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自当抹平此地(1 / 1)

剑道第一仙 萧瑾瑜 1929 字 6个月前

竹孤青神色木然,一语不发。

可听到乌桓水君此话,苏奕却挑了挑眉,心中微震,竹孤青这是代替文灵雪先死的?

想到这,苏奕对身边的宁姒婳道:“你来解决那个乌桓,我想个办法,把此地抹平了。”

“抹平?!”

陶青山和藤永倒吸凉气,惊出一身冷汗。

哪会不清楚,远处道场中央被擒下的白发女子,就是身边这位仙师要找的人?

“乌桓这老鬼要完了!”

陶青山和藤永对视一眼。

“好。”

宁姒婳点了点头,长身而起,声音清冷道:“乌桓,给你一个机会,放了她,我给你一个痛快。”

她话语悦耳,却有一丝莫测的威严蕴积在声音中,清晰传入在场每一个鬼物妖物耳中。

那声音明明不大,却压盖道场中所有的声响,让得气氛随之变得寂静起来。

场中诸多目光都是齐齐看过来,带着错愕和疑惑。

就见宁姒婳神色平淡,清眸盯着乌桓水君,“我劝你最好莫要被怒火冲昏头脑,慎重决断。”

此时,原本神色木然的竹孤青,浑身一震,空洞的眼神中,也是迸发出一抹异彩,认出了宁姒婳的身份,不由激动起来。

乌桓水君眉头微皱,内心有些惊疑。

他目光如冷电般扫视全场,沉声道:“谁认得这大言不惭的女人是谁?”

他打算试探一下宁姒婳的底细。

“我知道,她是跟着陶山君一起来的!”

蛤十三大声叫道,“水君,我严重怀疑,陶山君此来根本就没安好心!”

“不错,老夫也可以证明此事。”

黄鼠狼老翁也发声了,看向陶青山的眸子带着一丝幸灾乐祸。

陶青山长身而起,神色庄肃,沉声道:“乌桓老鬼,别说我陶青山没有提醒,你最好现在就放了那女子,否则,今日这九曲城,都将被彻底抹去!”

顿时,原本寂静的气氛,顿时被这番话引爆,全场哗然。

一些鬼物更是忍不住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这陶青山怕不是疯了吧?”

“把九曲城抹去?就是陆地神仙来了,也都办不到!”

“不对,太蹊跷了,陶山君不像这般愚蠢自大的人啊,难道他这是故意在挑衅,试图破坏这次献祭?”

……这时候,乌桓水君也似被逗乐了,怒极而笑道:

“乌某邀请你陶山君来参加盛会,你却叫嚣着要毁掉乌某的九曲城,行啊,你去毁一个试试,让大家伙开开眼?”

一阵哄笑响彻全场,一些鬼物笑得头都快掉了。

陶青山眉头皱起。

而此时,苏奕一阵摇头道:“废话这么多有什么用?动手吧。”

宁姒婳点了点头,迈步朝道场中央行去。

她身影娇小,一袭素色云纹长裙,眉眼清稚,看起来就如一个豆蔻年华的少女。

可当触碰到她那淡漠清冷的目光时,乌桓水君心中却莫名地涌起一丝压抑,不禁有些惊疑。

“臭女人,给脸不要脸了?滚回去!”

那宫装夫人噌地起身,挡在了宁姒婳前路,抬手就朝宁姒婳脖颈抓去,要把她拎起来,丢回原地。

可她右臂尚在半途,就被一只纤细修长的玉手牢牢抓住

“死不足惜。”

宁姒婳轻语。

宫装夫人眼前一黑,身影就如遭受到可怖的压迫,骤然扭曲塌陷,体内更产生一阵破碎爆鸣之音。

在一众骇然目光注视下,宫装夫人就像一个被挤压到极致的皮球似的,轰的一声炸开,化作漫天煞气溃散。

全场一寂。

不少鬼物妖类齐齐色变。

宫装夫人号“山岫”,本体是百年怨鬼所化,虽没有宗师那般强大,可却足以杀死聚气境中的角色。

可现在,却竟一个照面就被杀死了!!

“哼!”

乌桓水君脸色一沉,大喝道,“鬼卒何在,去把这女人和陶山君他们统统给我拿下!”

轰!

在这道场四面八方之地,冲出一群又一群恶鬼,成百上千,煞气腾腾,有的冲向宁姒婳。

有的则朝陶山君、藤永和苏奕冲来。

肃杀阴森的气息,随之弥漫全场。

“诸位一起上,拿下陶山君他们!”

蛤十三唯恐不够乱似的,大吼出声。

一时间,那些赴宴的鬼物妖类们也都纷纷起身,神色不善,全都一拥而上出手了。

这些鬼物妖类的战斗手段极为诡异,有的掌控阴煞之气,有的吞吐毒雾火焰,有的直接化出本体,直接扑杀上前。

一个比一个凶厉残暴,气息惊人。

这等局势,换做宗师人物怕都会感到绝望。

可无论是宁姒婳,还是苏奕,却似浑然不觉般,神色不变。

轰!

就见宁姒婳身上气息骤变,娇小的身影四周涌现出璀璨耀眼的光,直似神虹大日,光芒万丈。

一些恶鬼刚冲过来,还未靠近,就发出一阵凄厉惊恐的惨叫,它们的身影扑簌簌融化掉,化作阵阵青烟弥散。

可这些恶鬼却似浑不知害怕为何物,依旧前赴后继地冲上来,煞气腾腾。

一些厉害的鬼物和妖类见此,趁机进行突袭。

可接下来宁姒婳展现出的力量,却让他们皆感受到什么叫绝望和恐惧。

就见——

她裙裳飘曳,迈步前行,随意一掌拍出,成群的恶鬼被打爆,躯体扑簌簌在虚空炸开。

一些厉害的鬼物手持武器上前,也被她在轻描淡写之间抹杀,就如捏死蝼蚁般轻松。

这让场中不少鬼物妖类都吓到,色变不已。

同一时间。

苏奕早已长身而起,神色平淡道:“你们跟在我后边。”

说着,他朝不远处的一座巨大的青铜柱走去。

附近那从四面八方冲来的恶鬼,仿似完全被他无视了,或者说是根本没放在眼中。

陶青山、藤永脸色凝重,匆匆跟上。他们都没想到,这一场战斗怎会如此突兀地就爆发了。

但他们已来不及多想。

处境太凶险了!

这可是九曲城,乌桓水君的老巢,且道场附近汇聚着上百个前来赴宴的狠茬子。

若不是有苏奕在,他们两个怕是早在第一时间就怂了……

眼下,他们也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苏奕身上。

轰隆~~轰隆~~

如潮水般的煞气翻滚,成群的恶鬼张牙舞爪,铺天盖地冲来,这一幕,让陶青山、藤永他们下意识就要动手。

可比他们反应更快的,是一抹剑光。

唰!

剑气若匹练,阻挡前路的恶鬼,皆被涤荡一空,黑烟滚滚溃散。

还有两个混迹在恶鬼群中的妖类,也都是盘踞在一方山头中的狠茬子,以贵宾分身来赴宴。

可在这一剑之下,就如纸糊似的,被斩杀当场,都来不及躲闪。

这样一幕,看得陶青山、藤永目瞪口呆,内心震撼,这就是仙家风采吗?

“不好,这小子太强,快退!”

原本,蛤十三都已冲来,可看到这一幕,吓得肥腻的脸颊一阵颤抖,扭头就撤,根本不敢迟疑的。

他完全没想到,之前一直被他们忽略的一个青袍少年,当动起手时,竟会这般恐怖。

就是那黄鼠狼老翁,都浑身一哆嗦,脚底抹油似的远远躲藏了起来。

当然,也有不怕死的冲上前,或祭出武器,或催动一些阴损歹毒的秘术。

可无一例外,皆被苏奕挥动御玄剑斩杀,干脆利索,就如砍瓜切菜似的。

很快,苏奕他们就来到那一座青铜巨柱前。

“杀!”“杀!”“杀!”“杀!”

那些不怕死的恶鬼兀自前赴后继般冲来,气势滔天,可皆还未靠近,就被一茬一茬地斩杀。

而动手的同时,苏奕左手探出,指尖如刃,飞快在那青铜巨柱上镌刻下一行行神秘晦涩的符箓云纹。

一心二用,一边杀敌,一边镌刻。

仅仅几个呼吸,一个晦涩神秘的阵图就出现在那青铜巨柱上。

苏奕没有耽搁,带着陶青山和藤永一起,朝另一座青铜巨柱走去。

一路上,依旧是杀戮不断。

可任凭对手再多,也都如飞蛾扑火般死在苏奕剑下。

“这男一女究竟是谁?”

“好可怕!”

“快躲起来,老子是赴宴的,可不是赴死的!”

……场中一阵又一阵哗然声和惊呼声响起,局势完全混乱起来。

可是都看出,无论是苏奕,还是宁姒婳,皆势不可挡!!

从两人手中展现出的力量之恐怖,更是惊得那些赴宴的鬼物妖类心惊胆颤,骇然不已。

之前,谁敢相信这样一对男女,会如此强大?

谁又敢想象,在这乌桓水君的老巢中,竟有人敢大胆到动手闹事?

而此时,道场中央的乌桓水君,脸色都变得阴沉下来。

他不再迟疑,从袖袍中拿出一杆血色旗幡,在虚空中狠狠一挥。

轰!

这座呈九宫方位布局的道场四周,有着九座巨大的青铜大门拔地而起,足有十丈高,每一扇门上皆绘制着不同的血色妖异图腾,有风雷地火、日月星辰等等。

当九座青铜大门出现,一下子就如一堵堵墙壁,将整个道场的退路都封死。

而此时,宁姒婳恰好杀出重围,步伐轻盈,距离乌桓水君只有不到五丈之地。

“死!”

乌桓水君大喝,手中血色旗幡朝宁姒婳一挥。

轰!

顿时,西南方位的一扇青铜门户上,冲出一道匹练般的血色雷霆,带着妖异刺目的光,朝宁姒婳狠狠劈去。

——

ps:老规矩,晚上6点争取2连更~别慌,苏姨当然又要装逼了……