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七章 二十四番花信风(1 / 1)

剑道第一仙 萧瑾瑜 1855 字 6个月前

赤光雕载着那一道倩影抵达时,苏奕刚睡醒。

昨晚又是一夜操劳,但苏奕精神倒是极好。

这就是双修的妙处。

男女共参大道,于旖旎悱恻中体悟精气神交融时的玄妙,从而使彼此修为得到巩固和升华。

这和邪门歪道眼中只知道采阴补阳,或者采阳补阴的下作手段完全不一样。

让苏奕欣慰的是,双修至今,茶锦在先天武宗境的底蕴已锤炼得极为雄厚扎实。

并且在双修之下,让她精气神都产生诸般细微变化,整个人的气质和容貌,都愈发水灵了。

就像年轻了许多岁。

正所谓佳人如酒,愈品愈醇。

走出鸣泉阁时,苏奕就见到,宁姒婳正在和一个身着陈旧素色麻衣的女子交谈。

这女子的长发用一根丝带随意挽成一个鬏,但依旧显得乱糟糟的,肤色蜡黄,脸庞清瘦,腰畔斜插一柄锈迹斑驳的长剑,以小指头粗细的灰色藤条缠绕成剑鞘。

若不是她没有喉结,胸前景致也颇显规模,苏奕差点以为,这是一个不修边幅的邋遢男子。

“道友,这位便是大周十方阁的大长老,这次是特意来接你前往大秦的。”

宁姒婳笑着为苏奕介绍。

苏奕一怔,这就是鸿济和尚口中那风华绝代、倾国倾城,宛如天上仙子般的大长老?

“我名花信风,见过苏公子。”

就见那麻衣女子上前,轻声开口,落落大方。

苏奕这才发现,对方模样虽平庸了一些,可一对眸却灵秀深邃,似剔透的黑曜石般,波光流转间,似春日湖水般明秀,漂亮极了。

当然,这样的一对水润灵眸,却生在一张蜡黄清瘦的脸庞上,不免让人感觉有些惋惜。

苏奕道:“一百五日寒食雨,二十四番花信风,这名字倒是极好。”

宁姒婳眼神古怪,只夸赞人家名字,是嫌人家姿色太寻常?苏道友你可真直接啊……

花信风也怔了一下,明眸如水,微笑道:“公子谬赞了,若公子准备妥当,我们现在便可以出发。”

“好。”

苏奕点头。

当天清晨,苏奕和花信风一起,坐在赤光雕背上,破空而去。

云海茫茫。

赤光雕飞遁时,火红的羽翼展开足有数丈,坐在其上,极为稳当舒适。

“公子对此次行动可有计划?”

花信风双腿并拢,玉手环抱膝盖,斜坐在那,深邃的灵眸看向苏奕。

此时的苏奕正拎着一个青皮酒葫芦在饮酒,一袭青袍,淡然出尘,五官俊秀,萧疏轩举。

花信风看得很仔细,就好像要将苏奕身上所有秘密看透似的。

换做其他人被这般看着,早已浑然不自在,可苏奕却浑然不觉般,道:“探寻机缘这等事情,充满变数,还是走一步算一步为好。”

花信风深以为然,点头道:“公子所言极是,不过,此次前往乱灵海深处的高手极多,大半都是元道修士,不乏一些类似邪道魔头、夺舍者一类的厉害角色,此等情况下,我倒是认为,我们在行动时,或许可以采取一些策略。”

苏奕哦了一声,

道:“你且说来听听。”

花信风眨了眨明眸,唇角掀起一丝若有若无的弧度,道:“一头猛虎,若是看到一头猪,就会忍不住饥饿的欲望,扑杀上来。”

她笑着问苏奕:“公子觉得,若这头猪是神龙扮的,那会怎么样?”

苏奕饮了一口酒,道:“死路一条。”

花信风道:“不错,在我看来,在此次行动中,公子就最适合扮演一头猪。”

噗!

苏奕唇中的酒喷出来,目光看着这脸色蜡黄清瘦的女子,道:“故意的?”

花信风笑起来,道:“只是举个例子而已,公子莫怪,更何况以公子的智慧,哪会听不懂我话中的意思?”

她笑起来时,唇瓣轻启,脸颊浮现一对浅浅的梨涡,一对晶莹雪白的小虎牙,平添一些俏皮的韵致。

苏奕自然不会跟一个女人计较,道:“你的意思是,让我扮猪吃虎?”

花信风道:“不错,公子曾在玉京城上空剑斩一众陆地神仙,也曾在大魏月轮宗前,剑败大魏第一剑修秋横空,威名之盛,早已传遍大秦境内,可谓是天下皆知。”

“这等情况下,公子若以真实身份行走,一路上必会引起许多波澜,每个人皆会视公子为大敌,成为众矢之的,在探寻机缘时,也注定会引来诸多变数。”

“可若是换一个身份,低调行事,就完全不一样了。”

说到这,花信风眼神明亮,兴致勃勃,“一来,没有人会忌惮咱们,把我们当做抢夺机缘的大敌,二来若哪个不开眼的角色上门挑衅……这对公子而言,和送上门的猎物有什么区别?”

苏奕道:“我怎么感觉,你似乎很期待有人找上门挑衅?”

花信风嘿嘿笑起来,似乎被挠到了痒处,道:“我们此次的对手,可有不少夺舍者一类的角色,且不说其他,就是其他陆地神仙人物,家底也都一个比一个殷实,若能趁机收割一些战利品,岂不美哉?”

“这样的话,我们就是探寻不到什么机缘,起码也能保证不会空手而归。”

她眉梢眼角都带上期待之色,形象展示出什么叫“眉飞色舞”。

苏奕深深看了这位大周十方阁的大长老一眼,道:“我总算明白,为何鸿济和尚会那般惧怕你了。”

“为何?”

花信风不解。

“太阴险了。”

苏奕感慨。

他忽地想起了前世的一位挚友‘行真道君’,他儒雅随和,正义凛然,以除暴安良,斩妖除魔为己任,胸怀天下,兼济苍生,被世人誉为正道之光。

可在那些被他坑过的老怪物眼中,这家伙却是个阴险无耻、卑鄙猥琐的老神棍。

打劫那些老魔头时,这厮总会悲天悯人的说一句:“朋友,你的罪孽太重,必须拿出你全部的宝物来赎罪,否则,必遭灭顶之灾。”

若是乖乖交出宝物,也就算了。

若是拒绝,真的会遭受灭顶之灾。

不过,值得称许的是,行真道君打劫的对象,的确都是十恶不赦的邪道巨枭。

像现在,花信风的作风,就和行真道君有三分相似,不过,行真道君更无耻和阴险,能把一些叱咤风云的魔

皇人物都玩残了。

而听到苏奕的感慨,花信风登时笑了,一对深邃灵眸都笑眯起来,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说了一句:“谢谢公子夸赞。”

总之,花信风真的和其他女人不一样,脸皮很厚,也很阴险。

也不怪鸿济和尚提到她时,会那般小心翼翼……

“那公子觉得,我这建议如何?”

花信风问。

苏奕直接问道:“战利品如何瓜分?”

花信风顿时愣住,她本以为,以苏奕过往展露出的傲骨和秉性,当极为排斥和不屑做这等事情。

不曾想,他竟已直接开始要跟自己探讨瓜分战利品的事情了……

“公子果然没让我失望。”

花信风也感慨了一声,大有惺惺相惜之感,道,“这样吧,我负责提供消息和情报,公子负责动手,一切战利品二八分,如何?”

苏奕淡淡道:“机缘可以二八分,战利品必须一九分,你该清楚,在真正的实力面前,你所谓的消息和情报,用处并不大。”

花信风沉吟片刻,便痛快答应,道:“行,第一次和公子一起合作行动,我十方阁自当拿出诚意来,就这么办。”

事情敲定,她整个人似乎很愉悦,从袖袍中取出一壶酒,仰头痛饮起来,比男人都豪迈不羁。

这样的性情,倒是让苏奕极欣赏。

可惜,就是这副模样有些太寻常了,有碍观瞻。

……

两天后。

大秦,东孚郡城。

远远地,赤光雕在距离城门数里地之外降落。

“回去吧。”

花信风拍了拍赤光雕,后者羽翼一展,破空而去。

“公子,前边就是东孚郡城,比邻大秦东海,是大秦境内首屈一指的繁华之地,由此城出发,入东海深处三百里之地,便可抵达乱灵海的边缘地带。”

花信风指着远处天地间那一座巨城轮廓,道,“我们先进城,搜集一些消息,再出发前往如何?”

“你来安排就是。”

苏奕随口道,对这些闲杂琐事,他一向懒得在意。

当即两人朝东孚郡城行去。

远远地,就见那一座巨城绵延起伏,仿似庞然大物般,横陈天地间,城中红尘气息滚滚冲霄,喧嚣热闹的声浪,隔着极远都能听得到。

“嗯?”

当快要靠近城门时,苏奕忽地抬头,看向天穹处。

就见一艘足有五十丈长,通体霞光流转,仿似一条巨大山岳似的宝船,碾压着云层,从极远处横移飞遁而来。

那宝船上,修建有楼阁殿宇、亭台水榭,极为华美,隐约还能看到一些身影在其中穿行。

城门附近,已是响起一阵哗然惊呼声。

这样一艘飞遁虚空而来的宝船,搁在这世俗世界,想不引人注意都难。

就连苏奕也有些意外。

因为这还是他转世至今,第一次看到宝船这种法器。

这也就意味着,驾驭此船者,必是一位踏足元道之路的修士,否则,断不可能御用得了这样的宝贝了。

——

ps:临时有事,第二更会有些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