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章 冷眼一瞥(1 / 1)

剑道第一仙 萧瑾瑜 1892 字 7个月前

玉袍中年名王图,稷下学宫宫主!

头发乱糟糟的枯瘦老者,名赫连海,水月学宫宫主!

两者皆是先天武宗,皆在很多年前就已跻身十大先天武宗的行列中。

尤其是王图,正当壮年,一手“轻飏剑”出神入化。

曾被十方阁点评为:“天下剑术,轻飏之剑独占三分风流意”!

他们两个和吕东流一行人一起前来,让宁姒婳他们顿时意识到,麻烦了!

兰娑虽不认得这些人,可也意识到局势的严峻,一对漂亮的黛眉皱起,严阵以待。

“诸位且看,苏奕此子操纵此地禁阵之力,炼药于此,那等手段,直似神仙人物般,若非亲眼所见,吕某都不敢相信,世上会有这等人物了。”

吕东流一指远处凭空而坐的苏奕,感慨开口。

他显得很从容。

“呵呵,我只看到,他眼下已是精疲力尽,濒临油尽灯枯之边缘,都不忍心去打扰他炼丹。”

黎仓捻须而笑。

“也不知他炼的什么丹,药香竟如此浓郁清冽,不如……我们等他炼成了,再将其杀死?”

负剑在背的廖韵柳轻语,她眸光盯着那一尊流光溢彩的紫阙鼎,颇为心动。

“不行,耽搁不得!”

头发乱糟糟的赫连海断然拒绝,“迟则生变,依我看,当立刻出手,斩杀此獠!”

这位水月学宫的宫主,浑身杀意汹涌。

“可这三位该怎么办?”

风度翩翩的玉袍中年王图目光看向宁姒婳他们,神色玩味。

就见吕东流想了想,淡淡说道:“宁姒婳,你们三个是打算现在离开,还是让我等送你们上路?”

所谓“上路”,自然是送上死亡之路。

“动手便是。”

宁姒婳神色平静,话语平静,却透着决然之意。

木晞也笑了笑,道:“本王今天倒是想试一试,潜龙剑宗的角色,到底够不够硬!”

兰娑的回应很简单,道:“他们在担心我们拼命,才会不敢第一时间出手。”

说到这,这容貌极漂亮,气质极清贵的东华剑宗传人露出一个不屑的笑容,唇中轻轻吐出一句话:

“可我……不担心!”

唰!

她素手一扬,天罗绳腾空而起,迎风见长,宛如银色洪流般,形成一个壁障,挡在了苏奕前方。

几乎同时,兰娑双手齐齐挥动,各砸出十多个元道玉符。

轰!轰!轰!

一时间,飓风、狂雷、火海、水箭、巨岩……各种法术力量如决堤洪水般,铺天盖地而去。

那每一击,虽无法和真正的陆地神仙出手相比,可也已有三分火候,足以重创到先天武宗!

之前对付上林寺那些僧众时,兰娑就凭这种狂轰滥炸般的攻击,给对方造成了沉重无比的打击。

在兰娑出手的同时,宁姒婳和木晞蓄势以待,准备趁机补刀。

可出乎意料,就见面对这等攻击,吕东流忽地手握一柄青铜伞,猛地打开。

轰!

青铜伞撑开时,像撑起一道金灿灿的浑圆光幕,横挡吕东流等人身前。

金色光幕中,涌动着的尽是晦涩繁密的符箓云纹,光霞炽盛。

乾元伞!

一件元道修士炼制的元道秘宝,可挡天风海雨,亦可化解诸般攻势,防守固若金汤。

很多年前,曾有潜龙剑宗的陆地神仙,手持此伞,立于边疆战场之上,轻松挡下十方箭雨!

而现在,这件宝物则被吕东流祭出,横挡于前。

就见——

轰隆!

一道道元道玉符的攻击,如烟花般在那金色的光幕上炸开,所产生的毁灭力量,震得金色光幕泛起剧烈的涟漪。

可却始终无法破开金色光幕。

宁姒婳和木晞心中一沉,这吕东流连乾元伞这等宝物都带来了,分明是早有蓄谋。

兰娑黛眉也微微一皱,有些意外。

“这些元道玉符可都是好宝贝,就这般浪费掉着实可惜。”

吕东流收起乾元伞,语带惋惜。

黎仓面容慈善,笑呵呵道:“人若死了,那就更可惜了。”

锵!

廖韵柳拔出背后道剑,干脆利落道:“动手!”

声音还在回荡,她脚掌一踏地面,身影如闪电般,朝宁姒婳暴冲而去。

唰!

道剑如霜雪,灿然炫亮,带起滔天剑气。

几乎同一时间,吕东流微微一笑,身影一闪,朝兰娑掠去,大袖翩翩,一拳打出。

这位潜龙剑宗传功阁的长老,一旦动手,竟是霸道如神魔,寥寥一拳而已,便打出一种天崩地陷般的威势。

另一侧,须发皆白的黎仓袖袍一扬,一口黑色飞刃掠起,滴溜溜一转,朝木晞斩去。

刹那间,这三位来自潜龙剑宗的大人物,似有默契般,分别冲向宁姒婳等人,配合得天衣无缝。

轰隆!!

大战爆发,几乎第一时间,宁姒婳、木晞、兰娑皆动用全部手段,根本不敢保留。

原因就是,局势太紧迫危险了!

搁在寻常,他们倒不必这般不顾一切般拼命。

可现在,他们哪会看不出,吕东流三人是打算牵制住他们,好让王图和赫连海去对付苏奕?

而偏偏地,苏奕现在正在炼丹,根本无暇他顾!

更糟糕的是,哪怕就是舍弃那一炉丹药,可现在的苏奕,早已是濒临油尽灯枯,处于最虚弱的时候。

这等情况下,一旦让他遭受到打击,后果绝对不堪设想!

故而,无论是宁姒婳,还是木晞、兰娑,皆毫无保留,第一时间就开始拼命,打算全力阻止那最坏的可能发生。

只是……

吕东流他们又哪会猜不出宁姒婳等人的担忧?

出手时,同样毫无保留!

以至于,当这样一场大战爆发,在第一时间就陷入最凶险的搏命态势中!

而稷下学宫宫主王图、水月学宫宫主赫连海,则在战斗刚爆发,就立刻朝不远处的苏奕冲去。

王图祭出一柄三尺长剑,青如碧湖之水,锋芒耀眼如日,大袖翩翩,蓦地一剑斩下。

砰!!!

宛如银色洪流般的天罗绳,原本横挡在苏奕前方,宛如壁障般。

可现在,却被王图一剑斩得剧烈翻腾,很快就撑不住,像一条死蛇般飞落在地。

而趁此机会,另一侧的赫连海大喝一声,拎着一口赤色

战矛,身影如离弦之箭,冲向苏奕。

“死!”

赫连海猛地抡起赤色战矛,带起漫天的血色矛影,撕裂长空,矛锋直指苏奕而去。

这一刹的苏奕,兀自盘膝而坐,似不舍得放弃那一炉丹药,又似对这一切都浑然不觉般。

在赫连海眼中,待宰羊羔也不过如此!

他神色间都不可抑制浮现一抹亢奋之色。

可就在这危险万分的时刻,一道身影蓦地凭空而至。

铛!!!

震耳欲聋的碰撞声响起。

那及时冲来的身影,被震得踉跄倒退,唇咳鲜血。

宁姒婳!

她之前察觉到不对,完全不顾负伤的危险,第一时间冲来,在这关键时刻,挡住了赫连海这致命一击。

不过,她也负伤严重。

先是被廖韵柳一剑划破背部,皮开肉绽,出现一道深可见骨的血淋淋剑痕。

而此时,由于仓促出手,也是被赫连海这一击震得气血差点紊乱,受到不小的内伤,一张清稚绝美如画的俏脸,都变得苍白起来。

尤其是其背上,鲜血如泉似的流淌而下。

可她却似浑然不觉,神色平静,挡在苏奕之前,一手握青焰残月戟,一手驭使赤鲤飞剑。

淡看生死!

“你堂堂天元学宫宫主,为了苏奕此子,竟连命都不打算要了?可惜……你挡不住的。”

廖韵柳似很惊诧,旋即摇了摇头。

说话时,她早已冲来,一剑横空,势如雷霆出动。

同一时间,王图和赫连海也是一起出击,一个比一个狠辣,根本就不错过任何机会。

遭受这三位大人物一起夹击,宁姒婳深呼吸一口气,眸子中泛起疯狂般的神采,神色愈发平静了。

她似做出了某个决定。

在其体内,一股仿似尘封已久的力量一点点苏醒过来……

可就在这一刹,她耳畔响起一道淡淡的声音:

“对付这些跳蚤般的东西,不值得动用你的底牌。”

宁姒婳一怔。

便在那淡然声音响起的同时,原本盘膝坐在虚空的苏奕,忽地扭头,扫了一眼廖韵柳、王图、赫连海三人。

那深邃的眸,似深不可测的星空黑洞,隐隐有一道无匹锋利的剑芒在其中一闪即逝。

轰!

廖韵柳三人冲来的身影一颤,神魂遭受到一股巍峨如无垠山岳般的剑意劈中,唇中齐齐发出一声闷哼。

而后,他们身影蓦地暴退,一个个唇中淌血,神色间浮现痛苦、惊诧、难以置信之色,背脊都冒出一层冷汗。

神魂秘术!

刚才那一刹,苏奕仅仅只瞥了一眼,便在无形中以神魂之力,将他们神魂击伤!

若不是他们及时闪避,神魂都差点被彻底抹杀!

而这突然的变故,也是让在场正在激烈厮杀的众人皆吃了一惊。

“什么情况?”

吕东流、黎仓眉头皆是一皱。

“苏奕似乎……已恢复过来了?”

木晞、兰娑眸子中皆泛起一丝喜色,他们那原本紧绷的内心,也是在这一刻变得轻松不少。

而此时,宁姒婳却似发现什么,忍不住把目光看向苏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