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八章 数大秦风流人物(1 / 1)

剑道第一仙 萧瑾瑜 1814 字 6个月前

宝船横空,在大地上投射一道巨大的阴影。

在世俗武者眼中,这样一幕,就和仙人出行没有区别,带来的震撼可想而知有多大。

“这是玄月观的‘化岳楼船’,由四件元道灵宝组合而成,掌控在玄月观太上长老顾青都手中,也只有他这等元府境修士,才能游刃有余地驾驭这等宝船了。”

花信风飞快传音,灵眸亮晶晶的,微微舔了一下唇角,道,“若是能把此宝夺了,以后无论去哪里,必然极享受。”

苏奕一眼看出,这女人对这“化岳楼船”产生了一些想法。

很快,那艘宝船就横空进入东孚郡城,消失不见。

“对了,公子可要小心了。”

花信风想起什么,道,“死在你手中的黎昌宁、游星霖、游天鸿,分别是玄月观内门长老、玄月观核心传人、玄月观观主苍泓真人的师弟。”

她侃侃而谈,如数家珍,“尤其是这游天鸿,和苍泓真人关系莫逆,两者年轻时便是同门师兄弟,一起历经过诸多生死磨难,称得上是生死之交。”

“据我们十方阁打探到的消息,当初你在九稷山之巅杀了游天鸿之后,苍泓真人曾枯坐三天三夜,以指尖在地面写下一个字。”

苏奕好奇道:“哪个字?”

“死。”

花信风清眸流转,道,“由此可见,玄月观主已把公子恨到骨子里,若有机会杀公子,定不会错过。”

顿了顿,她继续道:“更何况,游天鸿还有另一个身份,乃是大秦第一宗族游氏之主游渊渡的弟弟。死在你手中的游青芝,也是这游渊渡的妹妹。”

“而据我所知,此次前往乱灵海的行动,游氏的一位老祖也会参与进来……”

苏奕似笑非笑,打断道:“你这是要怂恿我去抢夺玄月观的‘化岳楼船’,还是去对付游氏的强者?”

花信风笑得像只狐狸,眸光盈盈,道:“若有可能,我倒是希望公子能把他们统统收拾了,这样的话,我就能分到更多的战利品了。”

苏奕瞥了她一眼,道:“我向来不喜主动招惹麻烦,以后,你也最好别费心思怂恿我,若被我发现你拿我当刀使,可别怪我不客气。”

话语平淡,却让花信风心中一凛。

她收敛笑容,明眸看着苏奕,认真道:“公子放心,这点分寸我还是有的。”

“当然,他们若主动找上门来,我不介意把他们收割了。”

说着,苏奕双手负背,朝城门中行去。

花信风灵眸闪动,旋即嘻嘻笑了一声,就追了上去。

东孚郡城的确繁华无比,街巷四通八达,来往行人熙熙攘攘,车水马龙,尽显人间烟火气。

最近一段时间,由于乱灵海深处那一场惊变的缘故,让得东孚郡城也变得比以前愈发热闹,出现了许多的陌生面孔。

正如当初宁姒婳所说,这一桩和“群仙剑楼”有关的惊变,已吸引了全天下修行者的目光,不知多少强横之辈,都对此志在必得。

东孚郡城是通往乱灵海的一座滨海城池,这些天里,不知有多少修行势力中的大人物从四面八方纷

至沓来。

花信风早已安排了一座独门小院,以供歇脚之用。

苏奕留在了小院内等待。

花信风则出门收集消息了。

对她这位来自十方阁的大人物而言,手中掌握着许多不为人知的情报渠道。

……

也就在苏奕和花信风抵达东孚郡城的当天。

嗡!

一道银芒横天,出现在东孚郡城上空。

在银芒中,隐约看到一道挺拔的身影,他脚踏一柄银灿灿的长剑,浑身闪耀神辉,宛如天人般。

此人所过之处,铺天盖地的威压扩散而开,让得东孚郡城不知多少人被惊动。

一些世俗百姓更是惊得跪在地上,叩首不已,以为遇到了神仙。

而对一些武者而言,也都震撼不已,意识到那是一位陆地神仙人物!

“是红莲剑府府主蔺余悲!传说他剑道惊天,以不过三十岁的年龄,就已经修到辟谷境大圆满地步。”

“三年前,他一剑横空,击败红莲剑府上一任府主,自此成为新一任府主,也是红莲剑府建立以来最年轻的府主,活脱脱一个妖孽!”

有老辈人物低语。

在大秦,除了玄月观、上林寺、东华剑宗这三大修行势力,尚有六大剑府。

红莲剑府,便是其中之一。

“嘶,原来是他!世间传闻中,说蔺余悲曾获得一门完整的古老剑道传承力量,如今看来,极可能是真的。”

有人震颤。

实际上,蔺余悲确实极强悍,在大秦境内颇负盛名,他容貌俊美,体魄修长,浑身笼罩在璀璨银辉中,踏剑御空而行,其一身剑道造诣之强,得到过许多老辈陆地神仙的盛赞。

“东华剑宗商洛语可在?”

虚空中,蔺余悲双瞳寒芒冷冽,似可洞穿虚空,朗声开口,那声音直似滚滚惊雷,扩散而开。

“蔺余悲,三个月前梳霞湖一战,你败给了我,今日竟还敢找上门来,莫非真要找死?”

一个清冷声音传来。

紧接着,一道黑光从东孚郡城内冲霄而起,化为一个黑裙女子。

女子肤如凝脂,眉眼清冷,浑身上下有凛然如冰雪般的剑气氤氲,背后斜负一柄宽口巨剑,一身气息之盛,令那片虚空暗淡。

“竟真的是东华剑宗‘商洛语’,她也来了?”

许多人惊呼。

东华剑宗是大秦三大修行势力之一。

而商洛语则是东华剑宗掌教亲传弟子,资质之高,冠盖东华剑宗八百年间的一切同辈之人,号称“东华绝秀”,天下皆知的修道种子,千百年难得一见!

“原来三个月前,红莲剑府府主蔺余悲竟然败给了商洛语,这可是大消息!!”

不知多少老辈武者震撼。

事实上,这时候在东孚郡城内,不知多少目光望向了天空中那遥遥对峙的两人身上。

蔺余悲御剑凭空,威势慑人。

可与之对比,商洛语有过之而无不及。

她一袭黑色纱裙,眉眼清冷,背负巨剑,浑身尽是凛然如雪的剑意,仿似天上

女剑仙,风姿绝代,神威如锋!

“这两位,可都是咱们大秦宛如传说般的耀眼人物,如今却竟一起出现在这东孚郡城,看他们的架势,这是要上演一场旷世对决吗?”

许多人屏息凝神,紧张关注。

无论蔺余悲,还是商洛语,皆很年轻,属于真正的修行之辈,一身的光芒,足以让大秦老一辈修行者自叹弗如!

“若不是你们掌教把他的‘天獬古剑’赐你,我怎么会输给你?”

蔺余悲冷哼。

“败就是败了,你若不服,再战一场,我保证不动用天獬古剑就是了。”

商洛语声音清冷,容如止水。

“是吗,那我可真要好好领教一下了!”

蔺余悲眸子如电,身上银辉暴涨,就要出手。

这时,一个苍老声音忽然传来:

“两位小友皆是我大秦屈指可数的天之骄子,法力滔天,一旦战起来,怕是会让城中生灵涂炭,还请给老朽一个薄面,暂且止戈,即便要分胜负,等以后抵达乱灵海之后,自有大把机会。”

伴随声音,一道神虹破空而至,出现在蔺余悲和商洛语不远处。

神虹一闪,化作一个童颜鹤发,大袖翩翩的紫衣老者,浑身气息如渊如狱,遮蔽那片天宇。

“是大秦皇室‘卧龙山’二长老秦洞虚前辈!一位名副其实的元府境存在,据传他修行至今,已有他一百八十载,一身修为,深不可测!”

有人震颤出声。

大周皇室有隐龙者坐镇,大魏皇室有寻仙士坐镇。

而在大秦,则有卧龙隐士坐镇。

简而言之,卧龙隐士便是大秦皇室内的一股修行势力。

“有点意思,这大秦不愧是三个国度中底蕴最强盛的一个,不止有三大修行势力,连这皇室中的修行势力,也远超大周的隐龙者。”

小院内,苏奕躺在藤椅中,其神念则掠到数百丈高空,将远处发生的一幕幕尽收眼底。

无论蔺余悲,还是商洛语的天资,都堪称卓绝,在大周年轻一代中,近乎找不出可与之比肩的。

而卧龙山二长老秦洞虚的修为,也让苏奕颇有些意外。

仅从这三人身上,就让苏奕深刻意识到,大秦修行势力的底蕴,果然远不是大周、大魏两国可比。

最终。

这场战斗没打起来。

有秦洞虚干涉,蔺余悲和商洛语皆有顾忌,不得不卖对方一个面子,很快便各自离去。

苏奕也收回了神念,心中也感慨不已。

自己才刚抵达东孚郡城,就先遇到了玄月观的化岳楼船,以及这样一场发生在城池上空的对峙,窥一斑而知全豹,可想而知,最近一段时间里,前来这东孚郡城的修行之辈,必然不会少了。

不过,对苏奕而言,这样的一幕幕,反倒让他对那群仙剑楼所遗留的遗有些期待了。

棋逢对手才有趣。

就是不知道,此次行动中,又有几人可堪一决?

“或许,此次行动,极可能会成为我踏足元道之路的契机……”

苏奕心中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