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 写给苏弘礼的一封信(1 / 1)

剑道第一仙 萧瑾瑜 1881 字 6个月前

搁在战斗发生前,苏奕若说出这番话,必被夏侯凛等人嗤之以鼻,视作笑话看待。

可现在,见识了苏奕的实力后,谁还敢不把苏奕的话放在心上?

事实上,苏奕这番话意思很简单,不答应放人?那我保证不止你得死,你全家都得跟着死!

这就是威胁。

可谁敢不当真?

以苏奕的实力,一剑可杀先天武宗,一掌也可镇压先天武宗,放眼整个大周天下,已等于屹立于武者之巅!

除非陆地神仙亲自出手,否则,哪怕是其他先天武宗,恐怕都难以拦得住苏奕。

这样的人,既然敢这般威胁,就注定敢这般做!

夏侯凛他们虽是从玉京城苏家走出,可各自皆有各自的亲友,若是被苏奕蓄意报复……

后果绝对不堪设想!

“三少爷,我们可以放人,可我到现在也想不明白,你为何执意不肯低头?族长可是您的亲生父亲啊。”

夏侯凛声音虚弱,满脸的不解。

苏奕淡然道:“你们以前为何不问问,苏弘礼是如何对待我母亲,又是如何对待我的?”

夏侯凛等人皆默然。

“现在,我有了灭杀你们的能力,却来问我为什么不低头,不觉得很可笑?

苏奕淡然道,“当然,在你们眼中,苏弘礼无论做什么都是对的,而我这个被他斥为孽子的角色,无论做什么,都注定是错的。所以,和你们聊这些事情,真的很没意思。”

夏侯凛他们愈发沉默了。

苏奕语气随意:“无话可说,就快点行动吧,我可没多少时间跟你们耗下去。”

夏侯凛喟叹一声,目光看向裴文山,“让他们放人。”

裴文山从袖袍中摸出一枚青铜制造的圆筒,指尖拉动圆筒一侧的机关。

砰!

一束烟火腾空而起,在百丈高空之上炸开,绚烂夺目。

裴文山低声道:“看到这个烟火传令,那些被困的人,都会被放行。”

顿了顿,他说道:“不过,天元学宫距此太远,稷下学宫和水月学宫的人,怕是无法看到这一朵烟火。我可以派人前往,让他们就此撤离。”

苏奕点了点头,道:“你们谁身上带有纸笔?”

“苏公子,我这有。”

不远处的姜谈云连忙开口,说话时,第一时间走上前,拿出纸笔,递了过来去。

“你随身还带这些玩意?”

苏奕讶然。

姜谈云有些赧然地挠了挠头,道:“不瞒公子,心情烦躁时,姜某喜欢泼墨绘画,以宣泄内心情绪。”

苏奕颇为意外地看了他一眼,“这倒是一个养心的好习惯,我在心有触动时,也喜欢挥毫写字。”

说着,他将纸笔放在乐青身前,道,“帮我给苏弘礼写一封信。”

姜谈云见此,很识趣地转身而去。

乐青沉默地拿起毛笔,铺开宣纸,眼见没有墨汁,他犹豫了一下,就用笔尖蘸了蘸身上的鲜血。

苏奕想了想,说道:“四月初四,我苏奕会启程前往玉京城。”

“我给苏家一个月准备时间,五月初四之前,尽可以动用一切力量来对付我。”

“五月初四的清

晨,我会亲自去苏家走一遭,拿一些祭品,在五月初五为我母亲扫墓。”

乐青躯体一僵,手指都一阵哆嗦,迟疑道:“三少爷,你确定要让族长看到这样一番话?”

苏奕淡淡道:“写。”

乐青深呼吸一口气,挥毫写就,一个个殷红的字迹浮现于雪白的纸张上,触目惊心。

苏奕拿起这张纸一看,便卷起来,抛给不远处的申九嵩,“待会帮我找个信使,送往玉京城苏家。”

申九嵩肃然领命。

苏奕目光重新看向乐青,道:“昨天你在漱石居的表现很有意思,现在你若能把昨天的举动一一表演出来,我就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如何?”

乐青一呆,旋即满脸羞愤,咬牙道:“三少爷,杀人不过头点地,何必这般辱我?”

苏奕淡然道:“辱人者人恒辱之,你不是喜欢买房契,喜欢朝地上撒金子,喜欢故作害怕自娱自乐,然后捧腹大笑?我成全你,并且还给你活命的机会,这有何不妥?”

乐青脸颊涨红,羞愤欲死。

“无趣,实在是无趣。”

苏奕轻叹,指尖轻轻一抹。

噗!

乐青人头落地,临死那脸颊上都带着羞愤……

“你们是否还有话要说?”

苏奕目光看向夏侯凛和裴文山。

“三少爷,我很期待你和族长相见的那天,若能看到你被族长杀死,就更好了……”

夏侯凛喃喃。

“可惜,你注定看不到了。”

苏奕轻叹,指尖随意一划,夏侯凛的人头滚落。

这血腥的一幕,仿似深深刺激到了裴文山,他脸色一阵阴晴不定,声音沙哑道:

“三少爷,虽然你不怕威胁,可临死前,我还是想说一句,和苏家为敌,就等于是在和大周为敌,这样的后果,你最好要想清楚了。”

苏奕笑起来,道:“既然你这般有诚心,那在你死之前,我也不妨告诉你,别说一个大周,就是和整个苍青大陆为敌,我苏某人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话毕,他指尖一抹。

噗!

裴文山人头滚落。

至此,苏家的一位外姓王和两位外姓侯,皆伏诛于此!

目睹这一幕幕,木晞他们皆沉默了。

谁都意识到,随着夏侯凛等人的死,苏奕已等于是彻底和玉京城苏家决裂!

当玉京城苏家这个庞然大物被激怒,那后果之严重,想一想都让人瘆得慌。

可对于此,苏奕却似没事人般,起身收走藤椅。

他先来到文老太君他们身前,道:“现在没事了,你们若再担心被卷入,可以先去天元学宫住一段时间,等五月初五之后,这大周境内,应该就没有人会再找你们麻烦了。”

老太君神色复杂道:“三少爷,你真要和苏家开战?”

“这不是已经开战了?”

苏奕道。

老太君登时默然。

苏奕没有再多说什么,若不是念在文灵雪的面子上,刚才那番话,他都懒得说。

他转身看了看远处的木晞等人。

“诸位,善后的事情就麻烦你们了。”

说着,苏奕已负手于背,在无

数目光注视下,朝远处行去。

一袭青袍,渐行渐远,很快消失在柔和明媚的天光中。

自始至终,都没有再看傅山、聂北虎他们一眼。

“我……我真的做错了吗?”

傅山唇角蠕动,苦涩喃喃,整个人仿似一下子苍老许多。

“苏家的确很强大,可你不该帮着苏家劝苏公子低头的,这虽非背叛之举,却也相差没多少。”

不远处,陈征走来,眼神冷淡,“不过,苏公子既然没有与你计较,我也不会为难你,快走吧。”

傅山呆了呆,旋即一下子颓然。

遥想当初在广陵城,他还无比看好和尊重苏奕,彼此关系颇为融洽。

可如今,却仅仅因为立场的问题,让得彼此的关系,就此被彻底打碎!

“在此之前,我又哪能想到,苏先生才刚离开广陵城一个多月时间而已,就已拥有镇杀先天武宗的能耐啊……”

傅山失魂落魄,踉跄而去。

他知道,此生此世,将再无法弥补和苏奕之间的友情。

“你还愣着作甚,还不快走?”

陈征目光看向聂北虎,有些不耐。

聂北虎浑身一个激灵,神色变幻不定,许久才低声道:“侯爷,我……我能否托您跟苏先生捎一句话?”

陈征眉头皱起,最终还是忍住拒绝的打算,道:“你说。”

“今日之事,是我聂北虎对不起苏先生,但是和我儿聂藤绝无任何关系,只希望……只希望苏先生莫要因为此事,而怪责我那孩子……”

聂北虎垂头丧气,如丧考妣。

陈征挥了挥手道:“赶紧走吧。”

聂北虎喟叹一声,转身而去,只是身影却显得无比萧索和凄凉。

很快,文老太君他们一行人也离开了。

陈征目光一扫远处那些隶属于总督府的士卒,眉头不易察觉的皱了皱。

他走到木晞、申九嵩、姜谈云等人身前,道:

“今日的事情,已注定无法掩盖住,当消息传到玉京城苏家耳中,有关我们这些人参与进来的事实,也必会被苏弘礼知晓,诸位……后悔吗?”

木晞嗤地笑起来:“武灵侯,你不必试探这些,我木某人既然来了,自然早已想清楚这么做的后果。话说回来,你觉得我会害怕玉京城苏家?”

淡淡的声音中,尽是睥睨之意。

“抱歉,是陈某唐突小王爷了。”

陈征拱手。

申九嵩神色平静道:“武灵侯不必担心什么,申某可不会和那傅山、聂北虎一样。更何况,经历今日之事,我还能不明白,苏公子的为人?倘若我出事,苏公子定会为我复仇!既然如此,我又怕什么?”

“武灵侯,事已至此,你觉得我等还有后悔的机会吗?”

濮邑笑起来。

姜谈云和卢长锋对视一眼,也都笑了。

在前来衮州时,木晞就已跟他们谈过这样做的后果,但他们还是来了。

这时候,又哪可能会后悔?

对他们这些大人物而言,只要选择了,决定了,就意味着早就经过深思熟虑,想明白了这么做所要面临的后果,自不会出尔反尔。

这便是落子无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