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七章 老相识了(1 / 1)

剑道第一仙 萧瑾瑜 1943 字 7个月前

烟尘弥散。

柴道人的躯体已碎烂如泥,惨不忍睹。

可在他尸体上,却有一缕血光忽地掠起,仿似一道闪电般,朝庭院深处冲去。

苏奕似早料到会如此。

他没有动手,身影一闪,跟了上去。

嗖!

眨眼间而已,那一缕血光掠入庭院深处的一座古井内。

苏奕闪身来到古井前,神念倏尔探入其中,仅仅片刻,他眸子泛起一抹异色。

“果然,这家伙身上有问题。”

思忖时,苏奕纵身掠入古井内。

极远处地方,元恒从震惊中清醒,不由面露一抹惭愧之色。

之前时候,他本打算在苏奕动手的同时,去对付那些藏在松柏树上的鬼物。

不曾想,刚刚却走神了……

“下次一定不能再这样了,否则,主人非对我失望不可。”

元恒暗自咬牙。

“逃啊,大家快逃——!”

“太可怕了,那分明是一位极厉害的修士,神仙般的存在。”

“走走走!”

一阵惊慌尖利的鬼叫声响起,就见那些松柏树冠上,鬼雾肆虐,许许多多阴影掠出,朝远处逃去。

“哼!”

就见元恒一声冷哼,身影一晃。

轰!

庭院中,忽地出现一只庞然大物,直似巨大的山岭般,弥散出滔天的妖气。

它四肢如铁柱,龟甲足有数十丈范围,流淌着灿然夺目的金光。

正是元恒的本体,一头庞大无比的金鼋。

“吼~~~”

元恒昂首咆哮,滔天的金色神辉猛地如潮水般扩散而开,将那片天地照亮。

“该死该死,那厮竟是一只得道的老乌龟!”

“不——!”

就见那些逃向四面八方的鬼物,当身影被那耀眼的金光扫中,皆如若被焚化似的魂飞魄散,消弭一空。

无一生还。

元恒晃了晃巨大如房屋似的脑袋,庞大的身影一晃,倏尔间便恢复那布袍少年的模样。

只是,这山神庙已彻底倾塌,化作废墟,连那些松柏树木全都被毁掉。

远远一望,像被铲平了似的。

元恒没有耽搁,折身朝远处那一口古井掠去。

……

古井下方,实则就位于这浮仙岭的山腹内,其内开凿出了一座巨大广袤的洞窟。

洞窟中央,是一座呈八卦状的浑圆道场。

道场四周,插着三十六杆血淋淋的阵旗,阵旗前,捆缚着一对对童男童女。

只有其中一杆阵旗前,只有一个男童。

这些孩童,无论男女,最大的也仅只有六七岁的年龄,小的仅仅只三四岁。

有的早已昏迷,有的嘶声大哭,稚嫩的小脸上,写满了惊恐和不安。

一个血袍少年立在道场上,对那些童男童女的哭喊视若无睹。

在他身前,是一座由累累白骨搭建而成的祭坛,祭坛上,供奉着一只黑色神像。

那是一只九头鸟,羽翼收拢,双足傲立,九颗脑袋分别望向不同方向,如在俯视八荒六合。

血袍少年双手握着一面阵旗,目光虔诚敬畏地看着那一座九头鸟神像,眉梢间浮现狂热崇慕之色。

忽地,一道血光掠来,来到道场之上,

倏尔间化作柴道人的模样。

“老祖,您怎么成这样子了?”

血袍少年大惊,他一眼看出,柴道人的躯壳被毁,只剩下一道神魂,负伤严重之极!

“别废话,去一边守着!”

柴道人一把夺过血袍少年手中的阵盘,大步上前,来到那一座祭坛前,口中念出一阵晦涩古怪的音节。

嗡~

就见那祭坛上的九头鸟神像,猛地微微颤抖起来。

而后砰的一声,神像炸开,附近虚空骤然凹陷,血光流转,化作一个诡异渗人的血色漩涡。

血色漩涡深处,传出一道缥缈威严的声音:“何事惊扰本座清修?”

声音冰冷、淡漠,透着一丝妖异的慑人力量。

柴道人噗通一声跪倒在地,颤声道:

“回禀神君,这次的祭品已准备妥当,只是属下在搜集祭品时,遭受到了一个极可怕的对手的打击,如今面临灭顶之灾,还请神君出手,帮属下灭除大敌!”

血色漩涡深处,那威严的声音道:“呵,本座倒是想看一看,哪个不开眼的蝼蚁,敢伤本座麾下的神使。你且将祭品献上,待会本座自会出手,为你化解灾劫。”

“是!”

柴道人心中狂喜。

他从地上爬起,手握阵盘,吩咐道:“血仆,快去把那些小娃娃杀了,取其心头血,为神君大人献祭!”

只是,话音落下,却没有回应。

“嗯?”

柴道人扭头,登时惊恐看到,不知何时,那一袭青袍的少年,已立在道场不远处。

在其脚下,血袍少年尸体横陈,早被无声无息的杀死。

“你……”

柴道人惊怒,下意识催动手中的阵盘。

轰!

分布在道场四周的三十六杆血色阵旗骤然发光,涌现出滚滚血色煞雾,有鬼哭狼嚎般的声音传出,声势惊人。

化血冥魂阵!

一座威能强大的血祭之阵,由柴道人呕心沥血耗费三年时间,才炼制成功。

原本,柴道人打算在献祭之后,利用此阵的力量,来炼化那些童男童女的鲜血,凝练一颗“血婴灵心丹”。

可现在,他已顾不得这些。

柴道人咬牙切齿,厉声大吼:“朋友,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啊,杀!”

轰!

滚滚血色煞雾翻滚,犹如血色苍龙翻身,朝苏奕笼罩而去。

“雕虫小技,何堪一击?”

苏奕哂笑,袖袍一挥。

一片清色霞光掠出,如无匹犀利的剑锋般,于道场中一旋,划出一道浑圆的剑幕,扩散而开。

砰砰砰!

道场四周那三十六杆血色阵旗齐齐从中断开。

同一时间,那滚滚血色煞雾如失去力量支撑般,尚在半空中便溃散消弭,眨眼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柴道人眼珠瞪大,如遭雷击。

这化血冥魂阵的威能,足以轰杀任何辟谷境修士,便是元府境修士来了,也难以抗衡。

可现在,竟然就这般被轻而易举破掉了!

一下子,柴道人亡魂大冒,噗通一声再次跪下,朝那血色漩涡仓惶尖叫:

“还请神君显灵,灭杀此人!”

苏奕没有理会柴道人,迈步朝那道场中央悬浮着的那一道血色漩涡走

去。

他眼神微微有些异样,道:“我怎么感觉,这情景有些熟悉的味道呢。”

柴道人面目狰狞,嘶声大叫:“熟悉?你毁掉了向神君大人献祭的大事,就等着死吧!”

苏奕眉毛一挑,似想起什么,目光看向那血色漩涡深处,试探道:“大悲神君?”

血色漩涡猛地一阵剧烈翻腾,而后,那一缕缥缈威严的声音响起:“你是……那姓苏的小子?”

冰冷淡漠的声音,已带上一抹惊疑。

“哈,怪不得我会感觉眼前这一场血祭景象有些似曾相识,原来是你这没出息的孽畜。”

苏奕笑起来。

当初在大沧江底部那属于乌桓水君的“九曲鬼城”内,苏奕就见过一场献祭大典。

献祭的对象,正是被称作“大悲神君”的家伙。

苏奕清楚记得,当时自己还曾出言挑衅,故意刺激对方,试图迫使对方显现真身。

可最终,这大悲神君也没有出现。

也由此让当时的苏奕推断出,这“大悲神君”根本没有能耐横跨时空壁障,将真身显现出来。

只是,苏奕却没想到,会在这大梁国的浮仙岭山腹内,再次见到对方。

“没出息的孽畜?”

柴道人差点懵掉,在他印象中,大悲神君是一位宛如神明把的无上存在,神通广大,法力无边。

他哪能想到,苏奕敢这般轻蔑诋毁对方?

这何异于渎神?

“果然是你这小混账!!”

血色漩涡深处,大悲神君那威严的声音透着暴怒,隐隐带着一些气急败坏的味道。

苏奕不以为然地笑了笑,饶有兴趣道:“时隔半年之久,现在的你,可拥有跨界而来的力量?”

“……”

血色漩涡深处,一阵沉默。

苏奕眉头微皱,道:“即便真身无法降临,也当拥有横跨时空,显现威能的力量了吧?”

“……”

又是一阵沉默。

这等微妙反常的一幕幕,让匍匐跪地的柴道人都快要傻眼,完全懵了。

大悲神君那等存在,怎可能会容忍被这样一个少年修士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

不应该啊!

道场远处,元恒已经赶来,同样看到了这一幕,内心也是翻腾不已。

他已看出,苏奕似乎早和这血色漩涡另一端的“大悲神君”打过交道,并且还稳占上风!

“半年了,还是这么废,我算明白了,为何那不堪一击的鬼修,会辛辛苦苦以聚阴玉的力量,来搜罗童男童女了,原来这背后,皆是受你这没出息的孽畜指使。”

苏奕摇头,话语中有三分轻蔑,三分鄙夷,还有一些若有若无的失望。

哗啦~

那血色漩涡猛地剧烈翻腾起来。

紧跟着,大悲神君那威严的声音已竭斯底里地响起:“姓苏的!你他娘有完没完?!”

他似乎彻底暴怒,气急败坏,怒火如烧,直接开始破口大骂了。

“若不是本座受困于螟蛉血窟,早他妈弄死你这@#¥%……”

一连串的脏话,如喷嘴似的从血色漩涡深处喷洒出来。

——

ps:感谢鹏城老哥又一次盟主赏!

嗯……又欠一个5更,目前又累积欠8个5更了,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