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五章 五岳镇宅符(1 / 1)

剑道第一仙 萧瑾瑜 1932 字 7个月前

那身影一身布袍,粗壮敦厚,古铜色的肌肤,在那一抹金光照耀下,如披上一层神金。

正是元恒。

而在刚刚死里逃生的少年和小女孩眼中,此时的元恒,已和天神没什么区别。

锵!

元恒探手一抓,那一抹金光落入掌间,仔细看,赫然是一柄金灿灿的短刀。

他张口一吞,短刀就化作一缕金霞收入体内。

这时候,苏奕从远处黑暗夜色中走来,手中把玩着一枚残损不堪的灰白珠子。

这是一颗最低阶的阴灵珠。

刚才时候,苏奕看到那一道蠕动如藤蔓般的鬼物,便抬手将其抹杀,这颗阴灵珠就是从那鬼物体内坠落。

谈不上稀罕,但也不常见。

一般而言,只有略懂一些修行皮毛的鬼物,才能炼出这样的灵物。

在这荒山野岭之地,竟有能够触摸到修行之道的鬼物出没,这就很反常了。

“主人。”

元恒上前见礼。

主人?

少年和小女孩都愣住,这样一位宛如天神般的存在,竟仅仅只是一个仆从般的角色?

苏奕朝元恒点了点头,目光看向那少年和小女孩,道,“已经没事了,不必紧张。”

“多谢两位神仙救我和哥哥!”

小女孩爬起身,脆声说道,沾满灰尘的小脸上尽是感激。

神仙?

元恒笑起来,道:“我和我家主人可不是神仙,只是路过此地的修行者罢了。”

“修行者?”

小女孩满脸惘然。

少年则匆匆上前,躬身见礼道:“多谢两位大人救命之恩。”

“不必多礼了。”

苏奕说着,已走向那小女孩,指着她脖颈上用一根红绳挂着的一块黑色玉石,道:“小丫头,这是谁给你的?”

小女孩怯生生道:“哥哥给的。”

苏奕一怔,目光看向那少年,道:“你是从哪里找到的这小玩意?”

少年连忙说道:“回禀大人,这平安符是我前些阵子从浮仙岭上的‘山神庙’庙祝爷爷那里求来,说是佩戴在小孩子身上,可以祛写避凶,保佑平安,让我回家给妹妹戴上。”

庙祝,便是看守寺庙香火的人。

苏奕露出思忖之色。

元恒也看出蹊跷,眉头微皱。

少年道:“大人,莫非这平安符有问题?”

“谈不上多大问题。”

苏奕随口道,“天色已晚,介不介意我们去你家歇一歇脚?”

少年连忙答应道:“自然是可以的,两位大人请随我来。”

说着,他牵扯小女孩的手,当先带路。

……

少年和小女孩所居的村落,就在那一条河流之畔,位于浮仙岭山脚下,名叫草溪村。

路上,苏奕也是了解到,少年名叫曹平,妹妹叫曹安,合起来便是平安二字。

兄妹俩自幼父母双亡,早些年一直受到草溪村的村民接济和抚养,可以说是吃着百家饭长大的。

也是近些年,曹平有了自力更生的能力,才独立开始照顾妹妹曹安。

草溪村并不大,兄妹俩的住处,还是其父母所留,位于村子西头,是一座极为简陋的庭院,庭院内有三座茅草屋、一座牛棚,一方菜畦,收拾得

倒也整洁。

夜已深,由于是中元节的缘故,村民们放完河灯后,就各自回家,让得村中静悄悄的,就连鸡犬之音都没有。

走进茅屋,曹平点上油灯,便去烧水烹茶了。

小姑娘曹安则怯生生坐在一张小板凳上,眨巴着眼睛,好奇地打量着苏奕和元恒。

茅屋内很简陋,处处透着贫寒的气息,也可以看出,这一对兄妹的生活,谈不上好了。

苏奕随意坐在房间唯一的靠椅上,对元恒说道:“你去庭院外守着,我若推测不错,今晚不会太安静了。”

“是。”

元恒匆匆而去。

苏奕目光看向曹安,温声道:“小丫头,把你那枚平安符给我看看可好?”

“神仙哥哥要看,自然是可以的。”

小女孩脆声答应。

说着,她起身,摘下那一枚黑色玉石,递给苏奕。

“神仙哥哥?”

苏奕哑然,揉了揉小姑娘的脑袋,笑道:“就凭这个称呼,我就得保你们兄妹平安无事。”

说着,他目光落在那黑色玉石上。

此物只桂圆大小,圆润剔透,拿在手中,温润阴凉,仔细看,玉石表面有着一些形似叶子脉络的天然云纹。

“果然是聚阴玉。”

苏奕认出来。

这是一种诞生于地脉阴气中的灵玉,若用在修行者手中,可炼制一些玉符一类的小玩意。

可若佩戴在世俗女童身上,灵玉内的阴气则会一点点浸入女童体内,使得其阴气缠身,时间越久,体魄越阴寒,最终会被阴气蚀心,一命呜呼。

“看来,这浮仙岭山神庙的庙祝大有问题,今夜那些鬼物,怕都是受他指使。”

苏奕暗道。

没多久,曹平拎着热水壶和两只粗陶碗走进茅屋,正要给苏奕沏茶。

苏奕已接过茶壶,道:“让我来。”

说着,他从袖袍中取出一截雪玉参,摘下参须,浸泡在茶壶中,而后倒了两大碗。

“你和你妹妹各喝一碗。”

苏奕放下茶壶,说道。

茶水经由参须浸泡,弥散着一缕缕的清香,闻起来便让人心旷神怡。

曹平和曹安依言照做,将参茶一饮而尽。

仅仅片刻,小女孩曹安那原本蜡黄的小脸,就变得红扑扑的,浑身滚烫。

曹平则感觉精神一振,浑身疲惫一扫而空,每一寸肌肤都暖烘烘的舒服。

“神仙哥哥,这是什么茶,真好喝。”

曹安眼睛亮晶晶的,盯着那茶壶,似还想再喝。

苏奕笑道:“这茶壶内的参茶,每天只能喝一次,记清楚了么?”

“嗯!”

曹安狠狠点头。

没多久,曹安就犯困了,毕竟是五六岁的小孩子,爬上床呼呼大睡起来。

“你妹妹体内阴气极重,切记让她每日喝一小盅参茶,如此一来,七天内,当可将她体内阴气彻底化解。”

苏奕目光看向曹平,叮嘱道。

曹平心中一震,躬身感激道:“多谢大人!我曹平定不会忘了大人今日之恩,以后有出息了,自会报答大人!”

苏奕笑了笑,道:“报答就不必了,以后照顾好你妹妹便行了。”

见到这对兄妹的第一眼,苏奕情不自禁想起了风晓峰

和风晓然兄妹,同样是无父无母,相依为命,那种兄妹之情,让他内心也感触不已。

忽地,院落外传来一阵激烈的轰鸣声,夹杂着激昂清越的刀吟。

但仅仅片刻,就归于沉寂。

草溪村内,各家各户皆大门紧闭,没有人出来探望。

今日是中元节,鬼物出没,这些村民都记得村长的叮嘱,谁也不敢开门外出。

“大人,外边……”

曹安也被惊动了,刚要说什么,元恒已大步走进了茅屋。

在其手中,还拎着一个腐烂不堪的人头,这一幕,惊得曹安头皮发麻。

“主人,这头恶鬼之前鬼鬼祟祟前来,试图靠近这边,被我抓个正着,没想到的是,这厮竟有着一定道行,虽不如辟谷境鬼修,可实力已经比这世俗中的先天武宗厉害许多。”

元恒禀报道。

“看来,我们今晚得前往那浮仙岭走一遭了。”

苏奕说着,目光看了看忐忑紧张的曹平和不远处在床榻上酣睡的曹平。

略一沉吟,他吩咐道:“元恒,准备笔墨纸砚。”

元恒虽奇怪苏奕要做什么,可动作可不慢,手脚麻利地取出纸笔和墨汁。

“有红纸吗?”苏奕问。

“有。”

元恒把一张大红纸拿出,和笔墨一起,铺在桌上。

苏奕走上前,在元恒和曹平好奇目光注视下,拿起毛笔,蘸满墨汁,在红纸上挥毫而就,写了四个字——

平安是福。

每个字,皆古拙苍劲,内蕴敕令之力。

曹平看到这四字,只觉心神静谧,越看越舒服。

而在元恒眼中,这四字却有一股磅礴无量的大势,充盈着一股浩然祥和的玄妙神韵,让他心神都莫名地震颤了一下,恍惚间,仿似面对的不是一幅字,而是一方浩大的天地!

可当仔细去观摩时,却发现,刚才那种感觉不见了,再感受不到那等浩然磅礴的神韵。

他不由惘然,这……这四字所藏的,究竟是何等玄机?

呼~

苏奕放下笔,长吐了口浊气。

这四字,在世俗中极常见,可四字中所烙印的,却是属于道门的一种镇宅敕令,名唤“五岳镇宅符”。

这本是镇守洞天福地气运的一种敕令,极为神妙,能够沟通一丝冥冥中的天地祥瑞之力。

而今,这敕令中所蕴含的一股神韵,则被苏奕写入“平安是福”四字。

其中玄机虽不足完整的“五岳镇宅符”的万分之一。

可用在凡俗之地的寻常人家中,帮其庇佑平安,聚拢红尘福瑞之气已是绰绰有余!

而仅仅写下这四个字,便耗掉苏奕近三成的修为!

若是完整的“五岳镇宅符”,根本不是苏奕现在苏奕的修为能够写出来。

“曹平,明天时候,你将这幅字钉在门楣之上,就当我送你们兄妹的礼物了。时间不早,我们也该离开了,告辞。”

苏奕说罢,折身离开茅屋。

元恒紧随其后。

“大人,敢问您尊姓大名?”

曹平慌忙追了出来,可放眼四顾,夜色茫茫,哪里还看得到苏奕和元恒的影子?

——

ps:感谢过客无常老哥又一次盟主赏!嗯……又欠大家一个五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