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八章 试问天下 谁能败之?(1 / 1)

剑道第一仙 萧瑾瑜 1840 字 6个月前

虚空中,遥望此战的月诗蝉眼神有些飘忽。

她容貌宛如十六七岁的少女,白衣负剑,腰挂黄皮酒葫芦,如烟如幻,空灵脱俗。

可此时,这位被誉为千年以降的旷世传奇,内心却久久无法平静。

游天鸿这等强大的存在,都被苏奕一剑斩之,这是她也没想到的事情。

“礼赞无量自在光明佛。”

上林寺罗汉堂首席长老寂河双手合十,口诵佛音,神色复杂。

游天鸿和他一样皆来自大秦,他也最清楚,游天鸿在大秦剑修心中的地位,何等之高。

不夸张的说,以游天鸿的战力,足可跻身大秦辟谷境修士前五之列。

可如今,在这九稷山之巅,游天鸿却败在了宗师四重境的苏奕手中!

使风流背脊发寒,眉宇间尽是阴霾。

这一战,让他惊出一身冷汗,意识到当初在清澜江上,若不是及时抽身而退,极可能会落一个和游天鸿一样的下场!

一手握道印,一手持拂尘的云钟启,暗自一叹。

这位来自大魏月轮宗的太上长老,原本已经做好趁机出手的打算。可理智告诉他,此时不是趁机动手的最佳时机。

苏奕太强了!

从战斗开始到落幕,毫发无损,击杀游天鸿时的手段,更是强大到让云钟启都心寒。

洪参商默然,眉头紧锁,似遇到极大难题。

极远处,一直混迹在人群中的道袍老者,松开拢在袖袍中的双手,暗自摇了摇头,悄然转身而去。

……

此时,天地寂静,鸦雀无声。

所有观战者,皆瞠目结舌,陷入呆滞。

他们目光看着远处那凭虚而立的青袍少年,内心翻江倒海,涌起说不出的震骇、敬畏和忌惮。

“凡俗宗师,怎有屠戮陆地神仙之力?”

一位老辈人物浑身颤抖,带着三分惊叹,三分畏惧、以及深深的震撼喃喃出声。

这一战之前,无论他们如何高估苏奕,都没想到,在游天鸿施展压箱底手段的情况下,竟然都没有伤到苏奕。

要知道,游天鸿最后那一击,横绝天宇,都能威胁到元府境修士!

可最终,游天鸿还是败了……

若说苏奕也是元道修士,倒也勉强让人能接受。

可他却仅仅只是宗师境修为而已,却以逆天之姿,屠杀辟谷境大圆满强者于一剑之间,这就太恐怖了!

“苏兄赢了!”

镇岳王木晞脸上终于露出笑容。

他身边的濮邑、姜谈云、卢长锋等人,也是长舒一口气。

之前的战斗太激烈和惊世,到最后,他们的心神几乎高度集中,如今放松下来,这才发现背部衣衫都被冷汗浸透。

“这一战之后,整个大周天下,还有谁是苏奕之敌?”

有些思虑深远的大人物,已经开始想到这一战之后的结果了。

苏奕在九稷山之巅当众击杀大秦天鸿剑君,其展露出的实力,搁在大周境内,怕都已伫足在最顶尖的行列中!

而他今年才十七岁,若再给他一些成长的时间,又该拥有何等滔天的

威能?

……

锵!

苏奕探手一抓,将游天鸿遗落的银雪古剑隔空抓来。

放在眼前略一打量,这才挪开目光,遥遥看向远处众人。

“我苏某人在抵达玉京城之前,便听闻有不少人想要我的命,趁此机会,不如站出来,一并了断便是。”

他悠然开口,轻淡的声音清清楚楚响彻众人耳中。

场中轰动,寂静的氛围被打破,场中那些大人物们,无不倒吸凉气。

杀了游天鸿还不够?

而像寂河、云钟启、使风流这些陆地神仙,皆沉默了。

此时的苏奕,刚杀了游天鸿,威势正盛,谁会蠢到这时候跳出来与之对决?

君不见,这一战落幕后,苏奕都不曾负伤,毫发无损!

自始至终,无人敢应答。

见此,苏奕一阵摇头,凌虚踏步,飘然落地。

“苏道友,这一场对决之前,你曾言称‘可惜了’三字,不知其中可有讲究?”

一位老辈人物禁不住问道。

此话一出,顿时吸引许多人注意,都纷纷想起,在和游天鸿开战之前,苏奕的确说过这样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这算不上什么,告诉你们也无妨。”

苏奕随口道,“我感慨的是,游天鸿获得那一场大造化的时机太晚了,若他在武道四境时,就继承那古老道统的传承力量,或许便可筑下远超想象的大道根基,如此的话,我要杀他,也要费一些功夫。”

“可惜,他是在踏上元道之路后才获得的造化,其在武道四境中留下的缺陷,已无法弥补。”

听完,在场众人恍然之余,内心又是一阵翻腾。

原来,早在开战之前,苏奕就已有必胜把握,认为游天鸿先天不足,不足为惧!

“苏道友今日之风采,令我等倍感惊艳,可我等皆好奇,五月初四那天,苏道友真要和你父亲苏弘礼一决?”

这时候,云钟启沉声开口。

苏弘礼!

玉京城苏家之主,一个神秘低调到可怕的男人,十年来,关于他的消息,几乎闭塞,没有人知道,如今的苏弘礼,究竟强大到何等地步。

可有一点谁都确信,十年前的苏弘礼,在大周境也是一位极为耀眼的传奇人物。

威势之盛,不在国师洪参商之下!

而苏奕身为苏弘礼之子,他和玉京城苏家之间的矛盾,早已是人尽皆知的事情。

谁能不好奇,这一对父子之间会上演怎样一场争锋?

“与你何干?”

苏奕眉头微皱,扫了云钟启一眼。

云钟启脸色一僵,被驳斥的颜面有些挂不住。

苏奕没有再理会他,自顾自转身而去。

直至他那峻拔颀长的身影消失,自始至终,无人敢阻!

……

当天,

随着诸多武者从九稷山散去,这一战的消息,如同闪电一般,划破玉京城上空。

一时之间,早在关注这一战消息的各大势力,无不为之震颤,统统失声。

苏奕赢了!

他击杀大秦游天鸿!

说游天鸿在最后一刻,使用了足以威胁到元府境的力量,但却依旧被苏奕破开,毫发无伤,这背后代表的蕴意,简直可怖可惧。

“这苏奕,难道真的是纵横不败的?”

不知多少惊叹响起。

这一段时间以来,有关苏奕的消息,就如一波波惊涛骇浪般,不断在天下扩散。

但凡和他有关的战斗,从无败绩!

衮州西山之巅,他力挽狂澜,杀得人头滚滚。

衮州总督府一战,强大如火穹王夏侯凛、白眉王蔡京海等大人物,尽数伏诛。

直至他离开衮州,前来玉京城的路途上,先后经历龙桥驿之战、云涛观之战、宝刹妖山之战……

一路斩了不知多少成名多年的先天武宗。

尤其是白州摩云军大营的一战,更是以宗师三重境修为,剑杀大秦陆地神仙黎昌宁。

也是这一战,彻底引发天下沸腾,掀起不知多少波澜,更是让苏奕之名,冠绝天下,如日中天!

相较而言,清澜江之上击退使风流的一战,反倒并不太让人意外。

若说这以往战绩,皆还无法让世间的陆地神仙人物太忌惮。

可经历今日这九稷山一战,强大如那些个陆地神仙人物,谁敢再不将苏奕放在眼中?

更让人惊叹的是,一次次,每当众人以为苏奕那些对手能赢的时候,苏奕总是能施展出让人意料不到的可怕战力,实现摧枯拉朽般的完胜!

这自然和纵横不败没什么区别了。

“这天下,还有能压得住苏奕的人吗?他这样的宗师境人物,又是如何拥有如此恐怖的力量?”

也有许多大势力在分析。

“据说,和游天鸿这一战,哪怕是到最后,游天鸿才让苏奕动用佩剑,且最终获胜时都不曾负伤,这无疑意味着,斩杀游天鸿这等辟谷境大圆满修士,已完全难不住苏奕!”

有人如此分析。

“这也就意味着,要真正压得住苏奕,除非拥有和苏奕这般无法用常理衡量的逆天战力,否则,恐怕只有元府境存在出手,才能办到这一步!”

这是一个合情合理的分析。

可有人却毫不客气反驳:“错了,苏奕在击杀游天鸿时,怕是根本没有动用全力,这等情况下,谁也不清楚他究竟强大到了何等地步,也没人知道,他手中是否有禁忌般的杀手锏,这等情况下,谈何打压苏奕?”

世人为此吵得不可开交。

可谁都无法否认,如今这大周天下,苏奕已不是随随便便哪个陆地神仙人物都敢无视的角色!

只是,到最后也没人知道,苏奕究竟是如何在宗师境层次中,就拥有这般逆天战力的。

这就像一个谜团,困扰着这世间修行之辈。

而像月诗蝉、洪参商、使风流这些角色,都隐约已推断出猜一些端倪,可同样也是一鳞片爪,无法得知全部。

也正因如此,让得苏奕在人们心中的形象,也平添一份神秘的气息。

而当九稷山一战的消息,传到玉京城苏家时。

游青芝眼前发黑,眼前一阵天旋地转,差点被打击得晕厥过去。

整个人如丧考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