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七章 禁忌事物的异动(1 / 1)

剑道第一仙 萧瑾瑜 1845 字 6个月前

苏奕看了看低着螓首,仿似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的风信花,不禁好笑,“行了,去收拾战利品吧。”

提到“战利品”三字,花信风登时兴奋起来,美眸亮晶晶的,道:“好嘞!”

她迫不及待似的,第一时间行动起来。

苏奕则看了看手中的天獬古剑,暗道:“这把剑留给灵雪当宝物也不错,不过,得等她踏入元道之路时才行,否则,怕是镇不住此剑的魂体了……”

思忖时,他随手将此剑收进雪蚨玉佩内。

天獬古剑的威能的确堪称强大,且以后拥有很大的潜力凝结出“剑魂”。

但苏奕手中并不缺剑器。

除了玄吾剑,他还有绝殇凶剑,尤其是玄吾剑,一直由自己以心血蕴养淬炼,镌刻有吞灵敕令,更封印着一股属于冥焰魔雀的神魂力量。

论威能,现在或许不是天獬古剑和绝殇凶剑。

可若论潜力,远不是这两把剑可比。

而天獬古剑和绝殇凶剑相比,前者潜能要更大一些,毕竟凝结出了性灵魂体。

后者的威能则要更强一筹!

苏奕打算以后有机会的话,就把绝殇凶剑重新祭炼一番,以自己的手段,把这把剑淬炼出“剑魂”应该问题不大。

没多久,花信风返回,整个人容光焕发,眉梢眼角洋溢着的尽是掩不住的喜悦。

“苏公子,这次我们可发大财了!”

她脆声开口,叽叽喳喳把搜刮到的战利品一一告之苏奕。

六品灵药九种、六阶灵石二十块,这是战利品中价值最昂贵,也最稀罕的宝贝。

搁在大秦境内,也是那些元道修士眼中的“大机缘”。

除此,尚有五品灵药五十九种、五阶灵石一百三十块,这同样是顶尖一流的珍品修行资源,就是元府境手中,也拥有不多。

而像灵材、神料之类的宝物,加起来也有一百多种,能够满足元道修士炼制宝物。

而若论最大的收获,当属十余件元道灵兵!

像阿凛手中的天霜长枪、秦洞虚手中的青血战戟等宝物,有的都已拥有性灵意识。

仅仅是这些元道灵兵的价值,就远超其他收获!

“还算不错。”

苏奕相对要淡定不少。

无论是那些灵材、灵药,还是灵石、灵兵之物,皆是元道层次的修行资源,在这世俗中或许很珍贵和稀罕。

可对苏奕而言,也仅仅只能满足元道修士的修行所需罢了。

想了想,苏奕吩咐道:“灵石、灵药之物,都交给我,其他的东西,你自己挑选便是。”

花信风挑起大拇指,眉开眼笑地赞美道:“苏公子大气!”

苏奕补充道:“记住,我的是九成,你的是一成。”

花信风:“……”

不过,即便是一成,已经让花信风心花怒放了。

毕竟,此次行动中,她完全就没帮上什么忙,简直和白捡便宜没什么区别……

很快,花信风就挑选了自己心仪的一些宝物,而后将其他宝物交给了苏奕。

苏奕仅仅只扫了一眼,就收进雪蚨玉佩内,心中隐隐甚至有着一丝失望。

这些老家伙也算是大秦境内顶尖层次的角色,可身上的宝物,却并没有值得留意的宝贝。

“也对,此次他们前来乱灵海是探寻机缘的,自然不可能把一些来历特殊的秘宝携带在身上了。”

苏奕心中暗道。

而当目光扫过秦弗、聂行空、阿凛等人的尸体时,苏奕不禁摇了摇头。

这些夺舍者的神魂,皆被那楚修下了禁咒,在之前楚修的“魔偶”落败后,这些人就暴毙当场。

无疑,这些人身上的禁咒,和楚修的“魔偶”性命攸关,魔偶一毁,这些人的神魂也会被禁咒力量所灭。

这等情况下,以苏奕的手段,也无法去阻止。

自然地,他也就再没有机会去剥离对方的神魂,研究对方的来历。

“走,去这座宫殿看一看。”

苏奕摒弃杂念,信步来到那一座恢弘宫殿的大门前。

花信风紧随其后,道:“公子,之前那楚修说,这座宫殿乃是群仙剑楼开派祖师浑天妖皇所建,此次乱灵海上出现的那一场旷世异象,恐怕也就是又这座宫殿内的机缘所引发!”

她两眼发光,充满期待,“就是不知道,这该是怎样的机缘了。”

一个消失在很久以前的的古老宗门,在时隔不知多少岁月后,其留下的遗迹横空出世,引发旷世异象,这其中所藏的机缘,岂可能寻常了?

“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苏奕说着,掌指在那九丈高,镌刻着诸多古老图案云纹的大门上轻轻一推。

轰!

大门徐徐开启一道缝隙。

苏奕和花信风当即进入其中。

……

乱灵海上。

一片散落着许多礁石的海域中,一袭黑袍,面目俊朗,眼眸碧油油的楚修,脸色阴沉难看,身上气息汹涌可怖。

“苏奕啊苏奕,本座筹谋已久的一桩计划,就这样被你毁了!”

他喃喃自语,眸子中尽是森然恨意,以及一丝说不出的无奈,“可惜,我的本尊在大夏境内……”

哗啦~~

忽地,远处海面上,涌现一片血色雾霭,遮天蔽日,隐隐约约间,似有一座白骨堆砌的千丈宝塔,在其中若隐若现。

“白骨宝塔!”

楚修瞳孔一缩,眉梢间露出深深的忌惮之色。

乱灵海上,有四大禁忌事物,白骨宝塔便是其中之一,只要它出现的地方,就会伴随着滔天的血色雾霭。

一旦见到它,就必须远远避开,否则无论修为高低,只要被那血色雾霭覆盖,就会化作一堆枯骨,成为那白骨宝塔的一部分。

“也不知这是什么鬼东西了,这无数岁月以来,竟然没有一个人能窥探到其中的秘密。”

楚修远远看着那在血色雾霭中若隐若现的白骨宝塔,也不免一阵胆颤心惊。

越是未知的,无疑越凶险。

楚修这些年来,走南闯北,去过苍青大陆上不知多少地方,见过不知多少凶险诡异之地。

可是像这白骨宝塔这般未知神秘的存在,他也仅仅只在寥寥几个堪称世间大凶的禁地中见过。

比如大夏境内的“须弥仙

岛”“玲珑鬼域”“仙冥之渊”等等。

“传闻中,一切未知,都会在那一场璀璨大世来临时,揭晓答案,或许,当璀璨大世真正来临时,这乱灵海中怕也会发生一场前所未有的惊变了……”

“毕竟,此地所掩埋的古老道统遗迹之多,在整个苍青大陆上,都可以排进前五。”

就在楚修思忖时。

哗啦~

血色雾霭越来越近了,铺天盖地而来。

楚修再不敢逗留,转身而去。

“盘算起来,大夏皇帝举办的兰台法会,再有五个多月时间就要拉开帷幕,这可是进入须弥仙岛的唯一机会,绝不能错过了……”

他决定返回大夏。

此次行动,毁掉了一具魔偶,已让他心痛无比,若连现在这具魔偶都毁在这乱灵海内,那他的本尊非肉疼到疯掉不可。

离开的楚修并未注意到,那一片汹涌的血色雾霭和白骨宝塔,正在朝群仙剑楼遗迹所在的方向挪移而去。

……

不归岛。

十里之外。

已是夜色,那一座漂浮在海面上的岛屿上,亮起一盏盏碧油油的灯笼,成百上千,仿似星辰般闪烁明灭。

岛屿上空,则浮现出一幅幅幽冥般的景象,有百鬼夜行,穿梭在血色的浑浊河流中,有如火燃烧般的鲜红花朵,铺满了一座白骨大山,有矗立在鬼雾中的神秘门户……

远远地,当看到这一幕时,一身素净玉袍,女扮男装,坐在那白色巨猿肩膀上的女子,不由眯了眯漂亮的眸。

她抬起手中羽扇,遥遥指着极远处的不归岛,“重阳,你感受到了吗,那岛屿上,似有生命的气息。”

白色巨猿清澈的眼神中浮现一抹惘然之色,道:“师尊,徒儿并未察觉。”

“是吗……”

女子怔了怔,忽地轻声一叹,“若非此地太凶险,我倒是想去上边看一看。”

古来至今的岁月中,一直有一个铁律——

凡靠近不归岛四周十里之地者,皆如踏上不归路,无论修为高低,血肉会化为灰烬,神魂则会被那岛屿上的一盏盏碧绿灯笼摄取。

至今,不曾有任何人能幸免于难。

以至于直至现在,也没人之地,那不归岛上究竟藏着何等玄机。

哪怕以女子那灵道层次的强大修为,在这等时刻,也不敢越雷池一步。

因为她也察觉到,那不归岛上存在着一股极为恐怖禁忌的力量,强大到让她强烈感受到,一旦靠近过去,极可能会遭遇灭顶之灾!

“师尊,我们是否该回去看一看,那群仙剑楼遗迹处的情况了?”

白色巨猿低声道。

哪怕相隔十里之遥,可依旧能清楚看到,那不归岛上涌现的恐怖阴森异象,这让白色巨猿感到浑身的不自在,如芒在背,遍体生寒。

“也好。”

女子点头。

当白色巨猿和女子转身离开不久,那不归岛上,忽地有一对碧绿灯笼升空,宛如一对碧绿的眼眸般,遥遥望向群仙剑楼的方向。

而后,这座堪称禁忌之地的“不归岛”,竟如活过来般,悄无声息地从这片海域挪移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