人一起,乘宝辇进入灵曲城。

霍云生、钱天隆、孙枫三人进入城中后,则朝另一个方向。

“奇怪,苏奕他们怎会和云天神宫的人一起行动?”

城门附近,人群中,一个峨冠玉袍的青年有些疑惑。

此人,赫然是古苍宁。

当初在大楚天澜河上,曾和苏奕硬撼过一招。

“少主,苏奕是谁?”

一个身着素净长裙的美丽女子低声问道。

“一个称得上深不可测的家伙。”

古苍宁眼神异样,道,“若能为友,自是一桩好事,若是为敌……可就麻烦了。”

素净长裙女子讶然,道:“少主,莫非对方也是从暗古之禁下活下来的强大存在?”

古苍宁眼神微妙,“凭借我的手段,凡是最近这些年从暗古

之禁下苏醒的,我几乎都能甄别出来,这苏奕明显不是这种人,可他的道行和底蕴,可完全不逊色于这些‘古代妖孽’。”

素净长裙女子不由动容,道:“在这大夏境的当代修士中,倒也不乏一些堪称旷世的天才,诸如那闻心照、宇文述、李寒灯、佛子尘律等等,莫非这苏奕,足以和这些角色媲美?”

古苍宁想了想,说道:“不好说,昨天时候,你也见过那闻心照,的确是一个极出众的天才剑修,只是,我可不认为,这闻心照会比苏奕更厉害。”

素净长裙女子美眸一凝,旋即那清冷恬静的容颜上,忽地露出一丝妩媚诱人的笑容,红唇微抿,语声呖呖:“少主,你这般一说,妾身忍不住想去试一试这苏奕的底细了。”

古苍宁冷笑:“你这就叫犯贱。”

素净长裙女子眨巴了一下眼睛,一脸委屈道:“妾身只是想帮少主而已,少主怎么能骂人呢。”

古苍宁眼神冷淡,道:“蓝觞,你最好收敛些,若不是我,你真以为凭你那点血脉天赋,就能从三万年暗古之禁中活下来?”

素净长裙女子躯体微僵,脸上的妩媚之色消散,眉梢间泛起一丝惊慌,低声道:“少主放心,妾身定不会给您添乱。”

“走吧,这次的‘灵曲大会’,怕是会出不少变数,我可不希望那一枚‘魔胎’被其他人夺走了。”

说着,古苍宁负手于背,朝城中行去。

“少主,昨天时候,阴煞冥殿的璇芷圣女传信说,若少主答应和她联手,一起除掉闻心照,作为交换,她愿意帮少主拿下那一枚魔胎。这件事,少主打算如何决断?”

素净长裙女子追上去。

“阴煞冥殿?呵,搁在三万年前,也算是天下第一鬼修势力,可如今,早已消散在历史长河中,这世上哪还有什么阴煞冥殿,依我看,该称她是阴煞门的圣女才对。”

古苍宁眼神泛起一丝不屑,“你传信告诉她,我可以帮忙,但前提是,她必须选择向我臣服!”

素净长裙女子点了点头。

灵曲城。

一座占地百亩的庭院内,小桥流水,楼阁林立。

“各位大人,老夫就送到这里了。”

回春灵宗宗主武游源笑呵呵拱手。

“多谢了。”

任幽幽点了点头。

武游源离开后,任幽幽径直带着苏奕一行人,穿过一条曲折的廊桥,来到庭院深处。

这里有一片小湖泊,湖畔茂林修竹,花草葳蕤,不远处是一座三层楼阁,环境清幽。

楼阁前,一个须发灰白,身影枯瘦的老人坐在竹椅中,眼眸闭合,似在假寐,眉梢眼角尽是恬淡安详之色。

“弟子见过章师叔!”

任幽幽上前,恭敬见礼。

竹椅中,老人睁开眸,那一瞬,似有一对冷电剑芒掠空,扫向苏奕等人。

元恒和白问晴躯体一僵,感受到扑面而来的压迫气息。

凌云河瞳孔眯了眯。

清芽似被老人那摄魂夺魄般的目光吓了一跳,倒退一步。

唯有苏奕负手于背立在那,神色自若,似浑然不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