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六章 柴道人(1 / 1)

剑道第一仙 萧瑾瑜 1897 字 6个月前

浮仙岭。

夜色深沉。

一座修建于山岭半山腰处的山神庙内,供奉着一尊慈眉善目,手托玉瓶的神像。

神像前的案牍上,燃烧着香火和蜡烛,摇曳的灯影映在神像上,平添一份斑驳明暗光泽。

一个身着陈旧道袍,头发稀疏,身影佝偻的老人,盘膝坐在案牍前的一张蒲团上。

他明明是道士打扮,却手握一串黑色念珠,如佛门僧众般,跏趺而坐。

若曹平在此,便能认出,这道袍老人便是这山神庙的庙祝,柴道人。

山神庙外,是一座庭院,种满高大的松柏,蓊郁茂盛的树冠在夜风中沙沙作响。

忽地,一道阴影走进庭院内,那摇晃的松柏树枝顿时静止下来。

就见那阴影是一个肤色惨白透明的血袍少年,眼眸血红,浑身鬼雾弥漫,脖颈上挂着一串拳头大小的骷髅头,行走在夜色之中,悄无声息。

血袍少年来到庙宇前,双膝跪地,恭敬说道:

“老祖,今夜已抓回三十六个童男和三十五个童女,按照您的吩咐,只差一个童女,便可在今夜开启‘化血冥魂阵’,向大悲神君献祭。”

庙宇内,跏趺而坐的柴道人哦了一声,声音低沉沙哑,“差的那一个童女是谁?”

血袍少年浑身一颤,飞快道:“应该是山脚草溪村那个名叫曹安的女童,属下已派遣‘水暝’前往草溪村,相信用不了多久,便可……”

刚说到这——

啪!

一声轻响,柴道人手中的一串念珠中,有一颗念珠突然碎裂,化作灰白色的粉末飘洒。

柴道人浑浊的眸子骤然变得阴森锐利,隐然有嗜血般的冷厉光泽涌动。

“水暝死了。”

柴道人目光猛地望向跪伏在大殿外的血袍少年,声音冰冷道,“本座所收的十二名鬼仆中,水暝是最有希望踏入元道之路,成为一名鬼修的好苗子,可现在……他死了……”

血袍少年浑身都颤抖起来,道:“老祖息怒,属下这就亲自去草溪村走一遭……”

柴道人打断道:“不必了,缺少一个祭品而已,算不上什么,若错过这一年中天地阴气最重的时节,本座一切的准备可就白费了。”

顿了顿,他深呼吸一口气,道:“你去准备祭品,一刻钟后,本座亲自去运转‘化血冥魂阵’。”

“是!”

血魄少年起身,匆匆走进庭院深处,来到一座古井前,一跃跳了进去。

山神庙内,柴道人从蒲团上站起,转身看向那一座手持玉瓶的神像,唇角泛起一丝讥诮之色。

“世俗之辈,日夜以香火祭拜你这等山神,可在本座眼中,你终究只是一座泥塑胚子罢了,那些凡夫俗子,还以为烧香祭拜,便可获得庇佑,着实可怜可笑。”

柴道人摇头不已。

……

夜色深沉。

山神庙庭院外,远远地,苏奕和元恒的身影走来。

“主人,此地阴气肆虐,鬼雾重重,哪里是山神庙,分明就是一个鬼物盘踞的大凶所在。”

元恒低声开口。

“山神庙的确是山神庙,只不过是被一个拥有道行的积年老鬼霸占了而已。”

苏奕说着,目光已落在那庭院大

门两侧。

虽是黑暗夜色,无星无月,但在苏奕神念之下,依旧能清楚看到,大门两侧贴着一幅对联。

对联早已破损褪色,依稀能看出,上边写的是:

“善报恶报循环果报,早报晚报如何不报。”

“名场利场无非戏场,上场下场都在当场。”

看罢,苏奕暗自摇头,这对联明显非修行之辈所留。

对世俗人而言,这幅对联所阐述的“善恶因果”之理,的确能起到安抚心神,导人向善的作用。

可在修行之辈眼中,怕是没几个会相信“善恶因果”的报应之说了。

不过,苏奕倒是确定,这冥冥中的天道之中,的确有因果之力存在,不过那和“善恶相报”并无关系。

思忖时,苏奕双手负背,宛如在夜色中出游般,仪态闲散地走进山神庙。

元恒跟随其后。

哗啦~~

庭院中,一株株高大的松柏树猛地哗哗作响,遮蔽天穹的密集枝桠中,传来一阵阵阴森渗人的窃窃私语声。

“咦,这等深夜,竟还有大活人前来?”

“这可是鬼节呀,他们是来上香的么?哈哈哈,有趣有趣。”

“唔,小哥哥,瞧你细皮嫩肉的,要不要陪奴家一起耍耍?”

一道曼妙的倩影,忽地从树冠上掠下,来到苏奕身前。

就见她年方二八,肤白貌美,打扮若千金小姐,手握荷叶扇,美眸大胆火热地看着苏奕,还故意把身前那一对高耸挤得丰润饱满起来。

不等苏奕开口,元恒便大喝一声:“大胆妖孽,也不看你是什么东西,也敢在我家主人面前卖弄风骚,简直是不知死活!”

轰!

说话时,元恒一掌拍下,势若威猛神祇般。

那女鬼傻眼,都来不及闪避,就被这一道掌力拍碎了脑袋,躯体砰地炸开,化作滚滚青烟飘洒。

场中一寂,那些松柏树上的窃窃私语声,都猛地静下来。

苏奕瞥了元恒一眼,道:“以后行事低调些,万一把正主吓得提前溜走怎么办?”

元恒顿露惶恐之色,连忙道:“主人放心,元恒以后定不会再如此鲁莽。”

苏奕点了点头,道:“这庭院中那些鬼物交给你了。”

说着,已朝山神庙内行去。

在没有进入此地前,他的神念中,就捕捉到一股鬼修的气息,就位于这庙宇内。

“没想到,在这荒山野岭之地,竟能碰到一位道友,着实稀罕的很呐。”

庙宇内,老态龙钟的柴道人手握念珠,目光看向一步步走来的苏奕,眉梢间虽有惊疑之色,却并不畏惧。

苏奕上下打量了柴道人一眼,淡然道:“聚阴玉来自你的手中?”

他这种态度,让柴道人眉头微微一皱,旋即说道:“看来,这其中定然是发生误会了,若有得罪之处,老朽先给道友赔个不是,也希望道友能高抬贵手,否则,打打杀杀的,终究对谁都不好。”

说着,他微微躬身,抱拳见礼,把姿态放得很低。

苏奕不禁哂笑,道:“你算个什么东西,也配和我苏某人谈‘道友’二字?”

柴道人面颊青光一闪,缓缓直起身体,一股阴冷而慑人的可怖气息也是从其身体上弥漫

而开。

他浑浊的眸泛起嗜血阴森的光泽,盯着山神庙大门前的苏奕,冷冷道: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朋友确定不打算给老朽一个薄面,将今日之误会,化干戈为玉帛?”

苏奕笑起来,道:“你的面子又值几张纸钱,要不要待会我烧给你?”

“呵。”

柴道人也笑了,他袖袍一挥,一片血光掠出。

轰!

在他身后,神像轰然倾塌,几乎同时,在神像内部,掠出一柄弥散着灰濛濛气息的骨刀。

锵!

柴道人探手一抓,骨刀落入手中。

骨刀长仅二尺,雪白剔透,薄如蝉翼,当握在手中那一瞬,柴道人抬手便是一刀斩出。

一抹灰濛濛的刀气掠出,如若妖异的闪电,那等威势,比之人类修士中的辟谷境存在,都要强横一些。

可在如今的苏奕眼中,这等伎俩,完全便是不堪入眼。

砰!

苏奕屈指一弹,刀气寸寸崩断。

庙宇内,柴道人瞳孔一缩。

苏奕问道:“告诉我,为何要用聚阴玉害人,似你这等已踏上元道修行之路的鬼修,似乎大可不必干出这等歹毒阴损的事情。”

柴道人冷笑,并不答话,身影猛地一晃。

轰隆~

鬼雾弥漫,他身影直接化作三丈高,将那庙宇房梁都撑破出一个窟窿,瓦片石块飞洒。

眨眼而已,就见柴道人那枯瘦佝偻的身影,变得雄伟若山岳般,身上一块块肌肉贲张如岩石,眸子猩红,煞气冲霄。

锵!

随着柴道人发力,手中二尺长的骨刀骤然暴涨出一大截如有实质的灰色刀芒。

而后脚掌猛地一踏大地,挥刀朝苏奕斩去。

轰!

漫天血色涌现,伴随着如瀑般灰濛濛的刀气,交织成一片宛如森罗炼狱般的恐怖异象。

这等一刀,威能比刚才强大了一倍不止!

换做其他辟谷境修士,怕是根本不敢撄其锋芒了。

可苏奕眸子却泛起一丝讥诮冷意。

“不自量力!”

他袖袍鼓荡,抬起一只手掌,握拳成印,于虚空中一砸。

轻描淡写的一击,可当那青灿灿的拳印横空而出,直似远古神山压迫而下。

砰!

那宛如森罗炼狱般的漫天血影和刀气,皆是在这一拳之下被摧枯拉朽般轰爆,光雨如瀑席卷扩散。

轰!

而拳印余势不减,直接砸在了柴道人身上,就见他那三丈高的身影登时发出沉闷的骨骼爆碎之音,像被戳破的皮球似的,最终轰的一声,被这一道拳印砸跪在地上。

整个躯体残破,皮开肉绽,血肉横飞。

紧跟着,整座庙宇在遭受到这等战斗力量的冲击之下,也随之轰然倾塌,化作一片废墟。

一拳而已,便镇压这位实力强劲的辟谷境鬼修!

庭院中,本已打算动手的元恒见此,不禁目瞪口呆。

那些藏匿在松柏树枝桠阴影中的鬼物,皆惊恐颤栗,噤若寒蝉。

那等一拳,直似来自天上仙人之手,恐怖无边!

——

ps:七夕乞巧节快乐吖童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