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四章 苏奕生气了(1 / 1)

剑道第一仙 萧瑾瑜 1907 字 6个月前

之前时候,一对一的情况下,凌云河、玄煞雪蟒便不是千绝真人和启冲子的对手。

而现在,随着赖长霄和邱默池这两位聚星境强者加入进来,让他们一人一妖顿时陷入以一对二的不利处境中。

很快,凌云河便负伤累累,鲜血染身,极为狼狈。

再看玄煞雪蟒,那雪白的躯体上也出现许多触目惊心的道伤,血淋淋的直淌血。

凌云河暗叹一声,他和玄煞雪蟒都已尽力,可很显然,注定已支撑不了多久了。

“孽畜,你还能挣扎到何时?过来吧!”

战斗中,启冲子仪态张扬,发出震天的大笑声,猛地探手一抓。

轰!

漫天银灿灿的雷霆闪电凝聚,化作一只足有十丈范围的雷霆大手,狠狠压迫而下,欲将玄煞雪蟒活擒。

玄煞雪蟒早已负伤严重,面对这一击,鲜红的瞳孔中不由泛起一丝苦涩和失落。

今日,它本以为苦苦等待多年的一个化形的机会,就将垂临自己身上。

哪曾想到头来,化形的契机还没来临,一场厄难却先来临了……

“这……就是我的命运吗?”

玄煞雪蟒内心灰暗。

眼见它就要被擒,蓦地——

一道蕴含怒意的冷哼响起:

“蝼蚁般的东西,也敢惊扰我苏某人悟道,找死!”

声音如清越的剑吟,轰然在天地间炸响。

而在声音响起的同时,一道颀长的身影突兀地出现在洞窟入口,探手一拍一拂。

一拍之力,化作一片清色霞光席卷,势如破竹般,凿开那一只朝玄煞雪蟒笼罩而下的雷霆大手。

轰!

雷芒爆绽,光雨飞散。

启冲子瞳孔骤然一凝。

玄煞雪蟒都怔住了,原本心死如灰的它,当看到救自己的竟然是那辟谷境青袍少年时,都差点以为是在做梦,凭生不真实的感觉。

而与此同时——

苏奕那一拂之力,则激射出一道清色剑虹,凭空一闪,便出现在凌云河身前。

这一瞬,千绝真人轰出的一道霸天绝地般的拳劲,以及赖长霄手中挥击的一柄玉尺,皆被这一道清色剑虹轻易击溃。

轰隆!

烟霞激荡,乱流翻滚。

千绝真人和赖长霄皆吃了一惊。

而凌云河看到苏奕的身影时,不禁笑了,浑身都变得轻松起来。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看似只辟谷境修为的苏奕,其真正的实力是何等的恐怖!

就如现在,他一个人,一刹那,掀翻一场大战的局势!

战斗出现短暂的中止。

所有目光都齐齐看向了洞窟入口处的苏奕。

“嗯?辟谷境?”

启冲子讶然,掌指握刀,威势慑人。

“这……”

赖长霄惊疑,眉头皱起。

“此人是谁?”

千绝真人眸子如电,神色间杀机萦绕。

“和凌云河一伙的,我本当他只是天一剑阁的后辈,没曾想,实力倒是很了不得。”

彦君山惊疑不定道。

“有些意思。”

邱默池衣袍鼓荡,猎猎作响。

练冷月等五位元府境角色,皆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一个辟谷境少年,转眼间逆转局势!?

这若非亲眼所见,谁又敢相信?

“你们且退下,这些混账,由我来解决。”

苏奕迈步走出洞窟,目光冰冷,宛如万载冰窟上肆虐的寒风,冻彻天地。

饶是苏奕拥有前世的阅历和心境,这一刻也罕见地动怒了。

事实上,这也算是苏奕觉醒前世记忆以来第一次动怒。

以前时候,哪怕是在玉京城和苏弘礼对决,都不曾让他心绪产生过多少波动。

原因很简单,之前,他正处于悟道的关键时刻。

不曾想,却被打断了!

这对一直视修行如己命般的苏奕而言,这自然让他无法容忍。

“大言不惭,老夫便来试试,你这辟谷境小家伙,哪里来的狗胆,敢这般狂吠!”

飞灵剑阁邱默池冷哼,舌绽春雷。

他身形一晃,化作一道淡如烟尘的光影,不可思议的出现在苏奕身前,手中一柄蛇形古剑,朝苏奕刺去。

这蛇形古剑镌刻着神秘诡异的符文,气息阴森慑人,挥动时,有一条黑色蛇魂从剑体浮现,带着撕裂神魂般的凶气,极为可怕。

灵蛇魔剑!

这是飞灵剑阁顶级元道灵兵之一,其上淬有剧毒,可腐蚀血肉,侵蚀神魂。

就这一击,邱默池展现出的道行,就胜过那大楚妙华夫人一筹,端的是狠辣无边。

“蝼蚁罢了。”

苏奕眸光冷冽而淡漠,不悲不喜,随手抬起手指,一指点来。

“小东西,你上当了。”

见到苏奕一指击来,邱默池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

就见灵蛇魔剑刹那间而已,一分为三,化作三柄古剑,每一柄都带着森寒歹毒的气息。

刹那间,就如三位聚星境人物一起联手,分别朝苏奕杀去!

“小家伙,你终究太年轻,却不知道,我邱默池行事,向来讲究一个狮子搏兔亦用全力!”

邱默池眼中尽是冷笑。

他此刻所施展的,名叫“飞灵幻影剑”,乃是飞灵剑阁三大镇派剑诀之一。

据说飞灵剑阁的祖师施展这门剑诀时,可以幻化出九道如若凝实的剑影,虚虚实实,真真假假,让人防不胜防。

最重要的是,每一道剑影在短时间内,都可以爆发出和本尊相差无几的力量!

邱默池虽没有如此威力,但幻化出两道剑影,在同境界中已堪称可怕。

苏奕神色波澜不惊,也并未变招,任由另外两道剑影刺中他,而他依旧一指平平击出,点在了灵蛇魔剑上。

咔嚓!

邱默池笑容猛地凝固。

就见灵蛇魔剑猛地发出一声剧烈哀鸣,从剑尖开始,寸寸崩断。那股凌厉无匹的指力,顺着剑体,一路向邱默池冲去。

噗!

邱默池的身形,节节暴退,在空中洒出一串血珠。先是身上的防御法器和护体力量如纸糊般炸开。

紧接着,他躯体上下如被巨锤砸中的瓷器般,猛地四分五裂,血肉横飞。

苏奕愠怒之下的一击,岂是寻常可比?

那看似轻描淡写的一指,实则宛如神山砸落般,蕴积着无坚不摧般的强横力量。

那等威能,远不是邱默池这等角色能够抗衡!

再看邱默池施展的那两道剑影刺在苏奕身上,只发出叮叮两声,似撞在坚不可破的铜墙铁壁上。

这两道剑影本就是幻化出来,遭受阻挡后,很快便溃散无踪。

一指,破灵蛇魔剑,碎邱默池躯壳,而苏奕,毫发无损!

那摧枯拉朽的霸道血腥一幕,当即震撼全场。

“这……”

无论是彦君山、赖长霄,还是启冲子、千绝真人等人皆心中一震,脸色骤变。

邱默池也算是天南州境内的一流人物,老牌聚星境强者,没想到,却连一个辟谷境少年的一指之力都没挡住!

这简直骇人听闻。

玄煞雪蟒看到这一幕,鲜红的眸都瞪得滚圆,这……这是辟谷境修士的力量?!

唯独凌云河见怪不怪。

目睹苏奕斩杀妙华夫人等人的一幕幕后,早让凌云河意识到,苏奕这等存在,根本不是常理能衡量!

纵使是那世间极强大的妖孽人物,怕也没多少能和苏奕相比。

嗖!

一道黑影,忽然从血雾中闪出,现出邱默池的身形。

只不过他此时只剩下一道神魂了,满面惊骇后怕之色。

“没死?”

苏奕眉头微皱。

他有些低估大夏的聚星境修士了,这些老家伙,实力未必多强,但手中的保命手段却不少,远不是其他国度的修行者可比。

“一缕神魂而已,还能撑到几时?”

苏奕一步踏出,百丈虚空,在他脚下,宛如不存在般,恰似缩地成寸,瞬间移到邱默池身前,再次一指碾压而来。

“救我——!”

邱默池狂吼一声,神魂力量沸腾如燃似的,转身逃避。

“一齐出手。”

赖长霄大喝一声,一掌遥遥拍出。

轰!

三丈范围的掌印,带起滔天的金光。

“斩!”

启冲子暴喝。

就见一道带着漫天雷霆的刀气,横过长空,直似一片雷霆洪流席卷长空,肃杀恐怖,充斥无边毁灭气息。

狂雷灭空刀!

启冲子赖以成名的绝学,融入狂雷道韵,以聚星境中期修为施展,一刀之下,宛如雷君发怒。

而与此同时,千绝真人猛地一拳打出。

轰!

虚空直似塌陷一个巨大漩涡,乱流飞溅,爆鸣如雷,一股霸天绝地般的拳势顿时充塞天地间,刚猛无量。

千绝太武拳!

千绝真人的道号,便是由这门古老的拳道传承搏杀而来,拳如大千,霸绝乾坤。

三尊聚星境强者一起联手,威力顿时惊天动地!

“好强!”

彦君山倒吸凉气,和他一样的练冷月等元府境修士,仅仅观望着,就遍体生寒,呼吸困难。

他们也根本不够资格掺合进去,否则,必会被那等战斗力量压制,遭受到极可怕的冲击。

这一刻,就是玄煞雪蟒和凌云河都不禁色变,一眼看出,那些聚星境强者,都已动用杀招。

“我苏奕要杀的人,天上地下,无人可阻!”

面对这等可怕的围堵阻截,苏奕神色淡漠如旧。

声音还在飘荡,他那颀长的身影已经猛地一展,凌空踏步,主动迎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