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六章 虚空之上 父子之决(1 / 1)

剑道第一仙 萧瑾瑜 1877 字 6个月前

晨光熹微,照耀人间。

可很快,一片乌云涌来,笼罩玉京城上空,让天地也变得阴暗沉闷起来。

哗啦啦~~

没多久,雨水倾泻,天色一片昏沉。

宗师以上的强者,可以撑起一身罡气遮雨,但大部分人没带伞,只能被雨淋着。

便在此时,有人看到,苏家那恢弘巍峨的门庭中,陆续走出两人。

为首的,一袭玄色长袍,头盘道髻,模样三四十岁,面庞如玉,举手投足,自有渊渟岳峙的气韵。

苏弘礼!

苏家附近区域中,议论私语声顿时消失,无数目光都是齐刷刷看了过去。

气氛压抑寂静,唯有雨水坠落的声音在天地间回荡。

苏弘礼对此似浑然不觉。

他目光一扫四周,对身后的道袍老者道:“道兄,你且在此等候。”

道袍老者点头,退居苏家大门之前,默然而立。

虽然他极为低调,可像云琅上人、寂河、云钟启等陆地神仙,却无法忽略其存在!

“为何……苏弘礼竟还是先天武宗境的气息?”

有人惊疑出声。

一石激起千层浪,不止多少人错愕,难以置信。

隐居闭关十年,苏弘礼竟不曾破境?

若如此,他拿什么和其子苏奕斗?

就是那些陆地神仙人物,也都有些惊疑不定。

可面对这些异样的目光,苏弘礼却视若无睹,自顾自立在雨幕中,神色平淡,一语不发。

轰隆~

天穹阴云中,雷霆激荡,隆隆炸响。

雨势越来越大了。

忽地,极远处地方传来一阵骚动。

“苏奕来了!”

有哗然声响起。

而后就看到,极远处人群分开,一个青袍少年,手握一柄雨伞,从雨幕中缓缓走来。

他身影颀长,面庞清俊,一对眸深邃恬淡,纵使被无数目光打量,却似闲庭信步。

正是苏奕。

就在这一刹,苏弘礼抬眼看过来,他眸子深处似有神芒闪现,凌空射去。

而苏奕是将目光看向了苏弘礼。

两者的目光相隔极远交错,却似无形的利剑碰撞在一起。

砰!

虚空中仿佛传来无形的撞击声。

只见一道无形的波动,以两人所在之地为起点,在两者之间的虚空中骤然扩散,似惊涛骇浪般,形成了一道长达百丈的裂痕。

长长的裂痕四周,倾泻而下的雨水皆飞溅而开!

“神念!”

那些陆地神仙人物,无不齐齐倒吸凉气。

这等力量,若出现在他们这等人物身上,自然不奇怪。

可现在,当出现在先天武宗修为的苏弘礼和宗师境的苏奕身上时,就太匪夷所思了!

苏奕眼睛微眯。

苏弘礼身上的先天武宗气息,是他转世以来,见到的最强大的一个。

其气息沟通天地元气,随意立着,精气神圆润凝练,没有一丝漏洞,看似寻常,实则已有洗尽铅华,返璞归真之韵。

“能在先天武宗境淬炼出神念,搁在大荒九州之地,也称得上是极为耀眼的

角色了。”

“看来,母亲叶雨妃当年传授他的秘法,让他在这先天武宗之境,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脱胎换骨的蜕变。”

“可惜,于我而言,这些力量还不够看。”

苏奕微微摇头。

这个苏弘礼,也许有诸般意想不到的底牌和杀手锏,也许隐藏了诸般实力。

但苏奕前世,见过无数的绝艳天骄,杀过不知多少足以惊动万古的绝世大敌,阅尽世事十万八千年,称尊大荒无可敌,任凭苏弘礼有多少手段,今日也定将其拿下!

“我苏家的一桩私事,却不曾想惊扰了这天下风云,引来各路朋友前来观战。”

大雨滂沱中,苏弘礼淡然开口,声如洪钟大吕,响彻天地。

“也罢,今日我苏弘礼就让诸位做个见证,在此斩杀苏奕这大逆不道的孽子,为苏家清理门户!”

字字透发出磅礴威势,回荡众人耳畔。

而后,在无数目光注视下,苏弘礼凌虚踏步,扶摇而起。

每一步迈出,脚下虚空如有石阶般,托着他层层而上。

让人们骇然的是,苏弘礼身上的气息,也是在每一步迈出时,就暴涨一大截。

当来到百尺上空。

轰!

以苏弘礼为中心,漫天雨幕炸开。

而他身上的气息,则仿似一举破开天门般,迈入陆地神仙之境。

众人清楚看到,苏弘礼一身气息直似惊虹,冲霄而起,让得那天穹厚重的乌云,都被冲破一个丈许范围的窟窿。

他站在虚空之中,没有动用丝毫神通法术,就凭空而立,仿佛天地将他托起。他一舒一展之间,都与整个天地契合,不分彼此,充满着无与伦比的道韵,举手投足间,似能带起无穷力量。

有天光从窟窿中洒下,映照在苏弘礼那修长孤峭的身影上,直似仙神般,耀眼煌煌,不可逼视。

全场震骇。

凌空踏步,扶摇而上,在万众瞩目之下,一举迈入陆地神仙之境,谁能不惊?

便是那些陆地神仙人物见此,都忍不住瞳孔一缩,被惊艳到了!

“老天!”

“这也太可怕了!”

附近区域中,不知多少武者瞠目结舌。

之前,人们还疑惑,为何隐居十年后,苏弘礼依旧是先天武宗修为,可现在,这种疑惑已荡然无存,被这一幕给震撼到了。

在世俗武者眼中,此刻的苏弘礼,头顶乌云密布,闪电飞舞,而凭虚而立的他,则如传说中的神明!

“刚一破境,威势之盛,超乎想象……这苏弘礼究竟拥有怎样恐怖的大道底蕴,才能够在破境之后,便拥有这等威势?”

上林寺寂河脸色变幻。

他一眼看出,苏弘礼虽刚破境,可身上的威势之盛,却甚至要比游天鸿那等辟谷境大圆满存在都强大!

这简直不可思议。

“身御天地之势,神凝周虚之气,甫一破境,便有此境无敌之风范,这……的确太可怕了……”

云钟启喃喃,神色凝重。

再看云琅上人、使风流、火松真人这些陆地神仙,也都一时失神。

此时此刻,放眼全场,谁还敢小觑苏弘礼分毫?

“原来父亲他如

此厉害啊!”

苏家内,苏伯泞震撼,满脸狂热之色。

此时此刻,他才终于明白,母亲当初为何会说,父亲若出手,这大周几乎无人可敌的话了。

“这是自然,这些年来,你父亲只不过是太低调了,不屑向世俗展露力量罢了。”

游青芝自豪道。

这一刻,整个苏家上下,一片沸腾之音。

“孽子,过来受死!”

虚空中,苏弘礼淡漠开口,声传天地。

他衣袍飘曳,直似天神。

唰!

所有目光都齐齐看向苏奕。

就见苏奕收起油纸伞,凌虚迈步,来到虚空之上,倾泻而下的雨幕,还未靠近他,就被一股无形力量荡开。

若说苏弘礼是神威霸世,那苏奕就如超然出尘之仙,不带一丝烟火气息,淡然绝俗。

“孽子?”

苏奕笑了笑,道,“我保证,待会一定抽烂你的嘴巴。”

他凭虚而立,看着远处百丈外的苏弘礼,内心深处压抑多年的那一股执念和恨意,也是喷涌而出。

他没有压抑。

也无须压抑了,今日,本就是要斩了这执念!

听到这对父子的对话,在场众人皆心中翻腾,该有多大的仇恨,才让他们之间如此仇视?

苏弘礼看了看苏奕,非但不恼,反倒轻笑起来,道:“你这孽子,真以为继承了古之大能的衣钵,就能翻天?”

顿了顿,继续道:“诚然,你一身大道根基之凝练雄厚,称得上千古未有,且拥有神念,掌握道韵、御用性灵道光,每一种底蕴,皆足以惊艳真正的修行之辈,就连一身剑道造诣,也远非那些世俗中的陆地神仙之流可比,但……”

说到这,苏弘礼眼神幽邃,神色冷漠,“你终究输在修为太低,身处凡俗之境,并非真正凌驾世俗之上的元道修士。”

“这,就是你我之区别,一如天地之分。”

说话时,苏弘礼的气息,兀自在增长,澎湃的天地元气,汹涌灌入,而他的身躯,更似无底洞般,让得一身修为、神魂、体魄力量,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蜕变。

仅仅在说话的这点时间,他那一身刚破境的修为,就至少暴增了一倍!

那一幕幕,让场中那些陆地神仙人物都无法淡定,苏奕已经足够妖孽,没曾想,他这位父亲,竟也如此逆天!

“天地之别?呵,你苏弘礼也配在我面前纵谈修行之道?我若愿意,弹指可入元道,开元府、聚元星,扶摇而入灵道中。”

苏奕唇泛讥嘲,“但这些没意义,也并非是我求索之道。今日一决,我便让你看一看,凡俗宗师境,是如何镇压如你这般陆地神仙的!”

说着,苏奕周身气息,如长江大河般瞬间暴涨,气势直冲霄汉。

轰!

他衣袂猎猎,黑发飘扬,

在众人不可思议目光注视下,其一身气势在眨眼间,就强大到一种空前的地步,与苏弘礼不相伯仲!

这一刹,全场死寂,众皆震撼。

场中陆地神仙之流,无不惊叹,相比当初斩杀游天鸿,此时拥有宗师五重境修为的苏奕,要强大了不止一筹!

哪怕是苏弘礼,也不由挑了挑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